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二十章:会诸侯、情义难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会诸侯、情义难全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12 10:28:32

海蓝玉,字璧清,乃是海阔长女。委霆夺取木、红二州大权之后,就将海蓝玉放在克南郡做太守,海蓝玉知道委霆奸诈,就秘密养活了一帮敢死之士,趁着委霆在红城外围猎时将其杀死。当时肃仪在骄山,听说委霆被海蓝玉所杀,所以就趁夜率领部下诛杀竞逐一党,将首级献给海蓝玉,海蓝玉封肃仪为骄山郡太守。并氏王朝三百六十七年三月十二日,海蓝玉上表天子,自封为木红侯,领木州牧及红州牧,因此,海阔当年的旧部纷纷投到海蓝玉麾下。海蓝玉命海宏为三军总督,海亮为木红国相,招兵买马,开始积蓄力量。

三月二十日,烈金在东郡病逝,其子烈铭继任东国公,命烈云为大将军。

四月十日,余恪在景安郡于理间大战,被击败,理间重新夺回景安郡。

六月八日,神树荣与襄弋在襄郡成婚。

七月十日,夏王政任命夏王陵为征南都督,准备征讨神树荣。

襄郡有一名士,年近六旬,名叫锦楷,字方正,通博古今。神树荣前去拜访,封为襄郡大夫。锦楷对神树荣说:“如今天下,诸侯林立,主公诛杀夏王霸,夏王政必然派大军南下,以主公目前力量,不足以与之抗衡,当结交诸侯,共讨夏王政。”神树荣问道:“去年望州会战,北国公英举元气大伤;东国公烈金损兵数万,前些日子又病逝;如今,余恪兵败景州,普天之下,还有谁可同我结盟?”锦楷说道:“余恪虽败,尚存元气,烈金虽死,烈铭继位。倘若主公被夏王政所败,此二人必然危矣,主公可差人前往,晓以利害,可与之结盟。”神树荣说道:“即便能与我结盟,相隔千里,也不能合兵一处。”锦楷说道:“还有两人,主公也要拉拢。第一个便是戟成治,戟成治占据量州,以前是夏王政心腹,可是自从东津之战被主公击败,遭到夏王政怒骂,后来望州会战,又兵败于英举,与夏王政心生不和,主公可命在下为说客,前往量州,使戟成治与主公结盟;第二个是海蓝玉,此女子,不同常人,竟然诛杀委霆,自表为木红侯,主公亦可派人前往结盟。”神树荣笑道:“先生果然深谋远略,如若联合诸侯,夏王政必败。”

且先说锦楷受命前往量州见戟成治,戟成治问道:“我与你家主公,本无交情,况且,东津一战,险些伤我性命,如今派你到此,有何图谋?”锦楷说道:“自古从未有永恒之敌友,昔日我家主公与将军曾有战事,将军不过是奉命行事,如今,将军割据量州,不服从夏王政调遣,夏王政必然会讨伐将军。我家主公与夏王政有血海深仇,所以,敌人之敌,可结盟为友,有何不妥?”戟成治笑道:“你家主公诛杀夏王霸,夏王政必然报复,如若我助夏王政灭你主公,此后,夏王政必然尽释前嫌,与我交好。”锦楷笑道:“将军之言,真是可笑。自古狡兔死,走狗烹,我家主公如若被夏王政所灭,敢问将军能活多久?”戟成治看着锦楷,问道:“如若我与你家主公结盟,可有什么好处?”锦楷笑道:“将军如若结盟,可免去灭顶之灾,这难道还不是好处?”戟成治又问道:“我若助完夏王政,夏王政必然灭我,我若助完你家主公,你家主公岂不是也会灭我?”锦楷说道:“不然,夏王政比将军强大,可灭将军,而我家主公不如将军强大,如何可灭将军。况且,将军与夏王政,昔日为君臣,而将军与我家主公,乃是盟友。破敌之后,平分其地,在下如若说,我家主公与将军,永不交兵,将军必然不信,可一旦交兵,胜败如何,那就要看各自的本事了。”戟成治笑道:“先生说得好,诸侯都想图谋天下,到底天下归谁,要看他的本事。你可回去告诉你家主公,我戟成治愿与你家主公结盟,共讨夏王政。”

海蓝玉那边,神树荣派遣襄成师出使,襄成师到了红城,海蓝玉在府中大堂召见,并且叫齐了文武大臣,襄成师见海蓝玉坐在高位,气度不凡,说道:“木红侯果然是女中豪杰。”海蓝玉却问襄成师:“你家主公曾经在我父亲帐下效力,我父亲去世之后,他竟然不辞而别,这是何道理?”襄成师说道:“我家主公到锦南之后,在下才投身效力,红州之事,在下一概不知。”海蓝玉笑道:“好一个一概不知,既然神树荣自立门户,今日派你前来,可是向我进贡?”襄成师也笑道:“我家主公离开红城时,还是委霆掌权,而您是后来居上,况且我家主公自立门户,又未曾分割红州、木州土地,如何是来进贡呢?”海蓝玉冷冷笑道:“既然不是,来此又有何干?”襄成师说道:“我家主公想要送木红侯土地钱粮,不知木红侯肯接纳否?”海蓝玉说道:“送我土地钱粮,有何条件?”襄成师说道:“木红侯果然爽快,在下佩服。我家主公欲将南森郡,送与木红侯,南森郡土地三百里,人口数十万,土地肥沃,交通便利,只是,尚在夏王政手中,因此,主公派在下前来,与木红侯结交,共讨夏王政,如若战胜,南森郡归木红侯所有。”海蓝玉说道:“南森郡归南州管辖,距离红城遥远,如此兴师动众,是否有点不划算呢?”襄成师说道:“木红侯此言差矣,如若结盟,夺取南森郡后,木红侯可得土地钱粮、兵马赋税,如若不与我主公结盟,恐怕南州一破,木、红二州也要为夏王政所得。”海蓝玉走下来,一直盯着襄成师,说:“你可回去告诉神树荣,我愿与他结盟。不过,我早就听说将军大名,如若不嫌弃,恳请将军在红城小住几日,如何?”襄成师看了下海蓝玉,见海蓝玉如此美貌又气度不凡,作揖道:“在下从命便是。”

次日,海蓝玉邀请襄成师到后堂赴宴,襄成师到了,只见后堂只有海蓝玉一人,便说道:“木红侯,在下本是外臣,怎可如此待我?”海蓝玉说道:“我虽然割据一方,位列诸将之上,毕竟是一介女流,所仰慕者,唯有两种人,一者能富国强兵,二者可运筹帷幄。将军才略盖世,到内堂来,不为过分。”两人合榻对饮,尽说天下之事,海蓝玉时而感慨万千,谈吐志向,时而又笑容满面,故作柔情,最后,轻声慢语,看着襄成师,说道:“神树荣帐下,以襄武为长,神树安等为其心腹,如今又招纳锦楷为其谋划,将军年轻气盛,与神树荣往日又没有交情,恐怕在神树荣那里,将军难以施展抱负,如不嫌弃,便留在红城如何,我必重用将军总督三军,为我谋取天下。”襄成师看着海蓝玉,沉默片刻,说道:“木红侯好意,在下心领了,我家主公待我不薄,我又如何能舍弃主公,来投奔木红侯呢,请木红侯勿要怪罪。”海蓝玉站起来,背过身去,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久留将军,将军可速速离开。兵贵神速,讨伐夏王政要紧。”襄成师离开红城,一路上心神不定,若有所思。

神树荣与戟成治、海蓝玉结盟已定,又命人分别去西州见余恪,到东州见烈铭,约定结盟,共同讨伐夏王政。

十月二日,戟成治攻打余安郡,海蓝玉攻打南森郡,神树荣攻打仪城郡。这三郡本来是互相接应,然而三家分别攻打,自顾不暇,到十月五日,三家大军分别拿下三郡,在仪城郡会师。

0

第二十章:会诸侯、情义难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