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火世界>第二十一章 木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 木台

小说:战火世界 作者:史密斯为甚 更新时间:2020/1/27 16:46:22

作者:祝大家新年快乐,趁着春节码了几章会在这两天全部放出,全部免费,以供大家宅在家里娱乐之用。希望大家戴口罩勤洗手少外出,保护好自己家人,不给国家防疫添麻烦。

走近了处刑现场,夷羿才看清了一个木台上跪了一溜的人,这些人男女老少都有,衣服虽然破烂肮脏但是全部是丝织品,这说明这些人全部是曾经的贵族。

从年龄和人数构成上来看,这些等待被处死的人是一整个贵族家庭。

木台上这些贵族垂头丧气的被麻绳捆扎着手脚,身后站着一些举着沉重青铜钺的神鼎军士兵。

蕫厉也站在一边。

贵族中有个披头散发的三十岁中年人,这个人似乎就是贵族家庭的家主,此时正苦苦哀求蕫厉开恩。

但是蕫厉却只用轻蔑的嘲笑与无动于衷回应了这个家主。

这个家主见到自己全家终究将毙命。于是陷入了绝望中的疯狂,开始奋力挣扎并且怒骂蕫厉。

蕫厉做了个手势,几个神鼎军士兵就往这家主嘴里塞了一团破布。家主毫无贵族风度的继续狂呼乱吼,但是已经没人能听清他想说什么了。

蕫厉见到聚集来围观处决的人已经足够多。于是就宣布了这些即将要被处决者的罪行。

听完了蕫厉那义正辞严的一套说辞,夷羿才明白这个如今要被处决的这一家人,就是这座城市辽城曾经的统治者。

这个大贵族家庭虽然表面上臣服诸夏领袖尧,但是实际上在整个地区拥有极高的自治权。俨然是这片土地的王。

但是这个家族原本的老家主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那就是相信了其心必异的犬戎人,最终导致这座辽城被犬戎人里应外合夺下。

周围地区也落入了犬戎人的控制。

老家主在意识到大事不妙后也曾经奋起与犬戎人战斗,但是已经无力回天。其尸体被犬戎人挂在了城门口以示侮辱。

而其余幸存的家人也被犬戎人所俘虏。刚才怒骂蕫厉的那个人正是在老家主死后接替成为家主的年轻家主。

犬戎人没有杀绝这一家人,目的似乎是想从中获取长期统治城市的知识。

但是很明显,尧王的想法和犬戎人不同,他不需要这个城市里曾经的统治者还继续活着来威胁自己的统治。

蕫厉此时已经完成了宣布罪行的长篇大论,在蕫厉的嘴里这个贵族家庭成了与犬戎媾和的**,非死不可。

一声令下,这个贵族家庭的家主率先被神鼎军士兵沉重的青铜钺斩落了头颅。

在惨叫中,其余的家庭成员也被一一处死。

当那些女人和小孩被杀死时夷羿身边的几个老兵本能的转移目光不再去看。

但是夷羿却不为所动的看着这些老弱妇孺被一一杀死。

他心里稍稍有一些对这些无辜者被杀的怜悯,但是更多的是对自己的警告。

他在心中警告自己,如果自己不能在神鼎军中获得足够的战功和权力。那么自己家乡的父老乡亲也会遭遇一样的命运。

木台上,随着最后一个人被血淋淋青铜钺砍倒,但是表演却没结束。

蕫厉环视四周然后朗声喊道:

“背叛诸夏部族的就是如此下场,背叛尧王的也是如此下场。尧王万岁!”

他这一喊木台上的神鼎军刽子手自然也附和着喊起了尧王万岁,木台下围观的神鼎军也喊了起来,夷羿立刻示意跟着自己的老兵也一起喊尧王万岁。

围观的人群里还有些是诸夏联军的士兵,这些诸夏部族士兵表面上臣服于尧的权威但是并不多么热诚的拥护尧。

有几个喊起万岁,但是大多数却是在那沉默不语。

见到这幕蕫厉脸色不太好看。夷羿察言观色的本事已经进步了不少,猜出了蕫厉心里想法。

他带着老兵走近一个没有喊万岁的联军士兵身后,猛地一拳头就砸倒了这家伙。

这家伙怒骂倒在地上想要反击,夷羿却已经把青铜剑拔出来对准了这人的额头。

“你竟敢不尊重尧王,你还算是诸夏人吗?你要么就给我喊尧王万岁证明你对我们诸夏部落的忠诚,要么我把你当蛮夷一剑杀了。”

说了这话,夷羿手上稍稍用力,青铜剑剑尖刺破了整个人的额头皮肤,一滴鲜血顺着这人额头落下。

见到同伴如此遭遇威胁,这联军士兵的伙伴一个个叫骂着想要冲过来教训夷羿。但是夷羿带领的老兵挥舞着拳头把这些联军士兵也打倒在了地上。

被夷羿用剑顶着额头的联军士兵见到自己的同伴不可能救自己,而夷羿眼里杀气不像是单纯的威吓不由得害怕起来。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夷羿稍稍缩手撤回了一点青铜剑让对方站了起来,但是很快又把青铜剑顶在了对方胸膛上。

“给我喊尧王万岁。”

“尧王万岁”联军士兵喊了一声。

“再大声点,你对尧王的尊重难道是假装的?”

“尧王万岁,尧王万岁!”联军士兵被迫大喊,夷羿这才饶过对方。

周围神鼎军见到了夷羿的这个行动也都纷纷效仿,用语言和暴力威吓周围的联军士兵和城内居民喊口号。

联军士兵大多都不是职业士兵,无论是组织性和和战斗力上都难以匹敌神鼎军士兵。

一些不服从的联军士兵被神鼎军士兵与其他顺从的联军隔离开并且进行了围殴。

一边围殴神鼎军还一边骂这些联军士兵是诸夏**,非我族类。终于空中回荡的只剩下了尧王万岁的喊声。

蕫厉没有宣布解散,没人敢擅自离开,所有人在那喊了将近一个时辰的尧王万岁,大多数的人嗓子都哑了。

夷羿表面喊得极为狂热,心里却是极为冷静,眼睛也在冷静的观察周围。

他发现,喊尧王万岁的人虽然有不少人一开始当然不是出于真心。

但是这些人在与其余几百人不断的齐声呐喊里慢慢的被麻木然后被感染。似乎也对这个口号有了一种认同。

环视四周后,夷羿更是观察到再远处的一个巷子口站了几个披着便衣的神鼎军士兵,这些士兵包围着一个人,那人正是尧。

尧也穿着便装,把自己脸藏在兜帽里看着这里。夷羿看不起尧的脸,但是想来此时尧是极为满意自得的。

等尧满足了自己被崇拜的畸形欲望而离开,蕫厉才宣布大家可以解散了。

夷羿于是也闭了嘴,灌了一口水囊里的水润了润嗓子,带着几个老兵回到了营地。

第二天,五个新兵被送到了夷羿的面前。这些个新兵一个个长得都很精神健康,同时细皮嫩肉,无疑是这个辽城的贵族子弟。

马之类的牲畜,在这个时代价值不菲,像是夷羿的家乡整个村子也只有几匹马,全部是村长家的财物。

同理,在辽城马也是只有贵族才有机会骑乘的。

所以蕫厉为神鼎军骑兵招纳新兵,全部都是从贵族家庭里找来的年轻人,因为这些贵族子弟大多有骑马的基本功。

当然这只是目的之一,目的之二是为了把这些贵族子嗣编入神鼎军作为人质,逼迫辽城的所有贵族都服从尧王。

这些贵族家庭当然猜得出尧王的双重目的

但是这些人昨天已经见到了辽城最大的贵族被尧王处决,因此各个心惊胆战,根本不敢不服从。

不过这些被送来的贵族子弟不那么好管教。

一些贵族子弟见到了犬戎入城后对自己家族家人的侮辱和屠杀,因此希望加入神鼎军多杀几个犬戎人复仇。

这几个贵族子弟比较好管理,基本上都服从管教。

但是也有几个贵族子弟,认为犬戎既然被赶走,那自己就重新是贵族老爷了,对于管教完全不理。

面对这些难管的刺头,夷羿终于发现自己刚刚进入神鼎军遭遇的那些暴力和欺凌实际上是一种有效的手段。

不服从的贵族子弟在夜晚熟睡时遭遇了夷羿和老兵的群殴,在痛打中这些刺头终于放下了贵族的骄傲。

对于服从的贵族新兵,夷羿也没有给予任何好脸色,喂马刷马之类的脏活累活,都被他分配给了这些新兵,这些新兵稍有怨言也立刻会遭遇夷羿与老兵的暴力。

就这样,夷羿用野蛮粗暴建立起了新兵对自己的无条件服从。在这个基础上他开始了对新兵的严格训练。

这些贵族新兵多少有些骑马作战的经验,但是夷羿的训练不但量多而且严格,这些新兵被夷羿训练得叫苦不迭。

不过这种堪称折磨的训练也并非没有结果。在之后的演练中,夷羿的十人队表现要好于其他十人队,得到了百夫长和蕫厉的赞扬。

尧王明白扩军后的神鼎军要真正形成战斗力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他等不了了,他希望加速这个过程。

他不断的把神鼎军以几个十人队的小规模部队形式派出,在整个地区搜寻和奇袭犬戎人。

犬戎人虽然一个个都是既是战士又是牧人,但是总的人数太少。因此虽然占据了广大的诸夏北方领土,但是兵力相当分散。

神鼎军的小部队往往就袭击那些人数较少的犬戎人部族或者家族。

这些犬戎人虽然从小孩到老人都会顽固的反抗,但是由于装备和人数的劣势往往被神鼎军小部队所歼灭。

歼灭敌人后的神鼎军会立刻解救当地被犬戎人奴役的诸夏人,并且命令这些诸夏人赶着犬戎人的牛羊和犬戎人劫掠来的粮食向辽城方向走。

这么做的目的是可以极大的削弱犬戎人的粮草供应。

0

第二十一章 木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