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汉>000042 贴身保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0042 贴身保镖

小说:血汉 作者:彼岸花又开 更新时间:2017/8/22 20:59:00

这个时候,代理小队长梁兴急匆匆来到了马超的身边,“长官,还是先把身上的长箭取出来吧,要不然到时候流血过多可就麻烦了。”

马超看了看大腿上的伤口还在不停的往外面流着血,又看了看已经没有任何战斗力的先零羌叛匪,轻轻的点了点头,坐在地上就让梁兴帮着自己取出了箭头,呲牙咧嘴的看着梁兴毫不在乎的表情,大刀阔斧的包扎血液已经开始凝固的伤口。

天空中又飘起了雪花,就这样淡淡的在风中飞舞着,青藏高原北部在十月份下雪是非常常见的事情,只不过是过去了一会儿功夫,漫天飞舞的雪花已经是越来越大,一片一片的铺满了冰冷的大地,莽莽苍苍的山谷之中到处都是白茫茫的景色,眼前好像是忽然变成了一个银装素裹的雪的世界,让人目眩神迷的有些喘不过气。

地上的鲜血已经被洁白的雪花掩盖住了,只有那些横七竖八躺卧着的尸体,静静的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战斗。

冬天的风雪异常寒冷,尤其是在这样狭长的山谷之中,已经被俘虏的先零羌叛匪默默无声的坐在雪地里,单薄破烂的衣衫不能为他们抵挡一丝风寒,这些人已经不间断的行进了一天一夜,如果不是佛祖在内心深处的支撑,早就是精疲力竭的不想活下去了。

马超小分队的突然袭击,刚才又让这些先零羌人受到了惊吓,大部分叛匪现在已经是冻的面青唇黑,只能是紧抱着膝盖缩成了一团,紧紧的依偎在一起抱团取暖,垂涎三尺的看着马车上面的胳膊腿,暗暗祈祷着佛祖能够保佑自己活下去,只要是能够再吃一口味道鲜美的帕皮肉酱,这辈子就算是死去活来的挫骨扬灰也值了。。

风雪越来越大了,马超已经披上了银白色的披风,披风上的帽子也戴在了头上,身上的几处箭伤并不是很严重,马超包扎完以后又骑上了战马,无声无息的站在俘虏的正前方,飘飘洒洒的看上去好像是一个雪人,这样一来,几乎是所有的先零羌俘虏都能看见亮银枪了,马超知道这些俘虏从心里害怕自己,或者说是在心里仇恨着自己的杀人不见血。

话又说回来了,这样就算是胜之不武又怎么样?马超现在根本不在乎这些叛匪恨不恨自己,只要是先零羌人害怕自己就行了,如今这里加上自己只不过是有十个骑兵,在中队长窦宪率领第二中队到来之前,只要是保证这些叛匪不出现意外就可以了。

“长官,我们是不是先问问这些俘虏,看看被他们抓走的那些骑兵在哪里?”侯选轻声的问着马超,看起来是想要在中队长到来之前再立新功。

马超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们的人太少了,还是等中队长来了再问吧。”

其实马超心里已经知道了那些骑兵的最终命运,这些叛匪既然能够带着一部分骑兵的尸体,可是却没有把那些剩下的骑兵带着一起走,那就只能说明已经被这些叛匪给杀了,只不过是不知道这些尸体为什么要区别对待而已,等会窦宪来了肯定是要问清楚这些叛匪,那些骑兵的尸体被他们扔到哪里去了,大家找到以后好好的掩埋就行了。

马超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内心之中仍然是感觉到非常的疑惑不解,这些叛匪为什么要带着一部分骑兵的尸体呢?

想到这里,马超情不自禁的转过头又去看了看那些骑兵的尸体,为什么这些尸体大部分都是缺少了胳膊腿呢?那些缺失的四肢到底是扔到哪里去了呢?

大汉王朝自古以来就信奉树高千丈、落叶归根的敬鬼神而远之,所以说对于阵亡将士的尸体,基本上都要找到并且还要郑重其事的进行火化,然后再把他们的骨灰送回自己的家乡掩埋,两个月以前火化田林遗体的时候,说起来还是马超亲手点的火。

不过,现在还不是审问这些俘虏的时候,要是真的碰到了一个有点骨气的叛匪,咬着牙来个打死我也不说的情况,自己也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叛匪把他斩杀,否则就会激起这些叛匪的困兽犹斗,到时候如果这些人一哄而散的跑起来,确实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虽然说马超已经学会了面不改色的杀人不眨眼,但是万一激起了这群先零羌叛匪的反抗,无疑就是增加了自家兄弟的危险,窦宪曾经说过一定要为大家考虑,这些陷入绝境的家伙如果要是不顾一切的破罐子破摔,战斗力绝对是不可理喻的疯狂。

马超记得窦宪教过自己怎么样处理这种情况,“千万记住,一定要在开始的时候就给叛匪留下希望,即使他们自己也知道这样的希望非常渺茫,但是只要有了一丝可以活下去的希望,这些人可能就不会顽抗到底了,至少是能够分化一部分胆子小的家伙。”

雪花就这样不紧不慢的飞舞了两个小时以后,中队长窦宪终于是匆匆忙忙的赶到了,紧随其后的差不多还有一百多个骑兵,看起来第二中队的骑兵差不多全部到了。

当窦宪看见雪地上坐着黑压压一片俘虏的时候,禁不住就是微不可查的咧了咧嘴,好像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玩意是真的,只不过是十一个新兵蛋蛋组成的小分队,竟然敢和三百多个先零羌叛匪叫板,而且还能斩杀了敌酋在内的将近一百人,俘虏叛匪二百多人,这样的战果就算是对于久经战事的大队长白起,恐怕也是很难做得到的事情。

“马超,你的伤势怎么样了?”窦宪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马超的伤势,这让马超的心里非常感激,“不要紧,只是小伤而已,谢谢中队长的关心。”

“已经问过这些叛匪了吗?”

“没有问,我们的人数太少了,我害怕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所以还没有来得及进行审问,中队长来了,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审问这些家伙?”马超知道窦宪也是在关心那些被俘骑兵的下落,所以老老实实的说出来了自己的想法。

马超现在已经把窦宪当成是自己的良师益友,从来不想隐瞒自己的想法和看法,不管自己的想法和看法是不是正确,马超要做的就是清清楚楚的告知窦宪,这个时候窦宪就会把自己的看法说出来,以供马超参考改正自己的想法和看法。

“干的好!马超,你在第一时间率军突袭混乱不堪的叛匪,这件事情说明你是遇事果断、胆略超人,现在又根据具体情况而没有鲁莽行事,没有给大家带来更多的麻烦,这就说明你是刚中带细、考虑周全。

哈哈,不错,这一次做的非常好,现在已经成为一名非常合格的优秀军官了,看起来这几个月你小子确实是没有白学。”窦宪连声夸奖着脸色微红的马超,而且好像是希望看见马超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多谢大队长。”马超用手指了指哆哆嗦嗦的先零羌俘虏,既然现在有了中队长撑腰,尽快的找到那些被俘虏的骑兵也就是刻不容缓了,“是不是现在就审问他们?”

“不要着急,大家还是在这里等一会吧,我已经派人去向大队长报告了,他们差不多再有半个小时就到了,那些骑兵兄弟的命运是什么,相信大家应该都已经知道了,所以也不用急着这一会儿时间。”窦宪非常平静的看着那些瑟瑟发抖的叛匪。

“喏!”马超低声回答了一声,心里不明白中队长为什么还要再等一会。

“马超,你这一次真的是立了大功,还没有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兵军官,居然获得了这么大的军功,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与众不同的家伙,好好干,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小子的前途绝对是非常远大。”

“谢谢中队长。”马超也是很高兴,在窦宪眼里都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这玩意肯定就是一种非常特别的荣誉了。

所有的汉军将士背井离乡都是为了财富和荣誉,只有财富和荣誉才能让战士在战斗的时候悍不畏死,只有财富和荣誉才能让战士在战场上勇猛异常,也是财富和荣誉让汉军成为了世界上最强悍的军队,战士在作战的时候才能勇敢的前进、杀敌无数。

有些时候,荣誉就是一切!

马超天生的就是战场上的统帅,转过头又一次看了看高耸入云的积石山,他的心里忽然充满了期望,这是一种对于战斗生活的期望,这些荣誉也让马超的好战之心大大增加,这种荣誉高于一切的心态,对于马超的未来确实是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远远地看见大队长白起带着骑兵队飞驰而来,马超又一次向窦宪请命,“中队长,我现在就过去审问他们。”

就算是可以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大开杀戒,这种审问其实就是在破灭窦宪所谓的希望,因为在没有找到那些骑兵的尸体之前,那些汉军骑兵就相当于是仍然还活着,仍然好像是永远行进在运送粮草的路上。。。

窦宪非常平静的点了点头,指了指站在自己身后的另外两个骑兵,“索罗斯、塞莱斯,你们两个人过去保护马超,一定要注意安全。”

“喏!”

马超呲牙咧嘴的摇了摇头,这两个自己一直叫不出来名字的家伙,原来就是传说之中的索罗斯和塞莱斯,说起来他们都是来自于马腾治下武威郡的左封羌,自从马腾路见不平一声吼的造反有理,左封羌大部分精壮全部成为了马腾的亲卫,很久以前,索罗斯和塞莱斯的父亲就是马腾的亲卫了,马腾现在又把索罗斯和塞莱斯送到了马超身边。

马超带着自己的贴身保镖在俘虏之中寻找目标,这些俘虏看见滚滚而来的汉军骑兵,不禁就是更加的恐慌起来,只不过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些先零羌叛匪现在已经失去了任何希望,就好像是一群等待宰杀的牲畜,正在不知所措的的等待着猎人的选择。

马超指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泪流满面坐在前排的年轻人,“你,站出来!”

那个年轻人看见马超指着的是自己,身体竟然是不能控制的摇晃了起来,再也是忍不住的放声大哭起来。

“闭嘴!”马超有些心烦意乱的高声厉喝,意料之中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但是那个年轻人不但是没有停住哭声,反而是哭的更加厉害了,显然他已经知道自己就要完蛋了,所以看上去差不多已经是彻底崩溃了,嘴唇好像是比两条腿还要哆嗦的厉害。

马超感觉这个家伙的凄惨哭声实在是让人心慌意乱,而且让坐在地上的俘虏开始骚动不安了,所以说只能是当机立断的拨出横刀,大步走到了那个家伙的面前,挥刀过去就砍下了他的人头,凄厉的哭声骤然消失在空气之中,显得是异常诡异。

这个年轻人脖子里喷出来的鲜血,热乎乎的浇在了身后几个俘虏的脸上,其中有两个俘虏下意识的就是想要起身躲避,索罗斯和塞莱斯毫不犹豫的跳上前去,简简单单的横刀闪过,眼看着又是两颗人头在雪地上滚来滚去。

“擅自起立者,死!”马超眼睁睁的看着练刀的机会没有了,只能是虎虎生风的挥舞着手里的横刀,刺啦刺啦的把一片片雪花劈成了雪粉。

这一次没有先零羌人再敢站起来躲避了,后面还有几个已经被鲜血浇透了的叛匪,现在也是不敢再移动半分了,这些叛匪甚至是不敢再抬头看看马超的横刀,哆哆嗦嗦的就把自己的脑袋深深的低了下去,害怕转眼之间就会看见自己的人头飞出去。

马超就这样提着横刀在俘虏之中走来走去,再次选择了一个看上去非常老实的目标,轻轻的用脚踢了踢这个二十多岁的先零羌俘虏,语气听起来也是温柔了很多,感觉就好像是一个不耻下问的好孩子,“你,站起来。”

虽然已经是吓得浑身颤抖全身无力,但是那个被马超踢到的家伙还是战战兢兢的想要站起来,因为他知道如果不听眼前这个小屁孩的话,自己就和刚才那几个族人是一样的下场,马上就会成为桃谷里绘香的牡丹花下死了。

最后还是在横刀的帮助之下,这个家伙用尽全身气力的站了起来,已经坐了太长时间的两条腿一麻,竟然差一点又是坐了回去,摇摇晃晃了很长时间才站稳了,但还是低着头不敢去看马超的眼睛。

“说,那些被你们抓住的汉军骑兵在什么地方?”

这个好不容易站起来的家伙,听见马超的喝问想要说话,两只手不停的比划着什么,可就是结结巴巴的说不出来。

“好,有骨气!”马超终于是失去了耐心,直接就把他的头砍了下来,轻轻松松的一脚踢飞,接着又用脚踢了踢旁边的一个俘虏,“起来说话!”

可是让马超没有想到的事情出现了,这个俘虏居然是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了,这个看上去差不多已经是三十多岁的家伙,不但是可以非常从容的站着,而且还可以抬起头看着马超的眼睛,眼神之中隐隐约约的闪闪烁烁,好像是还有一丝无法言喻的轻蔑。。。

0

000042 贴身保镖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