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一章:望雄山、山雨欲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望雄山、山雨欲来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7 16:03:03

望雄山真的是一座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山,此山延绵七百余里,西自塞州,东到明州,唯有望雄郡北部一段称奇,云雾萦绕,山势险峻,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天下英雄皆以死后葬在此山为荣,因此山南山北,尽是那数不清的帝王将相、英雄豪杰的墓冢。

望雄山中深处,隐居着一位长者,通晓兵法韬略,人称隐圣人,却不知道他的身份名讳,山里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位天上地下无所不知的奇才,其实,他不过是厌倦了官场争斗的贤士,隐居山中不知有多少年,胡子和头发都白了,但是只教了两名弟子,而且都幼年拜师,一个是仪城郡人士神树荣,字子信,另一个是明都郡人士山穹,字公达,这两人都是英俊潇洒,天资不凡,到了十七岁,便各自下山了。

并氏王朝三百六十一年六月,摩云天统帅丹秋大军三十万,在占领了北方三州后,便南下攻克了雄州,占据望雄郡。大将军公并乐令天下各州郡兵马集结于靖阳郡,神树荣的父亲神树坚,字玄固,时任敕阳郡太守,也带着本部的兵马来此,这一年神树荣二十岁。

一队千人的丹秋骑兵从山谷穿过,个个黑色兽皮衣,手持马刀,身背弓箭,带头的将领在部队左侧,叫道:“可汗有令,正午之前占据谷口,加速行军!”传令兵勒马转头,依次传令。到谷口,那带头的将领观望着前面的山,没有任何动静,方要下令前进,却被一支箭射中左胸,翻身落马。那将领一落马,四下旌旗举起,大约有几百人在此埋伏,为首的那员小将便是神树荣,身穿白袍,手持长枪,叫道:“杀!”后面的军马遍随着他冲下山来,神树荣冲二弟神树安说:“子安,带弓弩手压上去。”

对面的丹秋士兵并没有惧怕,反而列阵迎战,神树荣的二弟神树安,字子安,精通骑射,这次指挥着七十名弓弩手,听到神树荣说压上去,便拍马向前,丹秋人在山谷中,任你后面的军队再多也无法展开,前面的部队被神树安一阵箭矢射乱了,那丹秋将领这才被部下扶起来,捂着左胸,说道:“此处地形于我军不利,速速撤退!”之见那传令兵将手里的小旗一晃,那支部队便后队转身,依次撤退,谷口的百余人则列阵掩护,死战不退,神树荣下令:“鸣金收兵。”他的军士都止步退回,那百余名丹秋人才退去。神树荣见状,说道:“这些人果然不好对付。”神树安说:“下次,我定要将主将射死。”

两人打扫战场后回营,前面一支军马到,军旗上写着“神树”二字,便是神树坚到了,神树荣拍马前进,到神树坚面前,说:“父亲,方才谷口有一支丹秋人马,被我和子安杀退了,斩首一百三十人,俘获战马五十匹。”神树坚笑道:“我儿初战告捷,当为我军表率,你可与襄武带一千人到南雾岭去,若遇上丹秋骑兵,不可交战,将他们引到山岭西侧,为父在那里接应。”神树荣说道:“是。”便和神树安带兵掉头,神树坚的副将襄武也带领本部兵马跟随,襄武是锦南郡人,字雅卿,比神树荣年长七岁,自十五岁便在神树坚帐下,作战谨慎,为人宽和,神树荣便称他为兄长。三人带着一千兵马到南雾岭,山岭上杂草丛生,不见一人。

襄武说道:“子信,你今日旗开得胜,必定想再多斩员敌将吧?”神树荣说道:“兄长不要担心,今日一战,见到丹秋人勇猛异常,我怎可轻敌呢?”襄武说:“此山极为平缓,要是撤得慢了点,恐怕丹秋人的箭能使我折兵大半。”神树荣说:“兄长放心,我自有分寸。”两人在山坡上列阵,过了正午,见到前面黑云密布,旌旗招展,原来是丹秋的大队人马,神树荣说道:“兄长,这难道就是丹秋的主力?”襄武说道:“或许是,恐怕丹秋的主力部队已经翻过望雄山了。”襄武差人向神树坚报告,言明敌军兵力,神树坚便派人上山传令,要二人撤下。只是阵势已经展开,撤退不方便,不想被丹秋小股部队察觉,便带了千余人前来追杀,神树荣叫道:“兄长,你带军先撤退,我来断后。”襄武见状,说道:“小心应战。”襄武指挥部队撤下山去,神树荣与神树安便带了二百人在后面列阵,那丹秋骑兵冲过来,只见神树安一箭射去,将那带头的将领射下马来,神树荣叫道:“子安,好箭术!”二人正高兴,见丹秋人突然勒马,便排好阵势,全部拿出弓箭,神树荣见状,说道:“撤!”于是,那边的箭便射了过来,神树荣这二百人多半中箭,有三十人被射死。

两人奋力退下山来,后面的一千追兵追到山下,神树坚、襄武也赶来救援,追兵见状逃走。神树荣便与神树坚说:“父亲,这丹秋军队也奇怪,射死了主将,竟然还能再战?”神树坚说道:“丹秋人可不把你们当作敌人,在他们眼里,你们都是猎物。”神树坚收剑回鞘,下令收兵回营。

靖阳的兵马大营内,已经是傍晚。大将军公并乐、骠骑将军夏王政坐在中央,其余各郡将领分列两边,东郡太守烈金正在汇报:“大将军,我部兵马在望雄山击退敌军,斩获百余人,只是我还未退下山来,那丹秋大军便已经杀到望雄山东侧,我听探马来报,说东阳关已失守,现在东州的门户已开,恐怕……”公并乐站起来,看着烈金,说:“你是说,你没有见到丹秋的主力?”烈金回答:“是。”这时候,海郡太守炎甫说道:“大将军,我部军马守住尚谷,可并未见到丹秋军马,待我退兵时,在南雾岭下见到了大片死尸,全是红城郡的兵马。”

公并乐吃了一惊,问道:“难道红城郡兵马已经全军覆没?”炎甫回答:“恐怕是。”公并乐大怒:“摩云天!竟然如此嚣张。”夏王政看着诸位,问道:“这就奇怪了,三十万大军,难道是从天而降不成?”大帐内顿时鸦雀无声,神树坚背后神树荣突然说道:“难道是故意引我军去山谷迎战,而其主力翻山而来。”诸将皆惊,神树坚示意不要神树荣乱说话,公并乐却恍然大悟,说到:“这位将军,请讲来。”神树荣说道:“望雄山自古以来就是南下要道,我军占据谷口,摩云天若强攻,必然损失惨重,所以,便吸引我军守住要道,今日所见兵力皆是佯攻,而主力翻山越岭,攻我不备。”越州刺史夏王云突然站起来,说道:“我等诸位将军在此议论,你一小儿,乳臭未干,怎敢胡言乱语,那望雄山险峻陡峭,丹秋人又全是骑兵,三十万大军,翻山而过,如此荒唐!”公并乐说道:“夏王将军,且慢,让他说完。”公并乐伸手,示意神树荣讲完,神树荣说道:“我自幼在望雄山,当然知道,此山虽然险峻,但是,如果我军没有防备,翻越此山,倒也不难。这正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公并乐看着地图,攥紧宝剑,说道:“如此,那丹秋大军,已经攻下了雄州,望雄山天险尽失!”夏王政看着公并乐,说道:“公并将军,既然那摩云天翻山而来,可见是急速行军,粮草辎重必然不足。在下以为,摩云天是要速战速决,如若我大军据守此处,不与之交战,日久,他必然因粮草不足而退兵。”诸位将领听着,连连叫好,神树坚说道:“不可,大将军,既然望州已经丢失,那么其粮道也就打通,况且敌军在我国内作战,即便粮草耗尽,也必将掠夺我国百姓粮草,末将以为,应该速战!”大帐内的人面面相觑,炎甫说道:“在下以为神树将军的话有理。”公并乐问道:“谁还有异议?”帐下无人回答,公并乐说道:“既然如此,诸将听令。南州、敕州、西州兵马为前部,由车骑将军夏王陵统领;景州、东州兵马为左翼,由骠骑将军夏王政统领;红州、量州、木州兵马为右翼,由海阔将军统领。明日五更,三路大军分别在望雄、靖阳、东阳三郡布防,前将军成植负责粮草辎重,不得有失。”

深夜,夏王让派信使到夏王政军中,说道:“大人派小人告知骠骑将军,现在公并乐为三军主将,公并乐可是皇后的兄长,如若战胜,必然在朝中立威,到时候,夏王家族便没有了立足之地。”夏王政说道:“告知我弟,为兄明白。”

公并乐提防夏王政临阵退军,所以让夏王陵统领前部兵马,然而夏王政也明白公并乐的安排,所以便连夜召集景州、东州的将军,说道:“大将军执意要与摩云天决战,这是自寻死路。现在望雄山天险尽失,我骠骑将军夏王政为诸将担忧,所以,我以为,应当退守赤汉山,不知诸位以为如何?”帐下的刺史、太守也明白夏王政的意思,便都说道:“将军英明。”只有景安郡太守余恪说:“骠骑将军,我等若退,丹秋兵马必然向此处前进,末将愿为大军断后!”夏王政一听,哈哈大笑:“好,余恪将军勇气可嘉。传我将令,诸郡兵马,依次退守赤汉山。”夏王政便带着两州的兵马六万人从望雄退去,直奔赤汉山。

到第二日出兵时,公并乐才得知夏王政退军,大怒,说道:“我正要与敌军决战,他骠骑将军却退兵了,现在我军左翼已经逃走,如何才能决战?”车骑将军夏王陵说道:“大将军,不可决战,速退。”这夏王陵虽然是夏王政的足族弟,但是为人慷慨宽厚,善于用兵,公并乐也很器重,所以,便下令全军退守。

摩云天在大帐与众将军商议决策,突然探马来报说:“可汗,公并乐大军已经退了。”摩云天问:“为何?”探马说道:“不知,不过,骠骑将军夏王政的左翼在昨夜便退军了。”摩云天大笑:“公并乐与夏王政素来不和,想必是夏王政连夜退军,让公并乐没有了左翼,真是天赐良机!”诸将都哈哈大笑,摩云天便下令,全线出击。

0

第一章:望雄山、山雨欲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