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创世纪众神之门>第五十五回 飞鸟依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五回 飞鸟依人

小说:创世纪众神之门 作者:点宗 更新时间:2017/10/1 15:36:53

秋天的汉中平原,是一幅丰收的场景。五谷丰登,稻谷飘香。人们酒足饭饱后,感谢大自然的恩馈,更加勤于练兵。

由于赛亚与纲巴郎出行,寻找猛虎。西陵子弟暂时缺少少年武师,于是永林代劳,帮忙训练孩子们。

广度、常先以及常先的夫人坐与账内,煮着温酒,悠然自得。

常先说道:“这么说,赛亚的应龙只有与蚕女的朱雀,**才能生得凤皇?”

广度说道:“是啊,真是没想到啊!”

常先说道:“没想到还有这种巧事!广度大师,我其实有个不情之请。”

广度说:“您便说无妨。”

常先说:“我其实对于赛亚早有和亲之意!”

广度说道:“常先啊,我早就看出来了!”

常先吃惊说道:“啊?为何?”

广度说:“你家小女,铃儿。成天不跟着你,而成天粘着我家星云玩儿。你知道这是为何?”

常先说:“哎,您不说我也知道,其实我这个做父亲的,也是有失家教。您也知道,铃儿母亲去世多年,我被逼无奈,被巨人软禁在矿山上数年,早就另娶门户了。铃儿自幼孤独,后来还搞出令人可笑的人马恋…..哎!看着铃儿,想起当年往事,历历在目,痛心疾首啊!”

广度说:“那你想着和亲的意思是?”

常先说:“就是想找个能够好好看着她啊。我如今没有这个能力,只能找人托付终身了。”

广度说:“和亲这事,和我说没用啊。你得给他父亲说。”

常先说:“可赛亚的父亲远在北方啊!”

广度说:“你想挽留赛亚,做你的乘龙快婿。就得经过他本人以及他父亲的同意啊。”

常先思索着,说:“这倒是,不过,通知他父亲已经太晚了。这刑天不知何时会进犯我军,也不知夸父到底作何反攻打算。趁着现在丰衣足食,我想请广度大师想点办法。”

广度说:“你想撮合赛亚和小铃的婚事?”

常先笑道:“哈哈,知我者广度大师啊。我确实是这个意思。必要时,能将生米做成熟饭。我就放心了!”

广度说:“恩,不过这事确实值得仔细想一想。”

常先说:“不过,赛亚等人已经去了半个月,真不知道他何时返回。”

广度说:“这你不用担心,我想吉人自有天相。赛亚这个孩子确实不错,有勇有谋,就是有些缥缈啊,这孩子。”广度情不自禁地笑了笑。

常先说:“我看,你家星云是不是对赛亚也有点意思?”

广度说:“啊?这不可能,星云和弥赛亚各安天命,我家孙女高攀不起哦。”

常先说道:“那就好了!哦,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意思是说星云一定也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的!”

广度说:“这…..呵呵,那就劳驾常先次长您多费心了,如果能有安分一点的,也请您帮忙介绍一下。”

常先笑道:“当然,当然,哈哈哈,来!请!”常先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天高气清,夸父聚众人,一起议事。

难道有这么好的天气,加上如此闲情雅致。夸父坐在巨石之上,与沙曼婆有说有笑。

韦琨向夸父说道:“大喜啊,常先又捕获了巨鳗三条,可保我衣食无忧啊。”

夸父带着微笑说道:“好!” 日达石迈着大跨步而来,说道:“参见夸父先神,参见韦琨将军,参见沙曼婆……”

沙曼婆说:“够了!够了!日达石,那弥赛亚可曾去羌族村落复命?他管理族群能力如何?”

日达石说:“这怎么好说呢…”

沙曼婆说:“你不用瞒着了,他是不是压根儿就没去过?”

日达石说道:“在下惭愧,弥赛亚族长日理万机,近日来未见过他的身影。”

夸父说:“这弥赛亚现在到底在何处?还有那应龙!”

沙曼婆说道:“禀夸父,据说法螺的猛虎走丢了,弥赛亚和黑驭熊等人都前去帮忙寻找,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一个月了。”

夸父说道:“好这个弥赛亚,我交给他的事情一件未做,却四处帮人找虎。”

韦琨说道:“在下恳请夸父,让我领兵前往,先去收复野人!”

沙曼婆说道:“韦将军,你先不急,据说这野人不好对付,刑天的好几路追兵都被猴群袭击,搞得进退两难啊。”

日达石说道:“这倒是,这野人盘踞一方,阻拦了刑天的追兵,倒给我们提供了喘息的机会。”

夸父说道:“既然如此,就暂且不予理会这野人。好好驻军防守,屯兵集粮。”

韦琨说道:“可是夸父,那野人曾做过我的将士,我们应该可以……”

祭司沙曼婆:“韦将军如此急功近利,莫非是害怕有谁抢你风头?”

韦琨说道:“抢我风头?呵,祭司大人,这怎么可能,我都是为了大计着想啊。”

沙曼婆说道:“正如夸父所说,应该眼光长远些,好好练兵才是啊。这野人专门挑巨人袭击,你韦将军你不会往枪口上撞吧!”

夸父说道:“韦琨!你莫要轻敌,你是我反攻大军的主力,你不要贸然行动!好好练兵才是。”

韦琨遗憾得答道:“是。”

夸父说:“祭司啊,最近我老梦见一只红色大鸟。”

沙曼婆说道:“哦?夸父,红色大鸟莫非是吉兆?”

夸父坦然说道:“这些日子,我脑子里老实出现莫名其妙的画面,全都是朱雀的身影,梦见我与那朱雀一起在那空中翱驰。我怀疑是凤皇谷里的朱雀成精,对我施的魔咒。”

沙曼婆惊讶道:“还有这种事?”

韦琨将军说:“对了!前些日子,士兵们睡不好觉,说在山里遇见很邪乎的大红鸟。一定是那朱雀作怪。”

夸父说:“果然如此,这朱雀有问题。事不宜迟,韦琨你组织一只精锐,快随我进山,去捉这只大鸟!”

沙曼婆说道:“你们真要去捉那朱雀吗?”

夸父严肃地说道:“沙曼婆,你有什么意见吗?”

沙曼婆说道:“哦,我意思是你们是否需要关朱雀的鸟笼?”

韦琨说道:“哦,夸父。这朱雀武功高强,上次可把黑驭熊伤得不清啊。”

沙曼婆说道:“对啊。那常先不是又做了几个捕捉鳗鱼的笼子吗。只需稍加改装,就可以用来关押朱雀,下面再加上数个车轮…..”

夸父说道:“诶,沙曼婆,你多虑了,瞧见我这巨掌了吗?在变他是何妖魔鬼神,我一掌便会擒住他。何惧之有啊?”

沙曼婆附和道:“是啊。”

夸父说道:“我已迫不及待,快随我前去!”

韦琨将军叫了上几名巨人,拿上称手的兵器,便轻装上阵。

日达石带着贴身护卫,与祭司沙曼婆也都一同前往。

秋天的凤凰谷,山中云雾缭绕,彷如仙境一般。

视线被云雾遮挡,朦胧一片。

夸父手持金杖,迈着巨步。先深山中行去。

进了山,夸父的脚步也放慢不少,视线受阻,脚下的山路也十分险峻。大家摸索着一步步,小心前进。

越往深山中走,云雾更浓。将士们晕头转向,找不到辨认的方向。

士兵们一些担心,因为实在是看不见,又绕昏了头。只顾跟着夸父的脚印行路。

此时,夸父逐渐放慢脚步。祭司有些担心地问道:“夸父,这浓雾不会是那大鸟变化出来的障眼法吧。”

夸父说道:“我不知道,我只觉来过这里,似成相识。”

部下南农说道:“我感觉有些迷路了!”

夸父说:“大家跟好了,我们就快到了。”

一行人继续向山上走去。山中飘着下雨,雨露湿滑。越往高山上走,寒气越加刺骨。夸父赤脚前行,一步步踩下坚实的脚印。将士们跟随着夸父的大脚印,不敢怠慢。将士们的鞋已沾满了泥土,雨露结成了冰霜。

将士们饥寒交迫,没想到这秋天的高山上,云雾缭绕竟然有着冬日般的寒冷。

抬头仰望夸父,胸膛以上均无法辨别模样,只见白色的云雾,浑然一体。仿佛夸父穿透了天空一样,擎天一柱。乍以为已经跟随夸父来到了天宫,天宫周围的云雾触手可及。

只听见夸父说道:“就是这里了!”

日达石说道:“夸父,我咋啥也看不见啊!”

夸父说道:“我能感觉到那鸟,它飞来了!”

韦琨惊慌道:“大家小心,这朱雀非同小可。”

夸父说道:“不必大呼小叫,你们静静在此等候。”

夸父张开双臂,好似在迎接上帝一般,屹立在浓雾之中。夸父的那浓密的络腮胡,结成了冰柱。稍微摇晃,冰块便坠落下来。

南农惊呼道:“这还没入冬,这气候就如此寒冷?”

韦琨说道:“这么冷的天气,朱雀会在山中活动吗?”

夸父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说完,夸父独自向云雾中走去。

只听一声响亮的啼鸣声,像是汽笛一般一鸣惊人。整片山林回荡着玄妙音律。众人大惊失色,四处查看。只觉叫声诡异,思绪越加复杂,生害怕从那浓雾中钻出鸟怪来。

忽然,一道鲜红的巨大影子出现在空中,那颜色好似太阳一般温暖。朱雀一划而过,便拨云见雾,这时,隐约出现了太阳的光辉,浓雾正在逐渐散去。形成一道七彩光晕。

“圣光显灵了!”将士们见天空中出现瑞相,这七彩光芒光又称为佛光,一道耀眼的光芒穿透云层,直射而来,顿时感到心中豁然开朗,仿佛升起了温暖的火焰,光芒万丈。

就在前方不远处,不断听见朱雀发出的玄妙之音。将士们闻身赶去,这一下惊呆了众人。云雾中出现三个红色光点,红色的光芒在云雾中十分显眼。三个奇异的红色光点,在云雾中跳动着。众人目瞪口呆,听着夸父的脚步声,正独步走来。

一阵微风吹来,吹散了云雾,空气中透露着薄纱般的水汽。这时才看清了,那红色的光点原来是夸父的左眼。一只鲜红的朱雀,飞鸟依人。轻柔地灵动在夸父左右。朱雀双眼散发着红光,目露凶光。

一缕阳光晒过地面,夸父左眼泛着红光,手持金杖,在朱雀站在夸父的肩头,羽毛迎风荡漾。在神兽的承托下,夸父更显得高贵圣明。

“天呐!神鸟啊!”日达石敬畏之心,油然而生。士兵们朝着夸父叩拜。

“我与朱雀心有灵犀,一见如故。哈哈哈……”夸父笑道,朱雀却矗立在夸父的肩头,气宇轩昂,俯视着脚下的一行人。

夸父说道:“大家起身吧,我与这朱雀有神识,是她托梦让我来此的。”

韦琨说道:“神识?难道是人鸟合一?”

“夸父得此神兽,不费吹灰之力,真乃大喜啊。”沙曼婆说道。

夸父说:“我能和这朱雀有着共同的体感,我甚至能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你们!”

“真的吗?”日达石等人疑惑不解,对这只怪鸟也充满了好奇。日达石问道:“夸父,莫非你与这鸟以前就认识?”

夸父蔑视地说道:“这鸟乃上苍赐予我的神鸟!你认为我在说谎吗?”

沙曼婆说道:“夸父圣明,此鸟只应天上有,这些凡夫俗子能有什么见识。”

“说得好!哈哈。”夸父转头对着朱雀说道:“去吧!飞去吧!”

这朱雀似乎听得懂夸父的指令似的,腾空直上,飞入云端。此时,雾气已淡,天高气爽。朱雀飞翔在深蓝色的天空中。天空深邃,琢磨不透。宇宙之大,杳杳冥冥。风声鹤唳,云中朱雀。高唱妙音,云端曼舞。大家抬头仰望,太阳、云朵、蓝天清晰可辨,朱雀在清透的空中翱翔,如此罕见美景看得人如痴如醉,心领神悟。

众人赞叹道:“妙啊!妙啊!”

“夸父得此神兽,真乃洪福齐天啊!”

“我从来未见过啊如此神鸟啊!”日达石惊呼不已。

“这神鸟自唱自舞,奇观啊!奇迹啊!”沙曼婆张开双手面向苍天。

朱雀在棉花一般的云朵中遨游。盘旋在空中,围着一行人,俯视着一行人。

韦琨对夸父说道:“夸父,这鸟咱不抓回去吗?”

夸父低下头,俯视着韦琨。有些严厉地说道:“韦琨!我就告诉你什么叫做神识!我来教教你老祖宗的秘术!”

“什么?”韦琨正当疑惑不解,又是紧张又是好奇。好奇夸父为何如此看着自己。突然,朱雀俯冲而下。像是被夸父操控一样,直扑韦琨而来。顺势抓住了韦琨的双肩,利爪强壮有力。牢牢抓住青铜铠甲, 把韦琨拖入了空中。

“夸父!快末将下来啊!”投一次看见韦琨四肢腾空,手脚慌乱的场面。看似非常失控的样子。部下手足无措。但朱雀心中有数,只见朱雀飞向远处的云朵中,一番腾云驾雾般地把韦琨晃晕后,又飞了回来,韦琨已吓得魂飞魄散。

这时,只见夸父凝视着朱雀,通过意念与朱雀产生神会,左眼发出耀眼的红光。

双眼发着红光的朱雀,把韦琨带了回来,放在了地上。韦琨完全被这朱雀征服,一语不发。朱雀红色的眼神熄灭掉了,只是藐视地看着韦琨,并说道:“就这水平,还想把我抓我回去。哼!”说罢,便向夸父飞去,环绕在其左右。

韦琨惊魂未定,说道:“她怎么知道我与夸父的说的话,难道这就是神识?心灵相通?”

部下赶忙扶起了韦琨,夸父说道:“下山!今晚回去要好好庆祝一番!”

朱雀站在夸父肩头,夸父得了神兽,自然兴高采烈,得意洋洋地先行一步。日达石等人还未清醒过来,夸父莫名其妙收了一只百依百顺的神鸟。不由得敬畏起这神秘的力量。想必这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他们不知道的是:一个月前,法螺为了救活这只本来已经死亡的朱雀,用的就是夸父的另外一只辰砂之眼,那颗红色的眼石是经过数年化为的起死回生石。曾经救过夸父,现如今又就了朱雀,让两者的命运也不知不觉得走到了一起,绑在了一起。

夸父带着朱雀,返回村落。往日那些给千喜、飞陌送食物的鸟群,也都纷纷赶来拜见。看似欢呼雀跃的场面,其实更多的是敬畏以及恐惧。朱雀乃食物链的顶端,空中的霸主。长翅膀的巨兽,让人闻风丧胆的。如今,夸父带着朱雀归来,这些鸟兽赶来凑热闹,无非透露出乞怜之心。

0

第五十五回 飞鸟依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