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二十六章:宴武略、十万雄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章:宴武略、十万雄师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13 12:16:51

余恪假借天子之诏,封诸侯为王,唯独没有封英举。到五月,消息传到明都,英举得知,把丞相青丹,大将军山穹召来,说道:“季忠、公达,余恪占了赤汉,挟天子在手,大封诸侯为王,唯独没有封孤为王,想必余恪也知,图谋天下,必然要先夺北方,故而如此。恐怕三五年之内,余恪便要号令诸侯,共同北伐于我,你二人如何看?”

青丹说道:“主公,自望州之战后,我国力衰减,至今未曾恢复,中原刚刚经历战乱,一时间也无力北上攻我,臣以为眼下应当保境安民,待国力强盛,再做良图。”英举听了青丹的话,犹豫良久,然后问山穹:“公达以为如何?”山穹说道:“倾礼将军已经占领理城、塞南二郡,与余恪隔江对峙,臣以为,余恪必然要先夺回此二郡,如若止战养民,恐怕我军会被余恪打出晟州,臣以为,可趁机率军南下,占西都,击退余恪。如若此时不南下,日后神树荣、烈铭等必然北夺望州,那时,我军便陷入两线作战,不可得胜。”青丹说道:“大将军立功心切,你可知国库存粮还剩多少,余恪兵精粮足,如若我军南下,战事必然持续数月,恐怕到那时,不仅会丢失晟州,就连塞州也会被余恪所夺,况且消耗国力,臣以为不可。”

英举有南下之心,然而看到丞相青丹并不赞成,于是说道:“季忠,孤自望州失利,便裁军减政,如今我军不需有庞大兵力,便可顺势南下,你可见过公达为我训练的新军?”青丹说道:“臣未曾见过,但眼下,臣以为,不可兴兵。”英举说道:“既然如此,七日后孤在武略郡大宴群臣,并且要诸位看一看,我北国的十万雄师。”

七日后,北国公英举在武略郡点将台设宴,英举协同北国国后居中,其余文武大臣也各带妻子,应约赴宴。英举左边是丞相青丹、大公子英涅、二公子英湛、南津郡太守青泽等,右边则是大将军山穹及倾珏,上将军烈燕、越武、蒙原、理浩等,倾礼守卫理城郡,未能赴宴。文武大臣各自就坐,禁卫军便冲到台下操练,操练完毕,大臣纷纷叫好,英举站起来,走到前面,对文武大臣、十万雄师说道:“孤自明都起兵,扫灭摩云天,西定北州、越州、塞州,远征乃亦族,北安丹秋族,如今已经六年,虽然有望州失利,但诸侯皆不能奈何与我,今大将军山公达为孤训练新军,有雄师十万,孤欲南下攻取西州、晟州,十万雄师已经养兵一年有余,今日便让诸位文武,大开眼界。请各部将军率本部兵马到台下操练,操练完毕后,诸将在台下比武,比武得胜者,可获得孤所打造金枪一挺,以作鼓励。”

英举一挥手,掌旗官摇动红旗,这时,龙骧师摆列整齐,向点将台走来,为首的将军是越州人赤思成,字良安,骑在马上,手执钢枪。赤思成率军到台下操练,部下一万人马便分作两队,排阵搏斗,军士各个勇猛强壮,诸位都看得明白,连连叫好。龙骧师操练完毕,到点将台右侧列阵,后面虎贲师各带弓箭,也向点将台走来,为首的将军是越州人越颉城,字幼奔。越颉城挥剑下令,虎贲师便拈弓搭箭,朝着对面山崖射去,一万支箭同时射出,射在百步之外的崖壁上,诸臣皆拍手叫好。龙骧师、虎贲师分列两侧,后面前卫师跟上,士兵各个手持长枪,到点将台前,散开操练,为首的将军是北州人佑铸,字金德,佑铸抬枪指挥,士兵们分作八排,便将长枪举起,一齐投掷,一万杆长枪纷纷投上天去,落在五十步外,一齐插在地上,这时,三军齐声叫道:“威武!威武!”

龙骧师、虎贲师、前卫师三支兵马退去,援升、炎广二人便也带着左卫师、右卫师从两侧奔来,到点将台下,两军对垒,军士手持长枪,一边操练一边前进,两军交错过去,便又列阵,分列两边。后面,前将军越文率天马师而来,这便是北国铁骑,军士都骑在马上,马蹄声却十分整齐,没有半点杂声。越文率天马师到点将台下止步,后面的骠骑师由后将军越鑫达率领而来,越文令天马师转身,与骠骑师交错退场,援升、炎广也率领左卫师、右卫师从两侧退下。

六师都撤去,后面的三位将军,佑济世、青含、望文三人分别带安天师、安地师、安民师三支兵马从三方冲来,军士手执大刀,冲到台下,互相交错,看似混乱,待交错完毕,却有序退场,三军齐声叫道:“威武!威武!”

十万雄师检阅完毕,英举命人将金枪立在点将台上,走到台前,说道:“三军辛苦,孤有如此雄兵,何愁天下不定。请诸位将军到台下比武,获胜者得此金枪,但诸位点到为止,不可伤人!”

先是龙骧师将军赤思成与安天师将军佑济世两人拍马到点将台下,赤思成手持长枪,佑济世拿一把中朴刀,两人行军礼完毕,便拍马来战。赤思成一枪刺佑济世面部,佑济世拿中朴刀挡开,反手一砍,冲着赤思成前胸,赤思成拨开中朴刀,又快速将长枪一甩,佑济世便被打中,险些落马,赤思成伸手抓住佑济世,说道:“将军承让了。”佑济世虽然败落,但见赤思成拉住自己,说道:“多谢将军,将军武艺,在下佩服。”

赤思成胜出后,便是天马师将领越文与前卫师将领佑铸交马,越文与倾礼师出同门,武艺虽然不及倾礼,但在北国,自五大上将之下,也是无人能及。佑铸手持长枪,直取越文,越文展开双手,拿着双鞭,和佑铸对战了三十个回合,并未疲劳,佑铸止住战马,说道:“将军武艺高强,在下甘拜下风。”

越文胜出后,援升、青含两人上阵,援升使钩镰枪,拍马来战青含,青含手执大斧,和援升交马七八个回合,便知道了援升的深浅,于是再拍马上前,斗了五个回合,假装败退,援升在后面追赶,青含突然勒马,一斧子向后面挥去,援升急忙勒马,但马前蹄跳得太高,援升竟然落下马来。青含也下马,丢下斧头,将援升拉起来,说道:“将军,在下得罪了。”

青含胜出后,炎广、望文两人,都提着大刀,拍马到点将台下面,炎广说道:“我用大刀,将军也用大刀。”望文说道:“与将军交手,实在荣幸。”两个人拍马向前,以大刀对战,战了三十个回合,不分胜负,又拍马交战,斗了五十个回合,还是平手。这时,英举在点将台上说道:“两位将军,你二人不分高低,孤命你二人且休战,保留力气,少时再战。”

这两人算是平手,于是越颉城和越鑫达两人拍马到点将台下,越颉城手执方天画戟,越鑫达手拿三尖两刃刀,越颉城先拍马上前,一戟就刺越鑫达胸口,越鑫达拿三尖两刃刀拨开,便直刺越颉城胸口,越颉城也用方天戟拨开,两人一攻一防、一防一攻,战了六十回合还不分胜负。英举在台上,问诸将:“你等以为这二人如何?还是不分胜负?”烈燕说道:“越颉城将军勇猛,臣以为越颉城可胜。”山穹说道:“主公,越颉城必然用计才可取胜。”

越颉城与越鑫达又战了二十回合,见越鑫达强悍,便卖个破绽,被越鑫达将方天戟打落在地,突然伸左手抓住越鑫达的三尖两刃刀,右手拔出腰间佩剑,直接架在越鑫达脖子上。越鑫达说道:“将军好武艺,在下甘拜下风。”越颉城说道:“将军承让了,不用此计,在下必然败于将军。”

英举见越颉城得胜,说道:“诸位将军皆武艺不凡,且仁义之人,孤佩服。如此,可继续比试。”

于是这获胜的六名将领:赤思成、越颉城、炎广、越文、青含、望文,便又到点将台下面,赤思成挺枪,拍马到中间,青含提着大斧,说道:“赤将军,在下前来领教。”赤思成微微一笑,对着青含便刺来,青含用大斧挡开,与赤思成对战了四十个回合,不能取胜,便又用之前的计策,拍马而逃,见赤思成果然追来,就突然向后挥大斧,赤思成却不闪躲,将枪头朝下,向上拨开,青含的大斧便被拨到上面,赤思成趁机将青含打下马来。

接着,炎广对战越文,两人自征讨乃亦族时就并肩作战,炎广说道:“越将军,在下并非将军对手,但甘愿一试。”越文说道:“将军请便,在下奉陪。”两人打了不到二十回合,炎广的大刀便被越文一鞭打飞,炎广说道:“在下服了。”

然后,越颉城、望文两人又来对战,这望文虽然与炎广不想上下,但却是不是越颉城的对手,十几个回合便被越颉城将大刀打飞,也落败。

英举站在台上,看到三人胜出,说道:“这金枪获得者,便从三位将军中选出,越文将军武艺高强,除了孤五大上将之外,恐怕无人能及,赤思成将军、越颉城将军,你二位可否要与越文将军一分高低。”

赤思成说道:“主公,末将愿意一试。”赤思成挺枪拍马,到越文面前,说道:“越文将军,不必手下留情,主公说将军比在下强,在下当然不服,请出手。”越文挥着双鞭,来战赤思成,赤思成双手握着枪,左刺右甩,都被越文挡开,但毕竟双鞭是短兵,赤思成擅于用长枪,知道长枪的精髓,在马上近战,斗了四十个回合。赤思成不能取胜,便拍马后退,尽量远离越文,又斗了七八回合,赤思成假装败逃,待越文追赶,便回马一枪,而且是用枪的另一端来刺越文,越文没来得及闪躲,被赤思成枪杆碰到,于是说:“在下甘拜下风。”

英举见越文败落,说道:“孤麾下真是人才辈出,越文将军也不必难过,。”

现在点将台下就剩下两人,赤思成与越颉城,越颉城向前说道:“赤将军,如今就剩下你我两人,可放手一搏。”赤思成笑道:“将军也不必手下留情。”越颉城拿着方天戟,拍马来战赤思成,赤思成拿长枪,和越颉城打了四十个回合,不分高下。英举在台上,问烈燕:“恒达,你以为谁可取胜?”烈燕说道:“越颉城使方天戟,必然要比长枪更有优势,但赤思成也未占下风,臣不能判断。”正在说话时,赤思成长枪的红缨和越颉城方天戟的红缨便缠在一起,怎么也解不开,两人都落下马来,都用一只手拿稳了兵刃,便在马下单手格斗,英举见状,说道:“此二人可论平手。”于是蒙原叫道:“拿弓箭来!”只见蒙原拈弓搭箭,在二百步开外,一箭射断了红缨,两人才解开,又要继续战。这时,英举说道:“两位将军可住手,此次大宴主要为**而设,孤决定再铸一杆金枪,两位今日不分胜负,可共得金枪。”

英举问旁边的丞相青丹:“丞相以为,孤十万雄师,是否可南下征讨余恪?”青丹说道:“主公兵强马壮,臣无话可说。”

1

第二十六章:宴武略、十万雄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