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百年复兴>第十四章:宏伟计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宏伟计划

小说:百年复兴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7/6/5 9:37:40

陈玉英把盛好饭的碗放到韩炳麟面前,自己坐了下来。这时韩老爷子端起酒杯说:“来,三儿。干一杯。”

“哎。”韩炳麟放下筷子,双手端起酒杯回敬父亲。韩老爷子像刚才一样的喝了一口,放下酒杯问:“三儿,这次去,看来还不错。这些小百货。你是准备在家里开个杂货铺?”

“爹,娘。梅香,大嫂。这次去我收获可大了。”韩炳麟放下酒杯,心中的喜悦与激动都写在脸上。他在回来的路上想了很多。

“快说来听听。”陈玉英很是积极起来。

韩炳麟看着放在身边这两车小百货,放缓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说:“先说这堆货吧。我想我们家开个杂货铺子,镇上有一家杂货铺子,他家的货也不齐。有好些东西,乡亲们都要到县城去买。路又远很是不方便。明天请木匠师傅来看一下,我们做两个货架,就摆在前院收青茶的那个棚子里。有人来卖青茶。如果他们要买杂货。我们就可以卖。还有一些农具。回头我给梅香和大嫂进货的单子,你们给这些货品定个价。冯三爷这次给了我们的茶价是三块一斤。说以后我们家的茶多了,有市场,再给茶涨点价。冯三爷说,我们家上次送去的明前茶,熊掌柜都敬了各个商管的老爷们。这样我们家的茶也韶关也有了名气。以后我们家的茶除了每年送给熊掌柜十筐外。都送到冯三爷的四海茶行,他要卖到广州去。这些货也是从三爷家的四海拿的。这两年来,他家的老二茂林开始接手四海,着手做日用百货生意。冯三爷说,以后杂货的帐一月结一次。这次去,冯三爷请我去他家的四海酒楼吃饭了。他对我说,我们还可以收些山里猎户们的毛皮,送到韶关的皮货行。他也带我去皮货行老板那里,请他教我学认毛皮质量的好坏。我用笔记了下来,那个一时半会儿也学不会。以后收毛皮时看着点学。还有,冯三爷说,猎户们熏干,风干的那些野味,竹笋好放的南瓜冬瓜,我们也可以收,送到他的四海酒楼去。收的价我们自己看着办,他说不会亏了我们的。我也去问了一下韶关的瓷器店和竹器店。他们都收货。就是要先看样品。过两天我就去陈村的陈师傅那里订做一些,他家的瓷器我觉得烧得很是不错的。爹,您说呢?”

“嗯。”韩老爷子应了一声让儿子继续说。

韩炳麟接着说:“竹器店的老板说,就要是竹子编织的他都收。我就到给我们织这些茶筐李村李篾匠那里去订做十个品种,一种先做五个。瓷器也一样订做些。下回去韶关一起拿去让他们看看。这回我不是拿着一个小竹篓把爹留自己喝的明前茶送给冯三爷了吗。他就好喜那个竹篓子。说是编的精致。哦,冯三爷看到装茶的那个小篓子说,以后我们家的茶也可以这样两斤一装。在像洋人那样贴上我们自己丘岭茗茶的标签。别人走亲访友送上一篓。又好看又实惠。爹,您说是吗?”

“嗯。”韩老爷子说:“就照着冯三说的去做,准没错。收完茶我陪你去一趟韶关,谢谢这冯三爷。”

“好。哦。爹,娘。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是。”韩炳麟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酒,压一下自己那颗兴奋的心。大家都没催他。他说:“洋人在韶关建纱厂了。我们到的时候他们正在拖机子安装。我跑去问他们收棉花没有?那个洋经理说。收。看棉花的质量和等级,到时我们种出来的棉花都送到那里去。就看我们的棉质如何了。吴叔是不给棉花育了苗了吗。等油菜和小麦一收割完,吴叔说就可以直接栽棉苗了。我们把干田和旱地全给栽上棉花,就叫这次陪我去韶关的那个茶工,大家都叫他李哥。他人老实话又不多。让他管工。十天把棉花全栽上,男工给一块二,女工给一块。明天去和吴叔商量一下看要请多少人。我们也就在这一批人中留下几个看管棉田和茶山的长工。以后摘棉花也和采茶一样。都安斤记工算工钱。谁摘的多,工钱就多。这样就不会有人偷懒混工了。把棉田茶山那边修建一个大些的房子加仓库。再买两台轧棉机放到那里。以后炒茶和棉花脱籽都放到那里。我们再把那边的路给修宽和平整一些。我们直接拖回来整理一下就运到韶关去。当然,家里也可以收老百姓的棉花。到时给家里也买上一台轧棉机。以棉,以茶换物都行。换的就是我们这些生活小百货。还有,棉花收了后,干田旱地也不会闲着,我们又种上油菜和小麦。今年收的油菜籽榨油我们自己吃,小麦我们也送到韶关去,那里有几家面粉厂。看是什么价。我们可以换些面条回来。乡亲们的小麦也可以与我们换面粉和面条。大嫂和梅香多辛苦一些,算算如何兑换。生意好的话,我们就到镇上请两个大嫂来家里煮饭洗衣,给娘熬药和看好三个孩子。家里没有地方住,先与她们说好,她们早上来,晚上回去住家里。过了端午节秀儿也就五岁了。上了秋送秀儿去镇上的先生那里上学。以后大了,再到韶关去读些书。我们的日子就会好起来的。我们再慢慢的备些材料。问问我们家边上的那块空地是谁家的,我们买下来,三五年之内。也许更长一点,我们把房子给修起来。修个两层楼。以后孩子们长大了娶媳妇生孙子有的住。把隔壁那块地买下来就开杂货铺子。爹,娘。您们看行吗?”

“行,计划非常好。”韩老爷子说:“就是你说的那个毛皮收起来不大方便。一个,我们不太懂。二个,猎户们一般都住到山里的。也有皮毛商到山上收的。我看我们这个就不要做了吧。”

“这个看着办吧。”韩炳麟说:“农闲时,拖些小百货也去山里转转看。好收就收,不好收也就算了,不一定非要去做。还有就是,我们家好了起来,乡亲们也好过了,我们再组织大家出工出力把山里的水引到镇子里来,这样大家的日子就更好过了。不过我讲的这些也要一家人的支持。”

“支持。”韩老爷子举起酒杯对儿子说:“为我们家的宏伟计划干一杯。”

“谢谢爹。”韩炳麟与父亲碰了一杯。

“还有就是。”韩老爷子喝了一小口酒放下酒杯说:“如果立秋后有雨水,我们也可以再收一季秋茶。”

“是吗?真好。”一年可收两季茶,韩炳麟很是开心。他一下子觉得秋季也可收一季茶,就是一个意外收获。

老太太说:“还有就是我们还得请两个会扎棉花的师傅。”

“扎棉花我会。”陈玉英说:“我爹在的时候,每年摘棉花的时候,我爹他们都要去乡下给一家织布坊拖棉花。我就留在那里摘棉花。有个大娘就教我扎棉花。到时老爷请两个灵活的人我教一下就会了。”

“这个好。”韩炳麟说:“大嫂,你可会的真多,会赶车,会扎棉花。还会什么?”

“会做饭。”琬秀咯咯咯的笑。陈玉英爱抚有拍了拍她。

老太太说:“秀儿也有五岁了,可以裹脚了。”琬秀不知道裹脚是什么,她看着父亲。梅香与陈玉英也看着韩炳麟。她们俩的意思是不要给秀儿裹小脚。

韩炳麟对母亲说:“娘,秀儿裹脚就算了吧。您看您多累呀。大嫂和梅香都没有裹脚的,不是好好的吗。月娘也没有。”

“月娘也没有?”对梅香和陈玉英,她们是穷苦人家出生的女儿,长大后是要下地劳作的,一般都不裹脚。月娘可是大小姐,也没裹脚?老太太不明白。

韩炳麟说:“听秀儿外婆说过,说是裹了两天,月娘哭了两天喊痛。秀儿外公就不让裹了。”

“不裹就不裹。”韩老爷子说:“春燕也是不裹脚的。她如果是一双小脚的话,那天晚上我带她是跑不出去的。”

一家人都不赞成孙女裹脚。老太太也就不坚持了。

陈玉英说:“菜都凉了,我去热热。”

“辛苦了大嫂。”

“看老爷您说的。一家人不要那么客气。”韩炳麟对陈玉英总是存有感激之心。他也让她不要叫他老爷。可是陈玉英问他那如称呼合适?叫他名字?三弟?韩掌柜?韩老板?想了一下如何称呼都不合适,也就这样的叫老爷了。热好菜的陈玉英放菜盘子,坐了下来听韩炳麟继续说。韩炳麟举起酒杯对一家人说:“谢谢一家人的支持。大嫂,谢谢你。”

陈玉英端着酒杯回敬韩炳麟说:“老爷你太客气了,如果没有韩家,那有我陈玉英的现在。那时我男人没了孩子也没了。就算活着也会是孤零零的。你把我从天津火车站带回北京,就给了我一个家。还有秀儿这个孩子。”说完一口把酒给喝了,泪水也流了出来。

坐她身边的琬秀站了起来,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说:“奶娘,您别哭。秀儿就是您的孩子。二浩也是。”

陈玉英擦了一下泪水,抱起琬秀说:“我秀儿说的对,现在呀,奶娘有三个孩子。奶娘开心。”就要一说到陈玉英她男人和孩子她就十分的难过。

“爹,我也支持您。”琬秀就从陈玉英的怀里跳了下来。回到房间。一会儿抱了个胖猪瓷器的存钱罐出来。放到桌子上说:“我这里头有好多好多的钱,都是过年的时候,爷爷,奶奶,爹,娘。奶娘给的压岁钱。爹拿去种棉花和收茶。有好多,您们听听。”说着就抱起猪来摇,陈玉英赶紧帮忙,怕琬秀会摔碎了。

韩炳麟笑着对女儿说:“爹现在还用不上。在韶关有个冯三爷爷收了我们家的茶,给了个好价钱,爹这回还存了一些到韶关的钱庄呢。秀儿的钱,秀儿先自己存着。以后爹要用的时候,秀儿再给爹好不好?”

“好。”琬秀应的很认真,拍拍两个弟弟的脸问:“京浩,英浩支不支持爹爹?”现个小儿在茶筐里欢跳的说:“支支,支支。”

琬秀拍着两个弟弟的脸说:“吱吱吱,就像两只大知了。”

听的一家人是开心的哈哈大笑。

比韩家人更高兴激动的是茶工李哥。他家就在镇边村子里。他一回到家,还没落坐,家人就问了他好多的问题。他喝了一口妻子递给他的一杯水。刚坐下,村里人都来了,问了他好多话。他很是高兴激动的用手比画的说:“你们不知道,我陪老爷去韶关,那地方好大好大。老爷也不迷路。几转几转就到了一家大的茶行,叫四海茶行。四海茶行老掌柜的,大家都称呼他冯三爷,冯三爷那气势。”李哥做了一个大气的姿态,接着说:“很是有气派。有读书人的斯文,又有江湖中人的豪气。还带上我与老爷去他的四海酒楼吃饭,叫上他儿子作陪了。还有两个保镖很是威武神气。我从来都没吃过这样好吃的。我想,镇长过年都没吃过那些好东西。酒楼那场面大气,人来人往的。”

“你也一起了?”有人问。

李哥很是炫耀的说:“那当然,要不我那里会知道。就是吃饭的时候,我是老实实的听他们说话了。晚上,老爷还让我与他睡一间房。没把我当下人看。很是仁义呀。那被子可真是软活。我还看到了电。”

“真的?”有人问:“比你和嫂子睡一块儿还暖活?什么是电?”

“去你得。”李哥挥了一手,看着怀有六个月身孕不好意思羞笑的老婆,笑说道:“听我说正事儿。我与老爷睡一间房,不是睡一张床,一间房有两张床。”大伙儿咯咯咯笑。接着听李哥说:“电是就亮灯的,叫电灯,不像我们用煤油,风一吹就熄灭了。那个电灯有个开关,‘咔嗒’一下就亮了。再‘咔嗒’一下就熄了。”

“你用了?”

“我没有,都是老爷用,我怕弄坏了。我也不会用。”

“那下回你还与老爷去,你就用用。”

“那是自然。”

“那下回老爷几时去?”

“要不了多久。”李哥了一口水说:“老爷在城里还问了好多的生意。竹器,瓷器,还要收毛皮,竹笋,南瓜冬瓜,好多东西。你们看吧。要不了多久,韩家忙起来。我们都会有饭吃,有衣穿了。也不用出去逃荒了。出去逃荒的那些乡亲也会回来的。”

“真的?”

“乡里乡亲的我骗你们做什么。”李哥接着炫耀说:“老爷他还会说洋话。洋人在韶关建个棉花厂。哦,不对。”李哥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说:“纱厂,对!就是纱厂。织布的。运来好多的机器。当兵的都给围了起来。老爷说,他与那个洋人是朋友,要过去与他说个话,兵爷不信,不让过去了。老爷他就哈喽,哈喽的喊了起来。那个洋人也哈喽哈喽的应着。兵爷就给老爷放行了。”

好奇的一个邻居问:“哈喽是什么意思?”

“是洋话,我那会知道了。”李哥喝了一口水接着说:“老爷跑过去与那个洋人说了一会儿话。高高兴兴的跑回来对我说,走。我们回去种棉花。后来我与老爷又在街上走了一圈,看到好多的洋玩意儿。回来时老爷拖回来了两车满满的杂货,我估计老爷家要开个杂货铺子。这一回老爷都给了我一块大洋。老爷待我像兄弟,以后我就跟着他了。我们穷人不就图个吃饱穿温吗。以后韩家会好起来的。我们镇子也会好起来的。”听李哥的讲述大家的心都热了起来。有人问:“你们这回去没遇上绿林中人?”

“没有。”李哥说:“一路平安到韶关,就是半路上要睡一晚。那个镇子叫狮子头。比我们县城都要热闹。”

“真的?”

“真的。我骗你们做什么。下回老爷货多了。你们大家都有机会去韶关的。”李哥对大家说:“这夜也深了,大伙儿都回吧。韩家要忙起来的。”李哥对韶关城里看到罗良辅画像与韩炳麟在路口放上东西的事他没有说。他觉得那是老爷的私事,没有必要说。

韩炳麟也没有嘱咐他不要说这事儿。他知道李哥是不会说的,因为李哥在城中看到罗良辅通缉画像问都没问他,他知道李哥是个老实的明白人。

韩家种棉栽茶要请人,收棉采茶也的请人。今年采茶和栽苗就请了不少的人,还有去年回来就叫人整地了。有好多人去年就给韩家割草整过地,今年也采茶。有些村民有地的也想种棉花。在播种之前先去了韩家一趟,问他家,像收青茶一样的收不收棉花?

韩炳麟告诉乡亲们说:“收。还有小麦我油菜籽都收。就是价格,我得先送一次货去韶关回来后才能定。”

2

第十四章:宏伟计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