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百年复兴>第十五章:光阴似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光阴似箭

小说:百年复兴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7/6/6 10:28:22

“是吗?”乡亲们像捡了元宝一样高兴:“小麦和油菜籽也收。这真是太好了。”

“价格上我们相信您家。”

“说一句大家都开心的话,您家连大粪都收。还有什么会亏了我们的。”

“就是。这一年来,我们都有到您韩家做过工的。工钱,比到其他地主那里都要高一点。也不拖欠。”

“还有,这个青茶从来都没有人收,您家就收了,我们都觉得划算。以后家里种出来的东西都送到你韩家来就是了。”得到韩家的承诺。大家对生活都充满了希望。韩炳麟得到乡亲们的认可,他相信他一定会完成他的计划的。这一年来,他家有时早上起来,院子时常还会放有些瓜果疏菜,偶尔也会有鸡蛋鸭蛋。韩家知道都是好心的乡亲们送来的。他们家也不去打听是谁送的。就算问,也问不出个结果。

光阴似箭,时间到了公元一九一五年,在这十多年的岁月里,韩炳麟完只做成了一件事,他完成了他的宏伟计划。在房子修好时,他把冯三爷和春燕都请来了。熊掌柜也跟着冯家父子一起来庆贺。

韩炳麟还请了这一带有名的戏班,借镇上的戏台唱了三天的戏。这是丘岭有史以来空前的热闹。乡亲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镇长的脸那几天,好似天上灿烂无比的太阳。

冯三爷说:“炳麟贤侄,你真是丘岭乡亲们的福星。”韩炳麟谦虚的说:“那里,那里,我韩家也是得到了大家帮助。”韩老爷子也带着冯三爷与春燕到茶山和棉田看了看。看着一山的茶树与大片的棉田。冯茂林说:“炳麟哥,你可真是财大气粗呀。”

罗良辅说:“我回去后也向炳麟学习,读书种庄稼。”听儿子这样说,春燕拍了他一巴掌笑说:“就你,还读书。算了吧。”

“哈哈哈。”母子俩惹得大家开心的笑。

而我们的国家发生了很多很多大事,一九零五年中国同盟会成立。

一九零八年慈禧太后死了,皇帝也驾崩了。紫禁城里的龙椅上坐了一个三岁的儿皇帝。

一九一一年同盟会领的黄花岗起义失败。在同一年,四川发生了保路运动。在这一年的十月又发生了武昌起义。

一九一二年同盟会成立了中华民国。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男子都剪了辫子。

而一九一五年也不是个平静的年月,袁世凯在北京与日本帝国主义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引起全民反对,在广州那样革命热血澎湃的城市,对韶关的冲击也是不小的。

可是,对丘岭这样的山里,就像死水一样没波澜。就是随韩炳麟去韶关送茶瓷器竹器与山货的伙计们会回来说一下。外面闹革命的死了好多人。大家也会议论,就起一点点涟漪,随后也就平静了。他们都关心韩家,就要韩家安好,那么丘岭就好,他们也就安好。如果,韩家有什么风吹草动也去革那个什么命。乡亲们不知道他们的日子又会怎么样。

现在,韩家在茶季和棉季走茶和棉花。一般都是十辆以上的马车去一次韶关。

然而,丘岭镇的变化也是不小的。在韩家的带动下,民国成立后,政府也出资兴修了水利,一条沟渠穿镇而过。阔宽平整了道路,可以走洋车了。韩炳麟也拿出一笔钱与政府一起办了学校。让乡村的孩子们都可以来上上学。李哥家的儿子,李忠就在学校上学。大家日子都好过了,韩炳麟与镇长一起动员大有家。在县城通电时,大家一起出工出力出资,从县城拉了电线,丘岭通了电。也是这个县最早通上电的乡镇。当然,韩家功不可没。

镇子外的寺庙香火很是旺盛,也有一个小教堂。韩炳麟不信这教那教的。但是,每年都会给寺庙和教堂送去些供养。陈玉英和梅香有时也带上老太太去寺院上上香拜拜佛,也去教堂祷告。

韩炳麟有时常笑她们。说她们是见寺庙拜菩萨,见教堂拜耶稣。也不分洋和尚和土和尚。

在家她们有时不小心打破一个碗,嘴里念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手指却在胸前画着十字。

京浩与英浩就会笑问:“娘,奶娘,一个洋菩萨和观音菩萨,您们叫谁保佑?他们会不会施法先打起来,谁赢了,谁在来保佑我们家呀?”

老太太则会双手合十。嘴里念着:“阿弥陀佛。菩萨您别见怪,小儿们信口雌黄。您别见怪,您别见怪。阿门。”

随后陈玉英和梅香也在嘴里念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手指在胸前画着十字,最后又是一句阿门。二浩也只好偷偷的笑了。

现在的丘岭镇不在是那个干田旱地的地方。有好些以前出去的人家,如李哥一开始说的那样,都回来了。也有好些光棍汉娶上了媳妇。有些讨饭的来到这个地方也留了下来,他们一般都在韩家做工。镇子变的热闹起来。有人欢称丘岭镇:赛江南。

镇长还是那个镇长。有一回县长来视察,对镇长开玩笑的说:“我与你换换。你去当县长,我来当这个镇长如何?”

“那可不行。”镇长很是认真的说:“我是前朝的旧官员,因为我说话顶撞了上头,是发配到这里来的。民国政府成立后,我很是积极响应,在镇子里我是第一个剪辫子的。现在过了点好日子,你就要换。我才刚过上陶渊明的桃花源的日子。你可不能抢。”说的是大家哈哈大笑。

还有一个笑话,就是说某村有几个孩子一起玩的正欢,有一个孩子突然跑回去不玩了。问他为什么。他边跑边说:“我回去阿个尿,我爹说了,可以到别人家喝水,吃饭。但是的回家阿屎阿尿。卖到韩家去换钱存起来,以后送我好上学。”

现在如果大家在一起时,突然有人离开,大家都会拿这事儿来说笑。

在丘岭,就这么大一个小镇子,韩家与官府多少也有来往,除了每年该交的税费外,韩炳麟少有去政府衙门。不过镇长敬重韩家。全镇的人都敬重感谢韩家。韩家在丘岭镇很是有声望。就是京浩与英浩小的时候爱与孩子们打架。他们常是两个打人家一个。韩炳麟与梅香和陈玉英没少给人家去赔礼道歉。可是那些人家总是不怨的说:“没事儿,小孩子打点架正常,明天也就忘记了,没事儿,没事儿。还要两位奶奶与老爷走一趟。还真是不好意了。”

对梅香和陈玉英称奶奶,也是那次李哥与韩炳麟从韶关回来后,大家慢慢的就这样称呼了。以前是叫陈玉英做韩家大嫂。称呼梅香做夫人。

韩家的两位少爷是会拳脚的,镇上有一位会功夫的师傅,看韩家两位小少爷身体条件好,就要收为徒。韩炳麟也就让孩子去了。不要他们成为什么功夫大师。就让他们去练练身子骨。

时局不安稳,韩炳麟没有送两个儿子去韶关上学。就让他们在镇子里读中学。他怕他的俩个儿子太小误入歧途。就到丘岭每天看着,他放心。

我们的琬秀已出落成了一个婷婷玉立的大姑娘。穿着洋装正赶着马车拖着一车的棉布从韶关回来,进了丘岭镇,路上遇到的人都尊称她:大小姐。

“吁。”她把马车停在了铺子前,欢快的跳下车:“爹,娘,奶娘,我回来了!”大家都停了下来。现在太阳也快回家了,懒洋洋的挂在天边。铺子里也没有客人买货。

“秀儿回来了呀。”梅香停下了手上的活儿说:“我们正准备明天送这批瓷器去韶关,向院长嬷嬷给你请几天假。接你回来过端午节呢。这一过生日,我们家的秀儿就十八岁了,是个大姑娘了。”琬秀的生日刚好是五月初五与端午节同一天。琬秀到韶关上的是教堂办的学校。

陈玉英却去给她擦汗。

韩炳麟带几个伙计去卸车,看着铺子外那一车布问:“秀儿,你哪就买些布回了呢?家里还有一些,端午节也卖不了这么多呀。”

琬秀在柜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说:“纱厂清库,把以前那些好多年压下来不成批量的布全拿出来,摆到韶关城街上卖。便宜,好多人买。我就直接跑到纱厂问他们还有多少,我全要了。就剩有三车,还有两车我放到那边的家里了。又刚好,良辅大伯有兄弟去城里办货过节,我就与他们一起回来了。路上都是他们帮着赶车的。分了路我才自己赶。”

对韩家与罗家的关系。大人们没有对孩子们去细说,就说是朋友,孩子们也不去细问。除了在韶关城遇上外,韩炳麟也少有上山,罗良辅也不到丘岭来。就保持这种看似陌生的关系。

洋人在韶关开了纱厂的同时也办了印染厂,但是大家都习惯统称纱厂。

琬秀去韶关上学,开始韩炳麟是准备让她住校寄宿的,后来冯茂林知道了,就对父亲说。冯三爷就对韩炳麟说:“秀儿来韶关读书,不要寄宿。就做家里来,与承裕,晓慧,还有允正一起上学有伴。”

承裕与晓慧是冯茂林的一双儿子。

韩炳麟对冯三爷的要求没有提异议。有冯家照顾,他也放心女儿一个人在韶关上学。前年韩炳麟在韶关那边买了个带院落的房子。他去韶关买卖货物也就不用住客栈了。琬秀就搬回到自己家里住。知道韩家与冯家的关系,也没有人敢去多事。

韩炳麟想,以后京浩,英浩也要来韶关读书的。三姐弟住到一起相互有个照顾,他们做父母的在家也放心。请的有一位中年大嫂照看琬秀的生活。琬秀称她胡姐。是冯茂林妻子家族的一个媳妇。人本分老实。给琬秀洗衣做饭打扫房子。说是中年,其实也就比琬秀长了五六岁。她男人就在四海做工。乡下人成亲早,有两个孩子了。有时奶奶也会带孩子来城里看看爹娘,就要琬秀在家,在他们走的时候,都会给他们一些糖果糕点带回去。胡姐的婆婆对胡姐说:“遇上好人家了,好好的做。一辈子也就不愁吃喝。”

“嗯。我知道了,娘。”胡姐这样的应了婆婆。

梅香与陈玉英农闲时,都会去韶关住上几天陪陪女儿。京浩和英浩那是自然少不了的。他们很想去韶关上学。可是父亲不同意,说他们太小,等长大了些再去。

“秀儿。”搬着一卷布的韩炳麟问女儿:“这些布得多少钱?你那有哪么多的钱?”

“爹。”琬秀放下水杯也去搬布。说:“没要多少,就一百块,我到茂林叔那里借的。嘿嘿。三爷爷说爹有接班人。”

陈玉英说:“嗯,如果都像你这样我们就省心多了。”

“怎么?二浩又与人打架了?”

梅香告诉女儿:“没与人打。他俩自己给打起来了。说是切磋功夫。”

“怎么了?”琬秀平静的问。

“他俩争,天上的太阳什么时候最大。”

“京浩说孔子称为圣人,这个都不懂就不配圣人这个称号。”

“英浩说圣人不一定什么都要懂,不懂也是正常。”

“京浩说就你懂。就对英浩头上拍了一巴掌。”

“英浩回拍,你懂。”

“他们就动手了。”

“这是他们自己说的,谁也不知道他们是那个先动手的。”

“是学堂的校长叫人来请你爹去把他们带回来。他们对你爹说是切磋功夫。”

“一个下午,你爹就让他俩在院子里晒太阳,让他们看看太阳什么时候最大。”

“你爷爷,奶奶就坐到堂屋看着他们。让吴姐与李姐,隔会儿给他们送碗水。怕他俩给晒干了。”两位母亲各人一句对琬秀说着。

吴姐与李姐是家里请的佣人,她们的夫家都姓杨,一开始叫大杨嫂与二杨嫂,觉得不太顺口。就以她们的姓称姐了。

“呶。”梅香对放下一卷布的琬秀说:“看,这不是还在院子里站着吗。”

琬秀穿过铺子的边门看了过去,她看到两个弟弟低着头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

韩家在修建房子前,把隔壁这块空地给买了下来与正房一起修了个铺子加仓库的房屋。孩子们慢慢的长大,韩老爷子与老太太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年岁一年老去年。这几年来,老太太的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老爷子也是大不如前,两老天天不离不弃相互的陪着。

家里请了吴姐和李姐两个佣人,跟韩炳麟一起去韶关的那个茶工李哥,成了韩家的管家。田里,地里还有茶山他都看着,吴叔年老回家休息。每年逢年过节,韩炳麟都让李哥带点东西去看看他,有时韩炳麟去拖瓷器跑过他家,也去坐坐。前两年去逝了,韩炳麟也去吊了丧。牛和鸡一直都在他们家养着。

“娘,奶娘,爹,那我过去了。”琬秀看着两个站在那里的弟弟对父母们说。

“去吧,一会儿也要吃晚饭了。你去洗洗脸吧。你爷爷奶奶可想你了。”

“嗯。”琬秀抱着一个大纸盒笑嘻嘻的来到二浩面前。

看了一下两个弟弟,什么也没说就回到屋里去了。琬秀她知道两个弟弟是不会打架的。从三岁去了师傅那里学练功起,他俩就经常的打闹,说是切磋功夫。时常的是一身灰。这次可能是两人都失手伤到对方有点重,让父亲体罚了。

京浩和英浩低头站在那里,他俩的手相互碰了一下。意思是说:“姐回来了,我们有救了。”

琬秀进到屋来,看到韩老爷子与老太太从厨房出来。

她一边放下手上的大纸盒子一边喊:“爷爷,奶奶,我回来了。”

“哦,秀儿回来了呀。”韩老爷子与老太太去厨房看看,他二老看天色也晚了,去看看饭好了没有。

老太太紧步的走到琬秀跟前说:“秀儿,快去对你爹说说,让你俩弟弟快点歇了吧,都一个下午了。”说着老太太泪水就上眼了。老太太心疼孙子呀。

琬秀扶老太太坐下说:“奶奶您坐着。我这就去让二浩他们歇着去。”

“嗯。快去,快去。”老太太一边坐下一边念叨:“就你那个狠心爹,二浩切磋点功夫,还要罚站了。又不是打外面人,罚孩子让别人看。自己打自己回来教教不就是了。还要罚站了。真是的。回头,你说一下你儿子。”老太太又对身边的韩老爷子说。

这十多年来,南昌的老大和老二,连封信都没有来过,就别说回来看望二老了。现在韩炳麟与他们一家人过的好好,二老也就当他们没有生养过南昌那两个儿子。他二老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

琬秀走到两个弟弟面前。乐呵呵的弯下腰去,抬起头来看着两个弟弟说:“二浩,两位浩少爷,请抬起头来。”听姐这一说,他俩把头低的更低了。

2

第十五章:光阴似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