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汉>000031 破釜沉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0031 破釜沉舟

小说:血汉 作者:彼岸花又开 更新时间:2017/8/16 22:41:59

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终有一天会踏着七色云彩到乌兰察布来找我,何惧是天涯海角。。。

魅娘,朋友这个东西啊,就好像是天上的星星,虽然说不能每天都看见,但却是一直都在自己的心里。

有些时候,爱一个人总是说起来很简单,无非就是心念所至,生出万千欢喜,可是懂一个人却需要漫长岁月里的温柔耐心,这样才能够聚沙成塔、滴水石穿。

既然喜欢,那魅娘就好好的等着吧,七叔相信总会有那么一个人,或者是诸葛亮,或者不是诸葛亮,在某个风景正好的季节来到你身边,并且能够懂得你全部的好。。。

谢谢七叔。。。

长亭外、古道边、碧草接连天,天高气爽,云淡风轻,不到长城非好汉。

这段时间以来,公孙瓒已经悄无声息的考察了三十次八达岭长城,而且还是烽火戏诸侯的带着几个如花似玉的向导,也就是那些脱离张老太爷魔掌的小丫头,看起来好像是香玉满怀的到此一游,公孙瓒安安静静的听着这些丫头的哭诉,有些时候还要偷偷摸摸的大战三百回合,实际上却是进行着破釜沉舟的准备活动。

今天,渔阳郡居然被干冷的北风吹出来了温暖阳光,一望无际的野地之上旌旗招展、杀气腾腾,三万大军排列成了三十个庄严肃穆的方阵,在公孙范、王门、严纲等人的指挥下还算得上是鸦雀无声,这些士兵正在静静的等待着大都督公孙瓒的检阅。

对于这些即将九死一生的士兵来说,这也应该是一件永世难忘的事情。

一阵阵哒哒哒的马蹄子由远及近的冲过来了,大家尽可能的抬起头盯着大都督行注目礼,只见一位黑甲将军气宇不凡的端坐在战马背上,丝丝阳光映衬着看起来恍若是天神下凡一般,转眼之间,公孙瓒就好像是腾云驾雾的来到了大军前方。

公孙瓒郑重其事的跳下了白马,不停的挥舞着手里的牛皮马鞭,脸上看起来仍然是一片风平浪静,默默地感受着三万多双眼睛的力量,在公孙范、王门、严纲三个人的陪同下,步履从容的走上了刚刚筑成的点将台。

“拜见大都督!拜见大都督!”三万多个粗暴狂野的呼喝声响起来了,出其不意的响彻了九霄云外,居然把偷工减料的点将台震的是抖了三抖,然后再以超音速在渔阳郡空旷的原野里弥漫回荡,直接砸碎了一片片不怀好意的阴云密布!

“大家请起!”公孙瓒的声音轻轻松松的压住了杂乱无章,竟然是不可思议的传到了每一个人心里,这些士兵训练有素的爬了起来,感觉大都督的声音仍然是在耳边不停的回荡。

公孙瓒看着这些人乱七八糟的姿势队列,情不自禁的就皱了皱自己的眉头,这个看上去非常不起眼的小动作,居然是让身边的公孙范、王门、严纲三个人汗流浃背、浑身颤抖。

“告诉我,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我们是男人!”

“我们是老爷们!”

“我们是种地的农民!”

“我们是大都督的仆人!”

“我们是如假包换的汉人!”

“我们都是逆来顺受的木头人!”

“我们都是。。。”

“够了!”公孙瓒突然就是气急败坏的暴喝了一声,脸色铁青的就好像是被这些家伙气坏了,“对于你们今天的表现,我可以说绝对的、相当的、非常的、极其的、特别的、外瑞古德的嘁哩喀喳的不满意!”

“咦,大都督到底是怎么啦?外瑞古德是个什么意思啊?”当然,有没有听明白公孙瓒的意思其实不要紧,反正三万多人马上就是有些噤若寒蝉了,战战兢兢的看了看已经是急赤白脸的大都督,紧接着就是低着头再也不敢发出丝毫声响了。

“既然不知道,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公孙瓒咬牙切齿的指着东倒西歪的三万大军,“你们都是渔阳郡的军人!”

看着台下这些已经装作是恍然大悟的军卒,公孙瓒的脸色仍然是非常难看,这种不懂装懂的家伙到了战场上,肯定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死定了,“那么,你们有谁能够站出来告诉我,究竟什么才是军人!军人的职责到底又是什么?”

这些家伙都是斗大的字不识一碗的临时工,主要任务就是在无法自圆其说的时候当炮灰,你要是问吃喝拉撒睡有什么人无我有的奇怪姿势,或者说什么是乡里乡亲的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他们倒是还会有些千奇百怪的见解,如果要是问什么才是真正的军人,这种让人感觉特别高深的问题,他们就肯定是回答不上来了。

“你,站出来!”公孙瓒指着站在队列正前方的一名兵卒,看起来就好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眉清目秀的样子却又好像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思,“上前两步,大声的回答我的问题!”

“大、都、督,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人,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军人!而且现在就连什么是大都督都不知道!”这个家伙既然能够站在最前排的中间位置,按照潜规则来说想必就不会是个普通的货色,可是现在竟然面不改色的直视着公孙瓒的鼻子,反正不知道的事情俺就是理直气壮的不知道,傻乎乎的说出来自己的心里话就完了。

“哈哈哈,退下!”公孙瓒呲牙咧嘴的笑了起来,声音听起来是在天空中响起来了炸雷,只不过看起来脸上却好像是在哭一样,“有胆气!好好的干吧!你小子绝对是块当兵的好材料!以后做个平叛大都督也是不成问题!”

公孙瓒狠狠地瞪了公孙范、王门、严纲一眼,这些笨蛋竟然连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安排都不会,以后怎么能够拼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有些不知所措的指着另外一个人,确实是害怕再碰到一个义正言辞的愣头青,“你来说说!”

“大人,我、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洞房花烛夜啊,我连大姑娘上轿头一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俺只是从心里觉得吧,俺来当兵就是要保护乡里的这些老少爷们,只要是父老乡亲以后不再受到胡虏的劫掠,就可以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过上好日子了,只要父老乡亲能够吃饱饭没有事干的传宗接代,俺以后不就是能够娶上媳妇了吗。。。”那个家伙已经是面红耳赤,结结巴巴的说出来了自己的心声。

“好!说得好!”公孙瓒攻其不备的一拍手掌,居然把那个兵卒吓的是哆哆嗦嗦,差一点就坐在了地上。

“那么,还有人能告诉我答案吗?”公孙瓒的眼睛里冒出来了锐利的光芒,看到哪里就有一大片兵卒低下了头。

“好,既然大家不知道,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公孙瓒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北方,气势汹汹的挥舞着自己手里的牛皮马鞭,“大家都知道那里就是匈奴、乌桓、鲜卑、扶余、肃慎,所以说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要抗击那些蠢蠢欲动的异族!”

“什么是真正的军人?大汉的军人就是皇帝陛下手中的利剑!大汉的军人就是老百姓手中的盾牌!因为有了你们,大汉才能所向披靡!因为有了你们,老百姓才能安居乐业!”

“军人的职责,就是守护!就是进攻!以攻为守的保护我们大汉的土地,攻守兼备的保护我们渔阳郡的父老乡亲!鲜血淋漓的攻击我们大汉的敌人,从而让我们大汉扬威四海,开疆拓土,每一个人都能建立卫青、霍去病之功勋!”

“你们要记住,一支军队就要有自己的信念!有了信念以后就能够战无不胜!所以我要让你们牢记在心里,你们献出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去征战沙场,就是为了国家,为了百姓,为了亲人,为了自己!”

“你们!记住了吗?”

“记住了!”

“全体都有,大声点!”

“记――住――了!”

“我希望你们能够用刀子把这些话铭刻在五脏六腑,然后再把这些话随风飞舞的传播出去,我们一定要让大汉所有的军人,一定要让所有老百姓都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为了什么而战斗!”

“记――住――了!”

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一番话,就把这些新兵蛋蛋说的是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就能够上战场和敌人你死我活的拼命,就连公孙瓒身边身经百战的几个将军,也是心潮澎湃的看见了重整山河待后生的新希望。

公孙瓒笑呵呵的挥了挥手,“知道我把你们从各县集中起来的目的吗?”

“不知道!”

“我可以告诉大家,那是因为乌桓蛮兵很快就要进攻渔阳郡了!”

“弄死他!”

“你们愿意看着土地被践踏,父母被胡虏杀害,妻儿遭受**吗?”

“不愿意!”

“既然大家不愿意看见自己的亲人受尽**,那就按照我的要求咬着牙坚持下去吧!我可以实不相瞒的告诉大家,这些训练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人间地狱!你们一个个看上去好像是身强力壮,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你们根本就没有几个人能坚持下来,没有!”

公孙瓒这句话可是引起了不大不小的公愤,弄的整个旷野里都是吵吵嚷嚷的不服气,一个个开始叽叽喳喳的撸胳膊卷袖子了,“哼哼!”公孙瓒冷笑着自己的不怀好意,“既然大家都是这么有信心,那现在就试试我的第一项训练吧!”

“公孙范、王门、严纲何在!”

“末将在!”

“你们立刻带领这些军卒沿着渔阳县城跑十圈,如果谁要是坚持不下来就赶紧的给我滚蛋,老老实实的弄上二十亩地回家种玉蜀黍卖糯玉米去吧,哪些人完成的最好跑得最快,只要能够认认真真的坚持下来,我今天晚上就给他们加餐吃肥肉!”

“末将遵令!”

公孙瓒把‘吃肥肉’三个字说的声音非常大,三万多个军卒都是群情激奋的上窜下跳,嗷嗷大叫着肯定能够完成大都督的任务,却根本没有在意前面‘绕城十圈’的运动量。

“赵云,你也带着三千步卒去跑十圈,让这些郡兵看看自己的差距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喏!”

几位大将军各自整肃乱七八糟的队伍,争先恐后的领着士兵跑了出去,公孙瓒看着已经空旷的场地冷笑起来,‘绕城十圈’不过就是一道开胃菜罢了,嘿嘿,从今天开始,我就要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奥妙无穷了。

三万军卒虽然除去了四十岁以上、十五岁以下的老幼病残,但是剩下来的仍然还有很多扶不上墙的烂泥,自从看见了卢植率领的那些老气横秋的兵油子以后,公孙瓒一直就是奉行兵贵神速的精兵政策,就算是看见张角死灰复燃了也是不为所动,所以说现在肯定是要不了这么多只会吃干饭的家伙。

更何况如今渔阳郡的财政确实是非常吃紧,公孙瓒自己都快要没有红烧肉吃了,哪里能够拿得出这些粮草来养活三万大军。。。

公孙瓒认为一万五千个精锐就足够保卫渔阳郡了,如果要是人再多了只不过就是浪费粮食,摸了摸盔甲下面仍然有些干瘪的肚皮,砸吧砸吧了没有什么油水的大嘴,回想起来自己小时候饥一顿饱一顿的忍受着大太太的折磨,公孙瓒不由得又是苦笑了几声,“幸好前一阵子从辽东郡来的时候弄了些金钱粮草,否则这个冬天我们恐怕就要支撑不下去了啊。”

现在,渔阳郡府库里只是剩下了三十万石粮草,以后就算是绞尽脑汁的想方设法,也只能是在吃大户上面再想想办法了,嗯,如果能够号召这些人进行裸捐,想起来就是个非常不错的好办法。

公孙瓒大手一挥就免去了渔阳郡的两年税收,眉飞色舞的看起来好像是非常的潇洒,但是这两年上缴国库、训练军队、供养官吏的各种花销,只能是这些家伙自己再去想办法打家劫舍了,幸亏公孙瓒有先见之明的先把自己家里搜刮一空,痛痛快快的干掉了大太太的小金库,否则过了这个年以后太守府就要喝西北风了,到时候有什么后果简直是不敢想象,而且就连公孙瓒自己也是无法想像。

不过,公孙瓒对于自己还是相当的信心百倍,坚信渔阳郡不会永远都是这样的入不敷出,恩师卢植深入浅出的赚钱方法多的是,不学无术的刘备只是学会了草鞋大法,不就是摇身一变的在徐州狐假虎威了嘛。。。

只要这一次能够击退了乌桓的丘力居、蹋顿,自己就可以按部就班的实施济世安民的方法了,到时候让老百姓吃饱穿暖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相信要不了几年时间,渔阳郡的腰包就会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鼓起来,甚至能够成为大汉最富有的地方!

雪花飘飘的从天空中悠然而下,不知不觉就从黄粱美梦之中回过了神,无穷无尽的金银珠宝突然是不翼而飞,公孙瓒发现自己仍然是孤零零的站在拜将台上,一阵阵萧瑟的北风吹起了披风,眼前仍然是貌美如花、美不胜收、莺声燕语、叽叽喳喳。。。

0

000031 破釜沉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