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汉>000030 整军备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0030 整军备战

小说:血汉 作者:彼岸花又开 更新时间:2017/8/16 9:53:43

公孙瓒把目光转到了张家诸人身上,站在中间的就是那个须发皆白的张老太爷,下意识的又是高人一等的摇头叹气,开始对阶下囚进行了诲人不倦的再教育,“老张,常言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在渔阳郡耀武扬威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这样的下场?”

“哈哈,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一辈子最担心的就是脱掉的鞋能不能再穿上,谁又知道明天的早餐在哪里呢?公孙大人棋高一着,老朽实在是佩服之至。”

既然已经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张老太爷还是道貌岸然的鞠了个躬,“如今张家已经被大人一锅端了,如果大人有什么事情能够用得上张家,老朽定然是毫无怨言的鼎力相助,只求大人能够为我张家留下一些根苗,老夫百年之后也可以感念大都督的功德无量。”

已经是纵横驰骋几十年的老江湖了,张老太爷绝对算得上是个识时务的人物,看见如今生米煮成熟饭的木已成舟,就算是吹胡子瞪眼的不服软又有什么好处?刚才那个黑乎乎的家伙就是杀人不眨眼,难道还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子孙都被砍掉脑袋吗?

“嗯,你说得好,这样就对了,既然老人家已经知道了大势所趋的道理,那我们也就不需要再大动干戈了。”说着话,公孙瓒侧身对身旁的关靖点了点头,“长史大人,一切如你所料,我把张老太爷这些人就交给你了,应该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吧。”

“喏!请大都督放心!”关靖简简单单的挥了挥手,先让士兵先把张老太爷等人带了下去,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眼前的头等大事,而且如何处置这些家伙早就已经是胸有成竹,到时候只要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就可以了。

“现在的首要事务还是安排城外的老百姓,大家有什么好主意先说出来听听,然后就可以抛砖引玉的定下来了。”

“主公知道,渔阳郡下辖渔阳、磐奚、犷平、平谷、狐奴、安乐、潞县、雍奴、泉州九大县城,既然跟着我们过来的几万百姓亲善主公,大都督曾经答应过三年免税的二十亩地,不如就把这些人平均分配在九大县城的辖地,这样一来不但是可以解决安居乐业的土地问题,而且老百姓还可以宣扬主公的仁善之名,可谓是一举两得。”关靖侃侃而谈的抓住了自己的胡子,“这件事情交给文则即可,只不过我以为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备战!”

“备战!什么意思?”公孙瓒眉头一皱,紧接着就是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难道说是那个跑了的张举?!”

“不错!张举肯定是已经逃出了渔阳郡,虽然说这件事情是在我们的意料之外,但是也可以说是在情理之中,我早就设想到了可能发生的种种状况,夜深人静的时候包围张家肯定会走漏风声,当然也要想到张家有些人会成为漏网之鱼。”

“你的意思是说张举会联络渔阳官员,联合起来讨伐我们?!”

“不!张举现在就好像是惊弓之鸟,谁也不知道是在那里躲避风头呢,根本就不敢在渔阳郡境内进行活动,再说回来,那些从前依附张纯的各级官员,因为还没有弄清楚张纯的状况,现在绝对是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最让关某担心的还是乌桓!”

“乌桓?”

“不错!主公可曾记得,右北平郡太守刘焉大人曾经说过,这些年张家和乌桓素来是关系密切,如果张举破罐子破摔的许下空头支票,乌桓未必就不会进攻渔阳郡!

再说了,乌桓等异族本来就在垂涎我大汉财货人口,只不过因为臣服大汉而没有借口派大军入侵,所以这些年只能是在边境进行小规模的烧杀抢掠,现在只要是张举破罐子破摔的投靠乌桓,就算是给了乌桓一个非常正当的出兵理由,乌桓肯定也不会放弃这种机会。”

公孙瓒点头称是,然后却又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在正常情况下,异族劫掠边境一般都是在秋收之后,草长莺飞、兵强马壮,如今已经是大雪纷飞的数九寒冬,所以说就算是乌桓大军南下,估计也要等到明年秋收之际,到那个时候我们就不用惧怕乌桓骑兵了!”

“主公谬矣!”关靖毫不客气的不留情面,看也不看自以为是的大都督,不是因为害怕看见公孙瓒的幽怨眼神,就是根本不在意自己刚刚成为了渔阳郡长史,而且公孙瓒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汉灵帝御赐却又是咬牙切齿的平叛大都督。

“哦,为什么?”公孙瓒仍然认为自己的判断没有问题,开玩笑,偶可是卢植大人的关门弟子,那个破烂草鞋刘备的大师兄,老刘现在都是咸鱼翻身的成为徐州牧了,更何况自己向来是以高瞻远瞩而闻名于大汉朝堂之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主公是否记得前些天歼灭乌桓骑兵的事情?”

“当然,只是不到十天的事情,本都督怎么可能不记得?”

“既然如此,大都督可知道那个乌桓二帅是什么人?”

公孙瓒闻言又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前些日子把审问俘虏的事情交给邹丹了,因为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就忘了,嗯,难道说你们已经知道那个家伙是谁了吗?”

“当然,邹丹也是看见主公太忙就没有过来打扰,只不过已经是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前段时间我恐怕大都督分心也就没有说,说起来那个二帅就是乌桓首领丘力居的侄子,大名鼎鼎的名字就是叫做蹋顿,嘿嘿,不知道大都督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家伙?”

“哇靠!那个玩意竟然是一塌糊涂的蹋顿?”公孙瓒蹭的就站了起来,眼前一亮的好像是看见了天上掉馅饼,“娘希匹,不知道那个蹋顿可曾死在乱军之中?”

“哈哈,大都督不要着急,如果要是蹋顿死了就好了!只不过是可惜那个胡狗脚下生风,早就已经是逃出去了!”

“哇靠,哇靠,实在是哇靠...”

“如此一来,张举的邀请再加上塌顿的新仇旧恨,我敢断定最多只是两个月,乌桓大军做好准备以后,到时候肯定就会前来攻打渔阳郡,根本就不会等到什么明年秋天了!”

公孙瓒的眉头越皱越深,沉思片刻,“可有什么计策?!”

“我们如今还没有了解渔阳郡的整体情况,所以关某还不能给出什么有效的计策,只不过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大都督应该尽快把渔阳所有的军队优胜劣汰,马上聚集在一起并且加以整编操练,这样做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嗯,不错...邹丹、公孙范、王门、严纲何在!”

“末将在此!”

“命令公孙范、王门、严纲,你们各自负责收编三个县的军队,一定要多多益善来者不拒的亲力亲为,同时还要配合邹丹探查那些仍然有不臣之心的官员,尤其是那些曾经和张家藕断丝连的旧部,只要发现有什么异动就直接拿下,现在可以生死不论!”

“喏!”

“赵云何在!”

“末将在此!”

“命令赵云率领三千步卒,配合李邵,负责渔阳县城治安!”

“喏!”赵云晃晃悠悠的扬长而去,有没有这些步卒都是无所谓,反正他自己就能够对付这些泼皮无赖,甚至于是那些一言不合就想要揭竿而起的私兵。

“田楷、张吉、文则何在!”

“属下在此!”

“命令田楷、张吉、文则,共同处理城外难民,安排饮食起居,马上挑选精壮,分配土地!”

“喏!”

“关靖,我知道你宁愿是出谋划策,却不愿意欣赏**雪飘的幽州风光,只不过现在情势已经是非常的紧张,你这个长史也要出头露面了吧。”

“啊。。。”关靖有气无力的苦着个脸,看起来确实是不想干这些身体力行的事情。

“命令关靖迅速考察渔阳郡各地官员,务必在一个月之内仔仔细细的考察完毕,并且在清除大批张家旧部以后,我要看到有足够的人手填补各行各业的空缺!”

“是。。。”关靖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是意兴阑珊的领命而去。

一个月的时间在无声无息之中如白驹过隙,对于渔阳治下四十万百姓而言确实是感觉很长,可是对于公孙瓒这些人来说却很短,关靖推测两个月以后乌桓就会大举来攻,所以公孙瓒感觉这一个月过得太快,许多事情好像是还没有来得及做就过去了。

邹丹、张吉、文则这些无风不起浪的文化人,利用张老太爷的书信、传言、密旨、口头警告,先把张家那些摸不着头脑的附庸稳住以后,然后就被公孙范、王门、严纲率领士兵雷霆万钧的一举拿下,彻彻底底的在渔阳郡来了个得道多助的大清洗。

感觉张家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几个家伙就想要建议公孙瓒斩草除根以除后患,喝的醉醺醺的关靖却说是以后还有用处,这些家伙就被留下了脑袋。

对于那些随遇而安的老百姓而言,这个月发生了许多关系到切身利益的大事,而且这些大事在老百姓们看起来更是闻所未闻!

首先,惩恶扬善,高举高打弘扬正气的伟大旗帜,公孙瓒在安排流民、统计人口、查办贪官污吏的过程之中,电闪雷鸣的斩杀了一大批为祸乡里的官吏和劣绅,而且大张旗鼓的没收了这些人的土地财产。

其二,奖励农耕,渔阳治下所有的土地重新统计,按照男丁二十亩、孤寡鳏独十亩,全部分发给了所有的老百姓,而且还是痛痛快快的免税两年,那些参加歼灭乌桓骑兵战斗的军烈属免税三年。

其三,鼓励经商,只要是田间地头的生龙活虎都可以物尽其用,在渔阳郡城四门划分整齐划一的交易场所,还有不敢吃拿卡要的城管维持秩序,而且只要是发现工商税务卫生防疫的临时工就直接砍掉脑袋。

其四,唯才是举,公孙瓒委任官员的原则是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只要是能够做到爱护老百姓,勤勤恳恳就可以了,并且设立了简单易行的人民信访系统,负责督查各级官吏,这些人由公孙瓒亲自掌管。

其五,组织机构,为了避免落人口实的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公孙瓒听从了长史关靖的阴谋诡计,仍然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以平叛大都督自居,任命喜欢活跃在田间地头的邹丹为渔阳郡太守。

这些具有渔阳特色的政策颁布以后,整个渔阳郡百姓的叫好声惊天动地,大家在一起泪流满面的奔走相告,一个个看上去喜气洋洋的就好像是过了大年!

公孙范、王门、严纲几个人,一丝不苟的从瘸子里面挑将军,只要一个月就把渔阳治下各县郡兵收拢起来,共计三万余人分成了三部由三个人各自统领。

公孙瓒认识到了时间紧迫、郡兵战斗力不强的问题,所以决定亲自操刀加以训练,几位大将也必须跟着学习公孙瓒的练兵之术。

长史关靖好像天生的就是个火眼金睛,公孙瓒交给他的任务是用一个月考察选拔官员,以备大清洗之后的人员补充,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哪里想到关靖只不过是花了一天时间,就这样在渔阳县城大大咧咧的转了一圈,居然就找到了十几个术业有专攻的人才回来,痛痛快快的交给公孙瓒以后就接着喝酒去了。

公孙瓒虽然说是目瞪口呆,却也只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些人之中确确实实是有几个看着顺眼的家伙,刘纬台是个算命的,李移子是个卖布的,乐何当是个小商贩,大家有缘千里来相会的举起酒杯就是觥筹交错,公孙瓒竟然是痛痛快快的和几个家伙拜了把兄弟,而且还是毫不犹豫的成为了威风凛凛的大哥。

有些事情说起来也是非常的奇怪,刘纬台整整的比公孙瓒大了二十三岁,李移子整整的比公孙瓒大了十九岁,乐何当整整的比公孙瓒大了十五岁,最后居然都是兴高采烈的成为了公孙瓒的小兄弟,一天到晚都是大哥长大哥短的甜言蜜语,你好我好的勾肩搭背不醉不归,毫不在意什么是真正的同年同月同日死。

这十几个人再加上原来郁郁寡欢的那些斯文败类,总算是填补了各个县城清洗之后留下来的空缺,至于那些鸡毛蒜皮的小官或者是忍辱负重的闲官,公孙瓒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打理,只能是交给这些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家伙去举贤不避亲了。

经过一个多月众志成城、同心协力、求同存异、马不停蹄的工作,渔阳郡的政权框架终于是顺水推舟的架构起来了,焕然一新的政策已经下达各地并且开始执行,剩下的就是面对即将呼啸而来的乌桓骑兵,全力以赴的进行整军备战了。

0

000030 整军备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