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百年复兴>第十三章:开个杂货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开个杂货铺

小说:百年复兴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7/6/4 10:15:20

之后他们一起回到四海茶行,冯三爷让李哥在外面坐着等一下韩炳麟。冯三爷把韩炳麟带到了帐房让帐房先生与韩炳麟结茶叶的帐。他让伙计倒了茶来,请韩炳麟坐下。

李哥在外面也坐了下来,也有伙计给他倒上了一杯茶,他站起来点头致谢。他觉得他与老爷来一趟韶关,他待遇与老爷同等了。他有些激动。

冯三爷问韩炳麟:“你那一筐茶有多重。”

韩炳麟如实的说:“二十斤一筐。二十筐有四百斤。”

“先生,对吗?”冯三爷问帐房先生。

“对的三爷。每筐称起来,杆都是翘的。”帐房先生说。

冯三爷对韩炳麟说:“我给你三块一斤。韩掌柜你看可好。”

“三爷,多了。”韩炳麟没想到冯三爷会给他这么高的价。他说:“就安上回熊掌柜给的价吧,两块。三爷,您也不要称我做韩掌柜。就叫炳麟好了。要不叫我三儿也行。我爹娘就是这样喊我的。”

“好吧,就叫炳麟。”冯三爷喝了一口茶说:“他给你那价,我还说了给少了。不过,你的茶,他也只是保了本。”

“怎么了?”韩炳麟以为他家的茶坏了。

“不是你家茶的事。”冯三爷又喝了一口茶说:“不过也是你家茶的事。当天晚些时候,他就给我送来了一包明前茶。我们做买卖的也要拜各路神仙菩萨不是。这个你在北京做过生意,你也懂。所以那明前茶他也就没有赚到钱,还给你做了宣传,下回再送茶来给他送上几筐去,就安三块。让他也赚点。”

“好,就听三爷的。”韩炳麟问:“三爷,我要不要去拜拜地方?”

“不用。”冯三爷说:“你送你的茶,买你的东西回去,不用去拜,以后你如果要在韶关开铺子,我带你去认认他们。”

“哎,谢三爷了。”

“不谢。都是过日子。”

“爹,悦来,好运,昌隆茶楼的几位掌柜的来买丘岭茗茶。我们还没定价,您看。”冯茂林进来了。

冯三爷说:“告诉他们五块一斤。没有多少,一座茶楼就让他们买个两筐四十斤,让他们四季发财。”冯三爷不瞒韩炳麟他卖出的价格。

冯茂林出去后,冯三爷对韩炳麟说:“也就给伙计们赚点辛苦费。给你三块你左支右出的也剩下不了多少。你家的茶今年在韶关有了声旺,明后年慢慢的多了起来。看市场的走势,走势好我再给你涨点。韶关这边销不了。我就送到广州去。卖它个十块八的也没问题。当然,你也可以卖到广州去。走势不好也就这个价不变。你说是吧。”

韩炳麟不明白,这冯三爷还什么都没瞒他。他站了起来拱手说:“三爷,以后我韩炳麟的茶,除每年送给熊掌柜十筐外,其它我都送您这儿了。”

“嘿嘿。看你这孩子。”冯三爷笑着手示让他坐下来说:“让先生给你结帐,共是一千两百个大洋。如果一时用不了这么多,你可以存一些到钱庄。”

“嗯。”韩炳麟应着从帐房先生收了大洋,在一本冯家茶行的支出帐本上签了自己的名字。谢过冯三爷,带上大洋出来叫上李哥到后院套了马车。

冯三爷对他说:“茂林这两年开始做日用百货了,就是杂货。你如果想在家开个杂货铺,可以从这里拿货。以后这个帐我们两家就一个月结一次。”

韩炳麟想:这也是呀。就对冯三爷说:“谢谢三爷指点了。那我先去钱庄。明天回去的时候再过来拿些货回去。”

“嗯。”冯三爷很是热心。

韩炳麟与冯三爷别过,到钱庄存了六百块。然后把马车牵到四海酒楼的马棚。放了车,伙计栓好马,给马喂了料问:“韩掌柜回房吗?”

“不回。到街上转去。”韩炳麟想去街上走走,上回是第一次来,就是赶着车走了一圈。又因茶卖完了急着回家给父母报这个喜讯,没有得好好的走走。

“得嘞,韩掌柜,您什么时候回来都行,三爷吩咐过了,您回来就给您上晚饭,三爷他今儿晚上有饭局就不过来陪您了。”伙计一边给马添料一边对韩炳麟说。

“那就谢谢你家三爷了。”韩炳麟不去想,为什么冯三爷会对他一个初来乍到的一个陌生人如此之好,难首仅仅是因为父亲的茶吗?看来没那么简单。他想他以后会明白的,就带上李哥去街上找了家装裱店,把冯三爷的那幅字给裱起来。店家告诉他说要半个月后才能拿的到。他谢了店家,半个后他来送茶刚好取回。

“二位慢走。”店家送他们出了铺子,韩炳麟就带着李哥街上走走看看。韩炳麟也看到罗良辅的通缉画像还在那里。上次罗良辅陪母亲到茶山时,李哥是见着了的。他看到画像,他也看了一下韩炳麟,韩炳麟很是平静没有对他说什么。李哥也就什么也不问了。

李哥也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对什么都有新鲜好奇。一下子就被其它的事物转移了心思。

这时他们看到好多人朝一方向走去。韩炳麟问一个跑着去的人问:“大哥,出什么事了?”

那人些激动的说:“你不知道?是洋人在我们这里建纱厂。就是织布,用铁机器。不像我们用床机织了。说是那洋机械织出来的布又好看,又耐磨。今天机器运来了。长长的洋车队。还说什么安装。好了,我也不知道太多,一起去看看吧。”那人说完就跑走了。

韩炳麟对李哥说:“我们也去看看吧。”

“好的老爷。”李哥很是开心,他没想到这次出来还如此的开眼。他们跟着人群到了纱厂厂房的外面。其实离纱厂厂房还有好远。但是为了安全,洋人请了官兵把看热闹的人群拦住了。

韩炳麟看到一辆辆的马车拖着一些大箱子进了厂房,李哥问:“老爷,您说,马车上装的那个木箱子就能织布?”对纱厂洋机织布韩炳麟是知道的。他对李哥说:“那是装机器的木箱子,放到车间再拆开,把机器拿出来装起来。通电就可以转起来,用棉花纺纱织布。一个人可以看几台织布机呢。”

“是吗?老爷您见过机器织布?什么是电?”

“嗯 见过。电,你晚上就会知道的。”对于一九零二年贫穷落后的中国。有好多人是不知道电是什么的。但是也有好些大城市用上了。韶关用的就是电灯照明。韩炳麟这会儿突然想到:“对呀,我可以把棉花卖给纱厂呀。”

要卖给纱厂那就得看人家收不收棉花了。他着着运机器的马队。也看到有几个洋人在与几个人地方官员模样的人站到那里说话,他估计那里面肯定有一个洋人就是洋老板。

韩炳麟想过去问问人家收棉花不。可他挤到前面被当兵给拦住了不让过去。韩炳麟说他是洋人的朋友。那个当兵的也不放行。他从搭连里摸出一块大洋悄悄的塞到拦他那个兵的手上说:“官爷。您行行好,就让我过去吧,我与他好多年都没见了。”

“你与那个洋经理是朋友?”当兵的紧握着大洋问。

“是的。你看我叫他。”韩炳麟说完就对着那边挥手:“哈喽!哈喽!”的喊了起来。他在北京看见洋人是这样打招呼的。有一个正与人说话的洋人也对他:“哈喽,哈喽。”回应。

韩炳麟开心的笑着,对那个清兵说:“我没骗你吧。我和他真是朋友的。”

“好,那你过去吧。”清兵给韩炳麟放了行。李哥也要跟着去,被拦了下来。他着急的喊:“老爷。”因为是第一次出远门。他怕老爷把他丢了。

韩炳麟回过身来对他说:“你在这里等会儿,我一下子就回来。”韩炳麟挎着搭连,轻快的跑到那个与他打招呼的洋人那里。一个中国人问:“先生,你有什么事吗?我是吉米先生的翻译。吉米先生是纱厂的老板。”

韩炳麟拱手行礼说:“先生你好,你们建纱厂,请问收棉花吗?”

“这个我得问一下吉米先生。”翻译对韩炳麟说完就对吉米说去了。吉米听完看,看着韩炳麟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韩炳麟听完吉米说完,他看着翻译。翻译说:“吉米先生说棉茶暂是还不能收,要等机器调好正式开工了,我们才收,我们会给棉花定出一个一,二,三等棉质的价格。到时看你棉花的质量。还有,我们只收脱籽棉。请问先生你有多少棉花?”

听了翻译的话。韩炳麟的心开了大朵大朵纯白的棉花。他对翻译说:“谢了先生。我实说吧。我还没有棉花,你们纱厂放开收棉花,我这就回去种。”翻译对吉米如实的翻译。

吉米哈哈笑的又对韩炳麟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句,最后“OK”对韩炳麟做了个手势。这个韩炳麟是懂的:就是好的意思。翻译对韩炳麟说:“吉米先生说,非常好,你有多少棉花我们纱厂都收。”

“太谢谢先生了。”韩炳麟有些兴奋,对吉米和翻译深深的鞠了一躬,高兴的离开了。现在他脑子里跳出好多的想法。他得好好的理顺理顺。他带着李哥回到了街上,路过竹器店他去问了一下竹器店的老板收竹器不?竹器店老板说,收,只要是竹子编的都收。但是要先看一下样品。他路过瓷器店又去问人家收瓷器不?一样的回答,先看样品。他也与李哥回到四海酒楼时天已经黑了。吃饭的人很多,他带着李哥就在边角的一个位子坐了下不,伙计跑来说:“韩掌柜,三爷吩咐给您留了雅间。”

“就这里了,雅间给客人们吧。就我们两个人,端两个菜上来就行了。”韩炳麟不想还像中午那样吃的太麻烦了。一会儿,伙计端上来了很丰盛的四菜一汤。四碗米饭。韩炳麟说:“太丰盛了。我们也吃不完呀。”

“韩掌柜,小的是做事的,这也是三爷中午时就吩咐了的,说您是个节俭的人,也就上这样的菜。雅间您不去,我们也就不为难您了。”

“好,那就谢谢三爷了。”韩炳麟不想多说了,说多了也就为难他们做事的伙计。就喊李哥与他一起吃了起来。伙计一声:“韩掌柜您们慢用。”就去忙去了。

第二天韩炳麟带着李哥到边上的茶楼吃了早茶。到前台退了房,他要给房钱。可是前台的伙计不收,说是冯三爷吩咐了。不收你的房钱。他也就不多说什么,到后院套车,牵马出了四海酒楼。回到四海茶,冯家父子都到商行了。韩炳麟谢谢冯三爷对他的款待。让冯茂林给他拿了些日用小百货与农具。他想到家后,就在前院里收茶的棚子里摆上。镇子里会有人买的。农具家里自己也要用。他牵着马拖着满满两车的小百货在出四海茶行前,给冯三爷告了别。冯三爷看到他拖的货说:“回去开个杂货铺子,很是不错。”

韩炳麟对冯家父子拱手行礼:“三爷,冯掌柜那我这就回了,下次再见。谢谢您们啦。”

“嗯,回吧,一路平安,下回再见。”冯三爷对他挥手,冯茂林也挥手与他告别。他跳上了马车坐在那留了一个位置的车上:“驾!”马儿走了起来,还是市区不能跑。

李哥也一样坐上了车跟着走。快出城时,他们停了下来,吃一下午饭。路上没有吃的。上回来过,也是这个样子,他给马喂了一点料。马料当然都是自己带的。

傍晚十分,他们到了狮子头镇,就住那家熟店,一回生,二回熟。店老板看到韩炳麟来了很热情的招呼着。马车牵到后院放好,马给下了套,牵到马棚里喂料。车与货就安放到那里,明天套上马就回家。掌柜给韩炳麟安排桌子,如果韩炳麟不说,就吃上回一样的。吃的简单,这回有李哥一起,韩炳麟对老板说:“菜就与上回的一样,再加个回锅肉。”

“好嘞。韩掌柜,您稍等,一会儿就好。”老板就去厨房让师傅炒菜去了。

以后,就要韩炳麟去韶关,每次来回都在他这家店歇了。晚上韩炳麟还是与李哥睡一个客房。客房两床一间。

第四天中午路过罗良辅山寨路口时,他停了车。在一颗大树下放了两坛刘家醉,一匹布,两包糕点。他知道罗良辅的喑哨会看到了。放好后他就赶着车走了,李哥什么也没问。他也明白是敬山头的。他们把车赶的慢一点就在车上边走边吃点到狮子镇买的饼子。等韩炳麟下次再去韶关时,山上有兄弟对他说:“韩掌柜,老夫人吩咐了,以后你做你的生意走你的路。不要落下东西了。我们山里人不想给你收着。”

“哎。”韩炳麟明白。春燕婶子叫他不要在再路口放上东西了。还有一层意思,他们是山上的匪,还是少来往的好。城里官府都还在通缉罗良辅,不要因为一点小事让大家受到牵累。以后,没有什么特别的事,韩罗两家没有来往。

又是傍晚时,镇子里家家户籍户都要掌了灯。他们到了家。大家一起把货都下到后院。柱好马喂了料。

韩炳麟给了李哥一块大洋和一包点心,他很是高兴。韩炳麟对他说:“都四天了,你也快回去吧。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家里人一定很担心的。”

“嗯。谢谢老爷。谢谢太爷,谢谢太夫人。谢谢两位奶奶,谢谢大小姐,谢谢两位小少爷。”李哥给韩家一家都深深鞠了躬。然后喜滋滋的走了。

韩老爷子看着儿子问:“他这是怎么了?那么高兴。不是因为收了一块钱的原因吧?”

“不是。”韩炳麟说:“是见世面了。”

“让三儿先洗洗坐下来吃饭慢慢说。”老太太关心的是儿子的肚子。知道他今天会回来大家都等他回来一起吃晚饭,就是给京浩和英浩先喂了,叫琬秀也先吃,琬秀说她也要等爹回来一起吃。

洗好澡换了衣服的韩炳麟把那个长辫子放到背后,坐下,端起梅香倒好的酒敬父亲说:“爹,来。干一杯。”

“放下。”老太太夺了儿子手上的酒杯说:“一天了,不许空肚子喝酒,先吃一碗饭再喝。”

“听你娘的,先吃饭再喝。”韩老爷子也赞成老妻,给儿子夹了一片肉。看到父亲的举动,韩炳麟泪水在眼里。成年后,父亲就没有给他夹过菜。

老爷子喝一口酒说:“大家吃饭吧。”

“嗯。”韩炳麟端起了碗。也许太饿了,韩炳麟一碗饭没几口就吃完了。

梅香要给他去盛。陈玉英拿过碗去说:“我去,你看着二浩。”京浩与英浩现在就站在桌子边的茶筐里,梅香用小碗盛了一碗饭泡了些菜汤。自己边吃边喂两个孩子。其实他俩也是不饿的,就是一家人在一起,也让他们吃点。

1

第十三章:开个杂货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