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十四章:雨歇歇、锦绣东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雨歇歇、锦绣东南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10 15:58:37

英举平定乃亦族之后,班师回塞州,命倾礼为塞州刺史,改封援升、炎广为左右将军,越文为前将军。英举问山穹:“丰端于勾结夏王政,不但攻打拉恒图,还谋反于我,大将军以为,当如何处置?”山穹说道:“若丰端于知道我军大胜,必然向主公请罪,臣以为可宽恕于他,如若不然,大军征讨,又要耗费兵马钱粮,主公若宽恕他,日后他若再背叛我国,恐怕他的部众,也不齿与之为伍,更重要的是,主公若不是把塞州草场相许,拉恒图如何肯率军帮我,所以拉恒图也不是真心归顺,主公可分别封二人为东丹秋可汗、西丹秋可汗,让两家相互牵制,这有利于主公进取中原。”

果然,丰端于得知英举在乃亦族大胜,乃亦王安鲁尔称臣,丰端于便命人送书信,自言罪过,请求原谅。英举便命两家罢兵言和,使东部草原为丰端于所有,封为东丹秋可汗,命拉恒图率众西迁,封为西丹秋可汗,并且允许西丹秋部在塞州草场放牧,如此,漠北安定。

英举回到明都,北国国相青丹前来,说道:“主公,此次平定塞州、征讨乃亦族,虽然大获全胜,颇有斩获,然而,消耗粮草钱财数十万,如今北国疲敝,而夏王政止战养民,臣以为主公且休战数年,再图天下。”英举问山穹:“大将军以为如何?”山穹说道:“相国之言,的确属实,而今诸侯都在囤积粮草,臣以为,此时不可冒然兴兵,当以社稷为重。”英举说道:“既然大将军也以为不宜兴兵,可暂时遣散军队十万,保留精锐,发展国力。大将军,你可速速去办。”山穹走后,青丹说道:“主公既然为北国之主,不应凡事都问大将军,臣听说在两军阵前,主公将调兵遣将之事,全交于大将军负责,这道还合理,但止战养民一事,臣以为,主公应该自己做主。”英举看着青丹,良久,说道:“孤图取天下大计,乃是大将军所定,自然要与他商议!”英举看青丹很不愉快,说道:“孤并没有责备你,你下去办吧。”英举与青丹一边说止战养民一事,一边走出府门,刚送走青丹,理浩走到府门来,叫道:“主公。”英举问道:“何事?”理浩说道:“主公,臣听说大将军在此,有急事禀报。”英举沉默一会儿,说道:“何事,且告诉我吧。”理浩说道:“南津郡太守固德,勾结烈金,想要向烈金献城,臣以为,此等小事,不必打扰主公。”英举说道:“你且随我进来。”理浩随英举回府,说道:“南津郡与明都中间有望雄山相隔,我大军远征时,固德就有献城的想法,如今他与烈金私通,证据确凿,臣以为,应该速速发兵讨伐。”英举说道:“大将军正在做遣散军队一事,此事,孤亲自前往,有何不可?”

英举亲自率军攻打南津,将固德斩首,感觉到南津郡地面广阔,所以保留了二十座城,以青丹之子青泽为南津太守;将剩余三十座城划出,增设和天郡、明东郡两郡,分别命长子英涅、次子英湛为太守。

就在夏王政和烈金、余恪大战时,神树荣和襄武带着数百名骑兵南下红州,到骄山,就将公并秋埋葬,准备前往红城投奔海阔,过了中江,有一名将军在后面大喊:“神树将军!”神树荣、襄武停下来,那将军到神树荣面前,说道:“神树将军,在下是炎甫将军帐下东阴郡都尉树子量,炎甫将军被烈金所害,我不得已而归降,听说将军到了红州,在下便也跟来了,愿为将军效劳。”神树荣说道:“我现在丢了城池,已经没有了栖身之地,承蒙将军还看得起我。”树子量说道:“在下以为,烈金等人都不足与谋,从此愿追随将军。”神树荣说道:“如将军不嫌弃,且跟我去投奔海阔。”

海阔,字公明,东州海郡人,自幼从军,与公并乐交好。因为打败摩云天有功,并雷上表天子,封海阔为红城侯。其后天下大乱,海阔就顺势将木、红二州七郡一举拿下。神树荣带着襄武、树子量来投,海阔十分高兴,任用神树荣为左军司马。海阔问神树荣:“子信,如今烈金与余恪讨伐夏王政,你以为胜败如何?”神树荣说道:“夏王政虽腹背受敌,然则烈金刚刚占据东州,立足未稳必然被成植所败,烈金若败,余恪也必然败退。”后来,烈金、余恪果然败退,海阔对神树荣说:“子信未卜先知,果然是当世奇才。”神树荣说道:“主公过奖了,在下刚从东州来,对东州情形甚是了解,所以敢断言烈金必败。”海阔问道:“那在子信看来,我若成就霸业,应当先取何处?”神树荣说道:“方今天下诸侯,夏王政最强大,主公应该联合诸侯,共同讨伐夏王政。在下猜测,主公必然想北上夺取东州,在下以为不可。东州虽然强盛,但时机未到,主公应该与烈金交好,等到击败夏王政,再取东州。眼下,主公应当北结烈金,向西进军,与北国公英举、余恪、共讨夏王政,占据量州、南州。南州地面广阔,北通敕阳,西连景都,乃是用武之地。若占有南州、量州、红州、木州之地,足以割据称雄,图取天下。”海阔笑道:“看来子信通晓天下大势,目前戟成治在量州,那我攻打戟成治,如何?”神树荣说道:“暂且不可,如今夏王政在止战养民,主公也当积蓄钱粮,日后,烈金必然出兵,收复东阳、东阴,到那时,主公便可趁机,攻取量州。”海阔大加称赞神树荣,于是命神树荣帮助他,策划进军量州一事。

有一日,神树荣与海阔合榻对饮,到很晚方休,神树荣便要离开海阔府上,走到院子里,见到有一人正在月光下舞剑,便看了一眼,那人叫道:“何人在此?”神树荣听这声音,竟然是个女子,便向前说道:“在下神树荣,惊扰小姐了。”原来此人就是海阔的女儿海蓝玉。海蓝玉收剑回鞘,说道:“往日父亲常常与我讨论天下大势,自从将军来到红城,父亲却整日与你合榻对饮,诉谈志向,早就忘了我这个女儿,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说完,就拔剑来,刺向神树荣,神树荣闪躲数次,见海蓝玉竟然是真的动手,说道:“在下不是小姐的对手,还请手下留情。”海蓝玉笑道:“一派胡言,听说那日烈铭加害你,你竟然独自一人,杀死烈铭手下数十人,冲出延池城,有这等本事,还说不是我的对手。”神树荣说道:“烈铭阴险狡诈,欲谋在下的性命,在下也是拼死杀出。”说着,神树荣又想到了公并秋,竟然忘了继续说下去,沉默了。海蓝玉笑道:“看来,我也说到了你的痛处。”神树荣缓过神来,说:“早就听说主公的千金海蓝玉,有大志向,今日能见到小姐,也算有幸,告辞了。”海蓝玉见神树荣转身要走,说道:“将军,我只是有图谋天下之志,却无图谋天下之才,日后,还请将军教我。”神树荣站住片刻,说:“在下从命,告辞。”

数日后,海阔带神树荣围猎,有两人同去。一个是红州参军委霆,字谋震;另一个是上将军竞逐,字仲协。四人带着卫队七十骑,到红城郊野,海阔对神树荣说道:“子信,东南之地,素来是锦绣之乡,此处虽然没有虎狼猛兽,但山河秀美,红城郊外,多有野鹿出没,今日且看,我等四人,谁猎得最多。”海阔说着,便先纵马而去,神树荣与委霆、竞逐二人交情不深,便也带着弓箭,射猎而去。上将军竞逐对委霆说道:“主公竟然如此信任这人,看来将军很不自在。”委霆说:“木红二州,又不是我家江山,我又有何不自在?”说完,也纵马而去了。神树荣见一头野鹿,正准备好弓箭要射,突然一箭飞来,将那野鹿射死,神树荣四顾,原来是海蓝玉带着一队人马到了。神树荣说道:“小姐好箭术!”海蓝玉命人把鹿捡起来,拍马到神树荣面前,说道:“我不喜欢别人称我小姐,请叫我将军。”神树荣说道:“将军,可否与在下一同围猎?”海蓝玉却拍马而走,说道:“你我各猎各的吧。”神树荣见海蓝玉走了,便又寻找猎物,走了数里,又见一头鹿出现,正准备要射,结果又被海蓝玉抢先射到,海蓝玉拍马过来,说道:“神树将军这般速度,还敢到此来围猎?”神树荣想要上前搭话,海蓝玉又拍马而走。神树荣便朝着反方向而去,刚行了两里,遇见海阔,海阔说道:“子信,老夫已经射得一头野鹿,你可有收获?”神树荣说道:“在下惭愧,未曾获得猎物。”海阔说道:“子信可放心去猎。”这时,海蓝玉骑着马过来,说道:“父亲,这位神树将军两次拈弓搭箭,都被女儿抢了险,或许是他故意吧。”海蓝玉也不停留,拔马而走。

时年七月,山穹大战于塞州,海阔召集诸将到红城来大宴,神树荣与襄武、树子量来到,各就座,树子量在一旁,对神树荣说道:“将军且看,委霆身后的那人,就是当年炎甫将军帐下的谋士肃仪。”神树荣问道:“此人竟然也到红州来了?”树子量说道:“肃仪知道烈金欲要谋害炎甫将军,所以先一步逃到红城而来。”神树荣说道:“我素知肃仪阴险,没想到是如此不忠不义之人。”襄武对神树荣说:“子信,不可妄动,我等如今也是寄人篱下。”这时,海阔到了,说:“诸位将军,北国公英举攻打塞州,夏王政命夏王陵吞并塞南,我以为,此时可联络烈金,攻打夏王政,不知诸位以为如何?”肃仪首先向前,说道:“主公英明,夏王政如今刚止战养民,又被英举攻打,在下以为,可联合烈金、余恪,共同讨伐夏王政。”肃仪说完,委霆、竞逐已经周边的将军都齐声说道:“主公英明。”海阔大笑道:“看来我将士立功心切,不知子信如何看?”神树荣说道:“主公,夏王政派夏王陵吞并塞南,却不命其北上,想必夏王政不想去救援塞州,只是做做样子,使乃亦族出兵,不论塞州之战是输是赢,夏王陵断然不会北上,请主公三思。”神树荣说完,帐下鸦雀无声,竞逐小声对委霆说:“看来这次,主公又要听此人的话了。”海阔见无人反应,问道:“子信,你且说来,有何良策?”神树荣说道:“主公且莫出兵,如若塞州北英举所得,英举必然攻去望州、到那时,夏王政不得不与英举交战,主公方可出兵。”海阔觉得神树荣之言有道理,就说:“看来是我一时心急,就暂且坐观成败吧。”宴饮完毕,诸将都退去,唯有海蓝玉退时,瞪了一眼神树荣。

果然如神树荣所言,并氏王朝三百六十五年春,英举命倾礼、烈燕两部兵马在明都集结,准备南下,攻打望州。倾礼到明都,见英举之后,当夜来到大将军山穹府上,问道:“往日用兵,主公必然要大将军统领,为何今日攻打望州,却没有命大将军出征?”山穹说道:“我也不知,不过我奉劝子尚,望州南北,有望雄山相隔,如若成植守不住北部,退守望雄山,就请子尚将军劝主公退兵,望雄山易守难攻,自古为兵家要地,小心谨慎。”倾礼说道:“末将记住了。”这时,倾珏端着茶水上来,给山穹、倾礼各一杯,便要退下去,山穹说道:“夫人,你兄长即将南征,为何不上前来。”于是倾珏无奈地走到倾礼面前,躬身下拜,说道:“兄长此去,必奏凯歌,”倾礼说道:“我与妹妹数月不见,竟还是这般脾气。”倾珏看了一眼倾礼,说道:“如若无事,我便退下了。”

四月,英举起兵三万,命烈燕、倾礼为左右先锋,进军望州。望州最北是康安郡,太守见北国兵马杀到,开城投降,英举也不停留,便南下去,攻打望雄郡。夏王政得知康安郡投降,大怒,即刻派人告知成植,务必坚守望雄郡。望雄郡的最北部是高峰关、跃马关,成植率军三万在望雄郡北部列阵,与英举决战,英举亲自上阵督战,以烈燕、倾礼为左右军,迎战成植。战斗一开始,成植见北军骁勇,不能抵抗,就带兵撤退,英举让烈燕、倾礼分别攻打高峰关、跃马关,将望雄郡北部尽数拿下,成植退守望雄山。英举想要一鼓作气,拿下望雄山,倾礼进言道:“主公,如今望州一半,已经在主公手中,而望雄山易守难攻,暂且不要攻打,末将以为,据守高峰关、跃马关便可。”英举问道:“子尚,你素来勇猛无敌,今日为何这般谨慎?”倾礼说道:“末将出征前,到大将军府上看望妹妹,大将军嘱咐末将,务必小心谨慎。”英举说道:“大将军远在明都,岂知望州战事,你等可昼夜不停,攻打望雄山。”

烈燕、倾礼昼夜不停攻打望雄山,成植占有高处地利,北军不能攻破。当时夏王政派行军主簿理间押送粮草到望州,理间对成植说:“我大军在望雄山北连败数阵,如今虽然占有望雄山险要,但不能与北国持久交战,将军速来骁勇,不如到山下去,与那烈燕、倾礼大战个几百回合,如若将军能生擒此二人,主公必然高兴。”成植说道:“之前我顾全大局,不曾与两人交手,如今我已无路可退,就依先生之计。”第二日,成植率领一支兵马下山,在阵前叫道:“听说北国烈恒达、倾子尚都是骁勇善战的猛将,不如,与我大战三百回合?”倾礼见成植挑战,对英举说:“主公,成植勇猛无敌,末将去会他一会。”倾礼执双鞭,直取成植,成植拿着双锤迎战,两人打了十几个回合后,倾礼突然看见山上有人放冷箭,急忙闪躲箭矢,成植却一锤砸下来,倾礼来不及闪,就用双鞭去挡,被成植砸到胸膛,口吐鲜血,倾礼掉转马头,右手掷鞭砸向成植,便拍马退去,成植一锤挡开了倾礼投掷的鞭。烈燕见倾礼受伤,大怒,叫道:“成植休得狂妄!”烈燕挺着点钢枪直取成植,成植去迎战,打了七八个回合,就假装败走,把烈燕引到山下,山上乱箭齐发,烈燕中了三箭,急忙逃走。英举见两员上将都受了重伤,下令收兵,成植见北军收兵,令大军随后掩杀,北军大败,也丢掉了高峰关和跃马关,英举退守康安郡,派人送倾礼回明都养伤。

消息传入明都山穹府上,倾珏听说倾礼受了重伤,对山穹说:“大将军,请快带我去见兄长。”山穹说道:“原来夫人心里还惦记着你兄长呢,为何平时对他是那般脾气?”倾珏说道:“平日里只是不想让他处处管我,才不愿理他,现在听说兄长受了重伤,怎么能不担心呢?”山穹与倾珏到城外,见军士护送倾礼回来,倾礼躺在车上,倾珏急忙拍马前去,到车上,见到倾礼,竟然流下泪来,说道:“我平日无礼,莫要怪罪我。”倾礼笑道:“我自然知道妹妹关系我,放心,不过是被敌人暗算,没什么大碍。”

当英举一出兵,就有消息传到红城,海阔一面派人联络烈金,一面集结大军,以竞逐为前部先锋,委霆为中军,神树荣为赞军校尉,起兵七万,从红城出发,准备进军量州,攻打戟成治。不料出兵之后,连日阴雨,大军行道困难,海阔病重,把神树荣叫道帐内说:“如今连日大雨,行军困难,子信智谋超群,你以为我攻打量州,该是不该?”神树荣说道:“连日大雨,粮草腐烂,我军尚且要长途行军,而戟成治以逸待劳,在下以为,退兵为上策。”海阔说道:“我一生谨慎,如今年事已高,却不能图取中原,实为遗憾。如若连量州都攻不下来,怎能让我死后瞑目?”神树荣见海阔执意行军,就到帐外,对委霆等人说道:“主公年事已高,又重病缠身,如今连日大雨,不如暂且退兵,等主公身体康健,再作打算,如何?”委霆说道:“神树将军,当初主公要进兵,你却阻拦,主公听从你的计策,等到此时才出兵,你又阻拦,是什么意思?”肃仪说道:“主公重用将军,将军也不能如此行事,乱我军心,我等誓死效忠主公,连日大雨又能奈我何?”委霆等人不愿退兵,兵马又前进了数日,到骄山郡,海阔病重而死,竞逐得知,率前军折回。

委霆在大帐,召集诸将,说道:“主公重病缠身,不幸归天,眼下连日大雨,我以为不可再前进,暂且安营下寨,等雨停之后,再进军如何?”肃仪说道:“主公方归,国中不可无人主持大局,倘若出兵在外,内生战乱,如何是好?在下以为,不可再前进,当率军返回,请红州参军委霆将军暂代主公,主持大局。”肃仪说完话,帐下的将军也都齐声赞同,神树荣见形势不利,说道:“末将愿听从委霆将军。”神树荣说完,竞逐等人也都说:“末将愿听从委霆将军。”

大雨连绵,有二十天方才停下,委霆令大军返回红城,神树荣也跟随退兵,自言自语道:“如今,又是功亏一篑。”

0

第十四章:雨歇歇、锦绣东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