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七章:三军会、干戈玉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三军会、干戈玉帛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7 22:23:44

并氏王朝三百六十一年十二月,烈金派遣烈铭进攻神树荣,神树荣和襄武据守东阳郡,感觉到不能持久交战,所以派人求海郡太守炎甫发兵相救。

炎甫,字德忠,任海郡太守已经七年,和烈金多有摩擦,收到神树荣书信,便整顿兵马,准备攻打烈金。炎甫帐下有一谋士肃仪,字孟长,素来阴险,得知炎甫要联合神树荣攻打烈金,说道:“烈金固然可恶,但是他占有东郡、烈阳、烈阴三郡之地,势力强大,而神树荣弱小,如果冒然出兵,恐怕会祸及我海郡,所以主公可坐观成败,等到烈金与神树荣交战两败俱伤,再出兵不迟。”炎甫说道:“即便今日我不帮神树荣,日后烈金也会攻打我海郡,现在烈金派烈铭进攻东阳,东阳和东郡相隔百里,只要我切断其粮道,烈铭必然兵败,到那时,我与神树荣联合进兵,必灭烈金。”肃仪看到炎甫固执,也不再多言。

东阳城下,烈铭正要摆开阵势,准备攻城,这时,探马来报,说炎甫率军攻打烈阴郡,粮道被炎甫切断。烈铭大怒,下令收兵撤退。城上的襄武、神树荣见到烈铭退兵,襄武问神树荣:“难道是炎甫进攻了烈铭的后方?”神树荣说:“我求救于炎甫,炎甫若来救我,不过是能够击退烈铭,所以,他必然进攻烈铭后方,想要占城夺地。”襄武说道:“那我们现在就杀出城去,追杀烈铭,如果炎甫兵败,我军危矣。”

神树荣带着三千兵马追杀烈铭,烈铭让烈云断后,亲自带大军回救烈阴郡。神树荣见到烈云,说道:“将军,不如今日再与我一战?”烈云说道:“公子武艺高强,在下以为,三百回合内,不能胜公子,而今我后方危急,今日暂且罢兵如何?”神树荣笑道:“如今海郡太守炎甫前来救我,我安能独自罢兵?”烈云说道:“既然如此,在下来领教公子的武艺!”神树荣拍马战烈云,两个人打了三十个回合,不分胜负,烈云下令撤退,退了十余里,又拍马来战神树荣,如此且战且退,两个人打了有近两百个回合,烈云退到烈阴郡西五十里处,探马来报,说道:“公子烈铭被襄武击退,逃往烈阳郡,炎甫已经占领了烈阴郡。”烈云在阵前,对着神树荣说道:“公子果然高明,在此与我缠斗,却派襄武去追击我家公子,今日不分胜负,来日再与公子较量。”

东阳郡之战,烈铭败退,神树荣解了重围,炎甫占领了烈阴郡。烈金大怒,召集将领,说道:“炎甫老贼,竟敢偷袭我军,断我粮道,诸位以为,应该先攻打炎甫,还是先攻打神树荣?”烈云说道:“神树荣只有区区东阳一郡,兵微将寡,而炎甫素来要夺我东州,在下以为,应该先灭炎甫,再取东阳。”烈铭说道:“父亲,如今神树荣和炎甫已经结盟,攻打炎甫,神树荣必然来救,孩儿以为,父亲可以联合津口郡太守越表,对抗二人。炎甫占有海郡、北海郡两郡之地,父亲只要和越表约定,平分二郡,必然能够击败炎甫。”

越表素来没有什么志向,接到烈金书信,便考虑如果不出兵,必然得罪烈金,但如果出兵,又得罪炎甫,所以派人把津口郡人口钱粮登记在册,送与烈金,说道:“在下久闻将军威名,愿全郡归降。”烈金看越表归降,大笑,说道:“看来,炎甫必为我所破。”

并氏王朝三百六十二年四月,烈金整顿兵马,出兵收复烈阴,然后让越表率军南下,夹击炎甫。炎甫守卫烈阴郡,向神树荣求救,神树荣引兵马五千来救烈阴郡,烈铭带五千兵马沿路阻挡神树荣。神树荣见到烈铭,说道:“久闻公子勇猛,可否一战?”烈铭说道:“有何不敢?”于是拍马向前,手持方天画戟,和神树荣打了三十多回合,神树荣越战越勇,烈铭却败下阵来,拍马逃走,烈云从军中杀出,来战神树荣,两个人不分胜负,烈铭趁机,手持方天画戟又冲过来,神树荣见两人一齐上,和两个人打了二十个回合,便下令撤退。神树荣一撤退,越表、烈金前后夹击,攻克烈阴郡,炎甫退回海郡。

烈铭与禾顺、烈云带五千兵马,来攻东阳,在城下列阵,说道:“败军之将,快快投降!”神树荣见烈铭到了,便带兵出城,烈铭部下禾顺手持长刀,拍马来战,一个回合便被神树荣刺死,烈铭见禾顺死,对烈云说道:“将军与我齐上,可擒神树荣。”烈云说:“只好如此了。”于是两个人一同出马,围战神树荣,打了六十多个回合,襄武在城上看到神树荣渐渐体力不支,也杀下城来,挺枪直取烈铭,两个回合,烈铭败走。襄武便来助神树荣,两个人一起和烈云战了二十回合,烈云败阵,烈铭叫道:“撤!”襄武、神树荣引兵追杀,烈铭损失惨重,逃到东津河,才摆脱追兵。

烈铭、烈云在东津河下寨,烈云说道:“襄武、神树荣两人骁勇,不如暂且罢兵,剿灭炎甫,再来取东阳郡?”烈铭说道:“方才我到河边,已经想出了破敌之计。如今雨季来临,河水上涨,可在东津河下游筑坝,东阳郡紧邻东津河,必然被淹。这东州湿润,雨季持续四五个月,如若被淹,则必然破城!”烈云说道:“公子之计甚好。”

当夜,烈铭在营前建筑防御,以备神树荣来攻打,然后派烈云带领两千士兵,在东津河下游筑坝。三五日之后,东阳郡果然被河水所淹。到了五月,连天大雨,东阳城水高数尺,神树荣、襄武不得出城。

炎甫听说东阳郡被淹,神树荣危急,便对肃仪说:“唇亡齿寒,东阳郡若被烈金攻破,海郡不保,先生有何计策可救?”肃仪说:“先前我劝主公,不要急着出兵,主公不听,如今烈金与神树荣交战,主公暂时不可出兵,等到他二人两败俱伤,主公可不费吹灰之力,将东州占领。”炎甫听从了肃仪之言,不发兵救神树荣。到了七月,大水已经淹没了城门,城中百姓、士兵,都睡卧房顶,神树荣对襄武说:“兄长,炎甫不发兵救我,恐怕东阳郡早晚失守。”襄武说道:“如今四面都是大水,已经不能出城突围,只好等大水退后,与烈铭决一死战。

八月,雨季过,大水退去,城中兵士均已疲惫不堪,烈铭统帅大军前来,强攻东阳城,当时东阳城有多处城墙均已经被大水冲坏,烈铭大军多次攻入城中,襄武、神树荣带兵士拼死一战,才守住东阳,烈铭虽退,然而神树荣损失惨重。炎甫听说神树荣与烈铭交战,便亲自统帅大军,攻取烈阴郡,津口郡太守越表从北面进攻炎甫,炎甫诈败逃走,将越表引入山谷,射杀之,然后趁机占领了津口郡,再次南下进攻烈阴郡。烈铭得知,率军退回烈阴郡,烈金也率军前来相救,此时神树荣对襄武说:“炎甫虽然坐观我与烈铭交战,我等不能坐视炎甫兵败。”于是,神树荣、襄武也率领大军赶到,三军在烈阴郡下寨,约定两日后在烈山会战。

正在此时,夏王政派大将戟成治进攻量都,戟成治占领了量都之后,又向东进军,占领了双城郡和延池郡,得知神树荣、烈金、炎甫三方会战,便派出探马打探消息,屯兵延池。戟成治本是南州仪城人,复姓戟成,字方定,早年在夏王政军中为司马,善于趋炎附势,因此深得夏王政喜爱,夏王政政变之后,封戟成治为轻车将军,戟成治嫉妒夏王陵战功,请命攻打量州。量州的刺史、太守多是受并雷提拔,然而戟成治大军一到,纷纷投降,愿归顺夏王政。戟成治因此狂妄自大,就想趁机东进,剿灭神树荣,讨夏王政提拔。戟成治的亲信天兴,字安盛,有勇有谋,对戟成治说:“如今烈金、神树荣、炎甫三方会战,将军可屯兵延池,待他战后,必然所有损失,到时将军可命大军掩杀,如此,三方都必为将军所破,占领东州,不在话下。”戟成治哈哈大笑,说道:“如果我拿下东州,灭掉烈金、神树荣,大将军必然重赏我,到时,我必在大将军面前为你美言几句。”

戟成治本来屯兵延池,然而急于求成,听说烈金、神树荣、炎甫三家已经排好阵势,迫不及待,命大军火速进军烈山。当时神树荣和襄武五千人在烈山下,炎甫在侧,烈金与烈铭据守山上。三方都布阵完毕,神树荣亲自拍马上山,说道:“请烈金将军出阵,在下有紧急军情相告。”烈金问道:“今日我便能将你与炎甫二人一起剿灭,休拖延时日。”神树荣说道:“请将军听我一言,夏王政假借天子之命,教将军攻我,是要让坐观成败,我部探马发现,夏王政已命戟成治率军前来,昨日还屯兵延池,如今,正向这里杀来。即便将军今日能胜过我与炎将军联手,恐怕,也必为戟成治所破。”烈金半信半疑,说道:“且等我打探。”烈铭对烈金说:“神树荣之言,恐怕是真的,不如暂且击败戟成治。”

烈金拍马过来,问神树荣:“戟成治若真要来攻我,你可有何计策?”

神树荣说道:“我等三方可在此摇旗呐喊,然后我便朝东阳退去,炎将军退往海郡,将军可在后面追击我二人,戟成治以为我等在厮杀,必然派兵来追,到时我三方一齐杀回,打他个措手不及,如何?”烈金想了想,说:“既然如此,就依公子,请告诉炎将军。”

戟成治大军已经在烈山西面五十里安下大营,探马回来报告,说烈山上三方已经交兵,喊杀声不止。其实这不过是神树荣的计策,三方的军队互相冲来冲去,但是没有真的厮杀。后来,探马来报,说神树荣、炎甫败退,烈金在后面追杀。戟成治笑道:“哈哈,看来,东州必然被我所得。”

戟成治六万大军在烈金背后追击,直到傍晚,追到东津河,却不见一人,戟成治莫名其妙,说道:“烈金等人明明已经交战,到了此地,为何不见一人?”天兴想了一会,大惊,说道:“将军,难道我等中计了?”戟成治看着远方,天色渐渐暗下来,说道:“传令三军,迅速撤退。”戟成治还没说完,就听见四面的喊杀声,于是叫道:“列阵迎战!”襄武从北面杀来,叫道:“戟成治休走!”戟成治派天兴去战襄武,两个人对战了四十个回合,不分胜负,这时,烈铭从东面杀来,戟成治叫道:“快撤!”

这东阳、烈山一线,道路狭窄,戟成治只顾着自己逃走,却不知身后的士兵越来越少。四面黑灯瞎火,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背后喊杀声不断,襄武、烈铭分别在后面掩杀,到后半夜,才将二人甩掉,还剩下半数人马,戟成治早已疲惫,说道:“大军原地休息,天亮再撤。”说完,听见喊杀声又起,烈云带兵杀来,戟成治叫道:“撤!”烈云也在后面掩杀,斩首无数

戟成治逃到烈山大营时,只有天兴和一万多人跟随,其余的不是被杀就是归降,还有的在乱军中四下逃走。戟成治走进营中,炎甫带领兵马杀出来,笑道:“戟成兄,别来无恙?”戟成治大惊,叫道:“快撤!”天兴手持大斧,说:“将军速退,末将断后!”戟成治带兵直接奔着延池郡的方向去,炎甫在后面掩杀,天兴身中两箭,到正午才跟上戟成治,说道:“将军,不可去延池,恐怕延池已经丢了。”戟成治说道:“从东津河到延池,二百多里,我量烈金、神树荣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攻下延池。”

戟成治带兵到了延池城外,叫道:“快开城门!”只见东州旗帜竖起,烈金站在城头,说道:“多谢戟成将军相送城池。”戟成治便对天兴说:“果真如此,恐怕东阴郡也丢了,我等快向双城郡撤退!”

戟成治撤到双城郡,终于没有兵马再杀来,便写书信一封,送与夏王政,不说自己擅自用兵,只说神树荣联合炎甫、烈金攻下了延池。夏王政看到书信,大骂道:“戟成治真是废物,数万大军,一夜之间就全军覆没!”于是,夏王政将戟成治兵权收回,贬为双城郡太守。

十月,神树荣与烈金、炎甫在延池郡会面,大宴庆功。

烈金见了神树荣,说道:“此战若非公子消息灵通,恐怕我等俱已被戟成治所擒。”神树荣对烈金、炎甫说道:“烈将军过奖了,如今,烈将军占领了延池郡,那么平灵郡、许山郡,也尽在烈将军囊中了,在下夺取了东阴郡,自知实力弱小,不如送与炎将军。戟成治兵败,夏王政必然来攻东州,我三家如若再你攻我伐,必束手被擒。所以,从今以后,我三家罢兵言和,如何?”烈金说道:“若不是公子,我如何能拿下延池郡?就依公子。”炎甫说道:“公子好爽快,就依公子。”

1

第七章:三军会、干戈玉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