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十二相>第六十六回 杀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六回 杀招

小说:三十二相 作者:周小泽 更新时间:2019/7/30 21:43:34

  秦王朱樉在厅中踱步,反复思虑着燕王朱棣的行为。

朱樉心中暗忖:“朱棣要见方孝孺,却将洪十三带在身边,很明显是想让洪十三这个眼线把他的此番行为转达给自己。但朱棣又为何会想把失礼无状,激怒方孝孺的事情告之自己呢?难道是朱棣联合方孝孺演的一出戏,以此来告之自己的颓废无能?”

想到这朱樉不自主地摇了摇头。

在朱樉看来,朱棣既没有可能这么做,也没有必要这么做。堂堂燕王是否是无能之辈,作为二哥的自己又岂能不清楚?

那朱棣想传达的是什么呢?

朱樉停住脚步,严肃地直视前方。

见朱樉不动也不说话,站在一旁的朱棡与王子元也不不敢多问。

三个人就在厅中站在各自的位置上,默然不语。

想了半天,朱樉恍然大悟,突然朝王子元略显激动地说道:“是太子!”

王子元想了想,似有不解地问道:“殿下的意思是?”

“方孝孺是太子派去试探燕王的,而燕王则是想告之太子和我,他并无站队之心。”

“方孝孺是太子派去的么。”王子元喃喃道,他并不觉得朱樉说的是对的,但一时又不知道如何反对。

“你刚才说,这个方孝孺算是浙东领袖。如方孝孺真是太子派去的。那这便意味着我们所不掌控的文士一党已经和太子合作了。”

王子元心中一怔,之前得到洪十三密报的时候,自己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却并没有多想。如今听朱樉的此番论断,王子元突然发现可能漏算了全局之中的一枚棋子,而且还可能是一枚重要的棋子。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还真是小看了这位储君和那个蓝侯爷了。”朱樉皱起了眉头,恶狠狠地说道。声音很轻,却让人感觉到极其的阴沉。

王子元想了片刻,还是对朱樉抛出了自己的疑问,说道:“太子常伴君侧,想来也不敢与外界有什么勾连。而永昌侯蓝玉又不为士子们所敬,难有儒生文人登门自荐。此外,京城虽说暗流涌动,但眼下四野还算太平,也不太可能引起天下士子的关注。在下实在是不知道太子与文党这二者之间是如何联系起来的。何况太子刚刚把燕王身边的亲随将军安置到冯宋公的麾下,拉拢与敲打之意再明白不过了,又何必要再派人前去阐述利害?即便是去阐述形势,又何必派方孝孺这么一个浙东人物呢?”

“你是说方孝孺是自己要去见燕王的咯?”

“在下不敢妄断。不过——”王子元皱了下眉头,似乎也推断不出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见朱樉与王子元你一言我一语的样子,站在一旁的朱棡不免忍不住插嘴道:“你们说了这么半天,那我今天到底还去不去老四府上啊!”

王子元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位晋王站在旁边,略显歉意地对朱棡说道:“殿下,去自然还是要去的。”

“可我去了说什么?”朱棡疑惑地问道。

“殿下什么都不用说,只需和燕王叙述些手足之情就好。”

“手足之情?”

“不错。”王子元点点头,接着说道:“殿下不必讲什么朝廷局势,也不需提及御门听政的内容。只以一个兄长的身份去关照弟弟就好。”

“就如此简单?”朱棡还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满脸写满了问号。

“对了。殿下须记住一件事。”

“哪件事?”

“那就是去赴宴的时候,殿下务必与燕王一起前往皇宫。”

“这又是什么原因?”

“好了三弟。”

朱棡刚想问下去,却被朱樉打断。

“就依子元的话,下去准备吧。”

“这——好吧,那我先回府准备去了。”

见朱樉如此说,朱棡也只好悻悻地答应了,施了个礼便退了下去。

看着朱棡离开的背影,朱樉对王子元接着说道:“你刚才像说的‘不过’只是什么?”

“不过?”王子元略想片刻,回忆起了刚才咽回去的话。

“哦。在下还是觉得太子应该不太会去派人敲打与拉拢燕王。”

“此话怎讲?”

“因为在在下看来,太子与永昌侯仿佛更针对燕王,而非殿下您。”

“哦?”朱樉瞟了一眼王子元,略有不屑地问道:“你的意思是,燕王对太子的威胁比本王对太子的威胁要明显与重要的多?”

王子元摇了摇头,说道:“就目前看来燕王似乎对太子毫无威胁,但正因为如此太子对燕王的举措才更让人觉捉摸不透。”

“捉摸不透?太子让燕王身边那个叫丘福的将军去了冯胜麾下做了个指挥使。此举一来想断绝我们与燕王合作的念想。二来是能试探并借机敲打一下冯胜。区区一石二鸟,算不上什么捉摸不透吧。”说着,朱樉坐回到座位上,平静地看着王子元。

听朱樉这么说,王子元却并不在意,反而略显急迫地对朱樉说道:“殿下请细想,这一个留守卫就是一万人马呀。”

“那又怎样?”

“那丘福随燕王多年,且能带来随行奔丧,必然是心腹之人。如今太子让燕王的心腹掌握着卫戍京城的一万人马,这岂不是让燕王有了分庭抗礼的能力与本钱?”

“呵呵,这不过是个空头人情罢了。”朱樉觉得王子元的话太过幼稚,不免冷笑了几声,接着说道:“冯胜经营多年的卫戍,上上下下都是冯胜的自己人。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朝廷指派的指挥使,谁能心服。纵使冯胜能够容忍,怕是麾下的将兵也不会把这个指挥使放在眼里。他不过是个摆设而已。”

“问题就在此处!”王子元却并没有玩笑的心思,依旧严肃地对朱樉说道:“丘福,或者说燕王,虽然有这统领之名,却并无统御之实。对于燕王而言,这一万人绝不是真正的本钱,而是祸事。”

“祸事么?”朱樉双目微闭,仔细地揣摩着王子元的话。顷刻之后,突然又睁开眼看着王子元,眼神里充满了惊讶。

“一着不慎,罪从天降。”王子元故意把罪字说地重了一些,似乎在提醒朱樉什么。待朱樉的表情再次变得严肃之时,便又开口说道。

“就如殿下之前所言,相比于殿下的带兵奔丧,私扣粮秣,燕王那几人的队伍实在无足轻重。既如此,太子又何必用此杀招对待燕王。以燕王的才智不可能察觉不到,难道太子不想燕王为自己所用,而是偏要避燕王对自己心存芥蒂?”

“太子是想制约燕王?”

“太子是想杀燕王。”

王子元又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

0

第六十六回 杀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