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十二相>第六十四回 两胜一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四回 两胜一平

小说:三十二相 作者:周小泽 更新时间:2019/7/17 23:45:48

  “二哥!二哥!”晋王朱棡未及通报,便急冲冲地闯进京城秦王府,径直来到正厅。

看到秦王朱樉和王子元坐在正厅里,朱棡也不行礼,而是直接坐到一旁,把手中早已握褶皱的请帖展示给朱樉看。

“二哥!太子邀请今晚进宫赴宴的请帖你收到没?”

朱樉也不理朱棡,只是用眼睛扫了下一旁的桌案,案上放着同样的请帖。

“那去么?”朱棡接着问到。

“太子相邀,谁能拒绝?”朱樉也不看朱棡,而是从座位上站起来,不自主地将双手背于身后,慢慢地朝厅门的方向踱步。

“我听说今早太子代天听政,有大臣参了你我和老四,而太子那干舅丈蓝玉又借机重提削藩之事。如今太子相请,怕不会是什么鸿门宴吧。”

听朱棡如此说,坐在椅子上的王子元笑了笑,搭话道:“晋王殿下说的不错。今晨的御门听政,很明显是太子与永昌侯安排好的一出戏,为的是趁陛下不理朝政之时名正言顺地铲除异己。”

“子元先生的意思是说今晚必然是鸿门宴了么?”

“断然如此。”

“那我们怎么办?”朱棡看了一眼王子元,又朝自己二哥的背影看去。

朱樉并没有理会朱棡,也不转身,依旧背着手,径直地走到厅门口。

“二哥你倒是拿个主意啊!”

像是没听见朱棡的困惑,朱樉慢悠悠地走到门口,止住脚步,缓缓抬起头看着门外的天色,过了许久才开口对王子元说道:“子元,现今我们有几成胜算?”

“回殿下,不足三成。”

“不足三成?”听王子元这么说,朱棡急忙朝王子元看去,问道:“什么不足三成?”

“回晋王殿下,在下是说,今晚的‘鸿门宴’二位殿下凶多吉少。”

“凶多吉少是指?”

“二位殿下今晚不得不去,而且必然是有去无回。”

“什么!”朱棡似乎有些被王子元的话激怒,大步走到其面前,握住王子元交领,一下子就把他从座位上拽了起来,愤怒地说道:“有去无回?当初是你建议二哥让我带兵奔丧,说什么逼太子行僭越之事,对骨肉动。我们借机好扳倒太子,扶二哥上位。现在你又说不足三成?你难到是在拿我们兄弟的脑袋开玩笑!”

“三弟,不可无礼!”朱樉似乎猜到了朱棡动粗,虽依旧背对着二人,却已厉声呵止住朱棡。

“二哥!”

“下站。”

“是。”见朱樉发话,朱棡不得不放手,恶狠狠地哼了一声。

“子元,你说吧。”

王子元对朱棡刚才的行为并没感到意外,略微整理了下衣服,平静地说道。

“先说兵马方面,太子可以调用的兵马主要是永昌侯蓝玉手上的两万人。其中一万留守卫戍驻扎外城,另一万龙虎卫则负责的是内城布防。而殿下现今可调用的军马虽说有两万三千人,但皆屯于滁州卫。倘若有变,纵使军马能得到消息,但也很难及应变。这便是太子的胜筹之一。”

朱樉没有反驳什么,似乎是对现状也予以默认。

“此外,二位殿下只身进宫赴宴,已是被动。想太子毕竟是多年的储君,驾驭东宫这么久,宫内的耳目亲信自不会比宫外少。我料想此时节的太子还不敢做什么逾矩的事情。对太子来说,上上之策是强留二位殿下在宫内‘共叙天伦’,之后再慢慢地瓦解殿下在宫外的部署与势力,让二位殿下孤立无援,形同软禁。此一策对太子而言,易如反掌。这也就是太子的胜筹之二。”

“还有么?”朱樉的语气依旧平静,仿佛这一切与自己无关一样。

“至于朝臣方面。已探明御门听政时韩国公明哲保身,宋国公反对对二位殿下动手,再加之永昌侯大致知道二位去拜会过两位国公的事。因此可以断定此二人及背后的势力目前不会为太子所用。但李韩公老谋深算,冯宋公又婉拒了晋王殿下与周王交善之请,因此上也算不得我们的人。这一方面,算是殿下和太子打了平手。”

听到此处,朱樉笑了笑,说道:“两胜一平么?看来你所说的三成还是乐观了。”

“都什么跟什么啊!”一旁的朱棡耐不住性子嚷嚷道:“合着如此大费周章,我们都要被软禁宫中?”

正待王子元要解释的时候,秦王府的仆人突然来至厅门口,对朱樉躬身说道:“禀殿下。晋王府来人说滁州那边有消息传来。”

“让他进来。”

“是。”

不多久,一身小厮妆容的仆役急匆匆来至厅口,见秦王站在门口,跪倒说道:“小人晋王府侍卫,拜见秦王殿下。”

还没等朱樉说话,身后的朱棡急不可耐地走上前,问道:“滁州那边什么消息?”

“回禀晋王殿下,收到滁州卫谢将军密陈,说近几日有军马持兵部密令协防滁州卫,已驻扎在滁州城外,人数不下万余。”

“何处兵马?”

“调令写明是成都卫的兵马,现由指挥使瞿能统领。”

“四川的兵马?四川军马多是傅友德与蓝玉的嫡系。如今傅友德随徐达,汤和他们驻守漠北,防范北元,而来到京城外的军马又是持的是兵部的调令。”朱棡自言自语,突然一下缓过神来,大嚷道:“是蓝玉调的兵!”

“晋王殿下勿惊。”王子元止住了朱棡的惊讶,依旧平静地说道:“这一万多人是秦王殿下调的。”

“二哥?”朱棡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朱樉,转头又对王子元问道:“二哥怎么能调得动四川的人马?还是拿着兵部的调令?”

“自然是因为兵部有自己人,只需一份换防调令而已,调兵轻而易举。”

“谁?”

“兵部侍郎王志。”朱樉淡淡地说道。

“王志。。。。兵部侍郎。。。。”朱棡突然觉得这个名字出奇的熟悉,想了半天突然反应过来,又是惊讶的说道:“就,就是那个在御门听政时参我的那个兵部侍郎!”

“没错,就是他。”这是朱樉才慢慢地转过身,看着这个蒙在鼓里的三弟,说道:“王志一直是我的人。”

“这,这怎么可能?”朱棡有些错愕,不解的问道:“王志不是太子一党的么?什么时候成了二哥你的人啊。”

朱樉并没有奇怪于朱棡的惊讶,只是淡淡说道:“十多年前,王志还只是个驻守汉中的指挥使,受傅友德节制。之后我就任秦王,汉中多数的卫所划归到秦王府节制,这其中自然包括指挥使王志。几年前我等出兵北疆,王志就曾是我麾下一将,因累立军功而受封入京,后又任职兵部,被父皇与太子所器重。因其早年间在傅友德帐中任职,与川中诸将联系颇为紧密,因此蓝玉对他也没怎么提防。岂不知,此人早已是秦王府的人,成为我安插在京城的眼线。”

“而且此次调四川的兵马,即便被别人知道,也可以把事情推给永昌侯。只要王侍郎不暴露身份,整件事就和秦王殿下扯不上什么关系。”

“那二哥又怎么瞒得住五军都督府的?”

“晋王殿下怎么忘了,傅友德正在北地,以他的名义调换四川的军马顺理成章。再加上王志本就不被蓝玉怀疑,只要行军时未经过蓝玉掌控的卫所就不难做到平安无事了。”

“原来如此。”朱棡点了点头,说道:“难怪二哥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用兵部的调令调四川的兵马来滁州了。可,可是二哥,这种调兵的事为什么连我也瞒着。”

“告诉你?倘若如此,你必然会事先知会滁州卫所,此时还不早走漏了风声,让蓝玉他们有所准备了。”

朱棡轻叹一声,有些无奈,过了片刻,似乎又想到什么,说道:“那个指挥使瞿能也是我们自己人么?”

“呵呵。”王子元又是笑了笑,似乎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中一样。

“瞿能这个指挥使无所谓是不是我们的人。秦王殿下是以兵部的命令调动他,他听话也好,不听话也罢,都牵扯不到秦王殿下的身上。”

“是这样啊。”朱棡终于明白了这一切,又恢复镇定地说道:“那子元先生,如此我们的胜算可以增加了吧。”

王子元摇了摇头,对朱棡说道:“回殿下,无济于事。”

说着,王子元把目光重新投向朱樉,说道:“和刚才所说的一样,我们的兵马再多也无法取得城内的主动。这四万左右的人马对二位殿下所要面临的困难没有任何帮助。”

“说了半天,于事无补。难不成让我和二哥自缚请罪么?”朱棡一屁股坐到一旁,埋怨地说道。

朱樉也不说话,看了一眼王子元。

王子元心领神会,接着说道:

“殿下是否还记得,当初在秦地议计之时在下曾提起过《皇明祖训》中的一句话?”

“哪句?”

“凡王国内,除了设立的常备官员外,藩王并不许结交佞巧之徒、智谋之士。如有此等之人,藩王虽然可以容纳不受深究,朝廷也必正此辈以法。”

“我记得。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会把你献出去,来证明我的清白。”就在说话的那一瞬间,朱樉漏出了一丝邪魅的笑容,之后又瞬间恢复常态,接着说道:“不过现在应该还没到走这下下之策的时候吧。”

“殿下英明。”王子元也笑了笑,他似乎料准了秦王的答案,接着说道:“其实,我们手上有一筹胜算,我没说,而这也是太子与永昌侯远远不能相比的。”

“什么?”

“时间。”

0

第六十四回 两胜一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