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百年复兴>第十六章:给你老子上课来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给你老子上课来了

小说:百年复兴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7/6/8 11:31:34

琬秀站了起来,一只手端起一个弟弟的下巴,让他们把头抬正了。这一抬头,琬秀是哈哈大笑的说:“看你俩这样,以后我就叫你俩二饼。哈哈哈。”

京浩与英浩一个左眼,一个右眼都有於青。两个弟弟不好意思轻声喊:“姐。你别笑了。”

“姐,你不要笑了。”

琬秀没有止住笑,一手搭上一个弟弟的肩说:“来,回屋。姐给你们看一样好东西。”

两个弟弟一点都不兴奋的说:“爹都还没发话。让我俩回屋。我们不敢。”

“回吧,我回来,爹娘高兴,就不会说什么了。走吧,一会儿要吃晚饭了。走。”

“那一会儿爹说我们,姐,你可要给我们说话。”

“从小到大,那一回我不给你们说话了。”

“这倒也是,还是姐好。”兄弟俩就走了起来,站的太久了,他们一动脚就痛了起来:“哎哟。”英浩就蹲了下去。韩老爷子与老太太很心痛的赶紧走上来扶。

京浩与英浩忍着说:“爷爷,奶奶。您们看,没事儿。这不走的挺好的吗,没事儿。”就几步走进屋里坐了下来。后面跟上的老太太与韩老爷子,就赶紧的坐在孙子的身边给孙子们揉脚。老太太一边揉一边念:“就你们那个爹,狠心,这孩子腿,它也是肉长的呀。你看还有这眼睛,也不好上药酒,我说你们俩个打架,打那儿不好,偏要打到眼睛上去了。你俩打架,我看是吃饱给撑着的了,好好上学就是了,还打什么架。等上秋了,也像你姐一样去韶关学堂去读书。这个样子你俩让我们在家如何放心了。”老太太唠唠叨叨没有次序的念着。

韩炳麟与梅香和陈玉英清好货回来。铺子让伙计看着就行。在晚一点就关门了。两个守铺子的伙计就是镇上的,吃住都在他们自己家里。

看到父母回来了,京浩和英浩站了起来:“爹,娘,奶娘。”

“嗯。洗脸,洗手吃饭吧。”韩炳麟对俩个儿子可没什么好脸色。对女儿倒是不一样:“秀儿,洗洗脸,吃饭吧,这一路的回来可辛苦了。”

“还好啦,爹。”琬秀扶起两个弟弟走着说:“一路上都是良辅伯的那些兄弟们帮着赶的。分路了我才赶上。”

“嗯。你春燕奶奶还好。”

“好着的。”他们一起洗好回到饭桌前,吴姐与李姐都摆好菜,盛好了饭。大家坐了下来。韩老爷子喝了一口酒说:“又要到端午节了,我们的秀儿就十八岁了。”

“嗯。可以许婆家了。”英浩端起碗说。

京浩用筷子打他的头说:“爹娘都没说话呢。晓你操的什么心。”

英浩回打了一下京浩说:“我不是先说说吗。”京浩又打了过去,刚想说话。就被父亲喝止住了。“还没站够是不是?”韩炳麟责而不怒的问两个儿子。

二浩马上低头吃饭不说话了。

琬秀不想两个弟弟再被父亲责骂,就说:“爹,娘,院长嬷嬷说,等开了秋学,就让我在学堂里当先生教书。”

“是吗,太好了。”陈玉英给琬秀的碗里夹了一片肉。

梅香高兴的说:“我们的秀儿还真是长大了,都可以当先生了。”

“你俩看看你们姐姐,都当先生了,你们还是长不大的一样,让爹娘担心。这回你姐又买好多价廉布回来。都给家里做生意了。你俩就是不懂点事。”本来是一件挺开心的事,这一说两个弟弟又被责怪了,琬秀也就安静的吃饭不说话了。

梅香看出了琬秀的心事。就安慰的说:“我们秀儿还真是好,院长嬷嬷让你当先生,那一定是好有学问的了,才能当先生的。”

“是呀。”陈玉英说:“我认的那几个字,都是那时我爹让我跟着一个老先生学的,他是一个有学问没考起官的秀才。”

“奶娘。连个官都要考不起还叫有学问?”

“就是。”二浩就是不安静。

韩炳麟又要责骂了。韩老爷子咳了一声问:“秀儿回来在家住几天呀?”

“过完端午才回去。”

“好,那这几天就给爷爷和奶奶讲讲韶关那边的新鲜事来听听。”

“嗯。”

“这俩个小子。”韩炳麟又说话了:“等上了秋,开学。秀儿也就当先生了。秀儿,你就带他们到韶关去上学去吧。要不在家读了几本书,就像田里的蛤蟆一样,一天哇哇哇的叫个不停,烦人。送到韶关去见点世面,免得到家里天天的气我。”听到父亲这样说。二浩忍住了兴奋。相互的瞟上了一眼。安安静静的吃着饭。脸上的喜色是忍不住的透露了他们的心情。

“嗯,好。”琬秀很是开心,父亲终于让两个上弟弟去韶关上学了。她在韶关的家里也就有了伴。

这餐饭也就这样说着的吃完了。李姐和吴姐收拾好桌子,琬秀吩咐她们给她烧水。她想先得洗个澡。

然后,琬秀把那个纸盒子搬来放到桌子上说:“我让大家看一个新鲜的东西。”

“是什么呀?”大家的好奇心都上来了。琬秀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天体仪说:“这个就是我们住的地方。”

老太太问:“秀儿,你是说我们住到这个球上?”

“嗯。”琬秀慢慢和转着天体仪,给人家介绍说:“外面这个圈有两个球,这个是月亮,这个是太阳。”又掌着大球说:“这是地球。我们的国家是这个位子。”琬秀用手指着说:“你们大家看,当太阳转到这个位置时,我们国家就慢慢的天亮了,转到这里,天也就慢慢的黑了。这个时候月亮就出来了。如果月亮在这个位置,太阳在这个位置。就与我们住的地球成了一条直线。就是日食,也就是我们俗话说的天狗吃太阳。反过来,太阳在这里,月亮在这里。就会发生月食。也就是我们俗话说的,天狗吃月。所以二浩与《列子.汤问》两小儿辩日一样。问老夫子太阳什么时候离我们远和近。太阳离我们永远都是那个距离,没有什么时候大,什么时候小。也没有什么时候近,什么时候远。”

“那秀儿,奶奶问你。那为什么早晨要凉快,太阳出来好大。中午又热。太阳又那么小。”老太太很是好奇。

“奶奶。”琬秀解释说:“这个有几种说法,我就对您说一种,早上有雾气,太阳光模糊了,所以看起来大。大地也有一个晚上没有阳光的照射了。土,它也是凉的。我们就觉得凉快。还有就是中午太阳是直射我们的,也没了水气。一个晚上的凉气也晒没了,所以我们就感觉好热。到了晚上太阳转走了,月亮来了,一天的温度又慢慢的冷下来了。”

“秀儿,奶奶还是没懂。”老太太思考的说。

“大小姐,水好了。”李姐在喊。

“哎。就来。”琬秀摸着两个都听痴了的弟弟的头取衣服洗澡去了。剩下一家人看着那个天体仪很是不明白:我们就住在这个上面?

最后,韩老爷子说:“管它什么日食月食,我们过我们的日子就是了。”

第二天二浩上学去了,韩炳麟带上两个小伙计去韶关送瓷器,把琬秀买的那些布一起带回来。琬秀也没忘记,叫父亲把她借买布的钱给冯茂林还上。她就与俩母亲在铺子忙着。

韩家二老就坐地那里看,也不要他们帮忙。看着现在的家景,他们也满意。

在韩炳麟从韶关回来的前一天,琬秀作主,把她从韶关拖回来的布比平时家的里布,每尺放低了两角的价格。来买布的人还真多。也有人用家里的棉花和鸡蛋来换的。还有拿鸡鸭来换的也有。让三娘儿好一阵忙。在端午的前一天,琬秀买的那三车布全卖完。晚上算了一下帐,琬秀进的这批布赚了五十块。还有那些拿物来换的都没算。这个端午节,韩家没有去买菜,都换得有。就包了些粽子。

过端午节在吃晚饭时,韩炳麟就当是生日礼物,把这次琬秀从韶关买回来的布匹赚的钱全都送给女儿。懂事的琬秀没要那么多,就拿了二十块。她说:“其实,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也会做生意了。我也能为家里分担一些事了,这才是最好的生日礼物。爷爷,奶奶,爹,娘,奶娘您们说吗?”

“是的。我的秀儿还真是长大了。”韩炳麟让李姐也给拿个杯子来,让女儿也喝点酒庆贺庆贺。二浩也要喝,韩炳麟说:“等有十八岁了再喝。”

端午过后琬秀就回到韶关上学去了,不过在走之前,她偷偷的给了二浩各五块钱,让他俩不要说。家里什么都有,二浩拿上钱也没有什么用,都是到县城买书。有时到韶关也买,家里修房子时,韩炳麟设了一间大书房。现在书房的书架上放满了书。以前是韩炳麟买,现在是孩子们买。对孩子们买书,韩炳麟从来都不吝啬钱。

风起云涌的中国,时间到了公元一九一九年夏。这四年韩家二老相继离世,春燕也走了,罗良辅也过着耕读的生活,很少出山。冯三爷把生意全交到两个儿子的手上。他每天喝喝早茶,去公园溜溜鸟。打打太极一天也就这样安逸的过了。就是韩家两位浩少爷在韶关读了一年书,放暑假罗允正和承裕从广州回来,说着广州那边的新思想与潮流。二浩一下觉得他们像是井底之蛙。就吵着姐姐琬秀去对父亲说,他们想去广州上学,那里的天地广阔也激进。琬秀也知道那里的天地更广阔。但是,也更复杂,不像在韶关,大家都知道他们是韩家的少爷。在广州谁知道你是谁呀。

琬秀征求常去广州跑买卖的茂林叔的意见。

冯茂林说:“广州当然要比我们韶关视野更宽更广。那里也有几所好的中学。去那里读书茂林叔赞成。”

琬秀回家征求父亲的意见。韩炳麟知道,对孩子的要求也不能一味的拒绝。但是他有两个条件:一,必须上的是教会学校;这个好办,让院长嬷嬷去给那边的神职嬷嬷或者是神父说一下就行。二;不许参加任何一个组织,帮派。一但发现就马上退学回来。不是回韶关而是回丘岭,以后就别说上学的事。两个孩子都一一的应了。京浩与英浩去广州上学的那天,是韩炳麟与女儿一起送去的。给他俩在广州那边安排好了,托冯茂修平时也给看着点。

冯茂修让他们住到家里去与他的俩个孩子承宏承展还有承裕,罗允正一起有伴。韩炳麟说:“让孩子也自己过过日子。就让他们住学校。总不能一辈子都靠着父母,他们也要学会长大。”觉得韩炳麟说是也是,冯茂修也就不要求了。

安顿好二浩,韩炳麟父女才回来到韶关来。后来韩炳麟与女儿也去看过几次。韩炳麟自己也去看过几回。看来孩子还听话,就认真念书了。没有参加什么组织与帮派。但是,梅香与陈玉英没有去过。每年等放假孩子们回来,他们才会看到孩子。

现在孩子们又放暑假了。韩炳麟送些竹席过来,父子四人在院子里纳凉说明天回丘岭的事。一同来的两个伙计看戏去了。胡姐端上来了一盘西瓜。二浩一个给父亲打着扇子,一个给父亲递上一块西瓜,还相互使了眼神。被琬秀看到,她就知道弟弟们又要说什么难为父亲的事了。她拿了一块西瓜静观其变的吃着。京浩看着父亲咬了一口西瓜说:“爹,我和英浩有个事想与您说一下。”

“嗯。说来听听。”韩炳麟吐着西瓜籽应道。

京浩与英浩相互的用眼神让对方说,可是谁都没有说。琬秀看着好想笑。

韩炳麟吃完了一块西瓜也没有听到儿子们说下文,放下手中的西瓜皮说:“说呀,是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在学堂犯错误了。”

“没有,没有。我们那会犯错。”

“就是呀。爹,是说上学的事。”二浩一言一语的解释。

“上学的事是好事,有什么不好说的。”韩炳麟用胡姐拿来我湿毛巾擦着手说。

“就是,爹。”英浩轻声说:“我与京浩想,秋季开学了,我们想去北京上学。允正哥,承宏哥,承展哥去年就去了的。”

“不行!”韩炳麟把毛巾扔到桌子上说:“去北京。你俩还真是会想。时局这样的不安稳。我让你们去广州整天都提心吊胆的。你们还要去北京?夏初的时候,北京闹学潮,说是什么五四运动,各大城市也跟着响应,学生不上课,工人不做工,商人不经商等等一些乱七八糟的。学生不上课,会识的字吗?工人不做工会有饭吃吗?商人不经商那不都赔了吗?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这个什么运动。”

“爹。”京浩说:“我们之所以罢课,罢工,罢市是为了我们自己更好的生活,反帝国主义,反封建见主义。我们民众要争取我们自己的权力。我们......”

“等一下。”韩炳麟看两个儿子,指着他们问:“我们,我们的。看来你们在广州没给我听话?说,这次北京那边的运动,你们在广州是不是也参加了?”

“爹。”英浩说:“五四运动是爱国运动。我们青年学生要发挥先锋带头作用。我们要用更科学更民主的方式。把民众的的封建思想给解救出来。让我们......”

“别说了。”韩炳麟吼着站了起来说:“明天给我回家,以后那儿都不许去!好好的在家待着。国家大事用不着你们去操心。哼!”韩炳麟说完双手背在后背就要回房了。他不是不知道现在的国家是个什么状态。看报纸他也知道这次五四运动抓了好多的学生。人人都有一颗爱国的热情,有这样一群人去奋斗。这个满身疮伤的国家迟早会强大起来的。

韩炳麟也有一颗忧国忧民的心。可是,从北京回来后,他不想再因为国家民族的事再失去亲人。他的身心受不了。看着父亲就要回房了。京浩说:“爹,您不能守着你那一亩三分地,过自己的安稳日子。每一个人,都得对国家和民族有责任使命感。这样,这个国家才能强大起来。不受外国欺负,民众不受压迫。人民才得已安居乐业。”

韩炳麟转过身来。很是生气的说:“给你老子上课来了。我让你们读了几年书还真是有出息了!”

“爹。”琬秀看父亲真生气了,她赶紧止住了弟弟们,对父亲说:“爹,我也有一件上学在事要对您说。”

“你都当先生,还要上学?”对女儿,韩炳麟的态度平缓了好多。

琬秀扶他出来坐下。说:“爹,院长嬷嬷年岁大了。八月份就要回英国。她说,想带上我送她回英国,然后,我留在英国读两年书,去学学外国的知识和教育。让我问问爹娘的意见同意我去不?”

1

第十六章:给你老子上课来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