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青春似火的岁月>第二十六章 不眠之夜(情归何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章 不眠之夜(情归何处)

小说:青春似火的岁月 作者:酒醉于心 更新时间:2017/6/30 16:04:41

还是再说一次,昨天发的第二十一章是我漏发的,昨天才发现。居然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实在是不好意思!!

夜空中的月亮不圆不弯的挂着,天上的星星也不知是在眨眼还是在哭泣的闪着,沙漠中的风更是随心所欲忽大忽小的刮着,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高智商的杨雪有着傻傻的触景生情-----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是悲?是欢?是离?是合?她该如何面对自己内心的情感?是应该抒发出那内心中突如其来的爱意?还是应该借着今天的误会将它永远埋于心底?也许孙忠军的所作所为并不是对的,但却是无私的。------星星还是那个星星,一如既往的扑朔于闪烁之间,但人呢?人在感情上是永远无法做到时闪时现的。------你是风儿,我是沙,但风会吹向何处?沙又会落在何地?也许杨浩就是那随心所欲的风,虽会偶尔的停留,但却不会止于某处。而杨雪呢?她可能只是沙漠中的一粒沙尘,一粒为国家默默付出美好青春的沙尘。

夜色中的杨雪就这样在矛盾的矛盾中走着,训练场上的杨浩却在身心受创中孤独的跑着,还有医务室里的冯立君他们正在那猜测中品头论足着.....生活真的就像是一部电视剧,在同一时段却演绎着不同的情节。总之,今晚无论对任何人都将是一个不眠之夜,迎接他们的不知是黎明前的黑暗,还是黎明后的曙光。

当有些魂不守舍的杨雪走到四楼和五楼之间的拐角处时,当她看到那明晃晃的“禁止任何男队员入内!”的几个大字时,她感觉这句平时几乎已经被遗忘的警告语今天却显得那么突出,而且那几个平时毫无存在感的大字现在也显得格外刺眼。也不知道这几个字的存在是对还是错,最起码对杨浩来说,这几个字的意义可能是错的。

当杨雪来到宿舍门口时,看到门上那“女兵宿舍”四个字,跟那句警告语一样给了她相同的感受,而杨雪也只能再一次的在无奈中苦笑一下。

“杨姐,你回来了。”付馨月起身迎向了推门而入的杨雪。

李丽也走过来有些自责的说道:“杨姐,对不起啊,今天都怪我太冲动了。”

杨雪勉强露出一丝微笑的说道:“说什么呢?怎么能怪你呢?”

“可是...”

还没等李丽再说什么,杨雪就拉着她的手说道:“好了,别说了,真的不怪你。你们去忙吧,我没事,今天有点累了,想早点休息。”说完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可能是她怕二人再问些什么。

付馨月和李丽的心中也的确有很多疑问,只不过看到杨雪这个样子,也不好意思再问什么了,所以也都各自回到了床上。

躺在那的杨雪头脑中思绪万千,胸中更是心乱如麻,她也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谁对谁错-----是擅闯女兵宿舍的杨浩?可他也是无心之过,并不是有心而为,怪也只能怪那“巧合”二字;还是那告状的李丽?可在那种情况下,任谁也会产生误解,为姐妹出头的她又何错之有;或者说是那抓住机会的孙忠军?但作为一名教官,他也是在为自己的兵着想,而且从大局来讲,他似乎才是最无私的人,也是最用心良苦的人,又有谁能忍心去怪罪于他呢?

归根结底,要怪也只能怪造化弄人,错也是错在机缘巧合,有些事情最终还是无法辩解的。此时的杨雪竟然在内心中不由自主的哼唱起:“不要说你错不要说我对,恩恩怨怨没有是与非,人生这个谜几人能猜对?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

不知不觉的哼唱让杨雪那平时冷若冰霜的脸上突然出现一朵红晕。此时此刻的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陷入了感情的漩涡。之前有可能是因为毫无感情经历的她羞于面对这份初恋的滋味,也有可能是因为她考虑到教官与队员的身份差别而刻意的去逃避这份感情,还有可能是因为考虑到年长几岁的她有些难以启齿.....就是由于这些原因才让她始终不敢正视自己内心之中的真实感受,也一直在逃避着内心中那刻骨铭心的爱恋之情。而今天她知道了,也明白了,有些事情是无法逃避的,人根本就无法逃避自己的内心。白天的事情让她由起先的惊怒,到后来的羞怒,又到冷静后的羞怯,直到最后当看到杨浩受罚时而感到心疼,这足以证明自己真的已经爱上了,而且爱的无法自拔。可是上帝却似乎在跟她开了一个玩笑,当她不再逃避而要面对这人生的初恋之时,得到的却是杨浩那不带一丝情感的目光。

宿舍里内心同样起伏不定的还有那个拥有少女情怀的付馨月,此时的她正面带羞涩的整理着那些内衣,就是那些晾晒在走廊里的内衣,也是那些估计被杨浩看到的内衣。当她整理到那套印有卡通图案的胸/罩和内内时,当她想到这些有着神秘感的贴身内内都被杨浩看到之时,她的脸似乎更红了,心也似乎跳的更快了。看着手里的卡通内内,单纯的付馨月也只有一个简单想法:“不知道他会不会取笑我?”

单纯的人有着简单的想法,成熟的人却有着复杂的思维,相比之下,还是简单更能让人少些烦恼。不过有一点对于杨雪和付馨月来说是一样的,那就是付馨月也知道自己爱上了,而且同样爱的无法自拔。只不过她没有杨雪那么复杂的心里,不敢表达爱意只是因为她还有着一丝少女的羞涩,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原因。

宿舍里过于的冷清,才让杨雪想起了李丽-----这个平时一回到宿舍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女孩,这个正在热恋中的女孩,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直爽女孩。扭头看着她那屈膝而坐的背影,杨雪收起内心中万缕的思绪走了过去:“丽丽,你干什么呢?不会还在为白天的事自责呢吧?”

而抬起头的李丽却让杨雪内心为实一愣,因为此时在李丽的面孔上正流着两行清泪。杨雪以为她还是在为了杨浩的事情而感到自责才这样的,所以说道:“呦,怎么还哭上了,我都说了这件事不怨你。”

付馨月也赶紧走了过来,并坐在床上搂着李丽的肩膀说道:“是啊,那个时候任谁都会误解的,而且杨姐也说了不怪你的。别哭了,小丫头。”

而李丽则哽咽抽泣的看着二人说道:“杨姐,月姐,我知道今天的事情是我太冲突了,否则杨浩就不会受到那样的惩罚。但我的心现在真的好乱。”

听到李丽的话语,可以说杨雪和付馨月的内心同时都有着一丝惊异,也同时都有着一些紧张,难道李丽也.....

就在二人迷惑之时,李丽则有些激动的说道:“看到杨浩,我就想到了孤狼,今天我心中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总感觉会有什么事发生。孤狼每次完成任务的时候,都会通过卫星电话给我报个平安的。可这次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我的心真的很乱,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

李丽的话让杨雪和付馨月二人好像同时都缓了一口气。杨雪也拍着李丽的肩膀说道:“傻丫头,还挺迷信的,你也不想想,凭你家孤狼的实力能有什么事啊?”

“是啊,你这是爱之深则关之切,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你就别在这胡乱想了。”付馨月也跟着有些调侃的说道。

一句“你家孤狼”和一句“爱之深则关之切”让李丽的泪脸上出现一抹红晕,有些难为情的她娇羞的说道:“你俩竟拿我说笑,等我见到未来的姐夫时,一定要好好的讨回公道。”

李丽的无心之语,却让杨雪和付馨月同时俏脸一红,并彼此看了一眼。这一眼有着杨雪心中的苦涩和矛盾,也有着付馨月心中的疑问和猜测。

“你啊,就好好享受你的恋爱滋味吧,我俩就不用你操心了!”杨雪连忙说道,心中到是有种小时候偷吃糖果被抓的感觉。

而付馨月却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内心中似乎还有着那么一点点的欣喜之感。

随着李丽的破涕为笑,三个女人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可以说这一夜,是这三个性格迥异的女人在各有所思,各有所想的漫长黑夜中悄悄度过的.......

一张床,一张桌,一把椅子,一面镜子----这应该是孙忠军宿舍里的所有摆设。

一盘花生米,一碟东北的大酱,几根大葱,一瓶东北老白干儿------这也是桌子上的所有用餐。

坐在桌前的孙忠军不再冰冷,也不再无情,他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只见他拿起一根大葱蘸了蘸大酱,“咔吃”一声嚼了一大口,嚼的是有滋有味。同时也让他想起了第一次吃大葱蘸大酱时的场景:

“老大,这东西能生吃吗?我怎么看那大酱有点恶心呢?”

“草,大葱蘸大酱,干豆腐卷大葱,这可都是我们东北的名菜,而且我告诉你,大葱生吃还有壮/阳的作用,来来,你小子也整一根。”

“不不不,你还是自己享受吧,我可无福消受,再说了,我还没媳妇呢,我怕壮多了受不了。”

“靠,今天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否则我就把这一盘酱都灌你嘴里去。”

“老大,你饶了我吧,行行行,你把那大酱放下,我吃还不行吗。天下居然还有你这种老大,竟然以武力威胁自己兄弟吃大葱蘸大酱。咳!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你小子,哪来那么多废话,吃完老子给你介绍个对象,省的你受不了。哈哈”

...............

想到这,孙忠军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只是这笑容看起来却那么让人心酸。仰头喝了一口那辣嗓子的东北老白干儿,口中嘀咕道:“老大,还是你们东北的老白干有劲。咳,老大你知道吗?我这干儿子估计是恨透我了,我也知道这样对他很不公平。但我也没办法,虽然咱们龙影不反对男女相恋之事,但我真的害怕这小子会因为情感的问题而被束缚住。或许吧,或许我做的是错的。”

孙忠军又喝了一口老白干儿后,又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对了,老大,这小子跟你一样,还真TM有女人缘,据我观察,现在就有两个...”

“叮玲玲...叮玲玲”孙忠军被这突然想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那喃喃自语的思绪,更让他差点把嘴里正嚼着的花生米喷出来。只见连忙起身去拿电话,可以看出他似乎很高兴,也很激动。因为他知道这个电话号码只有包括他在内的十一个人知道,十一个可以为你在背后挡子弹的人,十一个可以为你付出一切的人。

当他拿起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号码时,面含微笑的按下了接听键。

“呼叫笑面虎,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电话里传出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而孙忠军则站在那苦涩的回答道:“老鹰,你知道有多长时间没人叫过我这个名字了吗?这个名字似乎已经被遗忘了。”

而电话的另一头似乎也感受到一些心酸:“怎么可能被遗忘呢?想当年那些虾兵蟹将只要听到'一龙一虎战沙场,龙腾虎啸断敌肠'这句话,都会被吓得半夜睡不着觉,他们又怎么敢遗忘呢?”

“好了,别说了,龙飞九天之时,我这只老虎就已经不再存在了。”孙忠军苦笑的说道。

“老虎,老大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放下了,你难道就不在乎咱们这十一个兄弟的感受吗?还记得你当年是什么样吗?你是笑面虎,笑面虎啊!可现在呢?你脸上还有一点笑容吗?兄弟们看到你这个样子心理难受啊!”电话那边似乎也很激动。

“放心吧,兄弟,我现在挺好的,真的。对了,你打电话来不会就是为了跟我唠家常吧?”孙忠军边说边来到桌前又喝了一口酒。

电话那端似乎也很无奈:“当然有事了,不过也不算什么大事。老虎啊,你也知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天国里的那几位多留个种啊?”

“老鹰,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就直接说吧,别在这做铺垫了。”孙忠军似乎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意思。

“那我就直接说了,我们军区新来个政委,不但人挺漂亮,而且还是个博士生,年龄也不大,才37岁...”打电话的人说的很快,似乎深怕孙忠军打断他的描述。

可孙忠军还是没等他讲完就眼中含泪的说道:“谁说我无后的,你忘了咱们有个共同的儿子了?你们也知道,我是个孤儿,从我入伍那天开始,老大就像我亲大哥一样的照顾我,可以说没有老大也就没有我的今天,所以他的儿子就是我的亲儿子。再说了,老鹰啊,兄弟我都是四十好几的人了,哪还有什么闲心去谈情说爱啊?”

“我知道,他是我们所有人的亲儿子。可既然是亲儿子,那老虎你是不是应该给他找个妈啊?还有啊,你觉得如果老大在天国里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他会安心吗?他会高兴吗?好了,不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说我儿子吧,这小子现在怎么样了?”电话里的人似乎一提到这个儿子也很高兴。

孙忠军也一扫愁容的笑着说道:“老鹰啊,我只能告诉你一句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我靠,没想到我儿子比他爹还牛逼,有时间我得回去看看这小子。你是不知道啊,这小子入伍之前,我可没少给他擦屁股,那时候他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好了,我先不跟你说了,你那干女儿又在呼唤我了。不过我刚才说的那些,你也再好好想想。嘟嘟....”看来军人在挂电话上也同样是雷厉风行的。

苦笑一声的孙忠军端起酒杯来到窗前,望着那一片漆黑的训练场,他居然说了一句:“儿子,你需要我给你找个妈吗?”

此时在这漆黑的训练场上,杨浩正在犹如行尸走肉般的奔跑着。之所以说是行尸走肉,那是因为此时的杨浩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也感受不到一点的疲惫。可以说正在奔跑的只是他的那副躯壳,而他的灵魂却活跃在那有着千丝万缕的脑海中。

杨浩不是傻子,不但不是傻子,而且还是一个智商高达320的天才。虽然他到现在还不知道事情的具体经过,但冷静下来的他也渐渐的想明白了,同时也猜到下午的事情绝不应该是杨教官诬告他的,这似乎让他的心里有着那么一丝欣慰。

但无论怎样,孙忠军的那几句话都仿佛一直在他耳边环绕着,对于他来说那几句话似乎就像是当头棒喝,不但让他有些汗颜,更让他有些害怕,害怕自己在懈怠中迷失自我。那几句话也似乎让他放下了一切,包括心中那让他感觉有些模糊的爱恋之情。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可是有情又如何?向来情深,奈何缘浅,情无归处!

1

第二十六章 不眠之夜(情归何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