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二十二章:伯阳岭、英雄本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二章:伯阳岭、英雄本色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12 21:51:46

神树荣、海蓝玉采取襄成师的策略,进军伯阳岭,神树荣将四万大军屯兵中部,海蓝玉四万兵马在右翼,然后又在襄郡、仪城郡等招募兵马两万,命襄武统领,在左翼防守。

十月二十日,夏王陵大军到了伯阳岭下安营扎寨,便命海依、援序、理竹三人到大帐来,说道:“先前我命夏王德公子攻打量州,戟成治率军去救,如今,伯阳岭方向,只有神树荣、海蓝玉两家兵马,我军是其两倍有余。神树荣在伯阳岭一线布放,扼制我大军南下的道路,必然是要损耗我军实力,可我却不全线进攻,从明日起,你三人每人带兵三万,轮番攻打伯阳岭,只攻打神树荣部所在方向,只要神树荣部被我击溃,伯阳岭一线就被我所破。”海依向前,说道:“将军,只恐怕敌军左右两翼将我合围,末将担心……”夏王陵说道:“我大军尽数吞并山下,神树荣必然不敢派左右两翼增援,你可放心。”

第二日,海依率军三万,从伯阳岭下进攻,神树荣亲自登山指挥,早就将滚木雷石等搬运到山上,海依兵马冲到伯阳岭上,只见漫山遍野的巨石从上面滚下来,海依损失数百人,又攻打上去,神树荣叫到:“弓箭手,放!”南军乱箭齐发,海依兵马被射乱了阵脚,神树荣对神树安说道:“子安,可率骑兵进攻。”神树安领命,率骑兵三百从山上冲下来,直插海依军中,海依已经溃不成军,神树荣又令树子量引步兵三千,随神树安之后而掩杀海依,海依损失数千兵马,撤退到山下。

夏王陵见海依被神树荣所败,便命援序率军进攻,神树荣立即下令收兵,退回山顶防守,援序在最前,手持短兵亲自带队,快到了山上,南军又是一番滚木雷石,援序却不畏惧,叫道:“不准后退,冲!”援序兵马杀上山来,神树荣又下令放箭,然后命神树安率骑兵进攻,树子量随后掩杀,援序也撤退下来。夏王陵又命理竹带兵马三万攻打伯阳岭,如此这般,一日之内,竟然攻击九次,夏王陵虽然不能攻上伯阳岭,然而神树荣将滚木尽数投下,箭矢也所剩不多。

夜晚,夏王陵对理竹、援序说:“今日鏖战伯阳岭,我军虽然不能得手,却重创神树荣,我已经料定神树荣必然派人下山,收取滚木及箭矢,理竹可带两万兵马偷偷摸上山去,如若见神树荣派人下山收取,便突然进攻,援序随后,今晚务必拿下伯阳岭。”

神树荣果然派人下山收取滚木雷石,襄成师对神树荣说:“主公,我军弓箭及滚木,都尽数抛下山去,如若命人去取,恐怕夏王陵派军攻打,在下劝主公做好接应。”神树荣说道:“云谋之言是也,你可传令,命树子量将军伏兵在后,我恐怕夏王陵会进攻数次,你与子安各带三千兵马,接应树子量将军。”

理竹摸上山来,看见南军在搬运滚木,有数千人,便叫道:“众将士,进攻!”理竹一进攻,南军仓皇撤退,将手中的滚木、箭矢都丢在地上,理竹大军在后面紧追不舍,快到山顶时,树子量大军突然杀出,叫道:“理竹!我已经恭候多时!”树子量拍马而来,直取理竹,理竹并未骑马,先挥剑命大军冲锋,然后执剑迎战树子量,两人对战十余个回合,援序率军赶来,从后面接应,南军这边,襄成师也率军三千挡住援序,神树安率军三千直奔理竹而去,此时,夏王陵率军七万在后,正朝着伯阳岭而来。

伯阳岭上,南北二军混战一团,神树安率军杀了一圈,退回到山顶上,回去见神树荣,说道:“兄长,我部骑兵在夜间行动不便,可让我带步兵迎战。”这时探马报与神树荣,说夏王陵亲率兵马数万朝山岭而来,神树荣对神树安说道:“子安,你速速带一千兵马,将火油从山岭倒下去,待我大军撤回到山上,你方可点火。”血战持续到午夜,这时,神树荣突然下令鸣金,援序、理竹二人便重新列阵,准备攻上山去,突然见山上火烧起来,迅速向下蔓延。二人大惊,急忙引大军退下,当时夏王陵离山顶尚且有五六里,得知神树荣放火烧山,便下令撤退。神树荣一把火,将伯阳岭下方烧成灰烬,夏王陵损失约五千人马,退守到营寨。

且先说北国公英举得知夏王陵率军南下,便差人把山穹叫来,问道:“公达,如今夏王政大军都在南方与神树荣大战,你看,孤是否可以,趁机南下,夺取望州?”山穹说道:“暂时不可,如今我国力并未好转,此时南下,虽然可以夺取望州,但夏王政被我所败后,余恪、烈铭便会合力攻打于我,到那时对于主公不利,臣以为,此时正好坐山观虎斗,南方诸侯,无论谁胜谁败,于主公而言,都是美事。”英举问道:“那神树荣与公达师出同门,却飘零江湖,如今刚刚立业,便被夏王陵所攻,看来,此人比起公达,逊色不少。”山穹说道:“主公不可低估神树荣,我已经料定,夏王陵必然被神树荣所击败。”

夏王陵首次攻打伯阳岭未遂,暂且命大军休整,十一月二日,夏王陵又采用先前战术,命海依为第一队,援序为第二队,理竹为第三队,先后攻打伯阳岭,襄成师对神树荣说:“主公,夏王陵以车轮战,轮番攻打我中军防线,如若长久攻打,我中军必然疲惫。在下以为,主公可在山岭防守一两阵,待夏王陵攻上山来,主公便率中军退后十里,然后命襄武将军从左翼迂回,再请木红侯率军从右翼迂回,可聚歼其前部兵马。”神树荣说道:“此计甚妙,你可派人分别通知襄武将军与木红侯,到那时,我点狼烟为号。”

神树荣据守伯阳岭,先与海依、援序交战一阵,互有伤亡,待理竹兵马攻上山时,神树荣下令后退十里。当时襄成师早已经联络襄武、海蓝玉,神树荣后退时,便点狼烟为号,襄武、海蓝玉便从左右两翼迂回而来。夏王陵在山下,听说神树荣后退十里,便传令鸣金收兵。理竹听到夏王陵退兵的军令,虽然已经攻上了山岭,又率众退了下来,退到山下,到夏王陵面前,说道:“将军,我已经攻打到山上,神树荣被我击退,将军何故鸣金收兵?”夏王陵说道:“这是我的疏忽,如若我只攻打其中部防线,其中部兵马后退,我军追赶,其左右两翼便趁机迂回包抄,方才如若不是我下令收兵,你早就被神树荣、海蓝玉合围,看来神树荣果然善于用兵,可修整数日,再来夺伯阳岭。”

这两战之后,神树荣中军损失了四千余人,其余也疲惫不堪,这次夏王陵提前收兵,合围并没有得手,海蓝玉来见神树荣,说道:“神树将军本来要与我还有戟成治联合,如今戟成治去救量州,我只为了区区一个南森郡,却在这里助你浴血奋战一月之久,兵马钱粮消耗甚多,请问将军破夏王陵,还需多少时日?”神树荣说道:“襄成师将军的策略,已经与木红侯说过,再坚守二十余日,你我两家便退下伯阳岭去,请木红侯信我。”海蓝玉说道:“信你可以,不过灭夏王政之后,将军答应我,助我平定东州,我便再助将军二十余日。”神树荣说道:“当年烈铭欲加害于我,就算木红侯不攻打东州,我也要取烈铭首级,如若击败夏王政,我必助木红侯攻打东州。”海蓝玉出去之后,襄成师说道:“主公,看来如此下去,不但消耗夏王陵兵马,我部兵马也必然疲惫不堪,不如,三日后拔寨,将伯阳岭让与夏王陵,我等且退回仪城郡去。”

过了数日,探马报与夏王陵,说:“神树荣、襄武率军退往仪城下寨,海蓝玉率军退守南森下寨。”夏王陵沉思良久,对海依说道:“你可带本部兵马先到伯阳岭安营下寨。”海依引兵出发,夏王陵对援序说:“你率本部兵马,在海依将军之后上山,海依将军下寨,你方可越过伯阳岭,到伯阳岭南安营下寨。”援序也引兵出发,夏王陵对理竹说:“你带本部兵马,随援序将军之后,待援序将军在伯阳岭南安营下寨之后,你方可前进十里安营下寨。”理竹引兵跟着援序上山,海依在山上安营,援序越过伯阳岭后安营,理竹则等到援序安营之后,又前进十里安营下寨。

十一月十三日,夏王陵大军尽数翻过伯阳岭,在仪城北五十里安营下寨。

消息传到仪城,襄成师对神树荣说:“主公,夏王陵已经翻越伯阳岭,在下以为,可与之决一死战。”神树荣问道:“云谋,你有何良策,快快讲来。”襄成师指着地图,说道:“夏王陵大军在此处安营下寨,而我军与海蓝玉互为犄角,可相互接应,夏王陵翻山之后,粮草辎重必然难以供应,趁夏王陵立足未稳,可先发制人,主公可差人请海蓝玉出兵攻打夏王陵左翼,然后分出一队兵马攻打夏王陵右翼,两路皆佯攻,不可恋战,主公亲率精锐,直取夏王陵中军,只要我大军以一当十必然可以取胜。”神树荣说道:“夏王陵大军二十多万,左右两翼各七八万人马,中军为其精锐,是晟州军六万,我仪城中可用人马六万,再分出两万去佯攻夏王陵右翼,如此,便是四万兵马攻打夏王陵中军六万人马,实力也是相当,只恐怕夏王陵未必上当。”襄成师说道:“在下以为,夏王陵必然上当。”

当夜,神树荣便派人送书信与海蓝玉,二更,海蓝玉率兵马四万,朝夏王陵左翼发动进攻,左翼是海依的营寨,海依一面抵抗,一面命人向夏王陵报信,夏王陵得知,对诸将说道:“此必然是佯攻,可派人告诉海依将军,将海蓝玉击退即可。”这时,又有探马来报说:“神树荣引兵两万攻打中军。”夏王陵说道:“神树荣区区两万兵马,竟然敢攻我中军大营,其中必然有诈,援序、理竹二位将军,你二人可率本部兵马到右寨埋伏,我料想,神树荣两路都是佯攻,他必然派襄武率军攻打我右翼,你二人务必击溃襄武。”援序、理竹各带三万兵马,便去了右寨外埋伏,夏王陵亲自点齐三万兵马,去迎战神树荣。

神树荣进攻中军,已经攻破寨门,夏王陵率军赶到,说道:“神树公子,多年不见,你竟还是惯用偷营之法,可惜你今日必然被我所擒。”说罢,夏王陵便挥剑命左右包抄,神树荣见状,叫道:“大军速速撤退。”神树荣率军退后,夏王陵紧追不舍,一直退了二十里,夏王陵才命止步,徐徐后退。

此时,襄武率军两万攻打右寨,冲入寨中,便放火焚烧,突然,理竹、援序两路大军从两侧杀出,襄武叫道:“不好,快撤。”襄武命后军变前军,向西南方向撤退,援序提着大刀,叫道:“襄武休走,看我取你首级!”襄武亲自断后,挺枪迎战援序,两个人打了二十回合,襄武假装败走,撤退了十余里,援序在后面追,理竹则在援序后面,叫道:“援序将军,夏王陵将军有令,务必击溃襄武。”两人追击襄武,襄武退了十五里后,又回师杀来,援序手提大刀,理竹挺着长枪,两人一齐上阵,襄武也不惧怕,挺枪跃马来战两人,打了五十个回合,襄武丢下长枪,佯装败走。援序对理竹说道:“襄武已经被你我二人击败,我等可速速将其兵马击溃,回报与将军。”

到天亮时,襄武且战且走,将援序、理竹二人朝西南方向引了六十多里;海蓝玉攻打海依营寨数次,每次海依率军追来,海蓝玉便下令撤退,待海依回寨,又率领大军杀来。这时,夏王陵的中军便暴露在了两军的防线之外,神树荣便与神树安、树子量二人,将仪城兵马四万全部率领,直取夏王陵中军。

夏王陵听说神树荣杀来,大惊,说道:“看来襄武并非是主攻,我却将援序、理竹二人派去追击,此战我是败了。”夏王陵命中军坚守营寨,自己带着精锐七千铁骑,直奔伯阳岭方向而去。神树荣攻打夏王陵中军,鏖战良久,有探马来报,说:“夏王陵亲率数千骑兵,逃往伯阳岭方向。”神树荣对神树安说:“子安,你可带本部精锐骑兵前去追赶,如若不能活捉夏王陵,便一箭将其射死。”神树安领命,便带了三千铁骑,直奔伯阳岭方向。

夏王陵因判断失误,懊悔万分,激战一昼夜,人困马乏,逃了五十里,便看见神树安率军追来,骑兵校尉说道:“将军,你且先走,末将来阻挡!”神树安见到夏王陵分兵两处,一队护送夏王陵逃走,另一队停下来要阻挡,便对神树颜说:“伯美,你可待一百名骑兵,追赶夏王陵。”神树颜领命,分出一百名骑兵,追击夏王陵,神树安则与夏王陵的骑兵校尉厮杀。

话说另一边,神树荣攻破了夏王陵的中军营寨,夺取夏王陵帅旗,中军大乱,或四散逃走,或倒戈归降。海依在左营,听说神树荣攻破夏王陵中军,大惊,于是下令本部兵马退守伯阳岭。

援序、理竹二人追击襄武,襄武退了八十里,才列阵营战,援序说道:“襄武,你本非我对手,你家主公之计又被我夏王陵将军识破,还不快快投降。”襄武哈哈大笑,说道:“恐怕夏王陵已经被我家主公击败,应该是你等快快归降!”援序也不答话,提刀来战襄武,襄武拔出剑来,直取援序,不到十个回合,便将援序斩首。理竹看见援序战死,便挺枪跃马,来战襄武,打了二十回合也败下阵来,于是率军撤退,襄武命大军追杀。理竹撤退了三十多里,遇见探马来报说:“神树荣攻打中军大营,夏王陵将军退往伯阳岭。”理竹大惊,对部下说:“想必我军大营已经失守,现在回去必然自寻死路,暂且退守伯阳郡。”

十一月十四日正午,神树荣、海蓝玉拿下夏王陵大营,缴获粮草八十余万石,马匹箭矢更是不计其数,神树荣、襄成师、海蓝玉三人在夏王陵营寨中,且走且谈,神树荣说道:“木红侯助我破敌,如今,缴获粮草兵器,你我平分,日后攻打东州,我必然率军相助。”海蓝玉说道:“神树将军果然是当世豪杰,真是佩服,此战,你可扬名天下。”神树荣说道:“木红侯过奖了,此战的策略,乃是出自襄成师将军。”海蓝玉看了一眼襄成师,轻声一笑,说道:“这伯阳岭之战,比北国大将军山穹当年涤水河之战,有过之而无不及,从此天下将帅之才,便是北国山公达,南域襄成师,齐名而道了。”

0

第二十二章:伯阳岭、英雄本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