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青春似火的岁月>第三十六章 真正的老大!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六章 真正的老大!

小说:青春似火的岁月 作者:酒醉于心 更新时间:2017/7/15 14:30:50

就在冯立君他们回去之后的这天晌午,就在杨雪正在为众人进行文化课教学的时候,在医务室的那个走廊里好像走着一个人。之所以说是好像走着一个人,是因为他有手有脚,手里还拿着一把85式狙击步枪,动物虽然也有手有脚,但肯定是不会拿枪的。之所以说是好像走着一个人,那是因为除了以上说的那几点,你好像再也看不出他是个人。或许还有一点可以证明他是个人,就是在他那双浑浊的双目中散发着闪电般的幽芒。这种目光让人说不清道不明,反正就是让人感觉很不好受,浑浊似乎给人一种看破生死,漠视一切的感觉,但那浑浊中时而闪现的幽芒却给人一种残忍、冷血,视生命如草芥的冷漠。总之,看到他,让人觉得脊背发凉,心理会自然的产生一种恐惧感。也可以说,看到他,就让人似乎看到了死亡,当然了,绝不是他亡。

他走的似乎很吃力,仿佛在使用全身力气才能艰难的迈出一步,即使这样,在那举步维艰的步伐中却让人感觉很稳健。那把平时在他手上轻如鸿毛的狙击枪,此刻却让他有着重于千斤的感觉,但他拿枪的那只手却在青筋暴起中稳若磐石,似乎给人一种枪在人在,枪亡人亡的感觉。按理来说,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应该再为自己增添一点或哪怕一丝的负担,然而又是什么原因让他宁死都不肯丢下手中之枪呢?因为他记得在参加龙影考核的第一天,他的教官就跟他们说过连枪都可以丢掉的军人,等待他的或许只有死亡。他还记得,那天晚上有几个兄弟就是因为在慌乱中丢下了配枪,才会汗颜的被淘汰出局。直到现在,他在心里还对那几个兄弟有着同情,不过同情归同情,如果他是教官,也会用同种方式来处理这件事情。因为枪不仅仅是枪,它是军人用生命捍卫的荣誉,更是军人用血肉之躯扛起的职责。

没错,这个人就是杨浩,就是那个在沙漠中潜伏伪装了两天两夜的杨浩,就是那个在沙漠中不吃不喝潜伏伪装了两天两夜的杨浩,就是那个白天快要被烤熟,夜晚却要被冻死,不吃不喝潜伏伪装在沙漠里两天两夜的杨浩。此刻的杨浩虽不像人,但他的的确确是人,因为他拥有着人类最丰富的情感。话说回来,他也可能不是人,因为他所做的似乎是人类做不到的,最起码不是一个“正常人”所能做到的。

当杨浩举步维艰的来到医务室门口时,双眼中有的不再是浑浊,目光中也不再闪着幽芒,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温暖的笑意,只不过这丝笑意在他形象的衬托下,却显得那么苦涩和心酸。

“吱”的一声,随着医务室大门的打开,随着杨浩的出现,所有人似乎都愣住了,也可以说是被眼前之人吓的愣住了。他们不知道怎么去形容眼前的杨浩,你说是灰头土脸、污容垢面、狼狈不堪、失魂落魄等等这些词语都无法去形容心理对杨浩的感官印象,因为这些词语毕竟是来形容人的,而眼前的这个家伙除了那双深邃而又温暖的目光,似乎已经分辨不出他到底是什么了。

“兄弟们,我回来了!”说完这句话,杨浩就一头栽倒在地。

“杨浩!杨浩!”

“老大!”

“老大!”

......

杨雪和众人一起奔向了杨浩,同时奔向杨浩的还有众人屁股上的鲜血,大家在情急之下把屁股上的伤口裂开了。虽然杨浩的耳朵并没有听见这些关切的呼唤声,但他的心却能听到,能感受到。可是即使听到了,他还是众人的呼声中倒下了,他太累了。

......

在那个处置室里,正在输液的杨浩静静的躺在那里。这是他第三次来到这个处置室。第一次是考核的第二天,付馨月为他清除嵌入手掌的砂石,那次他是坐着的。第二次是屁股中枪那天,他在这里再不用麻药的情况下做了手术,那次他是趴着的。而第三次就是这次,既没有清创,也没有手术,就是打着针,不过这一次他是昏迷的躺在了那里。

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一个迷迷糊糊的大脑,极其微弱的生命气息,极其恍惚的视觉感知,让杨浩似乎在生与死的界限上徘徊着、挣扎着。似醒未醒之间,似梦又非梦之中,脑海中的往事却仿佛历历在目:有儿时的欢笑、少年时的叛逆、青年时的彷徨...也有着父母模糊的笑脸、爷爷佝偻的背影、兄弟无愧的情谊...更有着那面血染的五星红旗,还有着那枚在乌云密布和狂风暴雨之中依然闪闪发光的龙剑徽章,以及那句震撼他心灵的“对不起!”......时光的影子就这样在错综复杂的每个人中穿梭着,还是那句话,似梦又非梦!

“嗯!”

一声微弱的鼻音,一个微乎其微的勾手指动作,让一天一夜未合眼的付馨月一声惊呼:“杨浩,你醒了?”

微微睁开迷离的双眼,眼中人渐渐变的清晰,似乎也是他的梦中人之一。口干舌燥之感,饥火烧肠之意虽然仍在刺激着杨浩的大脑中枢,但似乎已经不再那么强烈了,而且这来自大脑中枢的两种信号让杨浩有种高兴的心理,因为这说明他还活着,死人是不会感到口渴或饥饿的。

“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付馨月抓着杨浩的手,真情的流露溢于言表。

而大脑思绪仍在错乱之中的杨浩只是笑笑,微弱的说道:“我没事!”

付馨月却将杨浩的手贴于自己那花容月貌的娇颜上,声泪俱下的说道:“你还说没事,你知道吗?你都吓死我了!虽然杨姐说你没有生命危险,但我还是好怕,我真的好怕,我怕你醒不过来,我怕你...”过于激动和高兴的她有些泣不成声。

看着那有着千丝万缕之意的真情之泪,感受到自己枯裂的手掌摩挲于那莹洁光滑的玉手和吹弹可破的娇颜之间,再加上那不断传来的处子之香......这一切的一切让杨浩怦然心动,更让他的大脑在瞬间清醒之后,又突然间仿佛一片空白。这一切的一切让他感动,但这感动之情却在接受与逃避之间似乎有着一丝慌恐,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我真的没事,谢谢你!”

此时的付馨月才发现自己的举动实在过于亲密,那泪光点点中的娇羞似怯也让她有着同样的不知所措,羞到了极点,但也美到了极点。

还好,就在此时杨浩的腹中适时传来一阵“咕噜咕噜”的肠鸣音,这让付馨月急忙站起身说道:“都怪我,一高兴都忘了,你一定饿坏了吧?我去给你盛点粥,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尴尬的局面在两个人的不知所措中悄然而过,杨浩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还好,就是肚子有点不争气,谢谢你啊。对了,我这一觉睡了多久了?那帮小子呢?”

正在盛粥的付馨月似乎有些幽怨的说道:“你别再说什么谢谢了,听着别扭。你已经昏迷一天一夜了,冯立君他们把你送到这之后,孙教官他们也来了。后来杨姐说你并没有生命危险,他们就都被孙教官给撵走了。现在应该都在医务室里听杨姐教学呢。”

“我说吗,老子都这样了,居然没一个在这陪着老子的。”

“你不知道,当时都给他们急成什么样了,一个个好像都要哭了。要不是孙教官为了不耽误训练把他们撵走,估计都得在这陪着你。”

付馨月端着粥走到床前,有些脸红的她继续说道:“你正在打针输液,要不,要不我喂你吧?”

“不不,不,我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让你喂呢!”杨浩一边说一边想要挣扎的坐起来。

“我扶你起来。”付馨月连忙把粥放在床边,低头弯腰的去扶杨浩起来,只不过这个姿势让她那凝脂白玉般的酥胸完全映入了杨浩的眼帘,还好有那个黑色蕾丝罩罩护住了一半的圣地,否则就被杨浩一览无余了。

后者虽然不是有意偷窥,而且杨浩也不是猥琐之徒,但他也并没有瞬间就把目光挪开,这是一个正常男人的正常反应,杨浩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不过杨浩虽然没有瞬间转移视线,但也没有一直盯在那看,所以这一幕也并没有被付馨月发现。否则,即使杨浩脸皮再厚,估计也够让他难为情的了。

看着眼前的杨浩一口一口吃着自己熬的粥,付馨月的心理有着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和幸福感。一个有着清纯容貌、单纯心理的女人,她的幸福感或许比别人得来的要容易。仔细想想,有可能简简单单就是一种最真真切切的幸福。

“美女,我脸上有花吗?”随着体力的恢复,杨浩那吊儿郎当的痞性似乎也在随之而来。

而付馨月这一次却没有了之前的羞容,有的只是傻傻的笑。她虽然单纯,却也是南京医大的高材生,她知道,如果在杨浩面前一直羞于表达,那将是“羞”无止境。所以她这次直视着杨浩回答道:“我就是在想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有时候你给人感觉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迷惑之际,你却突然间又变成了一个有着力拔山兮之势的大英雄。”

杨浩笑了笑,回答道:“那你看我像什么人呢?混混还是英雄?”

“当然不可能是混混了,你是用那放荡不羁的外表掩盖了一颗成熟睿智的心灵,我说的对吗?”

“成熟?睿智?还掩盖?我说美女姐姐,你可真能捧老弟。”一个美女加上一个姐姐,再加上一句弟弟,也不知道杨浩是有意而说,还是无心之语。

但无论是有意还是无心,对于今天的付馨月来说,似乎都未将它放在心上。因为此时的她不再羞怯,也不再扭捏。因为这段时间,那晚李丽对她所说的话语,似乎一直在敲打着她灵魂深处的警钟。因为在杨浩昏迷之际,她已经给自己下了最大的决心。事实上,付馨月本身就是那种大家闺秀型的淑女,虽“柔”但绝对不“弱”,对于爱情,她同样敢爱敢恨,更敢于面对一切。所以当她听到杨浩说出“姐姐”的称呼后,这让她故作落落大方的说道:“你可别叫我姐姐,听起来让人感觉别扭,我也承受不起,你要是愿意,你以后就叫我,就叫我,叫我馨月吧!”

说完这些话,付馨月感觉自己在内心中大喘了一口气,同时也感觉轻松了很多。不过随之而来的还是那低头垂眉中的烟视媚行,没办法,虽然她不是少女,但却拥有着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情怀。

那闭月羞花之貌有着出水芙蓉般的清新气质,再加上那羞答答的醉人神态,这一幅画面绝对可以打动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的心,杨浩也不例外。但他还是刻意的躲避了,貌似未听出前者话中之意的他好像开玩笑的说道:“那可不行啊,这要是让你爷爷听到了,该说我没大没小了,不得把我抽筋断骨、大卸八块啊。不过吗,叫姐好像也不好,是挺别扭,而且还容易把美女叫老了,那以后我还是叫你付大夫吧。”

付馨月不知道杨浩是真没听出她话中之意,还是在那心里揣着明白装糊涂?她更不知道这算不算人生的第一次表白已经遭到了拒绝?总之她心理很不好受,甚至有种想哭的冲动。没办法,无奈中的她幽怨的看了一眼杨浩,说道:“随你了。”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楚楚可怜之态,让杨浩有些于心不忍,但他又不得不狠下心来。为了尽快的转移话题,他看着付馨月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这么拼命的训练吗?”

“不知道,为什么啊?”付馨月似乎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

“还记得孤狼牺牲的那天吗?那句“对不起”让我有着痛心疾首之感,作为兄弟,我有义务去承担起他未完成的任务。而且作为华夏的军人,我也有职责去尽快的弥补第一狙击手的空缺。其实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

“什么原因?”付馨月听的非常认真,因为她知道这是走进杨浩内心的机会,她更想了解自己所爱之人的内心世界。

“我父母走的早,连他们的容貌我都记不清了。从小是爷爷带我长大的,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入伍之后,尤其是来到龙影之后,在这里我体会到了战友之间的兄弟情义。在我心里,无论是李勇,还是冯立君,他们任何人都是我心理最亲最近的人。我杨浩的亲人不多,所以我不想失去任何一个亲人,我想让他们都健健康康的活着。在知道孤狼牺牲的那一刻,让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也体会到了龙影存在的真正意义,更让我第一次尝受到了失去亲人、失去兄弟的痛苦。但作为一名军人,我没办法选择逃避,我只能勇敢的去面对,面对未来的战场,面对不知的未来。现在我能做的只有让自己变的更加强悍,因为我知道,如果有一天我们走上战场,我多一分强悍,就会让他们少一分死亡,我爱我的兄弟,我爱我的亲人......”

一个人在那平平淡淡的话语中讲述着自己封闭已久的心声,一个人在粉面琳琅如泪注的静静聆听。虽然没有华丽的词藻,但这种平凡中的真情足以撼天动地,让人泪如雨下。在此时,付馨月终于走进了杨浩的内心。在此刻,付馨月才知道这个在放荡中有着刚毅的男人,内心的情感居然如此的丰富和细腻。在此时此刻,付馨月在内心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值得让她用一生去守护,去爱。没有原因,只有两个字,值得!

杨浩他们不知道,此时在处置室的门外,一群真正的纯爷们正在默默无闻两眼泪的站立着。来的早不如来得巧,本来冯立君他们是来看看杨浩是否醒了过来,当他们听到屋里的谈话声时,就知道杨浩已经苏醒了。所以吕刚就本着取闹之意想听听独处一室的老大和付馨月再说些什么。此时,他们才知道,杨浩所经受的一切煎熬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们这帮兄弟。

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称为老大?以年龄大小而分?还是以强者为尊?此刻一想,好像都不对,胸怀大爱并且双肩能扛起责任的强者,才能被称之为真正的老大。

冯立君他们并没有进去,因为他们后来听到屋内的杨浩说有些累了,他们不想打扰老大的休息。其实他们没有进去的真正原因,估计是因为不想让杨浩看到他们眼中的泪水,作为男人,他们的选择和杨浩一样,将这份兄弟之间的亲情藏在心底。

0

第三十六章 真正的老大!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