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汉>000033 燕然勒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0033 燕然勒石

小说:血汉 作者:彼岸花又开 更新时间:2017/8/17 22:32:49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将军不进凌烟阁,何如书生万户侯?

有些事情说起来头头是道,真正面对的时候却是鲜血淋漓的惨不忍睹。

平羌战争的另外一个结果让人嘘唏不已,恐怕也是汉朝政府没有想到的事情。

在平羌战争如此漫长的岁月之中,这一场**羌族的战争最终是把东汉的财政拖垮了,汉朝末期河西军阀的势力日益膨胀,渐渐的形成了尾大不掉之势,再加上西域各个属国为了自己的利益,接连不断地煽风点火、火上浇油,后来终于有了河西军阀董卓进京夺权的大戏,渐渐的拉开了东汉末年群雄逐鹿的序幕。

山雨欲来风满楼,前些天的印度主流媒体不是又把西藏台湾从中国地图上抹掉了嘛,这种事情在二十一世纪仍然是层出不穷,所以说在那个混乱不堪战火纷飞的年代,发生这样的事情绝对是可以理解,而且也是不可避免的会经常性发生。

历史记载,汉武帝初期就曾经派人出使先零羌,只不过是没有张骞出使西域有名而已,从此以后先零羌就和汉朝建立了联系,先零羌为了改善恶劣的生存环境,历史上多次和汉朝共同出击匈奴,给于匈奴以沉重的打击,先零羌也基本上摆脱了匈奴势力的威胁。

从那以后,先零羌一直是对于大汉帝国自称为属国,年年进贡、岁岁来朝,每年都要派遣使者向大汉政府表达自己的忠心耿耿,但是到了兵荒马乱的东汉末年,因为大汉帝国内乱不止已经是无暇以顾,那些先零羌贵族也就逐渐的断绝了和大汉的联系。

人类的发展历程,清清楚楚的告诉我们,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情况总是野火烧不尽,二十年前的那一场大月氏叛乱,先零羌的一些贵族开始了浑水摸鱼,终于是春风吹又生的参与其中,当然,马腾、韩遂也就是在这次讨伐先零羌的战斗中脱颖而出。

两年以前,死不悔改的大月氏再一次发生了叛乱,飞熊军统帅宋建切断了张掖郡和大汉之间的联系,痛痛快快的在山丹自立为王开始反叛东汉政权,那些永远都不会满足的先零羌贵族,又一次无风不起浪的加入其中,毫不在意曾经千刀万剐的列祖列宗。

面对着大汉帝国来势汹汹的讨伐大军,先零羌人全部退入了荒芜凄凉积石山深处,马腾、韩遂等人为了能够在武威郡、天水郡独占鳌头的活下去,所以说在无奈之下只能是留下五千人马,精疲力尽的和这些叛军进行周旋,形成了一种你中有我的对峙局面。

今天上午,马超晃晃悠悠的到达了积石山东侧,同行的还有梁兴、侯选、程银、李堪、张横、成宜、马玩、杨秋等十几个人,虽然说这些家伙也是有名有姓的杀人不见血,只不过这八个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类拔萃的自成体系,后来被历史学家称之为是马超八健将。

繁花似锦、硕果累累的秋天就要来了,这是一个让男女老少都能感觉到多愁善感的季节,大家一路上风餐露宿的抓紧时间赶路,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算是跑到了吹麻滩,就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是进入了情况复杂的积石山地区。

满山风,雀归眠,禅房寂,月惘然,灯火点流年,清泉缀月寒,刚刚到了八月中旬的吹麻滩,已经是层林尽染的深秋季节,这里的松树郁郁葱葱,土地贫瘠,山峦起伏,地形地貌复杂多变。

先零羌叛军基本上都是藏在积石山里面,从来不敢和大汉骑兵进行正面交战,只是利用天时地利伏击人数偏少的汉军巡逻队,只要汉军大部队到了以后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所以说留下来的五千骑兵只能控制住主要产粮区,利用一切机会进行围追堵截或者是切断叛军的粮食供给,试图让这些叛军陷于餐风露宿的境地。

放眼望去,积石山以西幅员辽阔,藏北草原的苏毗雅松就是先零羌叛军的根据地,韩遂大军如果不能扫平积石山以东地区的先零羌叛军,根本就是不可能进入藏北草原的苏毗雅松,而苏毗雅松就是先零羌叛军的后勤支援地,花钱如流水的钱粮士兵在这里集结,然后悄无声息的通过连绵不绝的山谷,源源不断的进入积石山和西凉大军周旋。

先零羌人知道只有这样长期的拖住大军,才能让马腾韩遂的供给出现问题,才能让汉军食之无味的主动退却,才能高高在上的控制住积石山以西地区,所有的先零羌头领从来没有想过能够在正面击败汉军,因为这样的情况基本上是不可能实现的痴心妄想。

先零羌贵族的计划看起来绝对是非常的成功,强大的汉军果然是被拖在积石山无法前进,如果马腾韩遂不顾后勤供应问题直接进入苏毗雅松,到时候先零羌只要偷偷摸摸的劫断粮道,这些汉军士兵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所以说五千人已经在积石山两年没有动弹过了。

“看吧,只要是翻过了前面的那座滑鸠山,我们就要到达第二中队的营地了。”窦宪指了指远处绵延起伏的崇山峻岭,可是在马超这些经过长途跋涉的新兵蛋蛋看起来,远处高高低低的大山都是一模一样的荒凉,光秃秃的就好像是没有任何区别。

“中队长,你、真的是叫窦宪?”马超事不过三的又问了一遍,这件事情无论是谁碰到了,恐怕都会小心翼翼的问个明白。

“呵呵,我就是护粮大队第二中队的中队长窦宪,不但是同名同姓、同音同字,而且还都是如假包换的大老爷们儿,这件事情也不是太稀奇,等到你们见到了我们护粮大队的大队长和其他的中队长,估计你们这些家伙就会感觉到更加的不可思议了。”

这个中队长叫做窦宪,竟然让马超感觉到了匪夷所思,那是因为历史上曾经有过一个大名鼎鼎的窦宪,距今差不多也就是过去了一百年的时间,窦宪(?—92年),字伯度,扶风平陵(今陕西咸阳西北)人,大司空窦融曾孙,东汉外戚、权臣、名将。

建初二年(77年),汉章帝册立窦宪之妹为皇后,窦宪、窦笃兄弟‘赏赐累积,宠贵日盛,自王、主及阴、马诸家,莫不畏惮’。

永元元年(89年),窦宪派遣刺客刺杀了太后幸臣刘畅,嫁祸正在河里研究搓澡巾的太监蔡伦,后来因为事情泄露获罪被捕,终于明白还是搞不定小舅子的窦宪恐惧万分,这个时候适逢南匈奴单于大兵北伐,于是请求朝廷让自己出击北匈奴以赎死罪。

汉章帝看着哭哭啼啼的小媳妇,也是想着要把窦宪尽快的赶出去,于是眼不见为净的拜窦宪为车骑将军,以执金吾耿秉作为副手,各领四千骑,联合南匈奴、乌桓、羌族胡兵三万余人出征,窦宪遣精骑万余大破北匈奴于稽落山(蒙古额布根山),北单于逃走。

窦宪、耿秉率领大军乘胜追击,深入瀚海沙漠三千里,出鸡鹿塞(内蒙古磴口县西北),逼迫南单于逃出满夷谷,度辽将军邓鸿西出稠阳塞(今固阳),三路大军在涿邪山会师,大败北匈奴于稽洛山,到达和渠北醍海(屠申海),杀死了一万三千多人,俘虏匈奴人更是不计其数。

窦宪登上燕然山(蒙古杭爱山)高歌一曲,然后又在燕然山刻石记功,历史学家称之为燕然勒石,大汉朝廷重新拜窦宪为大将军,位高三公,从此以后,燕然山大捷也让窦宪把目光从外戚宦官之争,转移到了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渐渐的坚定了消灭北匈奴的决心。

永元三年(91年),窦宪再次率领大军出击匈奴,大军挺进五千里攻打阿尔泰山,大破北匈奴单于主力,斩名王以下共计五千余人,俘虏北单于皇太后,史**载北单于仓皇逃窜,从此以后不知所终。

永元四年(92年),窦宪大破匈奴,权震朝廷,竟然是又一次有了阴图篡汉的蠢蠢欲动,**帝知道其阴谋以后与中常侍郑众合谋,突然逮捕了窦宪及其党羽,从而没收了大将军印绶,改封为必死无疑的冠军侯,后来又把窦宪赐死。

说起来窦宪在中国历史上可谓是劣迹斑斑,在那些无病吟呻的文人墨客眼中,窦宪被公认为是东汉外戚专权的罪魁祸首,至少是何进之流的杰出代表,因而在历史上也是备受贬斥责骂,以致于他的这些历史功绩,也几乎是被这些罪行所掩盖了。

其实,只要是客观公正地分析窦宪的一生,虽然说这个家伙的有些行为确实是让人愤慨,但是窦宪的历史功绩仍然是不应该被抹杀的,尤其是窦宪对于东汉王朝历史发展的贡献,有些时候更是应该大书特书的给予肯定。

作为一个无可争议的优秀将领,窦宪曾经统率汉朝大军,大破北匈奴于稽落山和金微山,登上燕然山“刻石勒功”,鲜血淋漓的驱逐北匈奴单于西迁,威名可谓是震撼了大漠南北,窦宪所奠定的北疆新格局,既是东汉光武、明、章三代皇帝以及大汉王朝历朝历代的夙愿,也是华夏民族融合进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更是结束了二百年来匈奴烧杀抢掠的不利局面,彻底实现了华夏各族人民渴望和平的的共同愿望。

其次,如果要是从军事史的角度上来看,窦宪作为征伐北匈奴战争的汉军统帅,成功地组织实施了稽落山之战和金微山之战等重大战役,这些战争也在中国军事史上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窦宪用兵如神,尤其是善于针对匈奴骑兵稍纵即逝的弱点,能够及时掌握和准确判断敌军的动向,坚决采取主动出击、穷追不舍的战略方针,经常出其不意的调遣优势兵力和敌人主力进行正面决战,甚至于是轻轻松松的就能包围敌人。

三路大军汇集于琢邪山以后,随随便便的看了看已经是破烂不堪的牛皮地图,窦宪就能够根据北匈奴势力已经是大大削弱,而且不敢再和汉军进行正面交战的实际状况,突然派出精骑万余向北单于王庭所在地稽落山运动,迫使北匈奴只能是派遣主力出战汉军,窦宪在一举将其击溃以后继续主动出击,死死地盯住了北匈奴的主力不放,紧接着又在河云北、金微山取得了重大战果。

窦宪在战场上时时刻刻都会注意扬长避短,根据汉军准备充分装备精良兵力集中的优势,以及深入大漠远离后方不宜久战的弱点,针对北匈奴行动飘忽反应快速、但是力量薄弱惧怕决战的心理,而且北匈奴还有大量老幼病残拖累的实际情况,时不时的就会采用长距离奔袭、迂回包抄等战术,往往能够轻装疾进、速战速决的取得胜利。

包抄夜袭河云北,长途奔袭金微山,这些战役全部收到了出其不意、以奇制胜的效果,与此同时,窦宪只要是抓住战机就绝对不会轻易放弃,每一次击溃敌军以后都是你死我活的穷迫猛打,从来不让敌人有任何的喘息机会,竭尽全力的争取在追击中最大化的歼灭敌人的生力军。

哈哈,就算是此窦宪非是彼窦宪,想起来冠军侯窦宪也是会让马超热血沸腾,只不过在马超来到前线以前,脑海里一直想着是敌我双方激烈的交战,没有想到一路上就连半个叛军的影子也没有看见,。

“中队长,那我们这些人以后驻扎在这里能干什么?始终不和叛军交战也不是办法啊。”

“哈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那些先零羌叛军也是相当的狡猾,见到我们人多的时候就不会出现,见到人少就会躲在草丛树木岩石后面射冷箭,我们中队的五百人主要是负责积石山县城周围的安全,每天都要分成几个小分队出去巡视,防止先零羌人在产粮区烧杀抢掠,遇到先零羌人的时候就要格杀勿论,这些年从来没有让叛军抢到一粒粮食,希望你们能够保持第二中队的优良传统。”

“叛军在这里的人数多吗?”

“大约有两千名叛军躲在这些山里,说起来这些人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两年多没有收割过地里的粮食了,所有的食物全部都要从苏毗雅松运送,只不过毕竟是路途遥远、山高水长,现在能够送到这里的粮食也不会太多,基本上就是靠打猎或者是采摘野菜野果活下去了。”

“中队长,你到这里以后杀死过多少叛军?”

“这些年加起来至少也有四十多个了吧,第二中队刚刚到这里的时候,先零羌叛军还和我们正面交过一次手,我就是在那一场战斗中射杀了二十三个叛军,唉,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和叛军大规模交过手了。”

0

000033 燕然勒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