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双龙传>第九十三章:后会有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三章:后会有期

小说:大明双龙传 作者:暗言 更新时间:2017/9/1 21:29:24

诸葛无方坐在诚王府中,一旁朱朗坐在它的侧面。此时的诸葛无方也不像最开始的那样信心十足,反倒是愁眉苦脸,不时地低低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门外一阵喧闹,朱朗拉长脖子向外看了看,便看到一个小兵快步跑了过来,到大堂之中跪下道:“禀告诸葛先生,外面有一个人想要见您!”

“什么人?”诸葛无方皱着眉头道。

“不知道!”小兵回道:“但他说有王爷的消息!”

“嗯?”诸葛无方神情大变,猛地站了起来,而后却突然好似泄了气的皮球,软软的瘫在了椅子上。旁边的朱朗见此一惊,连忙扶住他道:“诸葛先生,你没事吧!”

诸葛无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摆了摆手,然后对小兵道:“让那个人进来!”

“是!”小兵闻言刚要出去,诸葛无方却随即改口道:“等等,你先去将玄清道长请来!”

小兵闻言一愣,但立马道:“是!”

小兵出去不多时,玄清走了进来,诸葛无方看上去有些疲惫,他对朱朗道:“世子,你父王现在已经北上,但他走之前特意交代老夫,让你暂时先离开王府,与玄清道长学习武功。玄清道长是武当的绝顶高手,对你父王也是忠心耿耿,你一定要认真听他的话。记住,一定要懂得吃苦,只要你肯吃苦,他朝练成绝世武功之日,便是你回朝继承皇位之时,明白吗?”

朱朗有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我一定不辜负父王与诸葛先生的期望,一定会刻苦认真向玄清道长学习,练成绝世武功。”

诸葛无方有些欣慰的摸了摸朱朗的头顶,随即递给玄清一封信道:“这封信是我给你的,你读了之后就会明白这其中的一切,我想嘱托你的也都在信中了。我虽然与你不熟,但是王爷曾不止一次在老夫面前提到过你的忠心,所以我今日将世子交托与你,望你不会让王爷与玄陵掌门失望!”

玄清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猜到了几分,他突然跪下,举起三只手指发誓道:“玄清在此立誓,有生之年定然会用尽毕生心血培养世子,若违此誓,死于乱刀之下!”

诸葛无方点了点头道:“既是如此,你们离开吧!”

玄清与朱朗离开之后不久,门外一人推门而入,来人一袭白衣,手中拖着一个木盘,木盘上面有一杯酒,酒的旁边蒙了一块黑布,黑布之下蒙着一块东西,圆圆的,也有些鼓。

诸葛无方见到这个人,神色一变,道:“原来是你,陆竹!”

陆竹将木盘放到诸葛无方身边的桌子上,微微笑道:“诸葛先生,别来无恙!”

诸葛无方瞥了一眼木盘,道:“你来此做什么?”

陆竹道:“带来一个消息,带走一个人!”

诸葛无方冷哼道:“什么消息?”

陆竹身后指向那块黑布,做了个请的姿势。

诸葛无方有些迟疑,他虽然有些故作镇定,但双手还是有些颤抖的缓缓的伸向黑布。黑布揭起,露出一物。黑发白髯,五官俱全,正是当今武当掌门玄陵的项上人头。

“哎!”诸葛无方见到此幕,再也无法镇定下去,一声长叹,随即将黑布盖了回去道:“厚葬他吧!”

“我会!”陆竹点了点头回道。

随即他又向周围看了看道:“世子何在?”

诸葛无方摇了摇头道:“你们找不到他,我已经先行一步让人将他带走了。”

陆竹道:“诸葛先生,我是受郡主所托来找世子,并不是要拿他领赏冒功。”

诸葛无方冷笑道:“既是如此,你便去找吧!”

陆竹皱了皱眉,随即摇了摇头道:“算了!”说罢他拿起木盘上的酒杯,举到诸葛无方的面前道:“这杯酒,算是敬先生这一生忠魂,一片丹心!”

诸葛无方闻言,双手有些颤抖的接过酒杯,随即竟然哈哈大笑道:“这杯酒,诸葛无方,问心无愧!”

说罢,就一口干了下去。

陆竹看着诸葛无方渐渐倒下去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随即他摇了摇头,苦笑一声,转身开门而去。

而此时,天色已然渐明,偶尔几声鸡鸣,更象征着黎明已至。

陆竹走在街上,神色竟然有些晃神,明明是大获全胜的他竟然看不出丝毫的高兴。这时,几个黑衣人拦在了他的面前,为首的一人蒙面遮脸,对陆竹道:“公子!我家主子有请!”

“你家主子?是谁?”

黑衣人道:“陆公子去了便知晓了,公子且放心,我家主人绝无恶意,只是想与公子品谈一番。”

陆竹看了看对面的人,全都径直站立,丝毫不动,吐息之间,间隔甚长,且有一股凌厉的气势油然而生,显然这些人都是高手。

他略微思量了一下,心知推辞不得,于是淡淡的道:“可以,带路吧!”

“公子请!”黑衣人首领客气的道。

陆竹跟随着几名黑衣人七拐八拐,就来到了一处民房之中。民房之内,只有一人,此人面如黑枣,身长九尺,眉宇之间有一颗很大的黑痣。陆竹进屋的时候,他正在椅子上闭目休息。虽是闭目小憩,但神色间还是透露出一股慑人的威严。

陆竹进屋之后,黑衣人便接连退出。屋内的人眼睛不睁,正当陆竹疑惑时,他却突然开口道:“借刀杀人、围魏救赵、声东击西、抛砖引玉、无中生有、欲擒故纵、调虎离山、偷梁换柱、暗度陈仓、釜底抽薪、守株待兔、反客为主!这一串连环局,朱炽与朱谨败的不冤啊!”

“嗯?陆竹眼中闪过一丝讶异的神色,但更深的是忌惮。他微微笑道:“敢问阁下找陆某前来有何要事?”

这个人缓缓的睁开眼睛,看了看陆竹道:“我家主子很欣赏你,想纳你为己用。不知陆公子意下如何?哦!对了,顺便说一句,只要你愿意归顺我家主子,保证你一步登天,从此朱谨再难奈何你分毫。”

陆竹皱了皱眉低思了一会儿,随即摇了摇头道:“陆某懒散惯了,实在不适合在他人手下做事,贵主的好意还请先生替在下先行谢过了。”

黑衣人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陆公子请吧!”

这倒是让陆竹有些诧异的道:“这么简单的就放我走?”

黑衣人笑道:“公子此番来此并非是我等擒抓,何来一“放”之说。而且公子放心,你我肯定有再见的时刻,届时,希望你我是友非敌。”

陆竹点了点头道:“那陆某就告辞了!”

陆竹走后,黑衣人突然向身后的屏风微微欠身道:“老爷怎么看?”

屏风后面一阵沉默,随即冒出一个苍老的声音:“此人还有用处,留他一命吧!”

“是!”黑衣人点了点头,随即也缓缓退下。

第二天,南京城外一处山峰,陆竹与贺玉楼站在一起,看着远方的南京城,微微笑道:“贺老前辈,这次可真是麻烦您了。”

贺玉楼摇了摇头道:“我不过略尽绵薄之力,你能反败为胜,化险为夷,还是多亏了你自己的布局算计。”

陆竹笑道:“无论是何等精妙的算计与布局,也离不开必需的人力与武力,若没有前辈的帮助,陆竹总有回天之术,却也难以施展。”

贺玉楼摇了摇头道:“我一直想问你,你当日是怎么在酒楼认出我的?”

陆竹道:“我如果说我在之前就见过前辈,前辈相信吗?”

贺玉楼闻言微微一愣,随即苦笑道:“信与不信的,有什么区别呢?”

说到这,他转过头来看了看陆竹的脸,眼中竟闪过一丝怅然之色,但是陆竹却没有发觉。贺玉楼随即神色如常道:“你实在很像那个人!”

陆竹道:“晚辈虽然不知道前辈口中所说的那个人是谁,但是陆竹就是陆竹,不会是任何人,也不会成为任何人。”

贺玉楼道:“你的确也与他不同,你知道你比他最好的一点是什么吗?”

陆竹好奇的道:“愿闻其详!”

贺玉楼道:“你比他更懂中庸之道,你知道想救大多数人就要牺牲一部分人。他却不行。以他的个性,要么慈悲的想救下来每一个人,要么就想杀掉每一个人。”

“这么极端?”陆竹没想到有性格如此两极化的人,闻言之后不由得有些惊讶。贺玉楼似乎是沉浸在了回忆中,随即他苦笑一声,拍了拍陆竹的肩膀道:“算了,说一点开心的事情。”说着,他回头看了看站在后面不远处的朱玉音道:“我看得出来,那个少女对你有意思!”

陆竹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哪有?前辈可别乱说!”

“哈哈哈!”贺玉楼大笑道:“人不风流枉少年,这又没什么,对吧!等你尝试了,你就会发现爱情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当然......”贺玉楼眼光看向远方,叹了口气道:“也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陆竹微微笑着调侃道:“老前辈有爱过别人吗?”

贺玉楼若有所思的道:“算是吧!”

“算是?”陆竹微微诧异,贺玉楼哈哈一笑岔开话题道:“你接下来要去哪里?”

陆竹道:“我有一点私事要立马去办!而且我答应了别人一个月之后要在河南有一场比剑,届时我还要赶往此处。”

贺玉楼哈哈一笑道:“用不了多久,你陆竹的名头就会传遍整个武林,届时你肯定少不了麻烦。但我相信以你的智慧与武功,肯定不会有太多的问题。以后江湖路远,你我还会有再见之日!”

陆竹点了点头,突然跪下道:“不论日后如何,今日晚辈谢过前辈的帮助!”

贺玉楼摇了摇头,便要离开。突然,他好像想起什么事情来,对陆竹道:“对了,有一件事你要特别注意!”

陆竹道:“何事?”

贺玉楼道:“你听说过“七星盟”吗?”

“七星盟?”陆竹口中低声自语了一句,随即摇了摇头道:“未曾听闻!”

贺玉楼道:“这七星盟是真正新晋的武林组织,甚至有许多派门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这个组织实力很强,是由七个在江湖上颇具实力的人组成的联盟。意图暂时不明!”

“七个人?”陆竹道:“哪七个人?”

贺玉楼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其中一人是骆无名!”

陆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贺玉楼又道:“你身怀至宝,无论真假,都必定会成为他们的目标,我现在提醒你,是要让你早做准备。不过你若是想主动出击,骆无名将会是一个很好地线索。”

陆竹笑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陆某初出茅庐,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贺玉楼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便离开了。他走了之后,宋石与吕文昭也靠了过来,宋石率先开口道:“陆兄,古兄哪里去了?怎么一直没见到他?”

陆竹道:“古大哥有些事要去处理,便先行一步了,他让我代他向诸位告别。”

吕文昭笑道:“告别就免了吧,反正也不熟!”

陆竹看着他道:“接下来吕兄有什么打算吗?不如与陆某结伴同行如何?”

吕文昭摇了摇头道:“算了吧,你有你的事情,我也有我的,道不同不相为谋!”

陆竹笑道:“吕兄这话说的未免让人寒心,陆竹是真想与吕兄交个朋友的。”

吕文昭嘴角闪过一丝笑意,拱了拱手道:“就算现在我与陆兄不是朋友,在将来我们也一定有很多机会再谈交情的。”

“哦?”陆竹饶有兴趣的笑了一声。

吕文昭笑道:“我们在将来一定会再见的,一定会!”

陆竹神色如常的笑道:“只是将来再见的不知是谁?陆某还是那句话,这个江湖多一个信空总比多一个吕文昭要好!”

吕文昭哈哈一笑,道:“但是陆兄,信空已经死了,可吕文昭还活着!不是吗?”

陆竹闻言默然不语,吕文昭拱了拱手道:“吕某告辞了,希望未来我们二人再见,陆兄能够一如今日之风采!请!”

“请!”陆竹也拱手回礼,目送着吕文昭的马匹消失。

随即宋石道:“他也是个难缠的家伙。”

陆竹轻笑道:“没有人能比朱谨更难缠!”而后他把目光转回宋石道:“宋兄要回杭州了吧!”

宋石点了点头道:“先回杭州,再去京城!”

陆竹闻言笑道:“原来是高升了,陆竹在此恭喜宋兄了。”

宋石看着陆竹,却没有一丝笑意,而是开口道:“柳大人现在估计很想杀了你!”

陆竹笑道:“这是当然,毕竟被人戏耍利用的滋味可不好受,尤其是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结果却发现自己只是为他人做嫁衣。以柳云苍的性格,现在定然满南京城找我,欲杀我而后快!”

宋石道:“,我原本以为你是真的想让柳大人拿到人头,没想到你的算计之下还有一层,他冒着性命危险陪你赌了一局,却什么也没得到,也难怪他想杀你。”

“哈哈哈”陆竹大笑道:“没办法,总有些人要吃些亏的。”

宋石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你接下来想去哪里?”

陆竹闻言皱了皱眉,却没有说话。宋石笑了一下,道:“不方便说就算了,不论如何我都祝你一路顺风!”

“山东!”陆竹摇了摇头,突然抬起头笑道:“我要去山东解决一些事情!”

宋石微微一愣,随即点了点头道:“我还记得当日出了杭州城我们喝过酒的那个小酒肆,萧兄说的不错,那里的酒确实不错。”

陆竹道:“希望我们有朝一日能再痛饮几杯。”

宋石点了点头,随即起身上马,他对陆竹拱了拱手道:“现在吕家灭门之案朝廷也没精力去继续追究了,而且你把所有的责任也都推到了朱炽身上,至少朝廷这边,你没什么麻烦了!那宋某就此告辞!望江湖路远,你我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0

第九十三章:后会有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