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青春似火的岁月>第二十四章 解释?你们不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 解释?你们不配!

小说:青春似火的岁月 作者:酒醉于心 更新时间:2017/6/27 22:44:37

夜晚,在那间办公室里,在那间也有着一个大屏幕的办公室里,一共有六个人。

坐在会议桌旁的四人:

从杨浩进屋的那一刻起,就让坐在那的杨雪想起了那因被汗水打湿的吊带和蕾丝内内所引起的春光乍泄,这不得不让她脸红心跳的低下了头。此时的她不再是冷若冰霜,此刻的她有的也不再是羞怒,此时的她有的只是羞涩之容,此刻的她还有着一些小女孩的腼腆之态;

与杨雪相邻而坐的是付馨月,这个从小到大都无忧无虑的善良女孩在此刻的内心中却有着一丝惆怅,同时也有着一丝羞怯。尤其想到自己晾晒在走廊里的那些内内,她的脸就会变得比杨雪还红,心跳的也比杨雪还快;

坐在付馨月旁边的李丽目光中仍带着一丝怒气,她是目前在这间屋子里第一个面带怒容的女人;

而坐在会议桌把头的李卫东教官则是在这间屋子里唯一一个面带笑意的人,他看看这个,再瞅瞅那个,笑容背后好像颇有深意。

站在会议桌外的两人:

其中一个就是内心中有着一丝悔意但却毫无愧色的杨浩,他也是所有人当中唯独一个面无表情的人;

而另一个则是那满面怒气且目光冰冷的孙忠军,他更是这间屋子里唯一一个怒容满面的男人。

这就是夜色中办公室里的六个人:一个羞涩腼腆的女教官,一个羞中有着忧郁的女军医,一个仍有一丝怨气的女军护,一个脸上永远含笑的男教官,一个怒不可遏的男教官,一个不动声色的男队员。

六个人,四个坐着的,两个站着的;六个人,六种不同的心理;六个人,六种不一样的表情;六个人,又将会发生什么?

整个办公室里的气氛让人感觉无比的压抑,站在杨浩对面的孙忠军目光冰冷的凝视着他长达数秒之后,突然对其怒喊道:“你还真TM是我孙忠军带出的好兵,居然敢擅闯女兵宿舍,偷窥并意图不轨。你还真TM是色胆包天了,龙影的脸都TM让你给丢尽了。”

“报告,我没有!”杨浩大声的喊道,并毫不畏惧的以那怒火中烧的目光紧紧盯着孙忠军。他认为孙忠军的话语绝对是对他人格的侮辱,偷窥?意图不轨?这TM是哪跟哪啊?杨浩他绝不允许有人把这种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所以这回他也真的发怒了。

而杨雪在听到孙忠军的怒斥后,内心中则是有着更多的不解和诧异:按理来说,孙忠军是不应该再那么训斥杨浩的。因为那些话是不知详情的李丽在怒气中对孙教官说的,但后赶来的她已经向后者解释了。事情并不是像李丽所想的那样,虽然她也不知道杨浩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女兵宿舍,但绝对不存在着什么偷窥和意图不轨,只不过那时恰巧赶上她刚洗完澡,而那一幕又凑巧被付馨月和李丽撞到,才被李丽她们误会了而已。

杨雪她们仍然留在办公室里的原因也并不是想看看孙忠军是怎么惩罚杨浩的,而是作为当事人的她们想听听杨浩的解释,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女兵宿舍。或许只有杨雪可能已经猜到了原因,但内心也不敢肯定。可孙忠军的所作所为却完全超出了她们意料之外,就像是杨浩所想的那样:偷窥?意图不轨?这TM是哪跟哪啊?完全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事情啊!

所以就当杨雪站起身想为杨浩解释一下时,却被孙忠军的行为给打断了。谁也没想到孙忠军会突然一脚踹向杨浩,并追着向其头部又是一拳,同时怒喊着:“没有,没有TM什么,难道擅闯女兵宿舍的不是你吗?”

“报告,我没有!”

“砰砰”-----又是一拳加一脚。

“报告,我没有!”

“你没有什么,到现在你还TM不承认。”...“砰砰”------无情的拳,残忍的脚,不停的击打在杨浩身上。

“报告,我没有!”

“大丈夫敢作敢当,做了不敢承认,就他妈是孬种。难道杨教官还会说假话不成。”孙忠军一边怒斥着一边毫不留情的向杨浩挥舞着拳脚。

而后者却依然毫不反抗的屹立在那承受着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只不过口中依旧不停的大声呐喊着:“报告,我没有!”

这一幕看愣了所有人,也看惊了所有人。随着事态的发展,他们慢慢发现孙忠军根本就不是来调查这件事的,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想给杨浩解释的机会。还有那句“难道杨教官还会说假话不成?”,绝对是赤裸裸的无中生有,他们甚至开始认为孙忠军就是想以强加之罪来收拾杨浩的。可这又是为了什么呢?或许除了孙忠军自己,也就只有在那摇头苦笑的李卫东可能知道其中的原诿了。

看着血流满面的杨浩依旧毫不反抗的承受着孙忠军的无情击打,听着那一声声因口唇肿胀而变得混淆不清的呐喊声-----“报告,我没有!”...“报告,我没有!”-------杨雪她们被孙忠军的突然发狂吓住了,也被那似乎因愤怒而失去理智的孙忠军惊住了,更被那简单却铿锵有力的“报告,我没有!”而屈服了。

此时的杨雪心中已没有了羞,也没有了腼腆,有的可能只有疼,是心疼!而付馨月的心中也不再有羞怯,更没有惆怅,剩下的只有痛,是心痛!已经了解事情经过的李丽也不再有什么怨气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丝懊悔,懊悔自己为何如此冲动、如此鲁莽。

“在训练中稍微有TM点成绩,就沾沾自喜了,是吗?你觉得你现在已经行了呗?就你还想佩戴血龙徽章?我告诉你,你TM差的还太远了!”怒喊中的孙忠军似乎下手一次比一次重!

“住手,不要再打了!”

“别打了!”

-------就当杨雪和付馨月她们实在看不下去了,站起身想要阻止孙忠军时,却被目光中也含着一丝不忍的李卫东给阻拦了下来。其实就算是李卫东不阻拦她们,此刻的孙忠军也并不是她们所能阻挡的。

其实杨浩之所以不解释也是有原因的:一是因为骨子里天生的倔强劲让他不想解释,而且他也感觉到白天的事情的确有点欠考虑,有些过于唐突了,所以他甘愿接受惩罚。二是因为他也不能解释,总不能说因为兄弟们用医务室里的大显示器看黄/片被杨雪发现了,他是去道歉的吧。到那时候不光兄弟们要受罚,而且也太TM丢人了。最主要的是对杨雪也不好,难道他能说杨教官看到大片之后被气哭了?难道他能解释只是因为恰巧看到刚刚沐浴完的杨雪才会产生那些误会的?而并没有什么偷窥和图谋不轨?三是因为在杨浩的内心中有股无名的怒气和失落。难道我杨浩在你们眼里就是那种人吗?难道我杨浩在你们心中就是那种偷鸡摸狗的无耻之人吗?这让他感觉真的很失望,甚至有一些伤心,或许这也是让他和孙忠军杠上的真正原因。

肉体上的痛苦对杨浩来说并不算什么,反而是孙忠军刚才的那几句话却让他有种如饮醍醐之感。

“是啊,我现在真的行了吗?我离佩戴血龙徽章还差的十万八千里远呢!”-------反复于“被打倒和重新站起”的杨浩在内心中反复咀嚼着这几句话。此刻的他好像已经麻木了,打在他身上的拳脚似乎已不再带给他一丝的痛感。反而在他那已经肿到快眯成缝的双眼中却流露出炙热的光辉。

看到杨浩眼神的变化,孙忠军终于住手了。他知道,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杨浩也是人,在各种训练中都傲视群雄的他难免会产生一丝懈怠,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今天孙忠军所击打的并不是杨浩的肉体,而是他的灵魂,他要打散杨浩身上那不知不觉中所产生的一丝懈怠。可以说用“打在你身,痛在我心”这句有些肉麻的话来形容此时孙忠军的心情,也绝不会显得娘气。因为在所有人中内心最为煎熬的绝不是杨雪,也不是付馨月,而是他孙忠军。

看着眼前浑身鲜血淋漓、面目全非的杨浩,孙忠军居然再一次痛心却冷血的喊道:“负重三十公斤绕训练场长跑一夜,完不成任务,明天我会通知你的原部队接你回去,滚!”

“不行!”杨雪和付馨月同时站起身喊道。

而此刻的杨浩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虽然他现在的样子实在让人有些惨不忍睹,但却给人一种他似乎比被揍之前还要精神的感觉。站在那的他笔直的向孙忠军敬了个军礼并回答道:“是!”

在杨浩转身离去的一刹那,他曾看了一眼为他起身抱不平的杨雪和付馨月。如果说杨浩的目光是深邃的,是狡黠的,是玩味的.....那在他刚才的目光中却不再带有一丝的情感。可以说,这一眼不光看碎了两个女人的心,同时也看远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随着杨浩的离开,杨雪迫不及待的向孙忠军问道:“我明明已经和你解释事情的经过了, 你为什么还要那么说?”

而孙忠军却只是看了她一眼便向窗前走去,同时冷冷的说道:“告状的是你们,至于我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已经与你们无关了。”

“你......”杨雪似乎已经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从始至终一言未发的李卫东为了缓和这紧张的气氛连忙站起身说道:“好了,杨教官,你们都回去吧,孙教官也有他的苦衷,以后你们会明白的。”

对于这个冷面无情的孙忠军,杨雪她们还真的有种无可奈何之感。她们能做的可能也只有气愤的向外走去。

杨雪几人在回去的途中遇到了站在门口的冯立君等人,后者面无表情的向杨雪说道 :“老大是因为下午的事情而去向您赔礼谢罪的!”只有这简单的一句话,而且语气也非常的冷漠,说完便转身和众人向回走去。

唯独吕刚站在那没动,似乎在压制自己情绪的他对杨雪说道:“杨教官,多大个事啊?犯得着把人打成那样吗?你们做的是不是有点过了?如果刚才不是老大不让我们管这件事.....”

还没等他说完,就听到冯立君喊道:“吕刚,走了。”

“杨教官,请您原谅我们下午的无心之过,下午的事其实和我们老大没什么关系,不过我还是在这里代我们老大向您说声'对不起'。”吕刚说完就转身向冯立君他们追去。

看着冯立君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看着这些平时放荡不羁,可一旦认真起来就会变成绝不让人小觑的热血男儿,杨雪的内心感到有些无名的难受。一个“您”字,而不是“你”字,让人感觉别扭,也让人感觉生分了许多。杨雪知道因为今天的事情,已经让她与这帮家伙之间产生了隔阂。也许从今以后她也只能作为他们的教官了,而再也不会成为他们推心置腹的朋友了。可这一切又能怨谁呢?怨自己?怨杨浩?还是怨李丽?杨雪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杨姐,下午发生了什么事啊?杨浩为什么要去向你赔礼道歉啊?”冯立君和吕刚说的话让付馨月此时满脑子疑问。同时李丽也不解的看着杨雪。

杨雪苦笑的回答道:“咳!没什么,你们别问了。”之所以苦笑,之所以叹气,是因为杨雪的内心突然想到:“如果没有下午那医务室里的尴尬一幕,是不是就不会发生接下来的这些事情了?”

一声叹气也让李丽感到深深的自责,这让她突然冲着冯立君他们喊道:“那他为什么不解释呢?”

众人并没有停住脚步,只有仍背对着她们的冯立君停下来似乎有些激动的喊道:“因为他怕连累兄弟,因为他怕...”

说到这他似乎有些难言之隐,略微停顿后的他继续大喊道:“或许是因为你们还不配,不相信他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听到他的解释。”

从这帮人对杨雪她们在态度上的转变来看,这一次他们也真的火了。当他们在门口看到那被揍的不成人样的老大时,所有人的心中除了心疼和自责,所剩的全都是愤怒。如果不是杨浩拦着,他们早就冲进去替老大讨说法了。

望着消失在黑夜中的众人,杨雪在想着冯立君那未说出口的“第二个因为”是什么?她渐渐的猜到了答案-----杨浩是因为怕她难堪!

想出原因的杨雪深情的望了一眼训练场,然后对付馨月和李丽说道:“馨月,丽丽,你们两个先回去,我回去找孙教官他们说点事。”

“杨姐,什么事啊?让我们陪你去吧。”付馨月有点担心的说道。

旁边的李丽也跟着说道:“是啊,杨姐,让我俩陪你去吧。”

“不用了,你俩先回去,我自己去就行,就是一些队里的事。”杨雪是真不想让她们知道下午发生在医务室里的尴尬。

所以在付馨月和李丽离开之后,当准备去为杨浩解释而再次返回的杨雪走到办公室门口时,却听到里面站在窗前的李卫东说道:“如此之人,又怎么可能会是那种流氓呢?老孙,我知道你的用意,你是怕这小子被感情束缚而影响进步,但你就不怕杨教官记恨你吗?”

“作为一名教官,为了她的兵受点委屈不正常吗?”孙忠军的语气中似乎也有着一丝勉强和无奈。

门外的杨雪似乎已经明白了,同时她也知道已经没有再进去的必要了。她轻轻的走到窗前,透过窗户看着那夜色中隐隐约约的模糊身影,心中有着莫名的刺痛和自责:“是啊,如此之人又怎么会是那种人呢?看来我们还真是不配得到你的解释!”

事实上孙忠军也是必不得已而为之,看着杨雪的变化和付馨月的行为,作为一名旁观者,他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他却没有阻止的理由,可是他又害怕杨浩会因为感情的束缚而影响到他登上世界巅峰的步伐。没想到今天的事情却给了他机会,也可以说是给了他挑拨离间的机会。

其实他还是不了解杨浩,认真起来的杨浩根本不会受到世界上任何事物的束缚,也没有任何事物能阻挡他前进的脚步。这就跟处对象不一定会影响学习是一个道理,因为早恋有的时候反而会成为学习的一种动力,关键是在于有没有自律性。当然了,能做到这种自律性的人少之又少,而杨浩却恰巧就是这种人。

奔跑在训练场上的杨浩对周身的疼痛似乎已毫无感觉,反而内心之中一直对自己在最近不知不觉中所产生的懈怠而感到汗颜。如此之人,又怎能不登上世界巅峰的舞台!

如果说今天的意外让杨浩重新正视了自己,那么第二天早晨所发生的事情才让他的特训强度彻底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但这一夜,对他,对兄弟,对杨雪,对很多人都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题外话:最近每天更新的时间可能有点晚,在这里跟大家说声对不起啊!因为我每天都是白天上班的时候改改存稿,然后再发表,晚上才能继续写存稿。不过由于我在另一家医院做了份兼职,所以时间上有些紧迫,希望大家谅解。以后我会尽量努力提前更新的,谢谢大家!

1

第二十四章 解释?你们不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