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百年复兴>第十二章:我还得与你再做一桩生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我还得与你再做一桩生意

小说:百年复兴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7/6/3 10:35:44

琬秀是抓了京浩又跑了英浩,抓了英浩又跑了京浩。就在那里犯难的请求晒衣服的母亲:“娘,您来帮一下我呀。二浩就知道捣乱,奶娘算不好帐了。”梅香笑呵呵拿了个茶筐过来,把两小儿放到茶筐里,让琬秀撑着茶筐不让倒了就行。

琬秀撑着茶筐看着俩弟弟说:“看你俩还跑了。给奶娘捣乱,你俩是二浩,有娘这个法子。三浩,我也能看住了。”

“呵呵呵,那就让你娘再生一个。”打着算盘算着帐的陈玉英乐呵呵的说。

“大嫂。”梅香阻止她说下去。她与韩炳麟商量了。他们不再生养孩子。把这三个孩子拉扯大也就不错了。他们向给母亲看病的郎中讨得一个不生孩子的方子。就是每个月,梅香月事的那几天,一天喝一次就可以了。

京浩与英浩站在茶筐里,脚是不安分的跳着喊:“姐姐,姐姐。”他们是非常的想出来。

琬秀看了一下陈玉英对两个弟弟说:“在奶娘算好之前,不许出来。”

“哇。”二浩觉得自己失去了自由,站在竹筐里哭了。哭就哭呗。琬秀还是不会放他们出来的。就在那里逗他们说话。

陈玉英打着算盘噼里叭啦算好之后,拿着帐本去炒茶房对炒茶韩老爷子和烧火的老太太说:“老太爷,老太太,我反复算过了。我们可以一文收五斤半青茶,我们可以赚一文。”

韩老爷子炒着茶说:“那就一文钱五斤青茶,我们少赚点。乡里乡亲的都不容易。”

“好。”陈玉英合上帐本说:“那我这就写告示去街上贴去。

“嗯。”韩老爷子应了。

陈玉英回到房间里拿出纸墨,就摊开在桌上,写上了收茶告示,这事儿不用与韩炳麟商量。

陈玉英写好后,提上个菜篮子与晒好衣服的梅香,一起带着三个孩子去镇上菜市场贴到告示去。那里是这个小镇的中心。小镇每天也就那里有几个人走动。乡下来卖菜,买些日用品的的人也就到那里。

陈玉英把告示一贴上就有识字的人大声的念了起来。大家听清楚后就问:“韩家大嫂,你们家真的收青茶?”

“这还有假吗。收了青茶就给现钱。不过青茶也要有个品相,不要拿那些枯叶,卷叶,生虫的来,这样砸了我们丘岭茶的招牌。我们的茶是卖到韶关那样的大地方的,还要卖到广州去的,所以茶要有好的品相。今年没打理茶树的,这就回去打理去,明年我们家还一样的收。如果家里有茶树,茶叶的,品相又好,觉得我韩家出的价格你们觉得行,就可以卖到我韩家来。大家回去后也帮着传一下消息,说我韩家收青茶了。我陈玉英谢谢大家了。”陈玉英的一翻话赢得了大家的掌声。她接着说:“这次老爷去韶关卖茶,那里有个大掌柜的给我韩家的茶起了名。叫:丘岭茗茶。以后你们的青茶卖到我家来,都与我家的茶一样的名字。”大家纷纷鼓掌叫好。有人马上就回去了,叫家人不要炒茶了,采摘后直接送到韩家来。自家炒了后还要拿到县城自己去卖。有老板收,也上不了什么价。韩家这一收青茶,他们觉得省了好多事。大家纷纷议论的也就散去了。

琬秀看着陈玉英,觉得奶娘好了不起。

梅香牵着两小儿说:“大嫂,你讲的好好。”

“这也是那时跟着我爹跑马队驮货时听那些做买卖的老板说的。”陈玉英又夸奖自己说:“不过我也觉得我讲的好,哈哈。”

“就是讲的好。”拖了一车青茶回来的韩炳麟正好经过。

“爹,爹。”琬秀牵着两个弟弟就走了过去。韩炳麟把茶筐挪了挪,就把三个孩子抱上了车。

“驾。驾。”小小的京浩和英浩就吼了起来。

陈玉英说:“老爷,梅香,你们先回去吧,我买些菜再回去,要做午饭了。”

“好,那我们先回了。”梅香就与丈夫孩子一起回去了。

下午,韩炳麟和陈玉英,孩子们睡后梅香也来。三个人一起把那个烂篱笆给拔了。整了地方出来,请人给支了个棚子。放了一张桌子一杆称和一些竹筐子。明天好收茶,不管有没有人来卖青茶,他们都得做好准备。这半年多来,陈玉英与梅香就扫一下院子,那个烂篱笆懒得去管它。不过有时也扯一些烧火煮饭。

隔天十点就有人送茶来了。陈玉英和梅香就忙了起来。陈玉英看茶的品相。合格的就称,不合格的就让人家拿回去。一文钱五斤。梅香就记数付款。

琬秀自然看着两个弟弟。收了五六个人的茶之后又没有人来交茶了。也有人观望的。看韩家说话是不是算数。

今天韩家山上没有茶采摘了,在等上个两三天才会有嫩芽长出来。韩炳麟就在炒茶房与还有两个茶工一起跟父亲学炒茶。母亲烧火。陈玉英和梅香两个女人收茶,琬秀看着两个小弟弟。一家人都没闲着。

这段时间吴叔都在茶山忙着。每天巡视一下茶山,看到有死的茶苗就拔起来,重新补栽。吴叔也去看一看油菜和小麦。等茶季过后,收割油茶与小麦他就要安排人种棉花了。老爷说过,家事他作主。除了茶,对农作物的收种他不用请示。就是要用钱请人和买种子时,他才会去对老爷们说。

当然,有的旱地也种上了玉米。

这样过了半个月,韩炳麟再去找人与他一起去韶关时,大家都没有推辞。都想去看看韶关是个什么样子。可是韩炳麟就要一个人,后来大家就推举了李哥去,这人做事本分老实,也不大说什么话,对人很是热情,他还识得字。

韩炳麟带上李哥拖着两车满满的茶去了韶关。现在大家也不怕了,上次是因为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情况都不敢去。看到韩炳麟好好的回来了,又要去时,再去找人,大家也都没有推托。其实,他们都好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这次去韶关,韩炳麟也带去了给北京琬秀外婆的一封平安信。有好久没给北京去信了,还是去年回来时到南昌去的那封信。回到家看到那样的光景,一忙就给忘记了。现在给写上也不迟。

傍晚时,韩炳麟与李哥在狮子头镇住下了。天明吃过早饭又赶着马车上路。午时到了韶关。上次来过一回,又转了一圈。所以这次来,他也不问路一直就去了四海茶行。茶行里的伙计看到他来了,就去通知了冯三爷。

冯三爷看着满满两车茶笑眯眯的说:“韩掌柜你终于来了。熊掌柜这半个月来可不得了了。早茶是天天无坐,那些茶楼来问我有没有丘岭茗茶,我那有呀。那些先前个不收你茶的掌柜,后悔死了,说自己有眼不识金镶玉。我说他们是有眼不识丘岭茶。狗眼看茶底。来来来进来。小的们下车。”冯三爷吩咐着伙计们下车,就请韩炳麟和李哥到大厅来了,给泡了茶。韩炳麟一喝就知道是父亲炒的那明前茶。

冯三爷看着他说:“喝出来了。是熊掌柜可怜我爱茶,当天晚上就给我送来了一点。我也是有贵客来了才拿出来。一般我就偷偷的在家独个儿喝。哈哈哈,明年你给我多送些来,价格咱们好说。”

“冯三爷看您说的。”韩炳麟提着一个精美的小竹篓对冯三爷说:“三爷,我回去后对我爹说了您给我们家的茶起了名的事,还拿了那幅字给我爹看。我爹是高兴的不得了。他说宝剑配英雄。就把他自己留下来喝的这明前茶叫我给您送来了。”

“是吗。”冯三爷喜不自禁的站了起来走了过来。韩炳麟也赶紧的站了起来,走过去。冯三爷从韩炳麟手上接过了茶。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古话说,君子不夺人所爱。可是我对你爹炒的这个茶就是,嘿嘿,不做君子了。”

“看三爷您说的。”韩炳麟请冯三爷回坐,自己也坐回了位置说:“您是行家。如果,不懂茶,有茶,我爹也不会送的。我爹的脾性我知道。”

“好了,不说。茶我收下,代我谢谢你爹。”冯三爷看着那个精美的小竹篓说:“这可真好看。如果不是装的是好茶,我就买椟还珠了。哈哈哈。”

“三爷您如果喜欢,我下回给您带些过来。这是我们那里李村李篾匠的手艺。我家用装茶的竹筐都是他家做的。”

“别。”冯三爷罢手说:“这些个用竹篾编的东西,生活中用的可多了,要不,你下回拖些来卖给竹器行,你在街上租个门面开个铺子也行。”

这一下韩炳麟脑洞打开了。是呀,自己怎么没想到呢?就站了起来拱手谢冯三爷说:“谢冯三爷指点。”

“那里,那里。我看你也是个实诚人,以前做过买卖吧?”

“嗯。在北京,后来,八国联军进了北京城。爹不放心,就让我把北京的生意给盘出去了,回到南昌来,谁知刚到南昌,大哥和二哥就把家分了。我也只好带着爹娘和妻儿回到丘岭来了。”韩炳麟老实的说了一下家事,对这个事他觉得没有什么好瞒的,与冯三爷这样的人以后打交道多了。现在瞒了一时,以后总要知道。反而让别人看轻自己了。冯三爷看着小竹篓问:“这个里面装了多少?”

“三爷,您喝就是了?”韩炳麟怕冯三爷要与他算帐。

“不是。”冯三爷明白韩炳麟和意思说:“我的意思是你们家的茶,明后年就慢慢的盛产了。如果有一部分用这个小竹篓这样装着,像外国人那样贴上他标签。我想价格又不一样了。而且走亲访友提着也好看。”

“是呀。谢谢冯三爷。”韩炳麟觉得这冯三爷真是太好了。

冯三爷站了起来说:“中午了,与这位兄弟。”指着李哥说:“我们一起到我酒楼吃饭去。我的酒楼也有客房,你今晚也要住店的,就住我那里。茶钱饭后一并结。”

“好,听三爷的。”韩炳麟对冯三爷是信任的。冲他第一次来时看到的情形,冯三爷在韶关是个人物。但是,不是那种尔虞我诈欺世盗名之人。他很是庆幸他能遇上这样一个前辈。

冯三爷叫上自己的儿子冯茂林一起与他们去吃饭。

他对韩炳麟说:”这是我家老二,一个月前刚做了爹。你以后就叫他茂林就行。茂林就叫你哥,我老大茂修在广州那边。我们父子三人走在一起,大家对他俩。”冯三爷指着儿子说:“叫大少爷和二少爷或是大掌柜和二掌柜。我不在的时候,他们对他兄弟俩就没了少字,就是大爷和二爷了,嘿嘿。我就成了三爷。”

“爹。”冯茂林说:“那不是大伙儿对咱家的厚爱吗?”

冯三爷没有理儿子,开心继续自己的话:“我在家排第三,爹娘也没给起名字,就叫冯三。得大家的抬爱,就称我冯三爷了。我们四海茶行在广州那边大地方。茶行,茶楼,酒楼都有。韶关地儿小点,比不的广州。我家就没有开茶楼。饭要分着吃,这世道就太平了。在韶关的生意以后就让茂林与你做。”冯三爷是个非常明白的人。因为他知道四海茶行迟早要交到儿子手上的。不如早点慢慢的把家业交到儿子手上。让儿子根基扎稳,他也是六十出头的人了,说不定那天就去了。他生前就得把一些事儿安排好,也就安心了。

他们边走边聊,路过一皮货行。冯三爷对韩炳麟说:“你也可以到山里去收些毛皮送到这里来。他们家。”冯三爷指着皮货行说:“的毛皮都是送到广州的皮毛厂的。”

“可是,三爷。”韩炳麟疑惑的说:“我不懂的如何识别毛皮质量的好坏。”

“没事。吃过饭后,我带你去,让掌柜教教你。要不皮货行的师傅教教你。知道到个一二也就差不多了。哦,到了。”冯三爷指着四海酒楼说:“就这家了。来。我们进去。”韩炳麟看到好大一座酒楼。

“三爷,请请请。少掌柜。请。”酒楼管事热情洋溢的跑了出来笑脸相迎。

冯三爷他们进了一座雅间,对管事的说:“我今天请韩掌柜吃饭。看着上几个菜就行了。”

“好嘞。”酒楼管事笑着出去了。一会儿伙计上了茶来。李哥老实实的像冯三爷的那两个随从一样站到韩炳麟的身后。冯三爷请他坐下,他看着韩炳麟说:“老爷。这不太好吧。”李哥觉得他毕竟是个做工的人,不能与老爷们一同的坐下吃饭了。

韩炳麟对他说:“三爷让你坐下你就坐吧。”

“哎。”李哥对冯三爷和冯茂林点了点头,就轻轻的坐在韩炳麟旁边的椅子上,老老实实的连眼睛都不敢抬一下。冯三爷抬了一下手对身后站着的两个随从说:“你俩今儿也坐下。”

“哎。”两个随从轻声应着也坐了下来。这两人可不一般的随从。是冯三爷的

保镖。大家都落坐后,冯三爷就问一些韩炳麟北京的人文风俗。因为他去北京考了三次科举都没考中。他对北京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不过,现在在韶关没有人知道他是落榜的秀才。只知道他冯三爷是韶关商会的会长,是茶的行家。也是大家敬重的人。

韩炳麟就把自己知道的一一的对冯三爷说了。

他也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下冯三爷北京有没有亲人。冯三爷对他是如此的坦诚与帮助。他以为会是月娘家远房的叔伯亲戚。

冯三爷说:“没有。就是去过京城考了三次科举,都不得中。”韩炳麟说:“北京孩子的外婆还在,回来快一年了。忙的都忘记给北京去封信了。我这回带上一封信,寄到北京去,以后那边来信就寄到四海收。三爷您说可以不?”

“行,好。”冯三爷爽快的说:“没什么不好的。”

菜上齐,伙计倒上了酒,冯三爷的筷子刚夹了一根菜,就放下了说:“韩掌柜,看来我还得与你再做一桩生意。”

“三爷您说。”韩炳麟很诚恳。

“你看我是开酒楼的。每天天南地北的客人都有。你回去收毛皮时顺带的也把那些猎户熏干,风干的那些野味给收些来。什么价我也说不好。你就收你的价。拿来送到这里,我不会亏了你的。茂林你觉得呢?”冯三爷又问一下身边陪坐的儿子。

冯茂林说:“我看行。还有那些竹笋。好放的南瓜冬瓜都可以。”

“那太谢谢冯三爷与冯掌柜了。”韩炳麟觉得冯三爷这人还真是好。

这一餐饭吃的是愉快的。饭后,冯三爷给韩炳麟和李哥订了一间房,让他们晚上就睡这里。

出了酒楼他让儿子先回四海茶行去,他带韩炳麟去了毛皮货行,让皮货掌柜教韩炳麟如何看毛皮的质量。韩炳麟用一个小本子一一的都给记上了。

1

第十二章:我还得与你再做一桩生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