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二十四章:大裂变、是非成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大裂变、是非成败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12 22:33:16

并氏王朝三百六十八年一月,神树荣大军在伯阳岭下寨,休整兵马,准备北上,此时正在帐中与诸将商议,神树颜被召进帐中。神树荣对神树颜说:“伯美,先前你在万军中刺死夏王霸,我欲封你为襄郡都尉,你却谢绝。此战你率领百名骑兵,将夏王陵擒住,今日再不封你,必然使将士心寒,你擒拿敌军主帅有功,封你为骁骑校尉如何?”神树颜说道:“末将冲锋陷阵,本不求封赏,如果主公执意要封赏,末将遵命便是。”神树荣说道:“不仅封赏你一人,那一百名骑兵,都有封赏,你既然为骁骑校尉,从今以后,便做我中军卫队,你来统帅那一百名骑兵,从今日起,你便在大帐守卫。”神树颜谢恩退下,这时,树子量回营,说道:“主公,海依退守伯阳岭后,被我部击退,如今,去量州投奔戟成治了。”神树荣说道:“姑且不必管他,只是戟成治实在可恨,临阵退兵,如今又命天兴攻打新郡,我军浴血奋战,击溃夏王陵,怎可让他夺了城池,诸位可有良策?”

襄成师说道:“主公,末将以为,眼下应快速进军,夏王政命成封坐镇赤汉,亲自到敕州来,还命成植部南下,又命景州刺史理间率兵支援,如若此三路大军聚齐,恐怕我军又要血战一番。”锦楷说道:“主公,在下有亦良策,可退理间兵马,使其三路大军无法聚齐。”神树荣说道:“先生有何良策,快快讲来。”锦楷说道:“主公,理间虽然是夏王政的部下,但此人深谋远虑,只是惧怕夏王政,故而不敢割据,如今夏王陵兵败,夏王政实力大减,如若理间仍然效忠夏王政,必然是自取灭亡。在下如若前往景州,劝理间割据景州自立,主公以为如何?”神树荣说道:“先生好计,暂且将其分化,日后再灭理间,你可速速去景州。”

襄武说道:“主公,夏王陵兵败,看来,余恪、烈铭也必然要进军了,我看云谋之言是也,应当速速发兵,先占领敕阳。”神树荣说道:“如此,兄长,你可带兵马三万,北上攻取中连郡,拿下之后,一路北上,切断夏王政退回赤汉之路;襄成师,你可率军三万攻打敕南郡,攻克之后,北上攻打敕阳,至于新郡,可暂且让给戟成治,敕阳为重;我亲率大军北上与二位将军会师敕阳,誓灭夏王政。

且先说锦楷到了景州,理间问道:“你家主公神树荣与我主正在交战,先生此来,可是背主立约?”锦楷说道:“在下是奉命而来,自然不是背主立约。如今夏王陵兵败伯阳岭,夏王政早晚必灭,将军倚靠景州之众,割据一方,如何不可,如若南下助夏王政,攻打我主,我主或许能抵挡住,或许不能,但如今,余恪、烈铭、戟成治等,见夏王政大势已去,纷纷出兵,夺其城池,将军如若再不与夏王政划清界限,恐怕夏王政被灭,将军亦不能自保。”理间说道:“先生,实不相瞒,这道理我自然知道,只是,如若诸侯不能灭夏王政,而我违抗夏王政命令,日后夏王政攻我,如何是好?”锦楷笑道:“如此简单,将军还需问我?将军可以以粮草辎重尚未凑齐为由,拖延数日,只要将军不发兵南下,数日之内,我主必然兴兵北上,直取敕阳,请问将军,如若敕阳被我主公拿下,那夏王政还能反败为胜否?”理间说道:“不能,既然如此,我便拖延七日,七日之内,如若你家主公能兵临敕阳城下,我便与你主结盟,如何?”锦楷说道:“将军果然是识时务者。”

夏王政屯兵敕阳,成植也率军赶来,准备南下,忽然探马来报说:“景州刺史理间说粮草辎重尚未凑齐,不出兵马,请主公暂等七日。”夏王政大怒说:“理间真是狼子野心,见我兵败,竟然不来相救,教我如何率军南下。”成植说道:“主公,凭借敕阳城高池深,足矣坚守。”夏王政说道:“敕阳固然可以坚守,但倘若此时,烈铭率军而来,教我如何是好?”这时又有探马来报说:“主公,二公子已经率五万兵马朝敕阳而来。”夏王政说道:“还是我儿骁勇,命夏王德在城外安营,互为犄角。”

一月二十日,神树荣三路大军十万,接连攻下中连郡、武延郡、敕南郡,兵临敕阳郡城下。神树荣召集诸将,说道:“夏王政大军在城中,而夏王德大军在城外,互为犄角,我军不可强攻城池,可先灭夏王德,再攻敕阳城,诸位谁有破夏王德之良策。”襄武说道:“主公,我军可围困夏王德,围而不攻,既然夏王政与夏王德互为犄角,主公便可引夏王政出城来支援,然后在道路设伏兵,将其救兵歼灭。”襄成师说道:“主公,末将以为,可依从襄武将军之计,不过,末将还有一策,待夏王政发兵救时,我军佯装战败,引夏王政大军前来攻打。”

神树荣命襄武围攻夏王德大军,襄武到了夏王德营寨门口,叫到:“夏王德小儿,快快出营受死。”夏王德披甲上马,挺着长枪,带五千兵士,到寨门口,说道:“襄武,你休得小看我!”夏王德挺枪对着襄武便刺,襄武横枪拨开,夏王德又刺数下,襄武左拨右挡,夏王德丝毫不占下风。于是襄武卖个破绽,拍马就走,夏王德追上去,直接刺襄武后心,襄武回马转身,拨开夏王德的枪,又一枪刺夏王德胸口,夏王德又拿枪拨开,两人反复对战了三十多个回合,襄武想:夏王德今日也是困兽之斗,必须速战速决。于是,襄武双手握住枪,对着夏王德便刺,夏王德早就横枪举着,准备挡开,襄武却不刺,左手松开枪,右手拿着枪划开半圆,一枪将夏王德从马上打下来。夏王德落马,却毫不畏惧,在马下拿着枪,对着襄武便刺,襄武只好左右勒马,感觉距离太近,容易伤者战马,便又回退十几步,挺枪冲来,一枪将夏王德打翻在地,夏王德死战不退,已经占了下风,襄武在马上又刺数枪,夏王德急忙左右闪躲,筋疲力尽。这时,夏王德军中冲出数人,将襄武拦住,把夏王德救走。襄武便命大军将夏王德营寨团团围住。

过了七八日,夏王德营寨已经是绝水断粮。夏王政在敕阳城中,对成植说道:“我儿与襄武苦战,粮草肯定不足,你可带万人从南门杀出城去,攻打神树荣营寨,不可败退,襄武必然回师救援神树荣,那时,我便率大军从东门杀出,掩杀神树荣。”成植领命,就提着双锤,挑选精锐兵马一万人,从南门杀出,直取神树荣大营。神树荣听说成植来攻,说道:“我命,襄成师率军三万出后营,到东面三十里外埋伏,如若夏王政出城攻打襄武将军,你便趁机夺取敕阳城;神树安率军两万到营南三十里埋伏,我将成植引到此处,你可率军杀出。”

神树荣拿着长枪,带五千甲士出营,见了成植,说道:“阁下便是当日在东阳郡被我打得落荒而逃的上将成植,如今还敢来攻我?”成植笑道:“那日我被你奸计暗算,你可敢与我大战三百回合?”神树荣叫到:“有何不敢,看枪!”神树荣驾马向前,双手握着枪,对着成植便刺,成植双锤展开,待神树荣刺来,成植合上双锤,将神树荣的枪夹住,说道:“你也不过如此!”神树荣笑道:“未必。”只见神树荣双手握着枪,转动而后拉,却将枪拉了出来,拍马退后七八步,又一枪刺来。成植提着双锤,上前去便是一顿狂砸,神树荣左右挡住,被砸了七八下,看枪都有些弯了,复后退,快速驾马冲来,又被成植挡开,成植向前去,又是一顿乱砸,如此打斗了三十多回合,神树荣才丢弃长枪,率军撤退。成植见神树荣后退,便命大军进攻,自己亲自在前,砸死二十多人,攻入神树荣营寨。

襄武听说成植攻打神树荣大营,便下令全军去救。神树荣与成植苦战良久,才下令弃寨而走,成植率军在后掩杀,并且派人打探襄武的消息,得知襄武已经向此处增援,便告诉手下说:“主公命我攻打神树荣,引襄武来救援,此时主公必然出城,在襄武之后掩杀,我等速速追击神树荣,待主公大军一到,必然将其剿灭。

成植率军追杀了三十里,已经斩获数千人,这时喊杀四起,旌旗晃动,神树安率军从左边杀来,神树荣率军从右前返回,成植叫到:“你纵有埋伏,我也不惧,众将士,誓死一战!”成植率军进攻,冲在最前,直取神树荣,两人一交马,兵器碰撞,便交错过去,神树荣却不返回,冲入成植大军,连续刺死数人,率军交错到敌军背后,此时成植的阵脚已经开始乱了,成植提着双锤,又冲神树荣冲去。神树荣问神树颜:“伯美,你可能诛杀此人?”神树颜说道:“末将愿意一试!”神树颜手持长槊,这长槊长十一尺,粗三寸,通体漆黑,枪头如同宝剑一般,神树颜驾马冲入万军之中,叫道:“成植,休伤我主,你若是好汉,就与我一战!”成植见神树颜年纪轻轻,却使得如此粗壮的兵刃,便勒马回头,举着双锤,冲神树颜冲来。迎面相交,距离五六丈时,神树颜双手举槊,枪头冲着成植,成植双锤合并一挡,这长槊便和双锤碰撞在一起,神树颜叫道:“好力气!”却又加一把劲,一枪刺入双锤之中,直接就刺在成植的护心镜上面,成植刚感觉小腹疼痛,就被神树颜刺下马来,倒翻在地,小腹流血不止。原来神树颜凭借着马力,又使足了力气,竟然刺破了成植的护心镜。

成植倒在地上,口吐鲜血,眼前一阵阵黑,还没有失去知觉,只看到自己身边两军血战,再放眼看天,愁云惨淡,一只鸟从天上划过,便闭上了双眼。

神树荣得胜,说道:“我等速速杀回,支援襄武将军。”

襄武赶来支援神树荣,夏王政却出兵东门,在后面追击,想要与成植合围神树荣,襄武知道神树荣已经安排好,所以只是引夏王政出城,夏王政追击了五十多里,襄武便列阵营战,双方战了良久。这时,探马报夏王政说:“主公,成植将军阵亡,神树荣率军杀来!”夏王政大惊,说道:“令全军收兵!”夏王政急忙向敕阳城逃去,赶到城前,叫到:“速放吊桥,快开城门!”夏王政见城门不开,便让人到城门前叫喊:“主公回城,开开开门。”这时城上竖起神树荣的旗号,只见襄成师站在城头,说道:“夏王政,还记得我仪城襄成师?”夏王政看着襄成师,说道:“我竟然败于你手,可恨!”这时夏王德也率军赶来,说道:“父亲,神树荣、襄武两路大军已经朝此地赶来,我等速速撤退到赤汉去吧。”夏王政说道:“赤汉遥远,况且,神树荣必然已经断我后路,可命全军撤退到靖阳去。”

神树荣攻打敕阳时,余恪已经大举西州兵马二十万,令理通为先锋,禾黎、佑顺为左右军师,出兵西都,一路向东,拿下晟州数郡。成封得知余恪率军杀来,便差人南下,求景州刺史理间率军北上支援。理间见夏王政被困在敕阳,所以不发兵相救,反而亲率大军七万北上,以清君侧为名,要诛杀成封,并且派人联络余恪,共同进军。与此同时,戟成治夺了新郡,烈铭命烈云率军五万向西拿下了龙门郡、北量郡。山穹见夏王政兵败,就前去见英举,使倾礼率军三万出越州南下,拿下理城郡、塞南郡,将晟州之地的中江北面尽数占领。

三月五日,余恪与理间在赤汉会师,理间说道:“余文责将军,此次你拿下都城,清君之侧,真可谓国之功臣。”余恪说道:“理将军过奖了,理将军识时务,关键时刻,反戈一击,才是国之功臣,既然你我在赤汉会师,那你我应当一同进城,共扶天子。”理间说道:“这倒是不必了,此战将军是首功,在下怎敢争夺,请将军入城,这晟州之地,当然归将军占领。”

三月六日,成封命人开城,自己在府中,执笔写道:“是非成败皆天命,智谋胸怀尽黄泉。可恨劳劳马上心,城头日落一死难。”写完,便拔剑起身,自刎而死,时年六十三岁。

0

第二十四章:大裂变、是非成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