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最后的战马>二十五 我的知青岁月 亲历感人故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五 我的知青岁月 亲历感人故事

小说:最后的战马 作者:翻动牌 更新时间:2019/6/13 9:53:15

  一九七二年秋天,我去警备区干部子女下乡的农村锻炼。我去下乡的村子,就是鹊山脚下的桃花峪。

桃花峪的插队知识青年共有十二人,五个男生,七个女生,班长是个女学生,名叫余莉莉。副班长是个男的,名叫陈强,他们都是青岛警备区首长们的干部子女。

我不是知识青年,我是被我们后勤处长派去农村锻炼、接受考验的,我的任务是帮助桃花峪村养好马。为了支持知识青年下乡的村子搞好生产,我们警备区各团的退役军马,经过挑选,把最好的退役军马送给桃花峪。但桃花峪的人不会养马,送给他们的马,大部分因为管理不当生病死掉了。

得知这些,我心里顿时紧张起来。嘴上信誓旦旦地说:“处长,您放心吧,我保证按时完成任务,帮助桃花峪养好马。”心里却在打颤,甚至埋怨起处长来。警备区那么多部队,军马所就有十来个,庞大的医疗队伍,为何非要我去帮助桃花峪养马呢?全警备区的首长们都在盯着我呢,万一把事情弄砸了怎么办?但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理解不理解,都要无条件的执行。于是,我怀着沮丧的心情,极不情愿地去了桃花峪。

来我们部队营房接我的,是警备区政治部一位姓覃的干事,后来知道他是下乡知识青年的带队领导。

到了桃花峪,知青们见了我,仿佛见到日夜思念的娘家人。他们那股天真无邪的亲热劲,令我感动得热血沸腾,眼泪快要掉下来了。

“于小燕,你替高班长洗洗衣服……”

“副班长,你带几个人去滕林家收拾房间,一会儿带高班长去休息。”

“高班长,您先吃饭吧,走了一整天一定饿了。”

“……”

知青们的热情,把我搞得既紧张,又不好意思。

“班长,您不要这样……让我随便好了。您这样客气,我……”也许是与生俱来的性格,或是在农村土生土长的我没见过大世面。见了女人就脸红的我,在这位落落大方的女班长面前,红着脸,变成一位羞答答的大姑娘了。

“是啊,以后是自己人了,不必太客气。”覃干事看着我尴尬的样子说。

“就这一次,下不为例。”班长余莉莉微笑着回答。

班长余莉莉高挑的个儿,浓眉大眼,白净的脸蛋,一头乌黑放亮的短发,着一身合体的绿军装,仿佛个顽皮的大男孩。

“累不累高班长?若是不累,我先带你去参观一下我们的梨树园吧。举世闻名的‘莱阳梨’就产在我们这儿,现在正是熟了的季节,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你就可劲的吃吧。”

“要派人带他去,要不会迷路的。高班长是我带来的宝贝,弄丢了拿你是问。”覃干事担心地开玩笑说。

桃花峪的梨树园很大,方圆十几里。在那遮天蔽日的梨园里,仿佛进了原始森林,没有参照物,外人进去很容易迷失方向。

“覃大队长,您就放心吧,有我呢。”班长余莉莉不以为然地说。

桃花峪的梨树园大,那挂满枝头的莱阳梨更大。那果实又甜又软,入口即化,太好吃了。我本打算可劲地吃个够,可吃了三个就不敢吃了。“余班长,我……我们还是回去吧。”当着女同志的面,我的肚子只能进不能出,早就憋不住了……

滕林家是烈属,军属。滕林的父亲,是个牺牲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老战士,儿子滕林是个现役军人,家中就母亲与妹妹滕海英过日子。我被安排在与她们家同一个院子里的另外五间草房里住宿,吃饭去知青点的食堂。

滕林家的房子很宽敞,在大院中有两个独门独院的小院子。据说我住的这个院子,曾经是青岛下乡到这儿的一家人住的。后来落实政策,他们一家又回青岛了。之所以把我安排在滕林家,除了离下乡知识青年近,吃饭、学习、开会方便。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滕林家是烈属、军属和贫农,社会关系清白,政治条件过硬。我的工作和生活,是警备区首长直接过问,村干部和知识青年带队领导蓄意安排的。

我被安排妥当后,就迫不及待地来到马厩,查看桃花峪人的养马习惯,及众多死亡军马的死因。

“高班长,您快治治这匹马吧。这匹刚来的马凶得很,全队的马都被它咬伤了。”一进门,饲养员老王头就向我告状说。

“嗯……哪儿来得这样凶的马?”

老王头说:“就是前几天部队送来的那一匹。是匹又高又壮的大红马,横得很,见了谁不是踢就是咬,全马厩的马都受伤了。”

听了老王头的话,我急忙来到马厩。

老王头指着一排马尽头的一匹对我说:“就是它。”

“啊……这不是我们团运输队的五号马吗?它是匹非常温顺的军马,怎么会变得如此凶呢?它在部队里是匹头马,各方面表现都很优秀。要不,属下们怎么会服它,它怎么有资格成为头马呢?”

大概一个月前,五号马退役了,退役后被警备区派人来牵走了。看到最好的退役军马五号被别人弄去,文玉东助理员的脸瞬间变成个猪肚子。得不到五号,他的眼里痛出血来了。

看到文玉东那副狼狈像,我幸灾乐祸地高兴了好几天。当时只顾着高兴,没顾上打听五号马的去向,原来五号也被送到桃花峪来了。

“五号,你……为何无故伤人,部队的纪律你忘啦?”我急步来到五号面前,边批评它,边狠狠地给了它一巴掌。

听到我的声音,五号全身一震。当它看到呵斥它的人,是共同生活了几年的战友,是多少次给它解除病痛,救它性命的我时。顿时低下头,仿佛闯了祸的孩子,乖乖地任我惩罚它。看到一群无故的马被它咬伤,我想把它拖出马厩狠狠地给它一顿马鞭子,被好心的老王头制止了。

“高班长,饶它这一回吧,也许今后它就改正错误变好了。”

“看老王头的面子,今天我就饶了你,如果再横行霸道,看我怎么收拾你!”我瞪着眼睛,大声吼着说。

自打我狠狠地把五号训斥了一顿,它的坏脾气真的改了,改得如同在部队里一样。甭说它是畜牲,就是个人,脱掉军装变成老百姓,纪律性也就松懈了。

五号马为何退役后脾气变坏了?难道它真的与人一样,离开部队后,从头马沦落为普通的农用马,没有了为祖国献身的骄傲,没有纪律的束缚,破罐子破摔,武大朗放牛——不往好草里赶?或者它觉得自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该恢复野性,放任自由了呢?看着这匹曾经优秀的军马,我陷入了沉思。

几天以后,当我看到五号马被几个社员用棍棒和皮鞭打着,大声呵斥着为生产队犁地时,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五号马从军马沦落为农用马,从头马跌落为普通马,住居条件和生活标准也一落千丈,本就情绪低落,心里憋屈得很。它是匹輓马,不会犁地,咬牙坚持犁地,已经是它最大的努力了。人们不理解、不鼓励,反而拿棍棒把它往死里打。拿不着兔子杀狗吃,它只好把怨气撒到伙伴们身上。

“五号,我的老伙计,你受委屈了。可……你来到农村为农民犁地,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其他的退役军马不都是这样吗?你就入乡随俗吧。”

看到五号犁地的那天夜里,我牵着它在村外的小河边上边溜达,边安抚它。

五号好像听懂了我的话,借着淡淡地月光,它围着我兜着圈子,一会儿看看我的脸,一会儿闻闻我身上的气味,还把脸贴在我身上挠痒痒。它那亲昵可爱的样子,仿佛久别的兄弟又重逢。

开始我认为,送给桃花峪的退役军马都死掉了,是因为他们不会养马和用马造成的。来到桃花峪以后,我发现问题不是这样,桃花峪人不但会养马,而且有着很久的养马史了。之所以送给他们的退役军马死掉了,是因为地方与部队的养马习惯不同。突然改变了环境,改变了饮食结构和习惯,退役军马一时适应不了,发病率和死亡率骤然猛升。

部队的军马饲喂时定时定量,出发回来必须遛马刷毛,休息后才能喂草,决不能喂草料前饮水。否则,军马就会发病的。

军马剧烈运动后,胃肠粘膜很干燥,此时还没有分泌消化液,这时喂草喂料,很容易患上肠便秘等胃肠病。剧烈运动后马上饮水,容易患上肠痉挛(冷痛)等急腹症。

地方则不同,不管人和马,起早贪黑,体力劳动量大。特别是在农忙的季节里,人们忙得饭都顾不上吃,尿顾不上撒,哪儿顾得上遛马和刷毛?能给它们吃饱就不错了。既然这样,在这种粗放的饲养管理下,他们的马为何不发病?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习惯成自然。地方的马早起晚归,回家就吃草料,完了再下田劳作,天天如此,它们习以为常,成习惯了。马的生理也适应了这种习惯,所以不发病。就像我们关里人不能喝凉水,喝了凉水就生病。而关外的东北人天天喝冷水,则从来不发病一样。

找到了退役军马死亡的原因,改变了饲养管理习惯。我一面控制五号不再撒野,使其他的退役军马不再受伤。一面手把手地传授养马用马的相关知识,很快改变了桃花峪村经常死马的悲剧。除了这些,我还加入到知青们战天斗地,改变穷山恶水,建设社会主义的大潮中。亲眼见证了毛主席“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旗帜下。广大城市知识青年,是如何从一个个五谷不分,六畜不识,不知花生是长在树上,还是生在地下的书呆子。变成识天理,知农时,庄稼地里的多面手,还有的被社员们推选为生产队的干部;使他们亲身体验了“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是一种怎样的辛苦。他们的变化太惊人了。他们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学习贫下中农的农业知识,学习贫下中农们憨厚朴实、对共产党和毛主席的赤胆忠心;带领贫下中农们学政治,学文化,学习毛主席著作。在实践中,在阶级斗争、生产斗争、思想斗争中,把自己锻炼成一块祖国需要的好钢。

更让我感动的是,知识青年与贫下中农,在学习毛主席著作,建设社会主义运动的大潮中,产生的血浓于水的真挚感情。

一天清晨,我牵着五号马在村外的小路上散步。老远看到朦胧的晨雾中,一个既不像人,又不像马,不知是何物的怪物,边发着“吭哧吭哧”的喘息声,边蹒跚着向我走来。

“啊……是什么怪物?”看着不伦不类的怪物,险些把我吓出声来。五号马也被“怪物”吓得全身一震,仰起脑袋,眼睛瞪得鸡蛋大,两只削竹般的小耳朵“嗖”的一下竖起来,鼻子里发出一声惊诧的叫声,身不由己的打了一个机灵。当“怪物”来到我面前,我看到“怪物”的真相时,我大声笑了。

“啊……吓死我了。”原来不伦不类的“怪物”,是知青队里的女青年刘慧敏,背上背着个老太太。老太太趴在她的肩头上,她蜷缩在老太太身体下,趔趄着身子一步一步吃力地蹒跚着,仿佛传说中的狼与狈。

“快放下我歇一会儿,看把你累的。”刘慧敏背上的老太太说。

“你们这是?……”看到面前的一幕,我既惊讶又感动。

“是高班长啊。”刘慧敏说。

“这位是……”老太太把我也当成知识青年了,当她看到我的一身军装时,不解的张着大口问刘慧敏。

刘慧敏说:“他是部队里来的高班长,不是下乡知青。”

老太太见我不答话,叹着气说:“唉……我老了,腿脚不听使唤……”

老太太姓梅,知青们都喊她梅奶奶。梅奶奶无儿无女,与老伴相依为命,是村里的五保户。她们的粮食由集体供应,但吃菜要靠自己种。老伴体弱下不得田,到菜园劳作就靠梅奶奶自己了。但梅奶奶人老腿脚不利索,在经过那条小河时,常常跌倒在河边的泥水里,弄得满身是泥巴,有时伤了筋骨歪了脚。

“天还没亮呢,你是怎样得知梅奶奶去菜园的?难道梅奶奶去菜园通知你,或是你不睡觉,专门在这儿等梅奶奶?”我不解的问。

刘慧敏个头不高,小巧玲珑,有些儿江南姑苏闺秀的风采。见我问她,她笑着说:“你猜得不对,我与小栓子是末班岗。”小栓子姓梅,名叫梅全海,是村里的基干民兵,小栓子是他的乳名。“我们村的民兵除了站岗放哨,末班岗还有一个任务,凌晨时来小河边接送去菜园的梅奶奶。”刘慧敏接着说,“梅奶奶去菜园都是清晨,很有规律。她老了,腿脚不方便,经常滑到在小河边。有一次梅奶奶扭伤了脚,经多方治疗好多了,但去菜园需要拄拐杖。梅奶奶的困难,被站岗的知识青年发现后,站末班岗的民兵又多了一项新任务——凌晨时来河边接送去菜园的梅奶奶。”

听了刘慧敏的话,看着我吃惊地样子,梅奶奶说:“我们两个老东西能活到现在,多亏了这些城市里来的孩子们。他们知书达理,尊老爱幼,都是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好孩子。若是在旧社会,谁会理一个脏兮兮的老太太?躲都躲不过呢。”

是啊,这些城里来的知识青年都是些不大的孩子。大的十七八,小的十五六。他们在家条件好,娇生惯养,过着钱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来到农村后,在毛主席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思想的光辉照耀下,在贫下中农手把手的教,身先士卒的影响下。脱胎换骨,一个个变成吃苦耐劳、艰苦朴素、能文能武的庄稼地里的多面手。不但改掉了娇生惯养的习气,还能关心和帮助他人?毛主席“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教导太伟大了。

“高班长,被大雨淋了后,听说你也感冒了,现在好了?”

我正感慨知青们下乡后的巨大变化,刘慧敏突然改变话题问我说。

我说:“早就好了。滕大妈的药很有效,我喝了一大碗,回宿舍拿被子盖在头上,一会儿就捂得大汗淋漓,第二天就彻底好了。你们那些着凉感冒的同学,他们都好了吗?”

“好了。滕大妈的老姜红糖水治感冒,效果非常好,她老人家多次用它给我们治好了感冒。”

三天前的那个傍晚,社员和知青们,都收工回家准备吃晚饭。我刚打来饭,放到知青大院里那个石凳上,正在喝水,还没动筷子。正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嘎啦啦”一阵雷声,天要下雨?我这样想着,跑出大院一看,见天空中电光闪闪、乌云密布,真的要下雨了。

“要下雨啦……快去田里收花生啊,要不全完了……”我的喊声未落,大街上突然响起了“嘟嘟”的紧急集合哨声。

“天要下雨啦……大家先不要吃饭,赶快到场上(打谷场)抗苫子去田里苫花生…。。快……”伴着哨音,生产队长歇斯底里的喊声喊破嗓门。

听到喊声,社员们顾不上吃饭,慌慌张张地向场园赶。知青们比社员行动更快,早就箭一般地冲去打谷场,或背或挑,带上苫子就往田里跑。漫山遍野被刨出来的花生,有的已经晒干,有的是半干,若是被雨淋了,就会发霉烂掉的。那可是全村人一年的收成,是多少人用汗水浇出来的果实啊。

正在大家手忙脚乱的忙活时,随着“轰隆隆”一阵雷声,瓢泼大雨突然从空中“哗啦啦”地倒了下来。

“队长,带来的苫子不够用,还有七八垛被大雨淋着呢。”匆忙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看着一垛垛快要干了的花生被雨淋,队长的头上直冒火。“快回去取苫子!”队长命令说。

“这样大的雨,等取来苫子花生全被淋完了。”副队长王小虎说。

“那……哎呀,这可怎么办……”队长急得焦头烂额。

“同学们,快脱掉身上的雨衣盖到花生垛上,快……”

看到队长着急的样子,看到集体的财产瞬间将要被毁掉,知青队里的女班长余莉莉喊。知青们都是部队的干部子女,他们都穿着军用雨衣。

听了班长的话,同学们顿时醒悟,眨眼间脱掉身上的雨衣,把雨衣遮盖在花生垛的顶部。

花生保住了,但大雨把同学们都淋病了。我也一样,自打那天夜里被雨淋,头痛、打喷嚏、鼻塞不通气,身上还阵阵发冷。

“高班长,您喝碗老姜红糖水吧,滕大妈听说我们被雨淋感冒了,特意为我们烧的。这法子很管用,您试试吧。”

我被大雨淋感冒了,正用被子蒙着头想出汗,但总也捂不出汗来。听声音,来人像是班长余莉莉。我说:“谢谢了班长,放那儿吧。

原来,听说知青们宁愿自己被雨淋,也不让集体财产受损失,全村人都被感动了。他们明明知道,被雨淋是会感冒的。但面对顷刻间被毁掉的集体财产,面对看着集体财产被毁而痛不欲生的生产队长,他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被雨淋、得感冒。

我的房东滕大妈,听说知青们因为保护集体财产着凉患感冒,心里很着急。突然想起她治感冒的有效方子——老姜红糖水。因为这次患感冒的人太多,知青们几乎没落下,家里的“药材”不够用,便派女儿滕海英去公社供销社买红糖,她则挨家挨户讨生姜。娘儿俩忙活了一下午,终于把“老姜红糖水”,这一发散风寒的经典汤药,及时送到了知青们面前。

在乡亲们眼里,这些从城市里来的孩子,有文化、有知识、都是国家的宝贝。他们小小年纪,背井离乡、远离父母,来农村帮助我们搞生产;带领我们学政治、学文化、学习毛主席著作,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使贫穷落后的古老山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他们的行为太感人了,可要小心呵护着他们。在桃花峪,这种群众呵护知识青年,知识青年关怀群众的感人故事太多了。

0

二十五 我的知青岁月 亲历感人故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