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陈西的故事>2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1

小说:陈西的故事 作者:四平的小嘟嘟 更新时间:2017/8/26 10:20:39

过了不知多久,他迷迷糊糊的听到汉娜在说话:“MayDay,MayDay,MayDay ①,呼叫尼亚美机场地面塔台,这里是私人飞机,我们来自欧洲,请求在这里紧急降落。”

到了,陈西一骨碌爬起来,戴上耳机。对方并没有询问太多事,按照规矩指示汉娜在机场降落。陈西从空中看到,机场也只有一条跑道,灯火通明,不过跑道似乎比马德拉机场的长不了多少。

飞机平稳的降落在地面上,刚好停在跑道的一端。一辆警车、一辆客梯车和两辆消防车向这里开来。

“怎么办?”

“不下飞机,我跟他们说。”陈西扶正耳麦,对着话筒说:“尼亚美机场,机上情况特殊,请准予我们不下飞机,请你们派人上机与我们沟通。”

“收到。”对方简洁的说,口音很生硬。两人打开客舱门,对接好客梯,从警车里走上来两位机场官员,衣冠楚楚,人高马大。

“我是法国公民,这位是我的飞行员。机舱里有一位尊贵的客人,不希望同任何人见面。我们的燃油不够了,你们可以为我们加满油吗?”陈西仰起头傲慢的说道。

“不行,”对方摇摇头,“你们必须跟我们下飞机,不管有什么尊贵的客人,都需要接受检查,并且告诉我们你们的来源和去向。”

陈西想了一下,刚才他算错了,这架飞机从空箱加满油也不过需要八万美元,而现在他们还有一半的燃料,四万美元就可以加满。

“加满油需要四万美元,我们的目的地很远,并且不想告诉任何人。如果十万美元可以解决问题的话,咱们都不必那么麻烦。”

两名官员互相看了看,一人说道:“尼日尔的航空煤油比一般的要贵一点。”陈西心里一乐,这就有谱。

“我知道,所以我给了双倍的价格,还剩下两万美元让两位代为请机场的朋友们喝一杯酒。”

那人摇摇头:“你还需要更真诚一点,我的朋友。”

“给他们二十万。”丽贝卡的声音从客舱深处传来。陈西暗暗心痛,这女孩真不懂得讲价。两名官员显然很感兴趣,美元在西非洲是硬通货,当地的通货膨胀率很高,GDP的增长率远跟不上物价的涨幅,美元不仅仅是坚挺的货币,对于尼日尔本国人来说,简直还是很划算的投资品。尼亚美机场显然不像欧洲各大机场那样频频迎接私人飞机,而这个价格估计可以赶上他们四五百人的年收入了。

两位官员小声商量了一会,一人回身说道:“二十五万美元,加满油你们赶快离开。你们也从来没到过这里。”他的声音里抑制不住兴奋,有点微微发抖。陈西本想再跟他们谈一谈,但丽贝卡的话来的很快:“马丁先生,你过来一下。”

陈西进入客舱后部,小声对她说:“你这个小东西,花这么多钱是要我破产吗?”

“哈哈,我跟你说了,不要你还。拿着。”她递给陈西一张黑色的信用卡。

陈西回到舱门口,对方刚要开口,他抢着说道:“你们不能再以‘现金形式’作为借口涨价,这是最终的价格。”两名官员面面相觑,这个法国佬精明的很啊。两人缄口不言,转身离开了飞机。陈西在后面微微冷笑,人为财死,这两名官员这辈子也不会收到这么大笔的贿赂,来自西方的馈赠。哼,自己从小在街头也会偶尔塞给警官点钱,以保证不会被帮派成员欺负,但是这么大一笔钱,真是做梦也想不到。

事情办得很快,丽贝卡在他们送来的回执上签了个鬼画符般的名,机场迅速为飞机加满燃油,还要派两名技师检查飞机的情况,但被汉娜拒绝了。

三人再次腾空而去。陈西和汉娜在地图上测量到,他们需要向东北飞行一千三百公里,再转向东南飞一千公里,才能到达乍得东部与苏丹的国境线,从那里再拐两个弯,到达阿拉伯海上空后折向西北,就可以直飞利雅得了。这期间汉娜会很忙,陈西决定不去打扰她。可上尉一直乐呵呵的,偶尔会指示他干点小事,陈西一点也不明白“把这个按钮按一下”和“推拉杆到这个位置”这些近在手边的工作为什么一定要由他来做,难道这是要教他驾驶飞机?在内心深处,他隐约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他不愿多想。丽贝卡一直乖巧的待在客舱里,这两个女孩一个支使自己做些闲事,一个乖乖的不打搅自己,真是各有千秋。

这段旅程很顺利,只有在跨越各条国境线时汉娜才把飞行高度降低或极度拉高,以避过各种可能存在的防空雷达。十个小时的飞行很快在汉娜的欢声笑语中过去了,陈西到客舱里看过一次丽贝卡,小姑娘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起来就含笑为三人做了一顿精美的大餐。陈西感到很不真实,在机舱内狭小的空间里,三个人似乎拥有了自己的世界,外面的危险和谜团渐行渐远,不足多虑。他逼着汉娜休息了两次,这是为实际考虑,进入亚丁湾区域后会有很多防备海盗的各国护航舰队,汉娜必须精确操控飞机,以免造成误会。但在心里,他也着实心疼她,似乎生怕她变得憔悴。这让他很纠结,而越不想考虑这些,就越难摆脱掉。他毕竟只有不到十八岁,有那么几次,他甚至感到有点小小的得意,这又让他愧疚不已。

跨过亚丁湾的飞行只用了短短二十几分钟,没有任何事发生。又一次太阳偏西了,陈西从驾驶舱的窗口看到前方不远处露出了陆地,那儿就是阿拉伯半岛的最南端——也门。这个国家一直处于时而混乱时而稳定的状态,战乱造成了大面积的贫困,即使是交战者们也都有点力不从心。飞越这里不成问题,他们现在在一万一千米的高空,也门方面很难跟踪或者打击自己。但半个小时以后,他们就将进入沙特阿拉伯的领空,那里可完全不一样:富得流油,拥有昂贵的F-15、台风和旋风式战斗机,领空监测系统完善,那里可不好惹。从进入那里到抵达利雅得还需要飞行将近一个小时,这段时间足够战斗机起飞和逼降他们,而且自从他们从索马里海岸飞入阿拉伯海,亚丁湾的各国军舰可能就监测到他们了,从他们的航向上判断是要飞往沙特,如果有人报告给沙特空军,说不定在国境线上就有战斗机在等着他们,把他们逼回也门去。

上帝保佑。陈西在教堂里听牧师布道的时候也总是念叨着这些,但那时他还没这么虔诚。而现在除了祈祷,他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汉娜也明显紧张起来,她还没有开启无线电,没有信号接收能力,只能凭肉眼环顾天空。同温层的天空蓝的很清澈,朵朵白云在他们脚下几千米的地方,地面上什么也看不清,只是黄乎乎的一片。

马上就要进入沙特领空了,汉娜打开了无线电。里边几乎立刻传来了呼叫声:“不明客机,空中客车A340-300型飞机,请立即表明你们的身份。”

是沙特空军!两人对望了一眼,头上都流下了冷汗。还没有进入领空,就被联系上了,他们会被准许进入吗?

呼叫声又一次响起,这次的语气更严厉了一些。陈西长吸了一口气,向汉娜点点头。汉娜对着话筒说道:“我们是私人飞机,机上有乘客,我们从非洲来,燃油不足,请求降落在利雅得国际机场。”

“请求不予准许。你们立刻掉头回也门去,沙特阿拉伯领空不允许你们进入。”

陈西摇摇头,看来真猜中了,沙特空军要把他们逼回也门去。也门只有萨那国际机场可以降落,可那里被胡塞武装分子 ②占领了,政府已经临时搬到了亚丁,胡赛武装组织建立的“过渡委员会”联合国不予承认,那里现在处于无政府状态。如果在萨那降落,他们怎么到利雅得去?

“咱们要不要表明身份?”他对汉娜说。

汉娜摇摇头:“不行,那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咱们在利雅得降落,这和我们落地了再表明身份是两码事,沙特军方如果逼不得已可以把我们击落在沙漠里。这是找死。”

“可也门没有地方能安全降落。别的国家也不会允许咱们进入领空。”

“你仔细听听,他们的呼叫不是从战斗机里发出的,是从地面基地发来的信号。”

“你怎么知道?”

“战斗机内的呼叫声音不是这样,跟你说你也不明白。”

“那又怎么样?”

“闯过去!”

“那不更是找死吗?人家的战斗机从起飞到追上咱们用不了半个小时。”

“他们的F-15都在东西两侧,红海和波斯湾那边,利雅得附近的苏丹王子空军基地已经被美国人关闭了。战斗机从起飞、爬升到截住咱们,至少得四十分钟,到时候咱们离利雅得就只有二百公里了。我们发MayDay信号,降低高度,跟他们保持联系,表明自己没有武器,关键时候还可以放弃操控权,接受地面直接控制,就是要强行降落在利雅得。他们多半会不情愿的接受。”

“你有把握吗?”

“没有,但咱们能回也门吗?还是去卡塔尔或者阿联酋?”

“如果对方使用陆基防空武器呢?”

“他们不会那么轻易击落民用客机,我说了,咱们降低高度,减弱机动性,又不冲着他们的建筑冲过去,充分表明咱们没有恶意。只要降落了,就好办得多。”

陈西不再说什么,但他的心里还是很担忧。利雅得国际机场很繁忙,这么迅速的为他们腾出跑道,执行紧急预案,来得及吗?

汉娜已经对着话筒开始和沙特军方通话,告诉他们她是加拿大人,机上有乘客,没有武器,可以按照沙特的意思做任何飞行动作,但必须要降落在利雅得,飞机上没有多少燃油了,转向会浪费燃料,如果回也门,他们只能降落在萨那,那里不安全,请沙特军方联系加拿大大使馆派人到机场去。

对方还是不同意,汉娜直接对着利雅得机场发出了MayDay信号,按照国际惯例,机场不能无视这个信号,必须做出相应的准备。上尉咬咬牙,飞机俯冲着降低了高度,迅速向利雅得飞去。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沙特方面果然没有使用陆基防空武器,但天空中出现了四个黑影,高速向他们飞来。很快,陈西就看到了四架F-15战斗机,分成两组盘旋着把他们围住。汉娜又将刚才的话对他们说了一遍,对方这次明显改变了态度,几乎是以护航的姿态围着他们向利雅得的哈利德国王国际机场飞去。

是加拿大大使馆起到了作用吗?陈西有点纳闷。不过只要能降落在利雅得,就可以公开表明身份了。短时间内加拿大和美国的海军陆战队就会来接他们,到时候他们就真正安全了。

飞机终于降落了,几架战斗机呼啸而去,三个人完好无损的停在了机场上。外面忙乱不堪,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军车大批的赶来,机场上所有飞机都避在一旁的回转跑道或停机坪上。他们打开机舱门,首先看到的是面目严峻的沙特军人,手持步枪严阵以待。一辆凯迪拉克牌轿车飞快驶来,两名胸口上别着美国国旗牌子的人冲上来和陈西紧紧握手,后面一辆奔驰牌汽车紧随而至,车上下来三个特工模样的人,又从后座扶出了一个包扎的像木乃伊一样的人,陈西和汉娜同时愣住了。

这是里昂?托马斯!

① MayDay:国际通用的无线电通话遇难求救信号,发出MayDay信号时必须连续呼叫三次,以免误听、被噪音盖过或与其它通讯混淆。常用于航海及航空事故求救。

② 胡塞武装:长期盘踞在也门北部的什叶派武装组织,经常与政府军发生武装冲突,并于2015年武力夺取首都萨那。之后其成立的“总统委员会”和“全国过渡委员会”联合国不予承认。

1

2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