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绝杀纽约>第三十七章 嫌疑者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七章 嫌疑者4

小说:绝杀纽约 作者:肖潇潇 更新时间:2017/9/11 1:02:34

见不单没有一点减速,相反还加快了速度,夏雪故意装成惊恐万状的样子,“再不停车我要跳车了。”

“美女,既来之则安之,你急什么呢?”他偷偷地从反光镜里看了她一眼,一边回答,一边专心致志地开车。

“这不是去吃饭,我不去了。”夏雪一手抓住车门边的按钮,装着要开门的样子。

由于前面是一个急转弯,他的车速减了一点下来,“美女,你不懂,自从十八代国家反腐以来,好的酒店都蒸发到森林里或偏僻的农家乐里去了,到了那里,才能吃到市区里根本吃不到的东西。我今天要带你去吃几样你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噢,原来是这样,干吗不早说,吓死我了,我认为你要劫色呢。”夏雪拍了拍胸口。

他的眼睛飞快地扫了她一眼,“看到你这样的美女,相信十人男人九个都情不自禁地想劫色。”

夏雪猜不出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总感觉今天坐他的车像上了贼船似的,为了打消他有劫色的念头,她机智地奉承道,“我知道了,还有一个不劫色的好人就是你,是吗?”

她真的很聪明,这样一说,即便他想劫色,都不好意思了。

可是,真的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回答,“你说对了一半,还有一个不劫色的人确实是我。但不是我不劫色,只能说我劫色比常人有更高的境界。”

夏雪故意装成惊恐万状,“呀!原来碰上了太色狼。快停车,我要下车,不跟你去了。”

他认真地开着车,用带有威胁的口气说,“泼出去的水能收回吗,既然上了贼船,想退出江湖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俗话说,岂来之,则安之,你就听天由命吧。”

夏雪再次故意装成可怜兮兮的样子,“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叫鬼鬼不理,只能听天由命了。既如此,我想听听你的劫色有更高境界是什么意思。”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异常的温柔,“他们的劫色带有强迫的意念,或者完全是赤裸裸的强暴。而我则文明得多,我会带你去一个像皇宫一样豪华的地方,让你像在最高的维也纳音乐殿堂听音乐一样玩很舒服,不知不觉、幂幂之中你自然会爱上我,离不开我……”

此话一出,夏雪马上想到吃摇头丸之类的,打断他的话,“我呸!你无耻,流氓,你想让我吃毒品、吃摇头丸,吃酒杯里偷偷下兴奋剂的酒,让我不能自已。你休想。”

“美女,你想多了。我这么高尚、这么有道德、修养的人,怎么可能让你吃毒品呢。此次带你去不但是吃饭,我想让你走进一个最好、最高雅的艺术殿堂,让你宁静致远地陶醉在抒情悠扬的音乐旋律中,到时你自然会向我敞开心扉,拉起我的手翩翩起舞。”

她哼地一声嘲笑,“你这个流氓、混蛋,没有让我吃兴奋剂,你能牵着我的鼻子走,简直白天做梦、异想天开。”

从反光镜里看到她脸上的嘲笑,他用灼热有神的眸光飞快地扫了她一眼,那惯于嘲谁又不失魅力的浅笑挂在他那极具个性美的唇角,“美女,结论不要下得这么快,没有身临其境,怎么知道其中的感受呢?只要你敢去,试了你就知道世界太奇妙了,只要播放几首好听的音乐,你就会乖乖地跟着我的节奏走,直至投入我的怀抱。”

“要是往常,本姑娘是唯物主义者,从来不信邪,不信鬼,我才不相信你说的鬼话。本来不想去的,如今你既然说得这么玄,我倒要看看你在施什么魔法,今天我去定了。”说完,夏雪打了一个漂亮的响指。

“好样的,我喜欢你这样的的个性。”由于心里高兴,他把车开得更快了。

看着车速快了起来,她有点疑虑,“你到底想把我弄到那里去,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到。”

“美女,不要激动马上就到。”

话音未落,车仅仅转了个弯,前方几百米远的一幢别墅,突兀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目光炯炯地说,“前面那幢别墅应该就是目的地吧。”

“是的,马上要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你不觉得紧张和恐惧吗?”

夏雪显得淡定自若,“既然上了你的贼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什么好紧张和恐惧呢?”

他瞟她一眼,试探性地问,“你还是一个姑娘家,难道真的不怕失身吗?”

她鄙夷地说,“废话,谁会不怕呢,谁愿意让冰清玉洁的黄花闺女,不明不白就成了‘二锅头’呢?但仅仅一个怕字有用吗?”

看她脸不改色心不跳,他疑惑地说,“既然不愿意,肯定会产生恐惧感,就会产生怕的表现,你怎么还这么淡定自若呢?”

夏雪快言快语地回答:“我知道你有备而来,上了你的贼船,就如羔羊投以群狼,肯定没救了,既然不能保身,还不如潇洒地走一回。”

离目的地约一百米的距离,车速减了下来,“美女,放松点,不要紧张。为了活跃气氛,刚刚说的话都是开玩笑的,请不要介意。你看看,我是那样的人吗?再说,你男朋友这么厉害,谁敢动他女朋友的一根汗毛呢?”

“噢,原来跟我开玩笑,让我虚惊一场。不过我想不明白,既然没有其它目的,把我弄这么远来干吗呢?”

“这是我开的酒店,在这里才能吃到城里面吃不到的东西,带你来的目的,就是想安安静静让你吃点好东西,享受享受天上人间的快乐,要不然太对不起你这张脸蛋和魔鬼身材了。”

车很快驶进了一个足球场大的停车场,直接开到酒店门口,“嘎”,一阵轻轻的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刹车声响起,车稳稳地停了下来。

他飞快地下了车,给她开了车门,“美女,到了,请!”

“谢谢!”她一边下车,一边把停车场四周扫了几眼,她发现,那里停了几十部的好车,都是清一色的全部进口货,最便宜的车是一百多万的X6宝马,足见来这里消费的不是一般的百万富翁,应该是千万级以上的富人。

只见他打了一个电话,就看到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小美女把夏雪领走了,她把夏雪安排到一个非常豪华的包厢里。包厢很大,有茶室、棋牌室、音乐厅,墙壁四周贴满了半裸或只把**用东西遮挡的少女油画,大都突出了男人们最喜欢看的漂亮无比,逗人喜欢的丰乳肥臀。

小妹刚给夏雪倒好一杯武夷山山顶的石隙中生长出几片,黄金有价茶叶无价的武夷岩茶,夏雪还没来得及喝一口,只见他换了一身便服出来,走路像急匆匆的样子。此时的他没有戴鸭舌帽和墨镜,完全像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学生,充满着无限的青春活力。

此时才能看出他的庐山真面目:他的脸很清秀,光滑红润得如同装饰过的,鼻梁笔直,嘴巴不大不小,和灵气的鼻子刚好绝配,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看什么东西眼球都会飞快地转一圈,似乎把看到的东西先分析了一遍。

他迈进包厢的门,就笑盘盈地和夏雪打起了招呼:“美女,不好意思,我去换了身便服,怠慢之处,还需海涵。”

其时,夏雪刚端起紫砂茶杯,看着杯里虽然只放了四片茶叶,却芳香扑鼻,沁人心脾的茶水,她真舍不得吃,端着杯在鼻子前嗅来嗅去。直到听到声音时才抬起头再打量他一眼回答:“我是客人,你是主人,客随主便,不必客气。”

他的观察能力太强了,见她还没有喝一口茶,问道:“美女,是茶水太烫了,还是嫌茶叶不好,或者怕茶中下了什么蒙汗药之类的,你好像还没有喝一口茶吧。”

夏雪正想说话,这时小妹刚好给他泡了一杯同样的茶走过来,他抢了话说:“小妹,把你手上的茶给客人,把她的那杯茶换给我。”

如果跟他换了这杯茶,就会显示自己太没有风度了,甚至会被认为太怕死了,于是夏雪像品尝一样,喝了一小口手中的茶说:“不是茶水太烫,更不是嫌茶叶不好,或者怕茶中下了什么蒙汗药之类的。只因这个茶太清香了,我真舍不得喝一口,生怕喝完就没了。”

他对小妹一个眼神,小妹会意把茶端到他专坐的位置上。他坐到主人那个位置上说:“今天泡给你喝的确实是上等的好茶,它的产量不是论斤只论两算,因而有了黄金有价茶叶无价的美名。这个茶叶每年才长几百片,在什么气温和环境下生长,何时采摘,如何制作,什么特性,加工的火候都非常有讲究。当今中国没有几个人能喝到这个好茶。”

夏雪又呷了一小口茶说:“这么说,我太幸运了,能喝到比黄金还珍贵的好茶。”说完话锋一转:“不过,我们萍水相逢,你干啥要对我这么好呢?”

他很直白地说:“你不单太漂亮了,而且太有气质了,值得享受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包括金钱。”

夏雪打断他的话说:“不,无功不受禄。说吧,你是什么人,看中我什么,想叫我干吗。”

服务员已经开始上菜了,小妹把五十年珍藏的贵州茅台酒开好后走到他身边小声说:“伍总,仅有的一瓶时间最久的酒给你开了,可以开始吃了。”说完,关好门向门外走去。

当听到小妹叫他伍总,夏雪一脸的惊诧,等服务员走开后,问道:“大约五天前你说你姓孔,怎么忽然变姓伍了?”

他对夏雪做了个请的姿势说:“美女,我们一边吃一边友好地聊好吗。前几天无意间打扰你太不好意思了,为了讨好你,同时替自己辩解,所以我冒昧打着是孔子的后代,我真的没有一点恶意,其实,我姓伍,人字伍。”

刚开始,俩人相互作了自我介绍,他自报家门说叫伍仔伟岸,是这里的总经理。

她说她叫夏雪。

由于是刚认识的,难免客气一翻,酒过三巡,夏雪再次开门见山地说:“伍总,饭也饱了,酒也差不多了,快告诉我你是什么身份,想叫我干吗。”

他的脸微微发红,像还没有成熟的西瓜,试探性地说:“有人钱太多了,因而想让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去加拿大旅游享受,你想去吗。”

夏雪的反应很快,马上想到这次的抓捕行动是全球性的,而且还知道可能有很多腐败分子逃到了加拿大,虽然自己的任务是抓捕潜逃在美国的逃犯,但也有可能工作需要跑加拿大几趟,到时有人出钱能为国家省一笔不菲的钱多好呀。于是一口答应:“好呀,如果有一天有时间我会考虑的。”同时她还想知道是谁这么有钱,说不定能钩到他背后大鱼。问道:“谁这么看重我,他叫什么名,能让我先认识认识他吗?”

“那个人靠房地产赚了很多钱,喜欢做善事,但从来不喜欢抛头露面,他认为神灵是暗中保护人的,谁做了好事神灵自然知道,所以要认识他不太可能。”

夏雪知道,眼前这个‘伍总’充其量只是个马前卒,真正的幕后大老板还在后头,要把幕后大老板牵出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于是话锋一转说:“俗话说得好,得人钱财为人消灾。如果某一天我真花了他的钱去了加拿大,难道他没有一点附加条件吗?”

伍总知道,刚刚让鱼儿上钩,不能操之过急提钩,否则会打草惊蛇。笑盈盈忽悠说:“没有,绝对没有附加条件。”

夏雪一针见血地说:“我身为女人,才不相信没有附加条件。这个社会有钱的男人不金屋藏娇的简直凤毛麟角,包二奶、三奶的人大有人在。去加拿大旅游不是一笔小数目可以打发的,愿意为我出钱的人,肯定看中了我某种条件,要不然我何德何能他要我干吗。”

伍总的反应能力和口才都非常棒,能对答如流:“人是讲缘分的,也许他和我一样,真的只喜欢你的美丽,并无它意。”

夏雪言简意骇地回答:“天上不会掉馅饼,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千古不变的答案,放之四海而皆准。”

伍总被她驳得哑口无言,因而生硬地回应,“人家愿意给你钱去旅游,你就心安理得地去,何必要这么认真呢。”

为了引蛇出洞,夏雪严肃地说:“人之所以不断地奋斗与追求,拼死拼活地干活,讲大一点是为社会作贡献,说小一点目的就是想让自己和家人过上幸福的日子。对于一般的人,钱确实很需要,不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为人清清白白,不明不白出钱叫我去旅游,我是不会接受的。”

伍总扫了她一眼说:“我感觉你真的有点怪,人家肯为你出钱,应该引以为荣,换成别人早就求之不得、千恩万谢了,你干啥这么死脑筋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呢。”

为了引蛇出洞,夏雪步步为营:“我这个人就是有个坏毛病,什么事情都非得搞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样才能心安理得,吃饭饭香,睡觉安稳。”

“真的非说不可吗?”伍总无可奈何地问。

“绝对的。”夏雪斩钉截铁从牙缝挤出三个字。

见她说话这么严肃,知道不亮底牌是不行了,伍总独自呷了一口酒说:“既然你说话这么干脆,这么想知道结果,我就直说了。听说你惹上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有人出于对你的保护,因此出钱叫你到最适合宜人类居住的加拿大定居,确实是对你莫大的关心与帮助,何乐而不为呢?”

夏雪一怔:自己刚从美国回来,怎么就被人盯上了呢?为了让被动变主动,她故意傻傻地说:“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一个涉世不深的弱女子,从来也没有去招惹过谁,怎么可能惹上麻烦的事,一定是什么人张冠李戴搞错对象了。”

4

第三十七章 嫌疑者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