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十三章:绝大漠、纵横驰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绝大漠、纵横驰骋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10 10:45:01

塞州会战之后,山穹和西丹秋可汗拉恒图在塞中郡会师,而夏王政使人联络东丹秋部和乃亦族,东丹秋可汗丰端于率军进攻西丹秋营地,乃亦王安鲁尔率军七万进攻塞州。拉恒图便退了兵,去与丰端于决战。此时的塞州,乃亦族七万大军在西面,塞州军败后退守兴塞郡,夏王陵在塞南屯兵三万,而山穹仅有四万兵马,北国公英举令理浩守明州、越武守越州,亲自带领四万大军,支援山穹。

山穹屯兵塞中郡,烈燕说道:“大将军,主公兵马到此,尚且需要时日,而今我军三面受敌,不如暂且退到越州?”山穹说道:“这倒不必,夏王政决心止战养民,并且只让夏王陵三万兵马屯兵塞南,必不会来攻我;卓新退守兴塞郡,已经惧怕我军,不足为患;唯有乃亦王这一路,兵马强悍,且两倍于我,你等只需坚守城池,等待主公马兵。”倾礼说道:“大将军,末将以为,趁乃亦王兵马未到,可先击破卓新,拿下兴塞郡,这样必然能震慑乃亦王。”山穹说道:“兴塞郡城高,况且有塞州军三万,恐怕一时难以拿下。”倾礼说道:“卓新乃是势利之徒,先前已经被我大军震慑,又惧怕烈将军,所以,大将军可让烈将军带兵围攻兴塞郡,然后以利诱之,那时他向夏王陵求救,而夏王陵定不会救他,他必然率军归降于我。”

山穹用倾礼之计,命烈燕率军攻打兴塞郡,卓新见烈燕兵到,对炎广、援升二人说:“烈燕骁勇,倘若你二人齐力去战他,必然能胜。”二人领命,出城战烈燕,烈燕见城门开,二人率军出来,知道二人必然要一起上阵,就对卫队说:“他二人必然一起上阵,你等跟在我后面,我将二人打下马来,你等将其擒获。”烈燕挺着点钢枪,出战炎广、援升,三个人对战了四十多回合,炎广先被打下马来,烈燕的卫队扑上去,将炎广擒获,援升见炎广被擒,拍马就逃,烈燕在后面追赶,一枪将他打下马来,卫队又冲上去,活捉了援升。然后,烈燕命人入城,劝卓新投降。卓新对佑顺说:“我两员大将,都被烈燕擒获,如何是好?”佑顺说道:“夏王陵将军现在屯兵塞南,可派人去求救兵。”卓新派人出城,往塞南去,烈燕却不阻拦,在城下扎营。数日后,派去的人回来,对卓新说:“夏王陵将军说,没有大将军的军令,他不敢擅自出兵,请主公务必坚守城池。”卓新仰天长叹:“没想到夏王政竟然如此无情,既然他不仁,休怪我不义,可开城投降烈燕。”佑顺劝道:“不可,主公只需要再坚守几日,乃亦王大军一到,烈燕必然退兵。”卓新大骂:“你如果有退敌之策,当年还会被山穹从越州打败?而今我若投降,还不至于身死,若听你的坚守抵抗,烈燕破城,必然害我性命,你不必多言!”佑顺见卓新执意投降,心想:卓新一投降,他的命倒是保住了,而烈燕必然害我,我若去逃往赤汉,夏王政也会怪罪我,不如去西州,投奔余恪。当时卓新大开城门,命全军投降,佑顺趁乱开南门逃走,投奔了余恪。

八月底,烈燕夺取了兴塞郡,而乃亦王安鲁尔的七万大军也已经攻下了雪尉郡,朝着塞中郡进军,山穹令烈燕及卓新带塞州军返回,在塞中郡周边安营下寨。卓新见了山穹,说道:“小人不识天威,竟抵抗大将军,请大将军恕罪。”山穹说道:“将军能识时务,率军归降,乃是好事,我将报与主公,封赏将军。”山穹便升帐,对诸将说道:“如今乃亦王七万大军已经朝此处进军,卓新将军率部归降,我军也有了七万之众,只是,暂不可急战。倾子尚将军,你可带一万骑兵前去阻拦,我命你一月之内,连败七阵,将乃亦王大军引到此处,”倾礼领命,便带兵前去,倾礼走后,山穹说道:“卓新将军,你可带领我部兵马五千,明日出发,支援倾礼,然后你二人合兵一处,”

第二日,卓新带兵五千出发,支援倾礼,卓新走后,烈燕对山穹说道:“卓新如墙头稻草,大将军怎么委以重任?”山穹说道:“卓新固然不可信,所以我将塞州兵马都留在此处,让他带我部兵马前去。”说着,山穹从案上取一封帛书,对烈燕说:“你可派亲信将此书信交与倾子尚将军。”

话说倾礼率军去阻挡乃亦王,两军一交战,倾礼假装敌不过,就撤退三十里,然后卓新带军五千前来支援,两人又去迎战乃亦王,又败退三十里。过了数日,倾礼、卓新在营中,有人报说大将军有书信送来,倾礼拆开书信,对卓新说:“大将军命我等再去迎战。”于是,两人再次率军去战乃亦王,乱军之中,倾礼看准时机,一鞭打死卓新,然后说:“卓新将军战死,大军速速撤退。”如此这般,三十日内,倾礼连败七阵,退到了塞中郡。

倾礼败退之后,山穹命烈燕守城,大军退后二十里,乃亦王大喜,说道:“北国军队,不过如此,山穹已经退兵,明日我等速速攻取塞中城。”第二天,乃亦王命大军四面攻城,阵形浅浅散开,待到正午,突然山穹、倾礼、越文引大军杀来,乃亦王大惊,命全军迎战,此时,烈燕打开城门,率城中兵马尽数杀来,乃亦族军队大乱,军不成列,向西逃走,山穹命烈燕、越文率军追击,收复了雪尉郡。乃亦王损失近三万兵马,退出塞州。

十月,英举大军赶到,听说山穹已经击退了乃亦王,升帐,说:“我大将军山公达果然智勇双全,区区数月,就拿下塞州、击退乃亦。”山穹说道:“主公过奖了,塞州刺史卓新畏惧烈将军,才率军投降,这还多亏了倾子尚将军之计。只是,臣私下做主,将卓新杀掉了。”英举说道:“这等势利之徒,杀便杀了,他这一死,塞州兵马也全都听从于我,岂不快哉?”山穹说道:“只是,卓新的两员大将,援升、炎广,被烈将军所擒,现在军中,不知如何处置?”英举说道:“将那二人押上来。”援升、炎广见了英举,说道:“北国公既然将我二人擒获,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英举说道:“孤看你们是忠义勇猛之人,不忍杀害,你主卓新乃势利之徒,如今已死,你二人可愿归降?”援升说道:“我二人敬佩烈燕将军,心服口服,情愿归降。”炎广见援升答应投降,说道:“卓新虽然是无谋之辈,但重用我二人,如若北国公能让我二人有用武之地,情愿归降,万死不辞。”英举站起来,给两人松绑,说道:“当然要重用,孤命你二人继续统领塞州兵马,任原来职务。”二人下拜谢恩,英举扶起二人,说道:“孤立志荡平四海,如若天下英雄都像二位将军,弃暗投明,真乃大幸。”英举将两人安排在烈燕帐下,然后说道:“大将军,你连日征战,劳苦不堪,孤准你休息一月。”山穹说道:“主公大恩,山穹不能忘,怎敢受此殊遇?”英举说道:“你可到帐外去,看看谁在那里。”

山穹出了大帐,只见是倾珏,着装艳丽,迎面而来,说道:“妾听说大将军在此与敌军鏖战,甚是担忧,便请求主公随军前来,大将军无恙否?”山穹迎上去,说道:“我受主公知遇之恩,往日两军阵前,常常有战死决心,如今你既为我夫人,我又如何舍得性命,自然要爱惜自己,以求班师之后,还能与夫人相聚。”倾珏笑道:“去年此时,妾与大将军在越州相识,一同驰骋,甚是欢快,如今这塞州蓝天碧水,风景甚好,不如我二人再去营寨外面转一圈如何。”

山穹与倾珏二人便牵着马,带了弓箭,去营寨外面,这时,倾礼在后面叫道:“大将军。”二人回过头来,山穹问道:“子尚将军,何事?”倾礼说道:“主公方才说,大军在此休整一月,再与乃亦王交战。末将以为,如今乃亦王新败,我军为何不趁势进攻?”山穹说道:“乃亦王虽然败退,然而乃亦营地尚有兵马数十万,不可轻举妄动。”倾珏突然上前,对倾礼说:“主公已经说,让大将军休息一月,陪我游山玩水,你难道要抗命?”倾礼笑道:“你这丫头。”倾珏说:“如何?我现在是大将军夫人,还要你管?”说着,便拉着山穹出寨门。山穹说道:“子尚将军是你亲哥哥,又连日苦战,你何必说那样的话。”倾珏说道:“无妨,以前他处处管我,很不自在,现在他管不到我了,我自然高兴。”

两人沿中江而下,放马扬鞭,这时,一行大雁飞过,倾珏叫道:“大将军且看。”只见倾珏拈弓搭箭,便将那为首的大雁射了下来,然后拍马前去,弯腰取那大雁,到山穹面前,说道:“大将军,看。”山穹笑道:“夫人一箭便将其毙命,看来,乃亦王必然为我所擒。”倾珏却将大雁丢下,说道:“既然出了军营,主公还准你休息一月,就不要再谈军中之事了。”山穹见倾珏有点不高兴了,说道:“好好,就依夫人。那我先陪同夫人在此游山玩水,绝不提军中之事。”

数日后,英举在帐中商议进军乃亦的战事,山穹说道:“十一月,天寒地冻,乃亦王必以为我军不敢西进,臣以为,可趁寒冷出兵。不过,臣还有一招妙棋,主公与我统帅大军走雪尉郡,步步为营,命一上将引一万铁骑,绕道乃亦山,从背后进攻,乃亦可破。”英举说道:“此计甚好,只是那乃亦山高险寒冷,夏季都覆盖冰雪,如今已经是寒冬,何人能绕道翻越此山?”烈燕、蒙原、倾礼、越文四人不约而同,先互相看了一眼,迅速站起来,齐声说道:“主公,末将愿往!”炎广和援升也站起来,说道:“主公,我等久居塞州,可当此任。”英举见诸将都争相前往,说道:“既然文超、仲宽久居塞州,孤看你二人可同去,只是你二人对我部兵马尚且不熟,可命烈将军为主将,你二人为副将,前往乃亦山。”烈燕说道:“请主公放心,臣必然可得手。”英举问山穹:“既然奇兵已经选好,大将军以为,何时进军为好?”山穹说道:“主公,夏王陵兵马,尚在塞南,如若我大军西征,夏王政必然使夏王陵进攻塞州,断我粮道,待其退兵,方可进军。”

话说夏王政得知塞州丢失,便将成封叫来,说道:“先生,塞州已经丢失,乃亦王也被山穹击败,我如今不知该如何。英举屯兵塞中,早晚要征讨乃亦族,等他西征,我趁机攻去塞州,如何?”成封说道:“英举屯兵塞中已经数天,为何?山穹必是担心主公这样做。在下以为,不如让夏王陵将军回师,乃亦族、东丹秋部尚为英举后患,此战必然持续数年,如此一来,主公便无北方忧患,正好止战养民,积蓄国力。”

夏王陵退兵,于是英举令倾礼守塞州,然后兵分两路,令烈燕绕道乃亦山,亲自带领大军八万,走雪尉郡,进攻乃亦族。五天后,已经西行一百二十里,山穹对英举说:“主公,如今已经接近乃亦族营地,乃亦王必然集结大军与我决战,臣以为可使军士休息,每日行十里便可,保护粮道,步步为营。”

过了两日,探马来报,说道:“乃亦王命各部落大军在白雪岭集结,如今已经有二十万大军。”英举说道:“白雪岭乃是我进军乃亦族的必经之地,看来乃亦王要与我决一死战,公达,你以为如何?”山穹说道:“主公,臣以为再有三日,烈燕将军便可到达乃亦营地后方,因此我军必须将敌人主力全部吸引过来。”英举说道:“乃亦族善战,而我军有半数是步兵,在大漠中行动缓慢,如若开战,恐怕我军必败。”山穹说道:“主公,如今天气寒冷,可令大军去白雪岭下安营,一者阻挡敌军,二者白雪岭可为我军遮风挡寒。下寨之后,坚守不出,等到烈燕将军杀到其后方,大军出击,则必胜。”

话说烈燕当日带兵走后,以炎广、援升两人为向导,绕道乃亦山,直插乃亦营地后方。当时北风呼啸,乃亦山上冰雪厚两尺有余,雪花飘散,几乎无法辨认道路,行军速度减慢了许多,但部下没有一人因此丢失离弃,此时,离乃亦族营地还有三日的路程。

英举大军到白雪岭下安营,多伐树木,建立防线。乃亦王见英举大军在山下安营,便对部下说道:“如今英举已经率军到达,伐木建立防线,我军当趁他立足未稳,全力攻打。”乃亦王二十万大军分作四队,昼夜不停,攻打英举营寨,两军都伤亡无数,营寨外死尸堆积如山,英举对山穹说道:“公达,乃亦族果然善战,恐怕我军已经不能坚守多少时日,你还有何良策?”山穹说道:“主公,如今只能坚守营寨,等待烈燕将军。”于是英举、山穹两人披甲上阵,军心大振,两军鏖战了三日,白雪岭下面的雪都被鲜血融化,顺着山岭流下,到第三日,才有探马来报说:“烈燕将军的兵马已经在乃亦后方开始进攻,乃亦大军正在撤退。”英举大喜,对山穹说:“大将军,你已经为孤立下了盖世奇功,请调兵遣将,为孤消灭后患。”

山穹乃升帐,下令:“蒙原将军为先锋,率领两万骑兵,攻上白雪岭,为我大军开路,翻过白雪岭后,从右方包抄;越文将军率两万骑兵随后,翻越白雪岭后,从左方包抄;主公与我统帅中军随后,诸位将士,我等在白雪岭后方回师,聚歼乃亦王。”

蒙原、越文两人各自率领骑兵两万,攻上白雪岭,在山上看到乃亦大军阵形已乱,全力撤退,于是,蒙原率军向右,越文率军向左,奔袭数十里,才与烈燕会师。烈燕见到蒙原,说道:“公程兄,久等了。”蒙原笑道:“哪里哪里,将军当居首功。”后面,英举、山穹帅大军赶到,此时,乃亦族二十万大军尽数被包围在白雪岭后方,山穹乃令大军就地安营,守住各个要口,围而不攻。当夜,就有多处要口被乃亦军队攻打,想要突围而逃,但是都没能逃走,围困三日之后,乃亦王命全军丢弃武器、战马,然后遣人来献降书。

至此,白雪岭战役结束,乃亦王安鲁尔向北国公英举称臣,十一月二十三日,英举乃令大军返回。

0

第十三章:绝大漠、纵横驰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