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灵狐传奇>19 大刀怒吼(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9 大刀怒吼(一)

小说:灵狐传奇 作者:六剑 更新时间:2017/7/31 7:42:12

话说,张若男走了一天一夜好不容易走出了林子,一屁股坐在了枯木上喘着大气,俩眼皮直打架。迷迷糊糊间,感觉前面出现了绿油油的小山坡,便起身走去,翻过山坡,只见坡下有一片较大的废弃圩子。她松了口气,以为甩掉后面的追兵,这下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觉了。

不曾想,圩子里传来几声稀落的枪声。已经被鬼子追得神经兮兮的张若男只好撑开疲倦的双眼,绷紧神经,紧握大刀,弯腰慢慢靠近,钉钉的刀砍声和哇哇的喊叫声,越来越清晰。张若男将头慢慢探出圩子,真是大开眼界:一群头包红巾的男子,个个手握大刀,正在和一小队的鬼子、伪军拼杀。

最抢眼的要数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一把大刀片舞得出神入化,所到之处,鬼子如切菜般倒下,伪军如割稻草一样方便。路上,七零八落的掉着残胳膊残腿。拉近视线,见不远处的墙角,站着一个身着道袍、头戴纯阳巾、手持法器,约摸六十来岁的老道士,闭着眼睛,嘴巴里叽里咕噜地念着什么。面对如此惨烈的战斗,这道士竟然毫无惧色,口中却振振有词。太吵,张若男实在听不清这道士究竟在念叨啥。

不好,一个伪军举着刺刀向道士冲来。可这闭着眼睛的道士哪里会察觉到此时的危险。张若男右手一按围墙,跳出圩子,举着大刀,飞奔而去。

“呀!”张若男正好赶到道士身前,举刀挡住了伪军的刺刀。飞起一腿将伪军踢翻倒地,顺手一刀,摘掉了伪军的脑袋。张若男一下子来劲头了,举着大刀朝鬼子冲过去,左一刀右一刀,横劈竖劈,一把大刀耍的呱呱叫,劈得鬼子哭爹喊娘。

“好刀法!”那个四十来岁的男子看了,脱口赞道。张若男朝其笑笑,又砍倒了两三个鬼子。鬼子按规定动作进行的拼刺刀,哪里是这群不按常理出刀之人的对手。一个小队的日伪军,除了三四个侥幸逃脱外,其余全部被消灭了。

张若男正在擦拭大刀上的血迹。这时,那个四十来岁的男子向她走来。

“姑娘,你是哪的,你的大刀耍得真好!你这刀也不错,是祖传的还是?”这男子对张若男竖起了大拇指。

“我是江淮县的,刀是祖传的,可我家也是打铁的!”提起家里,张若男泪眼婆娑。

“姑娘,你是江淮人,那你认识县城打铁匠张大柱吗?”这男子问道。

“他是我爹。”张若男轻声说。

“那你是——若男?”这个男子盯着张若男看了半天。

“是啊,叔,你认识我?可我不认识你啊?”他乡遇“亲人”,又惊又喜,张若男擦干了眼泪,反问道。

“我叫饶石,跟你家很有渊源。我爹和你爷爷是打铁的同门师兄弟,我和你爹是故交,在你的时候,我也住在江淮打铁,后来我们全家迁徙到了葫芦县的张宅村,就是这里,两家来往才少了。”饶石指指此宅说。

听此这么一说,张若男再也控制不住泪水了,“饶叔,我爹被鬼子杀了!”

“天杀的鬼子!”饶石举着大刀高喊。

“饶队长,贫道该告辞了,咱们说的事,日后再详谈!”那个老道士走过来,双手合掌说。

“不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侄女张若男,他爹是我生死之交的兄弟。”饶石介绍好张若男,又指着道士对张若男说:“这是青阳观主持梅道长,梅花的梅。”

“梅道长好!”张若男合十作揖,说罢,将饶石拉到一边,问:“饶叔,你这是什么部队啊?这道长是……?”

“这是我组织起来的大刀队,都是四邻八乡的打铁同行。这梅道长是过来跟我商量参加队伍打鬼子的事。”饶石瞟了一眼旁边的梅长生道长说。

“啥?道士也抗日?”张若男听了,惊讶不已,嘴巴张得老大,半天合不拢嘴。

“眼下,鬼子到处烧杀抢掠,就连道观和尼姑庵都不放过。九凰山、牛头山、黄崖岭一带的庙宇、庵堂,不是被鬼子烧了,就是抢了,还杀了好几百道士和尼姑。梅道长准备动员道士参加大刀队一起杀鬼子!”饶石咬牙切齿地说。

“鬼子真是造孽,迟早会被雷劈死!”张若男诅咒道。

“哎,不把鬼子赶走,我们是没安生日子过啊!”饶石深深叹了口气,接着说,“你如果没地方去,就先跟着我们吧!”

张若男左思右想,现在确实没地方可去,便点点头,“嗯!”

不久,青阳观道长梅长生动员了周边一百来个道士一起加入了大刀队,迅速壮大了队伍。根据协商,梅长生担任军师,饶石继续担任队长。而张若男凭借其精湛的刀法,与饶石的推荐,成为了副队长。大刀队临时驻扎青阳观,以保护当地庙宇庵堂不受鬼子、伪军破坏为主要任务,经常截杀几个落单的鬼子和汉奸,还时不时主动袭扰日伪军。但是,自从梅长生加入大刀队后,大刀队改变了原来的作战风格,由于取得了局部的小胜利,开始逐渐信奉梅长生的“神功护体、刀枪不入”说辞。而张若男也在实战中不断成长,其领导威信也与日俱增。据道士们反应,梅庄据点的鬼子是此次扫荡庙宇、庵堂的主力,纷纷要求杀了梅庄据点的鬼子与伪军,报仇雪恨。

这一天,饶石正在青阳观后院查点大刀数量。大刀队探子匆匆来报,称鬼子抓了十来个女子准备押往县城,其中有饶石的妻子和三个尼姑,现关押在梅庄据点。真是新仇旧恨叠加在一起,火山顷刻间被催动了。

“他娘的,鬼子已经杀了我儿子了,这娘们不能出事,老子还得靠她生娃呢?不行,我得去救人!” 饶石一听,立马急起来,提起刀就往院外冲,幸好被刚进院的张若男挡住。

“饶叔,你不能就这样去啊?我们得有个计划才行!”张若男将饶石推进院内。这时,梅长生也闻讯过来了。

“饶队长,别急,我们一起去,把人都救出来!”梅长生扬了一下手中的法器,“张队长,你去集合队伍吧!”

“好!”张若男点点头。

饶石随着梅长生疾步到了大殿门前,见队伍正在集合,门前已摆好了香案。待队伍整好,梅长生左手端着一碗水,右手捻指轻轻洒水,然后挥动法器,双目微闭,口中振振有词:

开通天庭,使人长生。

三魂七魄,回神返婴。

灭鬼除魔,来至千灵。

上升太上,与日合并。

三魂居左,七魄守右。

静听神命,亦察不祥。

邪魔速去,身命安康。

……

念完“急急如律令”,梅长生眯着眼睛,放下法器,拿起大刀,立在胸前,大声叫喊:“神功护体,刀枪不入!”

饶石也随之喊道:“神功护体,刀枪不入!”

大刀队齐声震天响:“神功护体,刀枪不入!”

唯有张若男微微张着嘴巴,却没发出声音。她知道,打战不是靠这个,这些人的脑子已经被梅长生洗坏了。前几次杀几个落单的鬼子和伪军,这种口喊法号的僵硬作战方式还没有太大的破绽,而今要用这种打法去攻打据点,张若男实在不敢相信。但她又不能明说,因为饶石非常信奉梅长生,说梅长生是吕纯阳转世。张若男只好听之任之,心里默默着急。

一番喊叫后,队伍向梅庄出发,张若男随后跟进。

大刀队到达梅庄据点外围,排好了整齐的队伍,随时准备进攻。张若男见后,极力阻止:不能这样上前送死。但梅长生、饶石认为有神功护体,打不死,而且还说这是进攻的最有效方法,靠人数多的优势冲进据点。张若男见这阵势,已成定局,便不再多说,悄悄退至队伍后面,静观战场之变化。

炮楼里的值勤伪军看见这么多人手持大刀,还头系红巾,气势凶猛,急忙向鬼子军官报告。鬼子少尉看了看大刀队的阵势,摇摇头,冷笑道,“一群乌合之众!”

话音刚落,只听见“杀啊!”呼声震天响。饶石举着大刀率先冲锋,大刀队如潮水般涌向据点。

鬼子少尉一看情形不对,拔出指挥刀,命令机枪手,“射击!”

“哒!哒!哒!”一梭子子弹无情的射来,大刀队头两排身体抖一下,翻到在地再也没起来。后面的队员,眼睛都没眨一下,依然奋勇冲杀。

大刀队以牺牲前面队友为代价,后面的人总算是冲到了据点的围栏前,但围栏有一人多高,难以跨越。人群中的张若男见如此下去,非全军覆灭不可,情急之下,踩着围栏下一个队友的尸体,“嗖!”飞过围栏,进入了据点。饶石见此法可行,就学张若男的样,踏着地上的尸体,双手撑住围栏,也爬了进去。几个灵巧点的队友也有样学样的翻栏而过,但多数人还是无法翻越,只好用力撞围栏,企图将围栏推倒。

梅长生扔掉法器,帮忙推围栏,双手刚贴着围栏,机枪扫来,胸前被打成了马蜂窝,挂在了围栏上。

“道长升天了!”

“为道长报仇!”

梅长生的牺牲点燃了大刀队进攻的怒火,围栏终于被推倒了一段。大刀队“呼啦”一下冲进了据点。

张若男提刀如“灵狐”般机灵,左闪右躲,巧妙地避开了鬼子的机枪,闪进了炮楼一侧的营房。两个伪军举着刺刀冲来,张若男大喝一声,“呀!”大刀横劈,两颗脑袋滚出老远。营房里,刚出来的一个伪军看见滚落的脑袋,吓得直接扔掉手中步枪,逃之夭夭,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张若男推开营房第一个房间,见里面绑着好几个姑娘,其中有三个尼姑。张若男连忙给她们松绑,“快,大家赶紧走!”

一个尼姑站起来对张若男说,“姑娘,隔壁还有人!”

饶石气喘吁吁进来,一个一个地找,“娟子!”

“饶叔,隔壁再看看!”张若男指了指墙壁,便向隔壁房间走去。

推开门,看呆了,地上躺着两个全裸的女子,一个腹部有刀伤(被鬼子先奸后杀),一个则头部裂开全是血(应该是自己撞墙死的),显然均已断气多时。张若男刚欲转身,饶石慌张进来推开了她,哭喊着跑过去,抱起了那个头裂的女子,“娟子!娟子——天杀的鬼子——!”

饶石脱下自己的外衣,盖在了娟子的身上,提刀冲出了房间,“小鬼子,我跟你拼了!”

张若男刚出房门,见对面有鬼子拿着一颗手雷用嘴咬了一下,再在钢盔上一磕,朝这边扔过来。

“饶叔!卧倒!”张若男扑倒在地,大声叫喊。可惜来不及了,随着一声巨响,饶石衣服被震得支离破碎,成了一个血人,缓缓倒下。张若男身后又冲出三个尼姑,她急忙跳起来,将她们拉回了房间,“别出去!”

三个尼姑被吓得啊啊大叫,缩到了房门后。张若男低头看见门后放着一个弹药箱,她试着打开看一下,“哇!”一箱手雷,张若男高兴坏了,“来!来!来!你们三个用衣服包起来,尽量多拿,我教你们用!”

张若男将一箱手雷都分掉了,拿出一颗手雷,回想刚才那个鬼子扔手雷前的动作,说:“这是手雷,上面有个环,先用嘴巴咬掉环,再把它的屁股使劲磕一下,马上扔出去,我喊扔,大家一起扔,明白了吗?”

“嗯,明白了!”三个尼姑点点头。

张若男抱着手雷闪出房门,躲到了柱子后面,三个尼姑随后,张若男喊了声,“扔!”

“嗖!嗖!……”一阵“手雷雨”朝对面的鬼子落下,将鬼子炸得四脚朝天。四人趁着烟雾,冲出了营房。见炮楼前几个队友正在与鬼子厮杀,张若男便把手雷系在腰间,抽出背后大刀,转身对三个尼姑说,“你们赶紧出去,走得越远越好!”

三个尼姑边跑边朝鬼子扔手雷,越过已被推翻的围栏,逃出了据点。张若男持刀劈倒三个伪军后,发现周围的日伪军越来越多,她急忙对旁边的一个队友喊道,“我掩护,大家赶紧撤!”

大刀队开始慢慢往据点外面移动。张若男和四五个队友持刀挡住了鬼子、伪军的追击,但炮楼里下来了端着机枪的鬼子,这下子坏菜了。身边的队友纷纷倒下,张若男见状不妙,灵机一动,俯身抓起一具鬼子尸体背在身后,就往外跑。幸好力气大,背个小日本不在话下。“嗖!嗖!”子弹从耳边飞过,“啾!啾!”背上还不时被子弹击中阵阵抖动,张若男健步如飞,跳过尸体,穿越围栏,横跨沟渠,撤到了据点外围。张若男回头看,身后还是被鬼子死死咬住,扔掉尸体,掏出腰间裹着的手雷,随手回扔,一顿猛烈地轰炸,不得不让日伪军抱头倒地躲避。待鬼子、伪军起身,追出烟雾时,大刀队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张若男跑出好远,在树林中遇见了大刀队队友和三个尼姑。她清点了一下人数,经此一战,大刀队大伤元气,包括她在内只剩三十多人了。询问之下,她才知道,这三尼姑是青阳观附近静慈庵的:最大的24岁,法号妙音;中间的21岁,法号妙玲;最小的19岁,法号妙慧。

“三位师傅,接下来,你们准备去哪?”张若男问道。

“庵堂都被烧了,我们没地方去了!”妙慧哭道。

“这到处是鬼子,我们也不敢乱走,怕再被鬼子抓住。”妙音担心道。

“既然这样,三位若不嫌弃,跟我们大刀队走,怎么样?”张若男拍拍妙慧的肩膀,问道。

“嗯!”妙玲首先表示赞同。

“那我们去哪呢?”妙慧立刻破涕而笑,天真地问道。

“走,去青阳观,我们的根据地!”张若男笑笑,挥挥手。

2

19 大刀怒吼(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