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十六章:万骨枯、一将功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万骨枯、一将功成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10 23:23:44

并氏王朝三百六十六年四月,夏王政征讨余恪,英举不发兵相救,余恪被夏王政击败,丢掉西郡,退守余郡,夏王政命佐安镇守景安郡,班师回赤汉。

六月,夏王政在敕阳**,对成封说道:“而今天下大稔,余恪又被我击败,此时,我出兵取塞州,先生以为如何?”成封说道:“在下看来,尚需时日,英举整军备战,早有攻取望州之意,如今出兵攻塞州,则望州必然被英举所夺,而塞州偏远,粮草辎重,不易到达,恐怕难以夺取。”夏王政问道:“如此,那又该如何?”成封说道:“半年之内,英举必然南下,联合烈金攻我,主公可命成植、戟成治二人抵抗烈金,并且在望州一线,做好防御,击败英举之后,方可向东进兵,灭烈金,取东州。”夏王政问道:“英举若与烈金联手,恐难胜之,先生还有何良策,不如联合红州委霆,使委霆攻打东州?”成封说道:“委霆方占了红、木二州,立足未稳,必不会出兵,主公也不必去他结交,不然,委霆知道主公忌惮于他,必向西进军,攻打量州,若如此,主公危矣。主公既然占天下之中,必然受四方诸侯所攻,况且英举占据北方多年,势力强大,主公图取天下,与英举必然有一战。”夏王政于是对成封、夏王陵、理间等人说:“我与英举,必有一战,你等务必操练兵马,囤积粮草,我要在望州与英举一决高下。”

九月,秋高马肥,英举召集诸将,在明都设宴,说道:“孤今决定,大军南下,联合烈金,攻取望州,诸位以为如何?”山穹看着诸将,未发一言,烈燕站起来说道:“主公,去年臣等在望雄山被成植暗算,心中不快,欲兴兵雪耻,臣愿为先锋。”越武说道:“夏王政占据中原已久,主公若图天下,与老贼必有一战,臣愿率本部兵马,攻取望雄山,拿下靖阳。”英举见山穹不说话,就问:“大将军为何一言不发?”山穹说道:“主公,方才臣在思考进兵之策,此战关乎天下大局,臣必不惜生死,为主公拿下望州。”英举说道:“孤自起兵以来,大将军舍身沙场,孤甚欣慰。此战,孤亲率大军前往,大将军在后方为我镇守,如若丹秋、乃亦趁机犯境,大将军可任意出击。”山穹向前,说道:“主公,此战不同寻常,臣愿随主公前往,效犬马之劳。至于丹秋、乃亦,互为牵制,必不敢来犯。”英举打断道:“孤与夏王政,要在望州一决高下,你不必再言。”

山穹回府,对倾珏说道:“主公欲兴兵南下,我并未出言相劝,但仍弃我于不用,对于此战的胜败,我十分担忧。”倾珏问道:“我军勇猛坚毅,难道还不能取胜?”山穹说道:“先前夏王政攻打余恪,主公若出兵,便有胜算。如今余恪已经败退,而夏王政早在望州囤积粮草,集结军队,即便联合烈金,也未必能取胜。我不敢劝主公罢兵,只好说愿随主公出征,主公仍然不用,命我镇守后方。为将者不能赴身沙场,为主公谋取天下,又有何用?”倾珏说道:“既然主公已经决定,便不可更改。妾以为,大将军不必心急,主公如若取胜,必定高兴,便可不计前嫌;如若主公战败,必然悔恨,也会重新重用大将军。既然如此,大将军何故气馁?”山穹以手抚摸地图,说道:“只怕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耗数年国力钱财,毁于一旦。”

九月十一日,英举联合烈金,尽起北国兵马三十万,以烈燕、倾礼为先锋,越武为中军,理浩、越文、蒙原等各部兵马并行南下,亲自率领,集结于康安郡。到二十日,各郡兵马集齐,英举说道:“高峰关为南下必经之地,如今成植拒守,诸位有何良策,可破之?”越武说道:“主公,臣以为,可将其引出,聚众而杀之。”倾礼说道:“主公,臣愿前往,引出成植,以报当年一锤之仇。”

倾礼带兵到高峰关下,叫道:“成植何在?快下来与我一战!”成植说道:“你乃手下败将,快快退去吧。”倾礼大怒,说道:“那日你手下施放冷箭,如此卑鄙,今日是否敢与我单独较量。”成植便带了双锤,出关战倾礼,两人打斗了四十多回合,倾礼诈败而走,成植却不追击,倾礼又拍马杀回,两人对战三十多回合,倾礼卖个破绽,被成植打掉双鞭,便落荒而逃。成植叫道:“败将休走。”倾礼令兵马撤退,成植率军从后面追击,追了五六里,到广阔之处,前面烈燕杀来,成植却不惧,直取烈燕,二人又战了七八个回合,倾礼手持长枪,返杀而来,成植见两人齐上,就拍马逃走,退了二三里,蒙原率数千铁骑从山坡上冲下来,对着成植就射了一箭,正射中成植的右胸,成植丢掉双锤,奋力突围出来,直奔高峰关,倾礼、烈燕、蒙原三路大军到关下,一起攻打。望州军见成植受了伤,军心大坏,被北军击退,成植落荒而逃,败退到望雄郡。英举听说高峰关被攻破,当夜命越武、越文二人趁着天黑,打着成植的旗号,到跃马关下,自称是高峰关败军。高峰关守将下令开城,越武、越文二人便率军冲入城中,拿下跃马关。

十月一日,英举兵分六路,烈燕、蒙原、越武、理浩、倾礼、越文各率兵马分别从大浪谷、跃马谷、**谷、热河谷、连兵谷、卓拔谷进军,过望雄山,到北乌岭集结,十日后,三十万大军尽数穿过望雄山,在北乌岭安下七座营寨,俯视望雄郡。

烈金听说北军拿下望雄山,成植受伤,才命烈铭攻打东阳郡。消息传到敕阳,夏王政大惊,说:“不想到我上将军成植竟然被北军所败,身受重伤,烈金又攻打我东阳郡,诸位,有何良策?”夏王政长子夏王霸站出来,说道:“父亲不必担忧,东州小儿,我便去为父亲击退。”夏王政说道:“我儿勇气可嘉,你可带兵马三万,增援东阳郡。”夏王霸出帐去,夏王政说道:“我儿夏王霸果然不辜负我于我。”夏王政次子夏王德站出来说道:“父亲,兄长敢去救援东阳,孩儿便敢去攻打英举,必能将其擒来。”夏王政笑道:“北军强悍,不可轻敌。我素来知道你勇猛刚烈,必然有用你上阵之时。”这时,有探马来报,说道:“英举派上将越武围攻望雄郡,命烈燕进攻靖阳郡,亲率大军朝袭云岭而来。”成封说道:“主公,袭云岭乃是敕阳的天然屏障,如若有失,敕阳不保。”夏王政说道:“成封先生今日错了,英举大军佯攻袭云岭,而其目的,必然是夺取靖阳郡,可命夏王陵带兵到靖阳郡,沿路埋伏,杀退烈燕。”

英举大军在袭云岭下安营下寨,而烈燕率两万兵马攻取靖阳郡,到靖阳郡地面,距离城池尚有二十里处,突然伏兵四起,烈燕大惊,命兵马后撤,夏王陵率军杀来,北军伤亡数千,退回到袭云岭去。英举得知烈燕兵败,说道:“夏王政既然识破我军策略,孤将计就计,如今烈铭攻打东阳郡,被夏王霸所挡,可命烈燕将军、蒙原将军再去攻打靖阳郡,孤大军攻打袭云岭,理浩将军率军两万,走小路,去取龙门郡。”

夏王政听说烈燕、蒙原两人率军攻打靖阳郡,而英举亲率大军攻打袭云岭,说道:“前番英举用计,被我识破,却不知,今日他这是哪一出?”夏王德说道:“父亲,不管英举攻打袭云岭是否是佯攻,请父亲给孩儿兵马三万,这便去擒拿英举。”夏王政说道:“好,为父与你兵马三万增援袭云岭,多加小心。”

话说烈燕、蒙原大军在靖阳城下与夏王陵大战了一昼夜,双方均损失惨重,夏王陵退回到城内坚守不出,烈燕二人在城外下寨。烈燕对蒙原说:“主公命理浩将军走小路攻打龙门郡,算起来也应该到了,我在城下拒守,将军可带本部兵马去支援理浩将军。”

过了数日,夏王陵率军出城,攻打烈燕营寨,营内遍插旌旗,多设草人,而大军早已撤退,大怒,对部下说道:“竟然被烈燕雕虫小技所骗,速速报于主公,请主公小心。”

夏王政听说烈燕、蒙原大军从靖阳郡秘密撤退,问成封:“没想到英举也如此奸诈,莫非是山穹在英举军中,出此计谋?”成封说道:“兵不厌诈,主公多加小心才是,不过,在下以为,龙门郡虽然距离敕阳较远,也不可不防。”成封说完,便有探马来报,说理浩、蒙原、烈燕三路兵马攻克龙门郡。夏王政大怒,叫道:“英举竟然如此戏弄于我!”成封说道:“主公,北量郡乃是从龙门郡攻打敕阳的必经之地,在下已经看出,英举佯攻靖阳郡和袭云岭,而派人攻打龙门郡,必然会进攻北量郡,请主公将兵马退回,在此与之决战。”夏王政说道:“竟然要决战,我左翼兵马夏王陵,距离敕阳尚有百里,而右翼兵马夏王霸在东阳,如今龙门失守,右翼兵马已经陷入窘境,如何决战?”成封说道:“主公,自古破一人难,破两人反而容易。英举联合烈金攻我,为何取龙门,走东路,却不走西路?必然是不想让烈金夺得敕州之地,在下可去烈金军中,晓以利害,暗中与之结盟,英举必败。”夏王政叹气,说道:“先生,烈金怎么与我结盟?”成封说道:“先前英举与余恪结盟,而余恪有难,英举不发兵相救,如今,英举与烈金结盟,日后烈金有难,英举肯相救否?”夏王政说道:“既然如此,也没有别的办法,我派人与先生同去,保护先生。”成封说道:“不必,不是在下狂妄,主公若派人保护在下,如何显示诚意?”

英举攻取了龙门郡之后,夏王政命夏王陵回师增援,袭云岭上的军队也撤退到敕阳,而且使戟成治北上,在袭云岭与龙门郡之间列起一道防线。而另一方面,龙门郡失守,望雄郡被孤立,成植得知,率军逃往东阳郡,越武便攻克望雄郡。

且先说英举拿下龙门郡后,安营下寨,对诸将说道:“孤一路凯歌,势如破竹,而夏王政将大军在龙门前线布防,不知诸位,谁有破敌之计?”倾礼说道:“主公,此次南下,主公原本是要夺取望州,而今却绕开靖阳等郡,南下攻打敕州,进军如此之快,臣不胜惶恐。当初大将军之策略,是占据夺取望州后,从塞州南下取晟州,而今主公已经超脱计划之外,臣以为此时不应该冒然攻打敕阳。”英举笑道:“此一时而彼一时,大将军的策略,保守而欠佳,如今我军夺取敕阳,如探囊取物,此时退军,必然于军心不利,错失良机。孤问你如何取胜,不可再言退军。”越武说道:“主公,臣以为,戟成治部驻守在夏王政右翼,而刚到此处,立足未稳,此乃夏王政防线之缺口,可从此处攻破。”英举说道:“伯威之言,才是上策。你可引军三万,攻打此处,务必击溃戟成治。”蒙原上前,说道:“主公,臣以为,夏王政左翼夏王陵部,勇猛精锐,不如让烈燕将军、越文将军以及我部,三路共同攻打。至于夏王政中军,由夏王政次子夏王德统帅,此人素来狂妄,必然进攻主公,臣以为,待攻破两翼后,迂回而来,将夏王德合围,必然取胜。”英举笑道:“公程之计甚妙!我命你三人各带本部兵马,共同攻打夏王陵部,元升将军与我在此拒守。”

话说越武率军三万攻打戟成治部,戟成治命天兴出战,越武看到天兴年纪轻轻,也手持巨斧,说道:“来将,你与我同使开山斧,不知你功夫练到家了没有,来与我一战!”天兴说道:“我不怕你,看斧!”两个人都用大斧,对战了五十多个回合,越武心里想到:这小将有点本事。于是,越武卖个破绽,被天兴打落手中的开山斧,便落荒而逃,下令撤退。天兴胜了一阵,戟成治立功心切,下令追击,天兴追赶越武,越武命军士先走,自己在最后,看准时机,拈弓搭箭,射中天兴臂膀,天兴也丢下了大斧。越武拔出手中的剑,叫道:“停止撤退,与我再杀回去!”天兴见越武攻来,自己手中没有兵刃,便下令退回营寨。越武命大军攻打戟成治营寨,戟成治亲自上阵指挥,越武也手持宝剑与之短兵相接,两军皆伤亡惨重。

再说烈燕、蒙原、越文三部攻打夏王陵部,夏王陵对部下说:“敌军知道我部为最强,故而三部合力攻我,我若撤退,我大军必然大败,你等务必在此坚守两日,到第三日再弃寨而逃。”夏王陵坚守营寨,奋力战三部大军,血战两日,伤亡数万人,到第三日,夏王陵命五千人断后,亲自带领大军向西撤退。烈燕部抢先从北寨攻破,与蒙原、越文两部夹击,拿下了夏王陵营寨。烈燕说道:“夏王陵已经逃走,我等不如快快去追赶,将其消灭。”蒙原说道:“夏王陵善于用兵,恐怕其中有诈。”烈燕说道:“如果有诈,怎会伤亡数万士兵后再撤退,他必然已经无计可施。”蒙原说道:“不如,烈将军为前部,追击夏王陵,我等在后面接应。”烈燕同意了,于是带本部兵马追击夏王陵,追了五十里,到敕阳山,突然伏兵四起,夏王陵大军从南北两面杀出来,烈燕部将援升说道:“将军,我等中了埋伏,不如速速撤退?”烈燕说道:“无妨,有蒙将军在后面接应,你我可直取夏王陵。”烈燕与援升率军攻打夏王陵中军,夏王陵却也毫不畏惧,亲自上马,命士兵活捉烈燕。两军打了许久,烈燕的军队被围困在中间,进不能进,退不可退,伤亡惨重,到傍晚,蒙原、越文两军才从后面杀来接应,夏王陵败退而去,坚守敕阳山。烈燕见了蒙原,问道:“蒙将军在在后面接应我,为何现在才到?”蒙原说道:“那夏王陵诡计多端,知道我与越文将军必然在后面接应,所以沿路布下了伏兵,故意放将军过去。我与越文将军率军赶到,被伏兵包围,苦战良久,损失惨重。”越文说道:“是呀,烈将军,若不是蒙将军射死了主将,我二人必然被其全歼!”烈燕大怒,说道:“夏王陵如此狠毒,我必然将他碎尸万段。”

话说夏王政次子夏王德统领中军,得知左右两翼皆被攻打,大怒,说道:“英举竟然如此小看于我,连戟成治部都派三万兵马攻打,我部尚有十二万大军,竟然坐视不理,既然不来打我,我便去打你。”夏王德率军进攻英举,英举命理浩坚守,但夏王德勇猛异常,并且兵力多与理浩,理浩渐渐不支,夏王德也损兵数万。英举命理浩退守龙门郡,全军入城驻守。夏王德便派军杀到龙门郡下寨,昼夜不停攻打城池,如此一来,夏王德部凸出了防线六十多里。

十一月一日,烈燕、蒙原、越文三部从北方迂回,越武部鏖战戟成治五天,将其击溃,也率军北上,将夏王德合围在龙门郡城下。夏王政听说夏王德被合围,大惊,说道:“我儿虽然勇猛,但大意轻敌,如何是好?”理间说道:“主公,如今,只好命夏王陵、戟成治两部攻打,策应二公子突围。”夏王政说道:“夏王陵被烈燕三部打败,还有情可原,戟成治如此废物,竟然败于越武。你可速速传令夏王陵,命其率军从西面进攻英举,策应我儿突围。再派人去告诉戟成治从南面进攻,如若不胜,休要回来见我。”

十一月三日,夏王陵率军五万从西面进攻烈燕部,夏王德得知,便向西进攻,鏖战一昼夜后,戟成治率军从南面攻打越武部,英举得知,说道:“戟成治这败军之将竟然趁虚而入,可命倾子尚将军率军将其击败。”当夜,倾礼率军从东门出,绕到戟成治背后,突然进攻,将戟成治合围在龙门郡南部,戟成治对天兴说:“主公要我务必取胜,而今我腹背受敌,看来要死无葬身之地呀。”天兴说道:“将军屡次为夏王政血战,夏王政不念将军苦劳,屡次侮辱将军。此战,夏王政必败,不如末将保将军突围,将军割据量州,不再听从夏王政,如何?”戟成治说道:“如今倾礼、越武二人将我合围,我安能冲出?”天兴说道:“英举欲将夏王德合围,而将军在南面进攻,将英举防线打破,所以英举才命倾礼攻打将军,如若将军向南撤退,英举自然收兵,全力攻打夏王德部。”戟成治说道:“如若将军能保我突围,日后我割据量州,谋取天下,必然使将军位列万人之上。”天兴下拜,说道:“主公,末将为主公前驱,请主公率众突围!”戟成治以天兴为前部,向南突围,倾礼果然北上,去围歼夏王德。

十一月七日,夏王陵部损失三万兵马,才打开缺口,将夏王德救出,夏王德几乎全军覆没,仅率七千人突围。两人引败军退到敕阳山,安营下寨。英举才下令收兵。此次龙门战役,英举占据了望雄郡、龙门郡,损失兵马十二万五千;夏王政丢失二郡,损失兵马二十二万。然而,英举却不知道,此时,大祸将至。

0

第十六章:万骨枯、一将功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