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火世界>第19章 夺回城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9章 夺回城市

小说:战火世界 作者:史密斯为甚 更新时间:2019/8/19 10:40:41

之后几天,骑兵队又被尧命令袭击了几个被犬戎人占领的村庄。

幸而,这几个村庄由于需要劳力来背负粮食运到犬戎人占领的城市,所以村中诸夏人并没有被犬戎人屠杀殆尽。

在几次胜利的行动后,这些村庄内诸夏人大多被解救,而犬戎人除了被骑兵队杀死的,还有少数被俘虏的。

犬戎男人都十分有血性,没有一个甘于当俘虏的,只有女人为了活命会在面对神鼎军骑兵时扔下武器。

当然,这些女人在扔下武器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自己会面对什么。

晚上,夷羿看到自己的骑兵队同伴以及被解救的男性诸夏村民一个个脸上满是急躁饥渴的表情地走入一个小树丛内,随后几个犬戎女人也被拖入了树丛。

开始一两个时,小树丛内只传出男人志得意满的喘息和狂暴的吼声。

但是当更多的男人依次进入树丛,树丛里犬戎女人开始痛苦的哀求然后是惨叫。

说实话,一开始夷羿很仇视这些犬戎女人,因为他知道这些女人也跟在犬戎男人身后屠杀欺压自己的诸夏同胞。

再加上对这些女人出卖身体换得苟活的鄙视,夷羿想象自己与这些女人亲密都感觉到恶行。

但如今听到这些女人的哀求和惨叫,他不知为何,有了一种希望这些女人活下来的想法。

夷羿当然没有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但是也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心声,这些经历了暴行的女人都活了下来。

当最后一个男人离开了树丛,这些女人互相搀扶着也离开了树丛。由于伤势过重,这些女人几乎是半爬半走。

一个满脸淤青女人被其他女人选为代表,一瘸一拐地走向了一个骑兵队士兵搭建的火堆边。

在这里,一个骑兵队士兵正用一个陶盆烤着几个饼。看到脸上满是淤青的女人走近自己,这士兵感到一阵厌恶,虽然半个小时前,他自己也在这个女人身上尽情发泄过。

士兵锵的一声拔出了金黄色的青铜短剑,把剑尖对准了女人面目全非的脸庞。

但是面对锋利的剑尖,犬戎女人没有退却只是坚定地看着看陶盆里的面饼。

士兵却失去了耐心,他不想因为女人失去了自己今天晚餐的胃口,准备一剑了结女人。

“给她饼。”夷羿的声音忽然传来了,

士兵略微放下了青铜剑。

“犬戎人是不讲信用的蛮夷,我们诸夏人不是。她们提供了肉体换取活命,我们就该让她们活下去。”

士兵白了夷羿一眼。

“诸夏人对诸夏人才需要讲信用,犬戎人是狗都不如的东西,凭什么把人吃的饼喂给她们。”

说完这话,士兵揪住了女人的毛皮衣服,准备一剑捅入女人的额头。

“住手。”这次传来的是骑兵什长的话音,士兵不敢忤逆什长,彻底把剑插回剑鞘。

骑兵什长正系着腰带,刚才他也是进入树林的人。

“你杀了这个女人,其他女人就会逃跑,今后几天兄弟们难道在你身上找乐子吗,扔给她们几个饼子打发她们走。”

士兵是了一声就拿出几个饼扔在了女人面前地上。女人没有道谢,迅速捡起饼,连滚带爬地回到了其他女人的簇拥里。

闹剧结束了。

夷羿回到自己帐篷,开始一边用麻布擦拭自己龙鳞甲一边进行因为战斗而许久没有进行的深刻思考。

结合这些时间的所见所闻,他已经很清楚了神鼎军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

这支军队有着超出这个时代的武力,但是实质只是尧的一条猎犬。

只要尧想要使用暴力,神鼎军就会忠实的扑向敌人。

真正让夷羿胆战心惊的是,一旦犬戎人被神鼎军完全消灭,诸夏人会面对什么样的命运。

自己村庄的女人,自己的女人姮娥,会不会遭遇今天犬戎女人所遭遇的事情?

短期内似乎不会。

夷羿思考后得出了一个稍微令人安心的念头。

从过去弓箭手十人队和如今骑兵十人队的表现来看,神鼎军基层士兵和军官还是对自己诸夏人这个民族身份有认同感的。

而整天把诸夏同胞挂在嘴边,用于增强神鼎军对自己的忠诚也是尧的计谋之一。

另外,由于尧现阶段还需要聚集诸夏部族的力量,所以尧自称是诸夏的首领,对于诸夏人不得不伪装出一种虚假同胞之谊。

因此短时间内,神鼎军还不至于如屠杀和**犬戎人一般来残害诸夏人。

不过夷羿很怀疑,长久的放任神鼎军**掳掠之后,这支军队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

想到这里,夷羿更坚定了自己一定要在神鼎军内取得权力和地位的念头。

什长的权力太小,根本无足轻重。自己必须要做到百夫长,甚至终有一天取代董厉这个神鼎军大将军的位置。

否则自己将没有力量来保护自己的村子,或者诸夏部落的其他人。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清空了脑海里杂念,准备不惜代价为这目标前进。

半个月后,犬戎人占领的聊城周围村庄都落入了神鼎军的控制。除此之外,受尧威逼利诱的诸夏部族也派出了一支将近5000人的联军来到了北方。

这些装备着青铜,铜制乃至石质武器的联军虽然战斗力远远比不上神鼎军,但是其巨大的人数数量,却也足以在与神鼎军会师后围困犬戎人占领的城市。

犬戎人依靠巨大城墙以及存粮与井水自认为足以抵挡诸夏联军的进攻。

但是在见到神鼎军的盾车后,辽城内犬戎人慌了手脚。

神鼎军的盾车有树干刨圆后做的轮子,以及木板制作的盾牌。轮子确保盾车可以缓慢地向北侧城墙靠近,而盾牌足以抵挡犬戎人的箭矢。

隐藏在盾车后的梯子,则让装备着特殊重型龙鳞龙鳞甲的神鼎军先登死士可以爬上北侧城墙。

这些先登死士,依靠重甲的防御力在北侧城墙墙头上的犬戎人展开短兵血战。

有的重甲士兵被犬戎人围攻后乱刀砍死,有的则抱着犬戎人摔下城墙摔死,但是更多的先登死士则是用疯狂的浴血战斗阻挡了犬戎人前来破坏搭在墙头的木梯。

犬戎人意识到了战局开始对己方危急,于是调集了弓箭手在东西南三个方向的城墙墙头上朝着神鼎军先登死士以及与先登死士缠斗在一起的犬戎士兵进行了箭矢齐射。

密集的箭雨下,与先登死士缠斗的犬戎人在不甘的惨叫中被自己人的箭矢所射杀。

箭矢也钻入了数个神鼎军先登死士的盔甲缝隙,中箭武士大多没死,但是箭头都深入了他们皮肉,带来的疼痛让这些武士难以抑制的惨叫,头盔下的双眼也因为疼痛而一片血红。

有的武士因为重伤而跪倒在地上,但是更多的则依旧矗立在那。

犬戎人的第二次箭矢射击因为失去了突然性,使得大量重甲武士通过卧倒躲避了绝大多数的箭支。

等犬戎人准备射第三轮箭时,大量诸夏盟军的士兵已经从木梯上冲到了城墙头。

登上城墙的诸夏联军盾刀手迅速地用龙鳞盾,木盾,硬皮盾组成了一道盾墙,阻挡住了犬戎人射向墙头的箭矢。

而联军弓箭手则蹲在盾墙后迅速拉弓搭箭,然后起身向犬戎弓箭手一阵齐射。

双方弓箭手齐射的箭雨都密集地飞向对方。所不同的是犬戎人的箭矢大多扎在了盾牌上。而联军的箭矢大多命中了犬戎人。

犬戎人弓箭手只有少数硬皮革做的盔甲,面对从天而降的箭雨,一时间被杀伤惨重。

听着同伴中箭后的惨叫,以及看着扎入同伴胸口的长长箭杆,一些犬戎弓箭手胆寒起来,拉弓的手也开始了颤抖。

恐惧与严重的杀伤,使得犬戎人射出的箭矢无论准头速度还是密集度都不再构成威胁。

联军弓箭手不再下蹲拉弓,而是完全站起,迅速而敏捷地拉弓不断向犬戎人发射箭矢。

几个联军弓箭手倒霉的被犬戎人还击的箭矢命中,但是更多的犬戎弓箭手被联军的箭矢射死射伤,从北侧城墙上逃跑到了城里。

城墙上的其余犬戎步兵没了弓箭掩护,只是蛮勇地举着武器冲向北侧城墙墙头上的神鼎军和诸夏联军士兵。

身披龙鳞甲的神鼎军步兵,手持长矛以及刀盾列队在最前边。

而后边是神鼎军与诸夏联军的弓箭手。弓箭手不断用弓箭杀伤冲来的犬戎步兵,直到犬戎步兵与己方步兵短兵相接才停止放箭。

犬戎步兵被箭支射杀得死了一半有余,人数上已经落了下风。而神鼎军士兵龙鳞甲则发挥出了极大的防御力

犬戎步兵在混战中被一个个地击杀了,尸体被神鼎军踢下了城墙。

四面城墙此时终于全部被神鼎军和诸夏联军士兵占领,犬戎人全部被赶入了城市内的街巷。

几个联军士兵此时搬开了犬戎人塞在南北两个城门洞里的杂物,接着又把城门沉重的门栓搬开,打开了城门。

夷羿等等待许久的骑兵手持长矛从北城门冲入了城内。

犬戎人对于守城没有经验,竟然没在南北向主街上布置拒马,只有几个拿着刀剑弓矛的犬戎士兵试图用肉身来阻挡冲入主街的神鼎军骑兵。

为首的神鼎军骑兵是大将军董厉和几个贴身亲信。这几人不但身穿五色的龙鳞重甲,连战马都披挂了龙鳞打造的马甲。

敢于阻挡这些重骑兵的犬戎人连使用武器的机会都没有。

眨眼间,不是被飞速刺来的长矛捅死,就是被狂奔而来的马匹撞死。

大将军董厉也绝非纸上谈兵的人,相反勇力超越常人,他长矛往前一刺,竟然把一个向他开弓犬戎人串在了自己长矛上。

长矛上的犬戎人痛苦吼叫,同时挣扎不已,却难以从长矛上挣脱。

董厉似乎也并不想甩脱这犬戎人,他只是双手青筋暴起地举着这串着犬戎人的长矛呼号不已。

长矛上犬戎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连同长矛被董厉当做了展示军威的军旗。恐吓着自己的族人。

董厉的行为有些夸张和凶残,但是却起到了该有的作用。

主街上的一些犬戎人被迎面冲来的神鼎军骑兵吓愣了,特别是看到被蕫厉串在长矛上的同胞绝望惨叫,犬戎人里有不少开始意志崩溃往街两边屋子里躲避。

等到夷羿等队形中部的骑兵冲上街道时,主街上一半的犬戎人还在誓死作战,另一半已经忙着掉头鼠窜。

夷羿第一个杀死的是个举着青铜钺的犬戎壮汉,这家伙高举沉重的钺迎头就要斩向夷羿胯下大黑的马头。

但是夷羿举在一侧的长矛矛头早就对准了这个壮汉。

夷羿在矛头刺入瞬间放松手腕,空握矛杆,这才没有被反作用力撞下马鞍。

大黑狂奔的冲击力赋予了锋利龙鳞矛头巨大的穿透力。

黝黑龙鳞矛头如扎破一片丝绸一样从壮汉后背刺出,这当胸的巨大孔洞,使得壮汉瞬间死亡,沉重青铜钺当啷摔在了地上。

夷羿握住矛杆往上用力一提,才把长矛拔出了这个壮汉的胸口。不过巨大的作用力已经让矛杆微微的弯曲了。

管不得矛杆损坏,夷羿冲向了第二个敌人。第二个敌人是个手持三米多超长长矛的犬戎人。

犬戎人把矛杆支在地上,还抵住了自己的脚掌,试图利用长矛的长度来刺杀夷羿胯下的马匹。

夷羿看出对方打算,猛拉缰绳命令大黑改变前进方向。大黑也不愚蠢,看着朝着自己的锋利矛头调转了蹄子方向避开了长矛,并且减缓了速度。

夷羿见大黑避开了敌人长矛,就横握长矛地往犬戎人长矛手后背用力一挥。龙鳞长矛矛尖扫过犬戎人后背,割开了一道口子,痛得这犬戎长矛兵身体一歪,原本指向前边的矛尖也歪扭到了一边。

也就是这一歪的瞬间,跟在夷羿身后同伴骑兵也冲来了。

这骑兵把长矛往前一送,犬戎长矛兵就被腹部长矛刺中,口吐鲜血地倒在了地上。

第三个敌人是个穿着皮甲的犬戎小头目,小头目横握兽筋加强的强弓向着夷羿连射两箭。两箭竟然精准的全部击中了夷羿的头部。然而这两箭的青铜箭头都被夷羿头盔上粘合的龙鳞弹开了。

夷羿被箭支力道打得头皮发痛但是毫发无伤,一长矛就把想要第三次拉弓这小头目扎透了。

这次巨大的作用力使得矛杆彻底弯曲,而这小头目竟然也极为强悍了抓住了刺入自己身体的矛杆。

夷羿险些因为没有及时松手长矛而摔下马鞍。

好在他终究是松开了长矛,让矛杆受损长矛留在了小头目的身上。

当然,由于重伤,这小头目抓着长矛坚持站立了两三秒就摔在了地上。

失去长矛的夷羿拔出了腰间青铜剑,挥砍向了面前另一个持石斧的犬戎人。这犬戎人先是被大黑所撞倒,然后背脊上被夷羿青铜剑划开了一大道口子。

背上重伤的犬戎人刚想坚持爬起来,却被夷羿身后一个神鼎军骑兵的马蹄踏碎了胸膛。

夷羿最后一个敌人是个逃跑的犬戎人。夷羿原本想要忽视这敌兵,但是敌兵手里抓着的一把石斧,这让夷羿准备斩草除根。

当大黑追到了这犬戎人身后,夷羿高举青铜剑然后猛力向前斩下。犬戎逃兵头颈几乎被青铜剑刃斩断,当场死在了街上。

连杀数人使得夷羿浑身因为用力过度而麻木发痛,但是那种生死一瞬的惊险,夺走别人生命的感觉却让他心中有熊熊火焰在烧。

他抹了一把溅在脸上的血,举着青铜剑四处环顾想要寻找下一个敌人。

然而面前的街上犬戎士兵几乎已经全部都被冲在神鼎军骑兵所杀死。

街道的碎尸地面上除了鲜血,尸体和丢弃的武器外就只有马匹踩踏扬起的尘土。

几百米外,响起了骑兵百夫长吹响的号角。从号角的节奏来看,是百夫长命令众集结在主街的另一端,也就是长街南端的南城门集结。

0

第19章 夺回城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