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六章:谋天下、雄姿英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谋天下、雄姿英发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7 22:23:44

正当神树荣与烈铭大战于东州的时候,夏王政派遣夏王陵从敕阳南下,成植从景都南下,余恪从赤汉西进,准备平定敕州、南州、西州。

此时的明州,英举已经感觉到天下大乱,便召集诸将来议事,说道:“夏王政铲除了并雷一党,并且在天子面前说我与神树坚、海阔等人,勾结并雷,图谋造反,如今,神树坚已经被灭,诸位以为,我应该如何做?”山穹首先说道:“主公,夏王政早晚要篡位称帝,主公不可坐以待毙,所以,必须先发制人。而今天下大乱,诸侯相争,此乃天赐良机,主公应当割据一方,图谋霸业,为天下除残去秽,”越武听了这话,说道:“主公,山公达之言,在下赞成,夏王政势力强大,诸侯畏惧,当今天下能与之抗衡者,唯有主公一人而已,只是主公现在只占有明州,将寡兵微,在下以为,当代天子行道,安定天下。”烈燕、蒙原、理浩三人都站出来说道:“在下以为可以。”

英举问道:“既然明州之地,将寡兵微,诸位以为,应当攻取何处?”

烈燕说道:“末将以为,望州为兵家必争之地,并且兵精粮足,当先取之,若占有望州,可拿下东州,沃野千里,南下攻取敕州,西进夺取晟州,如此,可得天下。”英举又问:“诸位以为如何?”越武说道:“末将赞同。”英举问山穹,山穹说道:“在下以为,望州不可先取,可先取北州、越州、塞州,居高临下,北方为主公所有,再取望州。”

烈燕问道:“山公达何意?莫非你的同门师兄现今东州,所以,故意庇护?”

山穹说道:“并非此意,我受主公知遇之恩,怎敢以私废公,在下以为,天下地利,在西北而不在东北。塞州、北州虽然贫弱,然而,占天下之高处,易守难攻,望州虽然富足,但若没有北州、明州为依托,得不偿失。”

英举说道:“公达,请细细说来。”

山穹指着地图,说道:“先前,摩云天占领了北方四州,便急着南下占领望州,而主公在明州,正好是摩云天的后患,所以,摩云天兵败丧师。况且,如若从北方攻取天下,出兵望州乃是下策。天下地势,北高南低,西高东低,所以,若占据塞州南下,攻去西州、晟州,比占据望州南下,攻取敕州、明州,容易很多。在下为主公谋划:首先,先取北州、越州、塞州,然后、攻取望州,据守望雄山,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第二,从塞州南下取西州,如探囊取物,主公占据中江上游,与夏王政决战,必然能胜,如此,晟州、景州,必为主公所得。到那时,主公占据天下大半,可兵分两路,一路从赤汉,自西向东,一路从望雄,自北向南,南方必为主公所得。”

英举听着,心中喜悦,越武、蒙原、理浩三人也连连点头,唯有烈燕心中不服,英举看出烈燕不服,问道:“烈恒达,所思和事?”烈燕说道:“主公,在下以为,北州之地,紧邻丹秋族;塞州之地,紧邻乃亦族;西州之地,紧邻突昭族。此三族戎狄,皆能征善战,倘若再有如摩云天者率军南下,主公必然腹背受敌。”

山穹说道:“烈将军,方才在下讲的是平定中原的计策,至于丹秋族、乃亦族、突昭族,其实不足为患。之前,丰端于推举拉恒图为丹秋族可汗,并非真心,只是惧怕摩云天而已,其实心中不服,如今摩云天已死,部众离散,在下以为,过不了多久,丰端于必然反叛拉恒图,到那时,丹秋族必一分为二,并且丰端于和拉恒图两边都会拉拢主公,希望主公相助,主公不可帮助其中任何一人,丹秋族分两部,相互牵制,岂不更好;乃亦族素来惧怕丹秋族,可如果丹秋族一分为二,乃亦族必然乘机报复;丹秋族如果抵不过乃亦族,有会求救于突昭族,到那时,漠北、漠西,必然混战,主公正好进取中原,等到他们打完,主公早就平定天下了。”

诸位听着山穹的话,都哈哈大笑,英举说道:“山公达果然是隐圣人的高徒,真实天赐予我,既然如此,那么,就依山公达之计,先取北州。”

烈燕听到英举这样说,也不便反对,就说:“主公既然决心已定,末将听从。如果进军北州,末将愿为先锋。”英举说道:“公达,此战,你来布置如何?”山穹看出来烈燕不服,而英举发话,便说:“烈将军,在下乃一介书生,未曾上阵,所以将军必然看轻了在下,不妨在下与将军打赌,分东西两路取北州,看哪路先占领北郡城,如何?”烈燕说道:“这有何不敢,你且说来,如何去取?”山穹说道:“北州有三郡,北郡在最北,南面是奉郡和守望郡,你我各带一万人马,西路军进攻守望郡,东路军进攻奉郡,先拿下北郡者胜。”烈燕说道:“好,就依公达所言。”

英举既然让山穹做了明州参军,又封望雄郡侯,可真是爱惜英才了,手下四员大将,跟随了他这么久,英举都没有为他们求得封侯。决定了要攻打北州,又让山穹布置作战,山穹心中也明白,所以才决定和烈燕一赌,烈燕只是粗鲁,看轻了山穹,却也没有别的心思,此战,只要让烈燕心服口服,从此明州之内,将帅一心,必然能够夺取天下。

山穹兵分两路,各一万兵马,西路军烈燕为主将,蒙原为副将,进攻守望郡;东路军山穹亲自带领,理浩为副将,攻打奉郡;越武坐镇后方,守卫明州。烈燕只恐怕是输给了山穹,于是急速行军,只第二日,便到了守望郡城下。守望郡太守晟远得知烈燕兵马杀到,于是点齐兵将,备足器械,上城头来,看到烈燕已经到了城下,说道:“烈将军,何故兴兵到此?”烈燕说道:“如今夏王政祸乱朝纲,你北州三郡,不思尽忠报国,反而助纣为虐,听从夏王政,我家主公替天行道,安定天下,誓与夏王政不共戴天,你等还不速速投降。”晟远说道:“大将军夏王政行天子之命,我等只服从天子,反贼休要猖狂,看我即刻派人将你擒来!”这晟远原本在景州为太守,一心要攀附夏王政,摩云天退兵后,夏王政就让他做了守望郡太守,此人也没什么谋略,只是惧怕夏王政,所以就派手下将军长德出城迎战。长德手持长矛,带五百士兵,杀出城来,叫道:“反贼,还不下马受死!”烈燕笑道:“就凭你的本事,还敢来战我。”烈燕手持点钢枪,纵马到城下,七八个回合,就一枪将长德刺于马下,然后叫道:“晟远小儿,你城中若无大将,就快快献城。”晟远看长德战死,便命禾昌、理兴二人出战。禾昌提着一杆大斧,理兴挺着一杆方天画戟,带了五百兵士,杀出城来。烈燕看到两人齐上,也毫不畏惧,拍马挺枪,冲上前来,三个人战了十几个回合,烈燕一枪把禾昌打到马下,理兴挥着大斧,直取烈燕,烈燕一枪挑开斧头,又反手一枪,刺死理兴。禾昌掉下马来,见理兴战死,就落荒而逃。烈燕的副将蒙原看到禾昌要逃走,拈弓搭箭,将其射死。

晟远连折了三员猛将,心中畏惧,便差人来,说道:“走后门秘密出城,报与大将军夏王政,请求立刻发兵来救。”烈燕在城下,叫道:“若没人敢战,为何不快快开城投降?”晟远见烈燕离得城楼很近,下令放箭,烈燕赶紧拍马后退,退到阵前,对蒙原说:“此人既然不投降,无奈只好攻城。”蒙原说道:“只有如此了。”烈燕对着三军,叫道:“众将士,擂鼓,攻城!”烈燕的兵马便开始攻城,步兵在前,弓弩手在后,晟远也下令死守城池,从正午战到晚上,晟远折兵甚众,但城池仍然在手中。

再说山穹一路,去取奉郡,离奉郡还有三十里,便安营下寨,不急着出兵。副将理浩问道:“将军既然与烈将军赌战,为何不速速去取城?”山穹说道:“奉郡城高池深,况且太守佑当,是夏王政的亲信,恐怕半月之内,攻不下城池,即便能攻下来,也会损失惨重。所以,我是在等烈将军那边,只要烈将军那边拿下守望郡,这奉郡必然兵不血刃,归降于我。”理浩听了,笑道:“将军果然英明。”

烈燕那边一直在进攻,晟远损失惨重,派弟弟晟遥前往奉郡,晟遥见到佑当,说道:“英举派烈燕进攻守望郡,我兄长死战不降,已经损失了数千人马,所以请求将军发兵相救。”佑当说道:“不是我见死不救,英举的另一路人马距此三十里下寨已经多日,我这里也是朝不保夕,不如你我都求救于北郡,如何?”晟遥见佑当不发兵,便求救于北郡,北郡乃是北州首府所在,北州刺史青丹,字季忠,年轻时与夏王政交情深厚,如今和夏王政虽然没有来往,可是这个刺史的位置,也是夏王政给的,听说守望郡危机,于是命自己的儿子青泽带领七千人马去救。烈燕听说北郡派兵来救,说道:“本将军攻下守望郡便要去攻北郡,如今他正好来了。”烈燕命蒙原继续攻城,自己带了三千人马去截住青泽,青泽听说烈燕亲自带兵来,便原地下寨,等候烈燕。

烈燕到了青泽的营寨外,叫道:“北郡小儿,快快投降!”青泽带人马出寨,迎战烈燕。烈燕挺枪跃马,直取青泽,交马只一个回合,青泽就败下阵来,向后逃跑,多亏手下将领挡住烈燕。烈燕命兵士冲锋,冲破了青泽的营寨,大获全胜,青泽带着残兵败将退回到北郡去。

此时,山穹派出去的探马都回来了,告知山穹守望郡的战事,山穹命大军拔寨,到了奉郡城下,派人将一封书信送给佑当,书信中说:“在下山穹奉明都侯之命,攻取北州,今我西路军包围守望郡,大战四日,守望郡兵马损失近万,北郡青丹发兵相救,被我大将军烈燕击败,如此,不出三日,守望郡必破。在下兵马已到城外,如若攻城,必然杀伤无辜,若将军体恤将士,何不早献城池?”佑当看完书信,心中忧虑,派人款待来使,然后命人打探守望郡的消息。山穹派的人回来,告知山穹,理浩问道:“如今守望郡被围,北郡败退,佑当为何还不投降?”山穹笑道:“佑当怎可轻易投降,他必然派人去守望郡打探消息,如若守望郡城破,必然拱手献城。”

烈燕攻城第五日,城破,烈燕和蒙原杀入城中,将晟远斩首。佑当派出的探马回到奉郡,告知佑当说:“守望郡被烈燕攻破,晟远被斩首。”佑当大惊失色,下令开城投降,迎接山穹,说道:“在下不识天威,请将军恕罪。”山穹说道:“你我各为其主,何罪之有?感谢将军体恤将士,献城与我,我必告知主公,仍以将军为奉郡太守,只是今日,太守须帮我一个忙,攻取北郡。”佑当说到:“在下愿效犬马之劳。”

烈燕占领了守望郡后,留下两千兵士守卫,便急着向北郡进军,当时已经是夜晚,烈燕命三军在城外下寨,准备第二日攻城。当夜,山穹向佑当借了三千副奉郡士兵的衣甲,给自己的士兵换上,命理浩、佑当带领,去北郡东门外。北郡士兵看到,问:“城下何人?”佑当回答:“我是奉郡太守佑当,被山穹所败,求刺史大人快开城门。”北郡士兵告诉青丹,青丹下令开门,让佑当进城。城门一开,理浩拿着双枪,叫道:“众将士,杀!”

第二日,烈燕带兵到北郡南门,叫道:“城上听着,我奉明都侯之命,前来取城,还不快快开城投降!”只见城上旌旗晃动,打的全是明州的旗帜,山穹、理浩到城楼上来,山穹说道:“烈将军,承让了。”烈燕看到山穹已经攻下北郡,念叨:“山公达果然厉害。”

北州一战,守望郡太守晟远被烈燕斩首,奉郡太守佑当、北州刺史青丹都投降山穹,明州军大获全胜。等回到明都,英举问烈燕:“恒达,此战你服了山公达否?”烈燕低头转身,说道:“哎呀,山公达确实是神人呀。”英举说:“公达不仅先攻破北郡,并且,无一伤亡。”烈燕大惊,问道:“此战我伤亡一千多人,不知山公达将军是如何做到的?”山穹说道:“烈将军不必客气,在下只是觉得将军一心要比我先拿下北郡,必然急着进军,如此,敌军必然损失惨重,在下只是借着将军的神威,才让奉郡太守拱手献城,然后假装奉郡的败军,骗开北郡的城门。若不是将军在守望郡那里奋勇杀敌,在下也不能得手呀。”烈燕哈哈大笑,说道:“原来如此,我烈燕服了。”

英举因为烈燕英勇,所以表奏天子,封烈燕为北州刺史,守望郡侯,从此守望郡就成了北州的首府。

0

第六章:谋天下、雄姿英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