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八一物流誉满全球>四十三 伤口撒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三 伤口撒盐

小说:八一物流誉满全球 作者:流光飞舞 更新时间:2017/7/23 10:50:56

其实,对于日军此次扫荡,新四军第三师是高度重视的,毕竟好几千日伪军杀气腾腾的杀过来,放任何一个军区都够当地的部队喝一壶。师长黄克诚下令第10旅第29团、第30团向第28团靠拢,准备配合第28团击退日军此次扫荡。然而,大扫荡开始后没多久,他便吃惊的发现日伪军完全乱了章法,被第28团牵着鼻子走,天天都要死伤一大堆人,连第28团的毛都没啃着……他吃惊不小的问:“那个捣蛋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看他对付鬼子这次扫荡,跟玩似的!”

师长大人并不知道,第28团三个营都还没有动,在跟日军玩的,只是民兵部队而已。不过,这些民兵装备精良,火力凶猛,又对地形了如指掌,他们逮着机会就干一家伙,打了就跑,如果日伪军咽不下这口恶气过去追击,百分之百分撞上定向地雷,啥都捞不到不说,还得摊上一堆的伤亡。在这一系列精彩的游击战中,定向地雷大放异彩,它威力巨大,布置隐秘,民兵喜欢将它布置在路边草丛里,等敌军从公路上通过的时候突然引爆,暴怒的狂雨席卷而过,五十米内的人非死即伤,被炸惨了的日伪军还以为遭到了重炮轰击,傻乎乎的趴在地上躲避并不存在的炮火,而民兵则趁此机会溜之大吉。后来日伪军终于发现,所谓的重炮并不存在,他们遭到的可能是一种炸弹的袭击,但是到底是什么炸弹,他们一无所知,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办法弄一枚回去研究,等到他们发现有定向地雷的时候,几百枚钢珠已经在愉快的跟他们打招呼了。这种蜇伏的钢雨让日伪军闻风丧胆,他们很快就放弃了追击袭击他们的游击队的努力,因为追击很可能会让士兵们遭到定向地雷的攻击,从而造成比袭击本身更加惨重的伤亡!

民兵打得不亦乐乎,钟伟也没闲着,当日军完全被打晕了头之后,他开始指挥几个训练得最好的排主动出击,在民兵的配合下向日军发动袭击,以战代练。日军欲哭无泪地发现,跟他们交战的新四军火力突然加强了百倍不止,每一次战斗都是以雨点般的迫击炮射击和电锯锯木般令人心悸的机枪射击拉开序幕,以三棱军刺刺入肉体的闷响告终。钟伟很小心地挑选下手的对象,一般都是以小队为目标,中队以上的部队他是绝对不会去碰的,每一次战斗都干脆利索,往往在几分钟之内就结束了战斗,根本就不给日军增援的机会。当发现日军有帮同伴收尸这么个好习惯之后,新四军战士把缴获的日军手雷拉掉保险栓塞到被击毙的日军尸体底下,前来收尸的日军倒了大霉,一搬动尸体马上就炸,一炸就是两个,弄得日军的收尸队胆战心惊,更让日军军官恨得咬牙切齿!

至于炮楼守军的命运,更加是悲惨之极。以前守炮楼是件很轻松的活儿,因为新四军缺乏重装备,仅凭步枪、机枪、手榴弹和掷弹筒是很难啃得动炮楼的,往往十几名日伪军士兵就能守住一座炮楼,打退新四军连级部队的进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每到夜深人静之际,新四军战士会携带火箭筒或者无后坐力炮,悄悄摸到距离炮楼三四百米远的地方,架好,利用火箭筒和无后坐力炮上面的夜间观瞄设备锁定目标,然后从容击发,一道近乎笔直的火焰咆哮着直奔炮楼而去,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响,炮楼被生生炸成一支火炬,里面的日伪军士兵非死即伤……日伪军快崩溃了,这他妈的哪里是什么炮楼,明明就是坟墓好不好!以前他们打不过,往炮楼里一钻新四军基本就拿他们没辙了,但是现在,大家视炮楼如瘟神,只想躲得远远的!

几次战斗下来,钟伟已经心里有数了:

第一:他的团绝对是中国火力最为强大的轻步兵部队,他认第二,别人认第三都心里发虚!

第二:鬼子的炮楼全都是豆腐渣工程,一炮就倒!

炮楼在他面前完全丧失了以前的威力,就意味着整个淮海地区成了他第28团的公共厕所,他爱来就来,爱走就走。他对参谋长说:“鬼子和伪军不行,有几百民兵就足够耗到他们吐血了,不过啊,我还想给他们加点料!”

参谋长笑着问:“你想干嘛?”

钟伟说:“搞他们的铁路!我打算在铁路上颠覆几列列车,迫使鬼子把主力注意力放在保护铁路上,然后集中全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淮安城!”

参谋长认为这个计划可行,第28团早就想解放淮安城了,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罢了,现在好了,全团大换装,实力有了质的提升,再不打淮安城真说不过去了。他问:“能否先缓一缓,等三个营都完成换装了再打?”

钟伟摇头:“不能等了!桐乡的条件太过简陋了,那么多弹药武器都没有办法进行妥善保存,现在还没有到雨季当然不成问题,可是雨季一到就全泡汤了!而且小薛可能还会带回更多武器装备,不弄个大一点的地方,根本就放不下!淮安城里有不少仓库,正好拿过来用!”

参谋长一想也是,便点头同意了,两个人很快就制订了可行的计划,钟伟带上特务连,每人带上三百发子弹,机枪手弹药加倍,再带十块压缩饼干,六枚手榴弹便出发了,像一把利剑,直扑陇海铁路。

巧得很,他出发的两天之后,师长黄克诚便带上一个警卫排骑马直奔第28驻地桐乡而来。

黄克诚一进桐乡,便发现大队第28团的战士正以连为单位更换着装备。这些战士扔掉了型号杂乱的老式步枪,挎着崭新的步枪,一种比较短,外型怪异,粗犷中透着暴力的美;另一种看上去跟普通的步枪差不多,但是多了一个香蕉形弹匣。不光是这样,这些战士腰间还一口气插了六枚手雷!机枪基本装备到连,那是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机枪,带着一个硕大的弹鼓,瞧这体积,一百发都有了吧?这玩意儿放开了打就是一挺重机枪啊,亏机枪手一个人扛着它还跑得飞快!

警卫排的战士们眼也不眨的看着第28团战士手中的自动步枪和冲锋枪,再摸摸自己手中的伯格曼冲锋枪,越看就越委屈。这些伯格曼冲锋枪从反围剿一直到现在,大仗小仗不知道打了多少场,膛线都快磨光了也没枪管可换,他们还是舍不得扔,因为就算没膛线了,它仍然是整个新四军最为强大的单兵火力,压倒日军的三八式步枪那是轻而易举,扔不得。可是现在看来,他们的宝贝纯粹就是一堆垃圾!警卫排排长吞着口水说:“看来第28团这回真的发财了啊……师长,你跟钟团长商量一下,让他们匀几十支冲锋枪给我们好不好?你瞧我们这冲锋枪,膛线都磨光了!”

黄克诚破口大骂:“那还用说?那个臭小子想吃独食,门都没有!”一夹马腹,朝团部飞奔而去。

离团长还有那么两百米,黄克诚便吼了起来:“钟伟,给我出来!”

钟伟当然不可能出来,他早就跑到陇海铁路去浪了。出来迎接的是参谋长,他热情的招呼:“哟,师长来啦?里面请,里面请!”

黄克诚才不吃这套:“少给老子来这套!”指向一个穿着迷彩服,挎着自动步枪和冲锋枪列队走过的步兵连问:“那些装备,是怎么回事?哪来的?”

参谋长说:“买的呀!团长不是跟你说过了嘛!”

黄克诚说:“弄几支过来给我看看!”

这事参谋长爱干,马上让人拿了件装备过来,眉飞色舞的向黄克诚介绍:“这个是56式冲锋枪!这个是63式自动步枪!这个是40火!这个是78式无后坐力炮!这个是定向地雷,这个是……”那叫一个得意啊,跟猴子献宝差不多了。

黄克诚拿起一支56式冲锋枪掂了掂,感觉比较沉,比伯格曼冲锋枪要重一些。他问:“这种冲锋枪性能如何?”

参谋长眉飞色舞:“强悍,太强悍了!它火力非常凶猛,达到每分钟六百发,有效射程是三百米,在一百米内一枪能打穿十五公分厚的砖墙,或者直径三十公分的大树!它还可以打单发、点射、扫射,我们使用伯格曼冲锋枪的士兵用它在三百米内可以很轻松地击中敌军的头部!”

黄克诚倒抽一口凉气:“这可比伯格曼强太多了啊,伯格曼冲锋枪的有效射程才一百五十米!”又拿起一支63式自动步枪;“那,这个呢?”

参谋长眉飞色舞:“这个就厉害了,二十发弹匣容量,完全可以当轻机枪使,它可以打双发点射,精确度极高,不管是火力还是精确度都压倒了日军的三八式步枪!”

黄克诚跑到靶场,让参谋长手把手的教,很快就学会了怎么用,单发、双发、三连射、扫射,狠狠地挥霍了两个弹匣,揉着被震得有点疼的肩胛,连声说:“好枪,好枪!”等看完火箭筒和无后坐力炮的射击表演之后,他激动得几乎跳起来,问:“这些装备,真的是你们用黄金买回来的?一共买了多少?”

参谋长说:“一共买了一千五百支63式半自动步枪,五百支56式冲锋枪,一百五十挺班用机枪,一百五十支火箭筒……”

黄克诚再次倒抽一口凉气:“我的天,跟白捡的差不多啊……”

确实跟白捡的差不多,要知道,就算是三八式步枪也得四十多美元一支,一美元就是0.88克黄金,三十斤黄金听着很多,真要是拿来买军火你就会发现,这点黄金撑死也就只能买到五六百支三八式步枪而已!可现在钟伟却用这点黄金弄回了两千支自动步枪和冲锋枪,还有一大批轻重机枪、无后坐力炮、火箭筒、迫击炮等先进装备,我的老天爷,那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想到这里,这位威严的将军彻底不淡定了,问:“你们团长呢?躲哪去了?”

参谋长说:“团长啊,带特务连去搞陇海铁路了,估计现在已经在陇海铁路布下了口袋,准备给鬼子一个惊喜了吧?”

黄克诚说:“让他给我回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都当上团长了,还冒冒失失的,他以为自己还是个连长呢!?”

师长大人有令,参谋长不敢怠慢,赶紧回到团部,让通信兵开通电台,呼叫钟伟。

很快,电台通了,电波那头传来钟伟的声音:“猎狗收到,猎人有话快说,忙着呢!”

参谋长问:“猎狗,你现在在哪里?”

钟伟说:“已经到达狩猎场,正在等猎物送上门来!”

参谋长说:“不要打猎了,马上回家,有急事!”

钟伟说:“那可不行,我们已经等了一天了,好不容易才发现了一条大鱼,怎么能说撤就撤?”

黄克诚夺过话筒喝:“老子让你撤你就撤,哪来那么多废话!马上撤,有比搞铁路更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

钟伟揉了揉耳朵,师长这是吃了枪药了是吧,吼得这么响!他望向远处,远处,一道带着煤灰的浓烟冲起老高,一条钢铁巨龙正轰隆隆的朝这边冲过来。他叫:“师长,先不说了,猎物上门了,等我干完这票再跟你联系……同志们,抄家伙,无后坐力炮和迫击炮准备!”

列车高速逼近时发出的巨大声浪淹没了钟伟的声音,钟伟一连叫了几声他都没有回应,倒是电台里传出沉闷的爆炸轰鸣,显然已经干起来了。

这个混球,连师长都不当一回事了!

回头非拿皮带抽他不可!

77

四十三 伤口撒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