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汉>000036 生死之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0036 生死之间

小说:血汉 作者:彼岸花又开 更新时间:2017/8/19 7:39:07

城头铁鼓声犹震,匣里金刀血未干,生死考验就在不知不觉之中呼啸而来。。。

“敌袭!”一个个异常凄厉的尖叫声响起来了,一阵阵纷乱的马蹄声响起来了,就这样不停的在马超的耳边啪啪炸响。

“隐蔽!赶紧的散开!大家都给我跑起来!”窦宪骑着马在不远处的草丛之中来回穿梭,嘴里还在不停的高声厉喝着,眼睛却是死死地盯着有些哆哆嗦嗦的马超,看起来就好像是想要给仍然不知所措的马超,如雷贯耳的来一个当头棒喝的狮子吼。

梁兴、侯选那十几个新兵听见了窦宪的指令以后,下意识的就开始催动自己的战马,紧紧的跟着其他骑兵风驰电掣的跑了起来,只有马超还在呆呆的看着田林在地上挣扎着,田林的两只手仍然是在空气中不停的张牙舞爪,看上去仍然是想要拔出来自己喉咙里的长箭,身体扭曲着看起来好像仍然是非常痛苦的样子,

马超只不过是愣了几秒钟时间,突然忘记了打不过就跑才能死里逃生的祖训,竟然是想要跳下马去帮助田林站起来,这个时候耳边又听见了窦宪在大声的叫着自己,“马超!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混蛋,快点给我跑起来!”

马超有些不知所措的转过了头,然后就看见窦宪已经驰马飞奔了过来,手里的弓箭已经高高的举起来了,而且黑乎乎的长箭已经瞄准了自己的脑袋,紧接着就想起来了窦宪曾经说过的话------你们要是在战场上不听从我的指挥,我就可以直接杀了你们!

冷汗在一瞬间就是铺天盖地的流出来了,好像是突然想起来了那些锅碗瓢盆,马超没有时间再去看还在地上挣扎的田林,两个脚后跟狠狠地踢在了战马的肚皮上,就在驱马向前刚刚跑出了一个马蹄子的时候,马超就突然感觉有一阵冷风从自己的背后掠过去了。

“嗖!”异常尖锐的一个声音,回过头就看见一只利箭已经飞过自己刚才犹豫的地方,马超不禁又是下意识的惊出了一身冷汗,看起来如果要是再慢个半秒钟,自己恐怕就会和田林一样死无葬身之地,就这样殊途同归的在地上躺着了。

好像是忽然感受到了呼之欲出的危险,死里逃生的马超直接就把马速提到了最高,急急忙忙的沿着树林由慢到快的跑起来了,而且根据青红皂白的经验教训,根本不敢再和任何人打招呼,与此同时,马超抓起来了自己的弓箭,有些茫然的指向了远处的开阔地。

“记住,千万不要射杀那些想要逃跑的叛匪,左边过去五个人,右边过去五个人,剩下的全部留在这里拖住他们,绝对不能让这些人跑了!”窦宪大声的指挥着已经冷静下来的骑兵,抽时间回过头看了看仍然在地上挣扎着的田林,发现他的两只手已经垂下去了。

这些骑兵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训练有素,遇到袭击的时候也没有露出什么惊慌之色,每个人好像都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中队长窦宪的话音还没有刚落,大家就立刻分成了三个部份,不断的在树林边缘往来穿梭的奔跑起来。

马超看着窦宪指挥这些骑兵作战,心里感慨这样才是真正的骑兵,而且看起来确实是经常会遇到这样的袭击,所以大家听见中队长的命令才能够迅速的冷静下来,能够让大家毫不犹豫的执行自己的命令,中队长的治军手段也可以称得上是相当出色。

这和以前马超自己的指挥绝对是不一样的概念,自己就知道带着炊事班长横冲直撞,不管不顾士兵之间有没有什么保护,就好像是那个勇往直前的飞将军李广,实在不行了自己就只能是脚底抹油的逃之夭夭,那样的胜利虽然说看起来相当的不错,其实说起来靠的纯粹就是运气,自己现在还能够活下来,说到底就是因为那一场大雾弥漫。

马超想东想西的飞驰了一会,两只眼睛瞪得好像是铜铃一样,却是连半个叛匪的人影也没有看见,前面那片空地都是半人多高的杂草,正在气定神闲的随着微风左右摆动着,就算是有几百个叛匪躲在里面,估计也不会被人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就在马超四处寻找叛匪藏身之处的时候,距离他七八十米远的地方,突然站起来了一个面目狰狞的先零羌人,膀大腰圆、体格健壮,轻轻松松的举起来了手里的强弓劲弩,万无一失的瞄准了马超的前进路线,两只大手已经是悄无声息的拉开了弓弦。

马超条件反射的就是愣了两秒钟,然后下意识的就把手里的长箭迅速移向了那个叛匪,只不过还没有等到马超的长箭射出去,就已经看见四五支箭同时射中了那个叛匪,这个叛匪身体猛然一颤,然后就是摇摇晃晃的栽倒在草丛里了。

这个时候,中队长窦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命令左右两边的骑士逐渐向中间围拢,“三个人在前,其余人在后,分散前进!”

窦宪的命令刚刚发了出去,跑在前面的三个骑兵已经分散开向着开阔地冲了过去,按照中队长说的战斗队形,剩下的骑兵在三个人身后紧紧的跟进,马超也跟着这些人向着草丛包抄了过去,前后距离差不多也就是在二十米左右。

窦宪这样做应该就是想要打草惊蛇了,跑在前面的三个骑兵没有跑出去多远,马超就发现几个已经惊慌失措的叛匪站了起来,大家痛痛快快的把长箭射了出去,有两个叛匪站起来想要射击跑在前面的三个骑兵,还没有抬起头就被后面迅速跟进的骑兵直接射杀了。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突然又有一个骑兵栽下了马,可是马超却没有看见叛匪向他射击,正在疑惑不解的四处观望,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的时候,窦宪的声音又在耳边响了起来,“大家保护好要害部位,小心弓弩,注意寻找敌人弓弩的位置!”

哇靠,这些叛匪居然还有势大力沉的弓弩,这样就可以不用站起来瞄准了,只要是顺风顺水的看见前面有人,叛匪躲在草丛里偷偷摸摸的发射就完蛋了。

大家又向前推进了二十米,转眼之间又有七八个叛匪被射死了,马超非常想要射死一个叛匪来证明自己的银盔银甲,只不过他的手脚总是好像要比别人慢上半拍,冲了一百多米还没有射到一个叛匪,反正是只要马超看见叛匪站起来弯弓搭箭,那些叛匪就会被手疾眼快的骑兵射杀,根本没有一个家伙顾及到马超的小白脸。

正在马超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的时候,突然看见前面一百五十米的草丛里,有一个叛匪站起来转过身就向后跑,非常奇怪的是跑在前面的几个骑兵根本就是不屑一顾,就好像装作是没有看见这个家伙一样,竟然是没有一个人向他射击。

自己和那个叛匪之间差不多有一百多米的距离,说起来好像是已经超出了教科书上面的射击范围,因为只要是射击距离过远的话,一丝丝细微的风速就会加大对箭羽的影响,射击精度就会大大的降低,而且这样就算是射中了也没有什么危险。

虽然算不上是最佳的射击距离,但是马超对于自己还是非常的有信心,两手空空的跟在后面跑了十几分钟,马超等待这个无人问津的机会已经很久了,这样没有人在乎的机会绝对是非常难得,马超也没有再多想什么,拉开弓弦就把已经湿淋淋的长箭射了出去。

马超有些兴奋的看着自己的长箭飞了出去,在空气中划过了一道非常完美的弧线,不到三秒钟就追上了正在全力奔跑的叛匪,轻而易举的穿透了这个家伙的脖子,手舞足蹈的摸了摸血淋淋的空气,转眼之间就是劈哩啪啦的摔进了草丛里。

“哈哈哈,轻轻松松的就可以一箭毙命,天才就是天才,这么远的距离还能准确的命中叛匪的要害,这玩意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事情啊。。。”

马超正在洋洋得意的时候,耳边却又听见了窦宪惊天动地的吼叫声,“马超,你这个混蛋,如果要是再不听从我的命令,我马上就会杀了你!不许再射击那些想要逃跑的叛匪,听见了没有?”

马超当然听见了窦宪的怒吼,心里却是感觉到非常的委屈,不太明白为什么不能射击逃跑的叛匪,可是也知道如果自己和窦宪对着干,很有可能真的就会被这个家伙杀了,只能是撕心裂肺的回应着,“明白了!”

转眼之间,大家已经跑进了开阔地,接着就在窦宪的指挥下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左右两边的骑兵简简单单的交错而过,各自转马回身,然后开始仔细的扫荡着这片空地。

草丛里已经没有什么箭再射出来了,大约有二十多个负隅顽抗的叛匪,在窦宪命令骑兵进行正面冲击的时候就被射杀了,而整个骑兵巡逻队只不过是有两个骑兵中箭倒地,其中还包括刚开始就被叛匪偷袭得手的田林。

马超下意识的又回过头看了一眼,希望能够看见田林晃晃悠悠的身影,哪怕是挣扎着在地上爬来爬去,这样也能让人知道他还没有死,可是长长的野草却挡住了马超的视线。

这些先零羌叛匪不愿意和骑兵正面交战绝对是有道理的,现在他们已经被十几个骑兵巡逻队杀的是毫无还手之力,如果这些年真的要是能够进行大规模的正面作战,这样的汉军骑兵估计能够消灭十倍以上的先零羌叛匪。

这个时候,窦宪已经下令停止了进攻,只不过仍然让大家在这片空地上来回冲击着叛匪,遇只要到了死不悔改的叛匪就可以自由活动,马超也是信马由缰的坐在马背上呼啸而过,眼睛死死地看着眼前的杂草丛生,根本不知道还有多少叛匪藏在这里面。

眼见着巡逻队基本上已经控制住了局面,窦宪这才回过头去看了看田林,然而却只是骑着马在那里转了一圈,只不过是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田林,然后就是不动声色的回来了。

虽然窦宪的表情看上去仍然是非常的平静,但是经历过云山雾罩的七里沟大战,马超却知道田林肯定是已经死了,因为如果田林还有一口气的话,窦宪必然会让人回去帮助田林包扎伤口,或者是自己跳下马把田林扶起来。。。

“草丛里面的人听着,马上自己放下武器走出来,否则就是格杀勿论!”窦宪大叫大嚷的向着草丛空口无凭的喊着话,听起来就好像是在和这些先零羌叛匪开玩笑。

马超心里想着这玩意还能有什么用吗?难道说先零羌叛匪就会这样听话?不过叛匪的表现却是让马超大失所望,窦宪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去,就看见有四个叛匪高举着双手,老老实实的从草丛里站了起来。

窦宪不怀好意的命令他们自己走过来,这些人就浑身颤抖的走了过来,马超看见这些家伙都是面带菜色、衣衫褴褛,看上去已经是被吓的胆战心惊,开始面无人色的后悔这一次无异于自杀的袭击了。

几名骑兵冲上去团团围住了这些家伙,直接就用套马绳把这些叛军紧紧的拖在战马后面了,又有几名骑兵跑到空地里小心翼翼的巡查了一番,只要是看见叛匪的尸体就要下马把他们的脑袋砍掉,装在专门放置头颅的网兜里挂在了战马的尾巴上面。

据说这些面目狰狞的脑袋也是价值不菲,如果是早些年还可以从韩遂手里换取三个铜钱,现在只能是挂在大营门口证明第二中队的骁勇善战了。

这些事情做完以后,已经差不多是下午三点多钟了,窦宪吩咐把田林两个人的尸体绑在马背上,而且连吃饭这么大的事情都忘了,直接就带着大家拖着活下来的俘虏返回了驻地。

直到三十年以后,马超还是记得那个凄冷的晚上。

营地中间架起来了两个巨大的柴堆,马超就站在边上静静的看着田林的尸体,一张白白嫩嫩的脸庞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了,两只眼睛却仍然是死不瞑目的怒目圆睁,眼神空空的望着天空中的白云朵朵,好像是后悔自己没有把中队长的叮嘱放在心里,马超就这样感慨万千的站了很长时间,最后才把田林的双眼合拢起来,哆哆嗦嗦的点燃了腾空而起的火焰。

兄弟,你看见了吗,天空还是那样的蔚蓝,战争还是要日复一日的继续下去,安心的去吧,我们已经为你报了仇,而且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兄弟过去陪着你,永远陪着你一起看潮起潮落、海市蜃楼。。。

0

000036 生死之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