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十二相>第六十九回 反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九回 反将

小说:三十二相 作者:周小泽 更新时间:2019/9/9 23:57:18

看蓝玉对扇子颇为上心,李善笑着对蓝玉说道:“这扇子原来的主人,永昌侯您也是认识的。”

“是么。”蓝玉对着展开的扇面仔细揣摩,似是自言自语道:“蓝某好像是见过这把扇子,而且应该就是在宫中见过。不过是谁的着实是想不起来了,李韩公既知这扇子原主人是谁。可否告知一二?”

李善长捋了一下胡子,微笑着的答道:“永昌侯难道把汪广洋给忘了?”

“汪广洋——”对于蓝玉而言,这个名字十分熟悉,却又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已故的忠勤伯,胡惟庸在任时的中书省右丞。”

“哦哦,我想起来了。”蓝玉连连点头,他不仅想起了那个终日里拿着这把扇子的人究竟是谁,也想起了几年前发生的事情。

洪武十年,在李善长的推举下,胡惟庸和汪广洋同入中书省分任左、右丞相。任职期间,无论有事无事,汪广洋总会拿着这把自己制作的扇子念念有词,即便是在冬天也会时不时地展开,或把玩,或扇风,也因此被朱元璋多次戏称为“诸葛再生”。

然而就在洪武十三年胡惟庸案发后,这位曾经的“再生的诸葛”也未能幸免,被论以谋逆大罪,被朱元璋赐死家中。其家人均被株连,发往塞外充军为奴。

蓝玉想到这,似有不解地问道:“这真是秦王送给韩国公您的扇子?”

“正是。”

“那就奇怪了。”蓝玉眉头轻皱,仍旧拿着扇子反复地看,十分不解地问道:“秦王怎么会有汪广洋当年拿着的扇子?”

李善长也摇了摇头,说道:“这点老夫也不是十分了解。不过有一点老夫可以肯定。”

说着,李善长起身,缓步走到蓝玉面前,从蓝玉手中拿过扇子,放到了自己的手中,接着说道:“秦王也是在向老夫暗示汪广洋的结局啊。”

“嗯…”蓝玉看李善长说话的样子,发现李善长的神色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泰然与随和。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的严肃,那冷淡甚至还有些忧愁的神情已然浮现在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脸上。

蓝玉心里明白,李善长这只老狐狸会如此说,无非是为了跟自己讨价还价。但李善长手中还有什么可以作为讨价的本钱,蓝玉却并不清楚,于是试探地问道:“那么李公您有何打算?”

李善长又捋了捋胡子,说道:“永昌侯既然亲自登门,推心置腹,老夫也没必要掩饰什么。老夫自至正十三年于滁州追随陛下起,算来也快三十年了。对于陛下的心思,虽算不上了如指掌,却也能猜到一二。无论是设藩罢将,还是废相独断,其中道理多少还是明白些的。至于我等这些老臣的归路,永昌侯的意思老夫也还清楚。这也正是秦王送来这把折扇的含义。”李善长将扇子合上,将扇子紧紧握在手中,双手放在背后,又缓缓地走回座位上。

看着李善长的身影,蓝玉的心中突然产生出一丝畏惧。他似乎才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头是一个有着三十年内外斗争经验的老臣。任应天府,这颗大明朝的心脏,如何风雨交加,自己都能屹立不倒,甚至仍能拥有着极高权重。

这个人也是自己万万不能得罪的。如果不能使他不站在自己一侧,那将是巨大的隐患。

想到这,蓝玉终于忍不住了,开门见山的问道:“李韩公不妨明言,秦王许了您什么?”

李善长坐回到位置上,摇了摇头,并没说话。

“李公不方便说?”

“秦王并无许诺。”

“哦?”蓝玉有些疑惑,转念一下,接着说道:“那秦王对韩国公有何请求呢?”

李善长依旧摇了摇头。

蓝玉心中一怔,想了片刻,慢慢地说道:“不会吧。秦王没有许诺,也没有请求?”

李善长点点头,看了蓝玉一眼,说道:“焉知没有请求不是最大的请求呢?”

“李韩公这话什么意思?”

“难道永昌侯看不出秦王的意图么?”

“李公还是说明白点的好。”

李善长嘴角微微上扬,接着说道:“秦王的意思是不要让我出面做任何事。”

说罢,李善长重新将眼神投向蓝玉,似是询问的语气,说道:“永昌侯以为是秦王的请求对老夫有利,还是永昌侯您的请求对老夫有利呢?”

李善长终于把话挑明了。

蓝玉心里也清楚了李善长的底牌究竟是什么。

所谓“一动不如一静”,这个任谁都明白的道理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上显得更加重要。相比于主动搅局入场,身处几方之外坐山观虎斗貌似才是最明智的做法。更何况城府极深的李善长向来都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在刘伯温活着的时候能谦忍避让,在胡惟庸得志的时候辞官隐退,难保这次不会身藏暗处隔岸观火,等着两方厮杀好从中渔利。

想到此,蓝玉叹了口气。

李善长笑了笑,脸上重新露出一开始那和蔼的表情,说道:“永昌侯何故叹气呀?”

在李善长看来,此时的蓝玉已经完全没了主动的机会。他只能任由李善长来做出决定。

而至于开不开价,如何开价,什么时候开价,都已经紧紧李善长的手中了。

“我在为一个人叹气呀。”

“一个人?”蓝玉的语气出乎李善长意料的平静,李善长的心中不免一怔,一丝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恩。一个人。”蓝玉点点头,似乎没有任何犹豫地说道:“是一个叫姚天僖的和尚。”

说罢,蓝玉看了一眼李善长,似乎等待着李善长反应。

不出蓝玉意料,李善长在听到姚天僖名字的时候,脸上曾有一刹那的惊愕的表情。

“李韩公认识此人?”

“这个。。。。记不太清了。”李善长的目光离开了蓝玉,似乎在等待着蓝玉的作答。

蓝玉也笑了笑,说道:“实不相瞒啊。这个和尚是我府中的门客,这次蓝某之所以登门拜访,请李韩公您共商大事,都是出自他的主意。”

“是么。”李善长稳了稳心神。在李善长看来,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因为到目前为止,蓝玉所说的一切,不过是之前姚天僖在那天夜里要就跟李善长阐明了的事情。

“不知那位大和尚还跟永昌侯您说了什么?”

“那和尚也猜到了,说我区区一介武夫可能说服不动你李韩公。于是乎他把这个交给我,让我转交给李韩公您。”

说着,蓝玉从袖口取出一副卷轴,慢慢展开在李善长的面前。

0

第六十九回 反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