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火世界>第二十五章  非人怪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  非人怪物

小说:战火世界 作者:史密斯为甚 更新时间:2020/2/11 17:16:39

神鼎军与叛军遭遇后立刻展开了进攻,出乎夷羿的意料。叛军士兵虽然战斗力一般,但是人数众多而且前赴后继。

神鼎军因为之前征伐犬戎兵力有了相当损失,因此竟然只和叛军打了一个平手。

战斗结束后,尧王的控制区域只剩下了黄河以北的地区,黄河以南地区基本都落入了叛军的控制。

时候,夷羿审问几个叛军战俘,从战俘嘴里明白了为什么如今诸夏有这么多部族决定加入叛军。

原来就在尧王对征伐犬戎志得意满时,诸夏境内已经对尧王民怨沸腾了。

在于犬戎战争的初期尧王一开始还勉强能做到用神鼎军来维护诸夏人的利益,但是到了现在完全变成了满足尧王自己征服欲的穷兵黩武。

诸夏境内大量的粮食都被尧王搜刮用于征伐犬戎的战争,这在诸夏境内造成了大量的灾荒,一些地区对这在搜刮不满进行反抗。还遭遇了尧王手下征粮部队的残杀。

没错,现在犬戎被严重的削弱了,很可能几十年内都没有复兴危害诸夏的能力。但是诸夏也为征伐犬戎的战争付出了太过高昂的代价。

在绝大多数诸夏人眼里,尧王征伐犬戎的目的完全本末倒置了。这些诸夏人不愿意尧王继续带领整个诸夏民族滑入战争的泥潭,因此决心把尧王赶下台。

在情感和长远利益上考虑,夷羿自然站在叛军这边。

不过他可没有愚蠢到把自己的这种心理想法以任何形式表现出来。

原因很简单,掌控着神鼎军和大片领土的尧王,现在还不是什么被诸夏人民推翻的落魄暴君。而是还拥有大量资源与兵力的可怕强人。

因此,在力量的天平再次失去平衡前,夷羿决定依旧忠诚于尧王。

至少,表面上要表现的忠诚于尧王。

夷羿之前的军功与表现出来的忠诚得到了尧王的回报。

他得到了尧王大量的赏赐,包括都城内一所豪华的宅院以及不少奴仆。

在都城安顿下来后,夷羿就派遣手下最可靠的几个神鼎军士兵回到了自己的村庄。

那几个神鼎军来到那村庄时,发现村庄几乎变成了废墟,村里建筑全部被荒废。在一处山林里的山洞中,士兵才找到了几个幸存村民。

这几个村民在士兵护送下到了都城,与夷羿相见。

村民一路上经过了士兵的照料大多已经变得干净。但是长期饥饿造成的瘦弱已经改变了这些村民的体型和面相。

以至于这次相见时,夷羿第一眼没有认出这些村民,甚至第一眼没有认出扑在自己怀里痛哭的瘦弱女人是姮娥。

长期的饥饿让原本青春靓丽的姮娥失去了绝大多数光彩,这让夷羿很心痛。

在夷羿的豪宅里,姮娥告诉了夷羿发生的一切。

夷羿走后,村子里开始还很平静。但是随着神鼎军征伐犬戎战争的进行,尧王派来征收粮食的士兵,越来越多了。

这些士兵也许不如神鼎军那么精锐,但是依旧装备了一部分龙鳞武器和盔甲。村子根本不敢反抗。于是只能选择交粮。

到了后来这些征粮士兵连村子里次年播种的种子也要征收走,于是村中所有人再也忍无可忍选择了反抗,

征粮士兵被村民们杀死了十几人,而后仓皇逃跑了,可是很快这些逃跑士兵的士兵很快带来了上百的援军。

处于绝对人数优势的尧王征粮部队轻松的屠杀了村中所有反抗的人,然后开始对没有反抗的人也开始了屠杀。

姮娥的父亲也屠杀中丧命了,姮娥则带着少数几个村民逃入了周围的森林中求生。

等征粮士兵离开,村庄被完全烧毁。姮娥和幸存的村民因为没有农具和种子,当然不可能开始农耕。

于是只能如千百年前祖先一样采野果打野兽来勉强生存。由于这些幸存村民里没有向夷羿这样的优秀猎人,因此几乎没有猎到什么猎物。绝大多数时候所有人都处于饥饿的状态。

如果不是夷羿派出的士兵及时救了姮娥等幸存者,姮娥等人很可能在不久后饿死在荒郊野外。

夷羿听了姮娥的话,不由得流出泪水。

他想不到,自己为尧王出生入死,干下那么多冷血肮脏的事情,结果只换来了自己家乡遭遇屠杀和毁灭。

对于尧王,他恨之入骨。

不过现实逼迫他此时什么也做不了。

安慰了所有村民,夷羿把这些村民安置在了自己宅院,当然晚上他只和姮娥一人共处一室。

虽然是分别已久,但是摸着姮娥瘦削的身体,夷羿很难提起兴致,只是相拥入眠。

日子过了好几天,夷羿每天带领自己神鼎军百人队进行训练,晚上回到宅院。

由于夷羿提供的丰富饮食,村民们,包括姮娥在内很快恢复了原来的健康和身体水平。

夷羿总算和姮娥和过去一样欢爱了一次。但是夷羿能感觉得出自己对姮娥的感觉和过去不一样了。

没有了过去那种浓重的热情,有的只是因为旧情的淡淡回忆。

两人渐行渐远,终于他给姮娥安排了一间独住的房间。虽然两人还是会偶尔相会,但是两个人都能感觉到,一切就要结束了。

相比姮娥,夷羿更喜欢在晚上与那几个尧王赏赐的女奴厮混在一起。这些女奴被尧王调教的很好,非常懂得如何让男人快乐。

夷羿每天轮流使用这些女奴,自然免不了被姮娥发现,姮娥对此感到又嫉妒又屈辱,一段时间后就不再理睬夷羿了。

而正好,夷羿也接到了命令带兵进入叛军境内进行袭扰命令,于是他离家作战了好几个月。

在叛军领地烧杀抢掠了一番,他回到了都城,结果却发现姮娥离开了自己的豪宅。

一问之下他才知道前一段时间尧王机缘巧合下见到了姮娥,姮娥对尧王暗送秋波,尧王也迷上了姮娥的美色。

当天晚上尧王派人把姮娥接到了宫里,从此以后姮娥就没有回到过夷羿的住宅。

夷羿听了这个话立刻明白姮娥如今变成了尧王的情人。

不论姮娥只是出于记恨自己还是真的喜欢更有权势的尧王,夷羿都清楚的明白自己与姮娥的关系彻底的结束了。

他没有愚蠢到为了一个自己已经没有多少喜爱的女人去和尧王争风吃醋,几次在宴席上看到姮娥与尧王当中亲昵他也只装作没看到。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即使他想方设法的不想与姮娥这个女人再有任何的牵连,姮娥依旧给夷羿的命运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一天夜里,他与女奴激烈运动后正在呼呼大睡,守卫宅院的士兵忽然告诉他姮娥到了门外,急着要见他。

夷羿想了下还是见了衣衫不整面露惊慌的姮娥。姮娥稍稍平静了一下心情后告诉了夷羿一个巨大的秘密。

这个秘密就是:尧王根本不是人。

夷羿听了这话开始还以为尧王以什么变态手段玩弄姮娥,才使得姮娥说出这个话。

但是很快他就从姮娥这句话,不是什么比喻夸张,而是客观的论述。

原来姮娥与尧王多次欢爱都发现了一件怪事,那就是尧王不论什么时候都带着那双皮制护腕,哪怕浑身上下脱个精光,这双护腕还是会紧紧的戴着。

因为好奇,姮娥曾经询问尧王原因,尧王只警告她不许再问这种问题。

说道这里,夷羿自己也立刻回忆起来了什么。

他和尧王第一次见面,尧**刚和两个犬戎女俘虏发生关系,浑身**,但是的确也戴着这护腕。

人类很难遏制住自己好奇心,因此姮娥最终在一个夜晚趁着尧王熟睡解开了这对护腕。

结果姮娥清楚的看到尧王被护腕遮住的手腕上长满了龙鳞。

“尧王不是人,是混杂了龙血的人形怪物!”姮娥惊恐的对夷羿说。

对于姮娥来说,除了夷羿此时已经没有其他可以依靠的人了。

夷羿也回忆起了过去在村子里时那条黑龙的事情。当时村里有个妇女被黑龙掳走并且奸污,短短几天内肚子就巨大隆起。但是等夷羿剖开妇女尸体的肚子,取出的是一个外表上看起来和人类无异的婴儿。

由此可见龙与人是可以产下后代的。

尧王很可能就是这样一个人龙混血的生物,只不过其手腕处残留了一些龙族的特征。

沉默片刻,夷羿询问姮娥

“你发现这个秘密后怎么做的,有没有把护腕重新系上?”

姮娥这才意识到自己因为吃惊而犯了个愚蠢的错误。

“没有!我吓得当时就逃出了宫,不过我逃走时没有惊醒尧王。”

夷羿听了这话,恨不得抽姮娥的耳光。

如果姮娥系上护腕的话,尧王对自己秘密被泄露一无所知,那么自己将处于非常主动的地位。

可是由于姮娥的惊慌失措,自己如今被姮娥牵连陷入了极为不利的地位。尧王可能为了保守自己的秘密而把自己连同姮娥一起杀掉。

这些日子,夷羿在自己统帅的神鼎军百人队里培养了一部分完全忠实于自己的士兵,但是这些士兵的数量还是太少,难以和尧王控制的整个神鼎军所抗衡。

他到都城的街道上查看了下,发现一片寂静,自己宅子也没被神鼎军包围。看来尧王还没有醒。

在尧王醒来前,夷羿还有短暂的时间来处理整个危机。他明白自己的底牌不多,但是并非毫无生路。

只要自己能用好为数不多的底牌,那么一切还有希望。

他让姮娥穿上盔甲和遮住脸部的头盔冒充普通神鼎军士兵跟在自己身边。接着他纠集了最忠诚的几个士兵和奴仆在夜色里悄悄的来到了城门口,要求守门的神鼎军给自己开城门。

看守城门的神鼎军士兵自然不会贸然的违反尧王的宵禁命令给夷羿开门。于是夷羿要求负责城门的十夫长前来亲自见自己。

夷羿是百夫长,守城门的十夫长自然不敢怠慢。于是带着手下在城门下恭迎夷羿,询问夷羿因为什么要出城,有没有尧王的诏书。

夷羿假意要取尧王诏书出示,却取出弓箭一箭要了十夫长的小命。夷羿手下也纷纷射箭刀砍,城门前立刻躺下了好几具尸体。

趁着其他神鼎军还没赶来支援,夷羿和手下利索的抬起巨大城门门栓推开城门,骑乘着马匹迅速的逃离了都城。

到了都城外,夷羿明白自己此时还没有脱离危险,立刻命令所有人催马赶往自己那支百人队的驻地。

到了驻地,他整了整衣冠平息了一下呼吸,然后才派人叫醒了队里几个十夫长。

“今天下午,尧王面见了我,他对我们上次袭扰作战中夜战表现很不满,所以下令我今天晚上带着你们进行夜间训练。”

“啊?!”几个十夫长对此感到很吃惊,毕竟这个命令来的太突然了。

有三个十夫长是尧王安排的亲信,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开口向夷羿讨要诏书。

夷羿佯装大怒。

“尧王规定军队出动作战才需要诏书,哪有训练也需要诏书的?如果日常训练都要尧王下诏书,那我还怎么管你们这些兵?!”

三个十夫长难以反驳,只能先假意答应,决定等会训练开始后擅自离队回到都城去觐见尧王。

夷羿却早已知道这三个十夫长的打算。夜间训练开始后他故意把各个十人队之间的距离拉得很开,导致十人队间通信不畅。

三个十夫长趁着夜色与少数的贴身士兵脱离大部队,准备回都城面见尧王,结果却被早有准备的夷羿截杀在半路。

这三个十夫长手下的士兵也被夷羿立刻打散,交由自己亲信掌管的几个十夫长管理。

这整支百人队被夷羿以夜间急行军为借口,一路的往南带。

第二天清晨尧王从都城来的追兵试图拦截住夷羿的部队,但是夷羿一边派亲信组成小部队拦截拖延这些追兵,一边不断命令大部队走偏路小路。

结果这支百人队里绝大多数士兵都被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根本已经是成为了脱离尧王控制的叛军。

直到了话黄河边,才有一部分士兵明白夷羿这是要带着自己渡过黄河投奔南方的叛军。

夷羿明白这些士兵不可能心甘情愿的跟随自己投奔叛军,因为不少人的家人都还在尧王控制的北方。

尧王不会放过这些**的家人。

为了笼络人心夷羿向士兵说出了尧王是混血怪物这个真相。并且他说明,整个百人队到目前已经被尧王定为了叛军。

此时即使向尧王退却投降,终究还是逃不过家破人亡。加入叛军推翻尧王,反而还有挽救家人的希望。

夷羿的这一番话,说服了绝大多数士兵,但是依旧有十几个士兵手持武器哗变,准备割下夷羿脑袋向尧王邀功。

用不着夷羿下命令,夷羿手下几个亲信百夫长已经指挥士兵弹压这些哗变士兵。

由于人数上的劣势,哗变士兵很快就被杀被俘。百人队砍伐树木制造木筏后度过了汹涌黄河。

0

第二十五章  非人怪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