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汉>000035 一语成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0035 一语成谶

小说:血汉 作者:彼岸花又开 更新时间:2017/8/18 23:03:31

“大家注意!”

究竟是中队长窦宪厉害还是霍去病厉害?正在马超还在想东想西的时候,十几个人已经跟着窦宪进入了一处峡谷,窦宪忽然收起笑容严肃的告诫大家,“叛军经常会在这里进行伏击,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之下,希望大家经过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说着话,窦宪就从自己的弓匣里取弓在手,非常警惕的巡视四周,为人师表的大将军竟然是这么小心谨慎,看起来确实是杯弓蛇影的意思。

马超等人哪里见过这样的大场面,以前无非都是一根筋的冲锋陷阵,看见中队长小心翼翼的样子,赶紧就是手忙脚乱的取出了自己的弓箭

只见这座峡谷之中的山体落差非常大,大小各异的山石密布在山坡之上,想要说清楚到底是什么玩意却又是言不达意,远处不但是看不见什么树木,就连青草也是非常的稀少,只要是叛军提前藏身在这些山石后面,从峡谷外面肯定是什么东西也看不见。

窦宪在见到马超的时候就专门嘱咐了这些事情,只要是能用弓箭的时候就绝对不要用长枪,只要是能用长枪的时候就绝对不要用短刀,战马如果没有倒下去就绝对不要下马,尤其是护指绝对不能离开自己的手指,弓匣和箭壶也一定不能锁死。

看上去马超现在好像是有些紧张,自从睁大眼睛进入了峡谷以后,他的心里就一直在砰砰的跳个不停,马超既是想要和这些叛军过过手,又是想要从峡谷里平平安安的过去,前提条件当然是要让自己的战友安然无恙。

只不过是十几分钟就能冲过去的路程,这些家伙居然弄的是汗流浃背、衣衫尽湿,可想而知,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确实是被窦宪吓唬住了。

马超没有穿上自己的银盔银甲,也没有把银盔银甲带到积石山,只不过就是在衣服外面套上了一件皮甲,说起来只不过就是一层薄薄的牛皮而已,这种皮甲根本挡不住近距离的弓箭射击,最多只能是尽力而为的防止被流矢射穿身体而已。

马超骑着的也不是自己的那匹白马了,而是西凉骑兵专用的山丹马,这是当地野马和顿河马进行杂交而成,身体里面含有三分之一的顿河马血液,仅仅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高人一等,对于这种高寒山地的适应性却是非常强,而且遗传性也是非常的稳定。

山丹马场就位于山丹县城的西侧,凉州铁骑马匹,半数以上皆出于此,当年定远侯之子班勇投笔从戎的时候,曾经在这里屯军修建了山丹马场,已经是彻彻底底的做好了征服西域各国的准备工作,只是可惜班勇后来为人所害,征服西域的事情也就只能是不了了之。

山丹马场背靠祁连山,北界大黄山,进可攻占武威,退有西域三十六国做后方。

山丹马体质粗糙结实,体型长方,躯干粗壮有力,头部大小非常适中,耳朵小而灵活,额部宽阔平缓;脖子中等长度,看上去有些向前倾斜的感觉,背部长宽平直,胸部深宽;胸围发育良好,有草腹,尻宽中长,尾巴偏于短斜;四肢结实干燥,后肢有轻度刀状或者是外翻,关节粗大,筋腱明显,蹄质紧硬,毛色多是以骝、黑、栗色为主,少有白章。

几百年来,大汉帝国的正规骑兵配备的全部都是汉马,所谓的汉马其实就是大宛马和波斯马混血而成,这种马匹身材高大,体格强壮,速度也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需要喂养专门的牧草,有些时候还需要喂食谷物以补充体力。

山丹马虽然在很多方面比不上汉马,但是它胜在能够吃苦耐劳,能够不吃不喝的整日行走,而且山丹马什么草都能吃,就算是冬天大雪覆盖地面的时候,它也能用自己的鼻子嗅出来有草的地方,然后再用蹄子撅开泥土去吃草,有些时候还会把草根一起吃掉。

这种山丹马,绝对是护粮大队最为需要的马匹了,只要是出去的时候能够骑着这样的战马,游骑兵就可以脱离后勤补给深入到敌后作战。

马超以前骑惯了高高大大的汉马,现在骑在山丹马上一点安全感也没有,因为他始终怀疑如果遭遇到叛军埋伏,这些山丹马是否能够快速的跑动起来。

看起来马超的担心好像是有些多余了,或许是先零羌人听说马超初来乍到的给了个面子,大家直到出了峡谷也没有遇到一个穿衣服的叛军。

窦宪悄无声息的把自己的弓箭收了起来,非常高兴的指了指前方,“到家了。”

马超顺着窦宪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前方是一片面积很大的盆地,盆地里都是已经收割完庄稼的空闲田地,横七竖八的连接着一条大路,镇子里依稀可见的还有不少人在来回走动,忙忙碌碌的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心情不错。

“这里就是积石山的主要产粮区,所以我们第二中队一直会驻扎在这里,直到运粮队过来把所有的粮食运回去。”窦宪说着话又指了指不远处的群山,“哈哈,那些叛军就躲在这些山里,也可以说是把我们包围了。”

“我们这里每一年都要接受骑兵前来培训,作为第二中队的指挥官,我希望你们在此期间一定要服从上级的命令,就算是自己不能理解的命令,大家也必须要严格的执行。”

大家高声回答,“属下将执行长官的一切命令!”

“好,在此期间我会安排你们做一些适应性的训练,这些训练任务你们必须要全部无条件的完成,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得到优秀的评语,然后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军官,再回到以前的部队去继续战斗。”

“喏!”

“你们仔细听好了,我的命令不会多说,在战斗的时候你们必须毫无疑问的执行,如果你们胆敢在战场上不听从我的命令,我就有权把你们之中的任何人直接斩杀!”

“喏!”

“作为未来战场上的指挥官,你们以后要多多观察我是如何指挥战斗,只要是看不明白的时候就要多想,无论是我的说法想法做法对还是不对,我只是会在面临危险的时候告诉你们应该怎么做,不会给你们解释为什么要这样做的问题,大家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现在可以解散了。”

“喏!”

一个士兵引领这些人到了住宿的地方,空空荡荡的房间非常大,十几个士兵正在坐着聊天或躺着睡觉。

马超看见眼前的这个士兵人不错,走过去套了套近乎,“你们是不是都在这里待过两年了?平常没有事的时候也不用训练吗?”

“是啊,我们到这里差不多都是有两年了吧,我们平常确实是不用再进行训练,只不过巡逻就是我们的死亡训练,每一次巡查大概要用四五个小时,我们在白天会分成十几个小分队进行巡逻,大约半个时辰就会派出去一个小分队,差不多等到最后一批人离开营地的时候,第一批人正好就可以回到营地了,这样的话,如果发现了叛匪就可以相互有个照应了。”

“嗯,最后一批人什么时候能回来?”

“必须是在天黑之前!”

“那我们晚上的时候还需要巡逻吗?”

“正常情况下都是可以好好的睡一觉,只有在晚上发现了叛军的踪迹,我们才会集结部队进行追击。”

“谢谢,我叫马超,以后请多多关照。”

“我叫田林,嗯,你以前应该是杀过人吧?”

“嘿嘿,好像是杀过几十个吧。。。”

田林笑呵呵的拍了拍马超的肩膀,眼神之中流露出来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嘿嘿,我说的杀人可是和以前不一样啊,希望你们能够过得了这一关,去年夏天就有很多人没有过去这一关,结果都被分配到了斥候营。”

马超有些迷惑不解的看着田林的背影,心里说杀个人有什么难的啊,不就是哼哼哈嘿的把人弄死就完了嘛,自己前些年在定西和七里沟杀过的人,估计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了吧,感觉也没有什么问题啊。。。

这些家伙每天早上都要跟着窦宪出去巡逻,仔细观察着窦宪处理事情的一言一行,窦宪无论是有什么事情也不会避着大家,而且只要是看见马超在场的时候,窦宪就会尽量说的更清楚一些,马超知道这样做是为了让自己心领神会,内心之中也是暗暗的感激窦宪。

马超这些新兵蛋蛋负责巡逻的是产粮区的北面部分,窦宪每一天都要带着几十个人跑到远处的山脚下,然后再顺着原路返回驻地,这样来回一趟差不多需要六七个小时,等到中午的时候,这些家伙都是在坐在地上吃的干粮喝的冷水。

巡逻途中总是会经过三个小树林,三个小山坡,两条小河和两处杂草茂盛的荒地,只要是队伍远远地看见这些地方的时候,无论是有没有发现什么风吹草动,窦宪就会如临大敌的命令所有骑兵小心戒备。

刚刚开始的时候,马超只要是听见窦宪的命令就会感觉到非常紧张,以为叛军就是天天躲在这些地方呢,可是就这样提心吊胆的过去了七八天,一直都是没有发现叛匪有什么动静,马超就认为可能是窦宪太过于小心了,大家根本就用不着这样的胆战心惊。

就在第九天的早晨,大家又跟着窦宪出来巡逻了,马超的旁边仍然是那个神经兮兮的田林,马超也知道田林的任务就是保护自己,可是自己真的就那么不堪一击吗?现在居然还需要别人的保护了,自己在战场上可以说已经是杀人如麻了,为什么到了这里还需要让人保护?

转眼之间,大家又跑到了每一天都要经过的小树林,马超虽然比起来开始的几天有些麻木了,但也还是按照窦宪的要求持弓在手,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随风飘动的草木皆兵。

窦宪每一次经过这些树林的时候,都会让这些人把前后距离拉开分成三组,这样做的目的也是非常简单,就算是真的遇到了敌人伏击也不会被一网打尽,当然,今天还是和前些天一样,这些人前呼后拥着中队长窦宪,一个个都是平平安安的出了小树林。

出了树林以后就是一片杂草密布的空地,这个时候的马超已经是完完全全的松懈了下来,竟然偷偷摸摸的把自己的弓箭收了起来,身后的田林也是紧紧的跟着跑出了树林,那些先跑出来的骑兵已经停下来等着后面的同伴,小心翼翼的盯着不远处杂草丛生的空地。

马超轻轻松松的笑了笑,只要从这里再向前走不到十五里路,就是这些家伙巡查的终点了,到了山脚下差不多就应该吃午饭了,看起来今天还是像以前一样,美美的睡个午觉就可以按时返回驻地了。

田林在马超身边停住了马,突然用手指着前面的天空,“快看,那些玩意是不是传说之中的海市蜃楼?”

马超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过去,只看见从山谷里升起了一层淡淡的薄雾,似纱似雾的在山林之间流淌着,仿佛是给大山披上了一件神秘的外衣,那些流动的云雾虚无缥缈的的飘来飘去,让人感觉大山也好像是在慢慢的向前移动一样。。。

“是啊,真的是太美了。”

深秋季节的积石山一片金黄色,眼前的景致看起来确实是非常美丽,感觉就好像是从深山里流淌出来的一泓泉水,花哗啦啦的仍然带着清澈和甘甜温润心灵;感觉就好像是初春季节漫山遍野的一抹新绿,清新自然的点缀着生机勃勃的生命;感觉就好像是花园之中绽放的兰花,恬淡生香着芬芳怡人;感觉就好像是清晨小草上的露珠,晶莹剔透却又是不染风尘。。。

“啊。。。”就在这个时候,马超突然听见身边的田林叫了一声,侧过头就看见田林的脖子已经被利箭穿透了,正在用一只手去抓长箭的尾羽,感觉就好像是想要把长箭拔出来一样,可是却又是无能为力的从马背上栽了下去。

“田林!”马超下意识的就是大吼了一声,绝对没有想到窦宪的话就是一语成谶,曾经杀人如麻的两只手开始有些微微颤抖,而且还是不知所措的颤抖着。。。

0

000035 一语成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