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三十章:谋深算,远交近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章:谋深算,远交近攻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17 11:20:20

果然如山穹所言。余恪偷袭塞州,被西丹秋可汗拉恒图所败,损失惨重,逃到蒙城,听说余明兵败鸣沙,丢失江北之地,更是气愤不已,这时禾黎从赤汉而来,余恪怒道:“孤听从先生之计,进军塞州,竟然损兵折将,如今,余明又丢了江北,山穹大军据守江北岸,一日便可杀到,如何是好”禾黎说道:“主公,塞州兵败,的确是在下的过错,但在下有一计,可退山穹,以保我国无忧。”

余恪笑道:“上次先生献计时,也说可退山穹,却让我惨败,如今又有什么馊主意?”禾黎说道:“主公,此计并非馊主意,只是,主公未必肯答应?”余恪问道:“你且说来。”禾黎说道:“此次山穹南下攻我,无非是顾虑主公,担心主公联合诸侯,共同北上,所以才先发制人。”余恪无奈道:“孤当然知道,先生到底要说什么?”禾黎说道:“如今主公兵败,山穹的目的已经达到,所以,主公不必与之决战,只需再以天子之名,封英举为北王,山穹自然退去。”余恪问道:“孤刚刚战败,如若此时山穹南下,必然能攻取晟州,他如何肯退去?”禾黎说道:“不然,我军虽然战败,但仍有带甲之士数十万,山穹区区七万人马,必不敢南下,南下则深陷重围,即便他精通兵法,又如何能夺取我晟州八百里之地?况且神树荣、烈铭等,虎视望州久矣,山穹不会不知。山穹此次攻我,只是要打击我军锐气,从未想攻城略地,只要主公肯表奏天子,封英举为北王,则山穹必退。”

于是余恪听从了禾黎的计策,一面上表天子,封英举为北王,遣人传旨到明都;一面派使臣来见山穹,使臣到了山穹大帐,说道:“我主大西王欲与北国公议和,连年交战,民不聊生,请北国公念及天下百姓,止战养民,我主已经表奏天子,封北国公为北王,望大将军退兵。”山穹听了使者的话,笑道:“如若当初大西王一视同仁,在天子面前表奏我主北国公为王,哪里还有今日的战事,如今大西王赏脸,我山穹替北国公谢过大西王,请足下回去将这些话传达,并且告诉大西王,我山穹屯兵在此,只是休整,并非要渡江南下,请大西王不要畏惧。”使臣退去后,烈燕对山穹说道:“大将军,余恪已经连败两阵,溃不成军,必然是害怕我军才表奏主公为王,既然如此,何不趁机渡江,夺了赤汉,拿下晟州?”山穹说道:“烈将军有所不知,余恪在西州大肆屯田积粮,一旦国中有事,顷刻间可召集百万大军,即便我军精锐,恐怕也难以攻下晟州。况且此次主公命我进军,并非攻城略地,只是要震慑余恪而已,如今已经战胜,余恪也畏惧我军,所以,我等可班师回去。”烈燕说道:“末将只是觉得,鸣沙之战,杀得痛快,此时退兵,有点可惜。”山穹说道:“余恪已然屈服,数年之内,不敢北上,只怕神树荣、烈铭等趁机攻打望州,退兵也是不得已。诸将听令,倾礼将军屯兵理城、越文将军屯兵塞南,其余诸将及各部兵马,自明日起,交替撤退,班师回朝。”

英举做了北王,仍然以山穹为大将军,蒙龙为丞相,又封烈燕为骠骑大将军、蒙原为车骑将军;然后封理浩为望州刺史、越武为明州刺史、倾礼为晟州刺史,使三人各守疆土,封越文为晟州参军,协助倾礼,以防余恪。

次年春天,英举与山穹、蒙龙、烈燕等人,从明都一路南下,巡视各个州郡,一直到望雄郡、定乾郡两地,登山远望,英举问道:“公达,你带孤到望雄来,恐怕不是游山玩水吧?”山穹说道:“自然不是,大王请看,望雄虎踞望州之中,乃是南北交兵的必经之路,而望州富裕,诸侯都想将其吞并。可如今,望州六郡,四郡在大王手中,靖阳郡被神树荣所占,龙门郡为烈铭所夺,三方势力,如同犬牙交错,此时正是箭在弦上,如若天下有变,此间必然要大动干戈。”英举问道:“公达,你之前曾说,天下地利,在西北而不在东南,这西州、晟州尚在余恪手中,今日为何惦记起望州来了?”山穹说道:“余恪被我军所败,他必然要卷土重来,任凭他一家兵马,自然不能胜过大王,可神树荣、烈铭等都虎视望州,如若三家联手,这望州必然是决定胜负的关键。”英举说道:“是呀,如今天下,七王并立,而孤实力最强,也难免成为众矢之的,更兼孤占领了望州这块富饶之地,诸侯联合攻我,也在情理之中呀。”山穹说道:“当下,大王应该富国强兵,如若万事俱备,即便他南方六王联手,臣也能将其击败。”英举笑道:“我大将军果然是当时英雄,那依你看,六王何时会联盟攻我?”山穹说道:“在臣看来,少则三年,多则五年。”

英举转过身来,问蒙龙:“丞相,三五年内,诸侯将联手攻我,丞相以为,我国国力,是否能经得起如此庞大战役?”蒙龙说道:“且看大将军需要多少兵力,多少粮饷,只要我国能供得出,臣就能够办到。臣效法余恪之计,在明都之东北,大肆屯田,足以养活军队二十万众;武略瓷器,年产百万,半数与丹秋、乃亦二族,能换得战马数十万匹;越雄山所产铁石,足够打造长枪六十万挺,请问大王,还有何事未决?”英举拍手笑道:“孤有名相干将,何愁天下不定。”山穹上前说道:“主公,臣以为,眼下粮草充足,可扩军备战,除十大精锐之师,可再编练新军十万,以作后援。”英举说道:“此策甚好,可命越武在越州建越雄军,编制五万,命理浩在明州建武略军,编制五万,如此,孤又得十万雄师。”烈燕在一旁听着,心中不太痛快,就向前来,说道:“大王,这越武、理浩二人的都去编练新军,臣却赋闲在家,好不痛快,臣请命,大王给臣派个差事如何?”英举说道:“恒达立功心切,孤素来知道,眼下英雄无用武之地,将军可憋足了力气,待日后为孤建功立业如何?”

山穹上前说道:“大王,臣倒是有一计,既可以使烈将军有用武之地,还可以分化诸侯。”英举听着好奇,说道:“公达有何计策,快快讲来。”山穹说道:“大王,戟成治占量州之地,野心勃勃而地面狭窄,此人欲吞并东州久矣,臣以为可差人联络戟成治,约定夹击东州,此战无论谁胜谁负,都可使戟成治、烈铭二人增加仇恨,如若进展顺利,我军还能攻城略地,不知大王以为如何?”英举笑道:“妙哉,孤与你兵马两万,与烈燕将军同行。”

武略郡人士山德,字孟成,能言善辩,颇受英举赏识。于是,英举命山德为使臣,去量都见戟成治。戟成治听说北国使臣到了,便在朝堂迎接,问道:“贵使不远千里而来,所为何事?”山德说道:“当年我主与夏王政交战时,烈金背盟,致使我主兵败望州。而今烈金已死,我主欲兴兵讨伐东州,我主素来知道量王虎视东州久矣,所以欲与量王结盟,战胜烈铭之后,平分东州。”戟成治问道:“敢问使臣,结盟之后,如何进兵,战胜之后,又如何平分东州?”山德一边大摇大摆,做出豪放慷慨的举动,一边对戟成治说:“烈铭虎踞东州十一郡,又将望州之龙门郡、敕州之北量郡纳入囊中,我主欲得龙门、北量及东津河以北二郡,其余九郡,分与量王,不知量王以为如何?”戟成治说道:“请使臣回去转告,我量国不日便可发兵,攻打延池郡,请北王派兵相助,与我量国两面夹击,必然夺取东州。”

山德回到明都复命,言明戟成治答应出兵,英举说道:“孟成为孤立了大功,孤封你为望州参军,你可去辅助理浩将军。”山穹说道:“大王,戟成治虽然答应出兵,但如若我军不出,他必然不会出兵,臣以为,可先遣烈燕将军率军出望雄,攻打龙门郡,我军一出,戟成治才会举大军北上,与我夹击烈铭。”英举说道:“此战仍以大将军山穹挂帅,烈燕为先锋,率援升、炎广的左卫师、右卫师前去。”

并氏王朝三百六十九年五月,山穹、烈燕率军两万出望雄,在龙门郡北五十里安营下寨,山穹对烈燕说:“烈将军,此战攻城略地是小,挑拨戟成治与烈铭交兵为大,所以,你可率左卫师到龙门郡城下叫阵,只需击败守将,使其不敢出战,然后将城池围住便可。”烈燕说道:“大将军,如若末将能一鼓作气,拿下城池,岂不快哉?”山穹说道:“龙门郡由左将军烈霆把守,屯兵三四万,粮草数十万,足矣坚守一年半载,任凭将军骁勇,恐怕也难以一战拿下。”烈燕笑道:“既然大将军都这么说了,末将倒是想去试一试。”

烈燕与援升带左卫师一万兵马杀到龙门郡城下,叫道:“守将听着,我主兴兵二十万南下,欲将龙门郡夷为平地,你等如早献城池,可免一死!”烈霆在城上,听这话大怒,便拿着七尺狼牙棒,率兵马三千,杀到城外,对烈燕说:“阁下便是北国第一猛将,看你相貌平平,如同山野村夫,还敢在此虚张声势?”烈燕叫道:“你若不服,便放马过来!”烈霆抡起狼牙棒,拍马直取烈燕,烈燕大喝一声,手握点钢枪,拍马而上,挑开烈霆的狼牙棒,然后便一顿猛刺,烈霆急得左右挥挡,险些被刺到,七八个回合后,烈霆向下一击,用狼牙棒打烈燕战马前蹄,烈燕以枪挡住,说道:“亏你还是将军,竟然偷袭战马。”烈霆又抡狼牙棒砸向烈燕,烈燕横枪一挡,架开狼牙棒,刺向烈霆前胸,烈霆大惊,侥幸闪开,逃回城中,但城外兵马众多,拥挤着奔向城门,烈燕叫道:“众将士,随我夺了城池!”北军一拥而上,东州兵马大坏,烈燕抢先率八百骑兵冲入城门,北军也相继入城,烈霆见城门失守,便带着败兵从东门出城,逃往东阳郡。

烈燕命援升守城,自己率军回营,对山穹说:“大将军,龙门郡城高池深,但却被我一举拿下,缴获弓箭二十万支,长枪两万挺,还有粮草三十万。”山穹笑道:“烈将军果然是我北军第一猛将,不过,暂时不必急速进军,可命大军休整数十日,且看戟成治那边动静如何。”烈燕说道:“大将军,龙门被我所夺,北量郡与东州道路断绝,末将以为,可前去攻打。”山穹笑道:“杀鸡焉用牛刀,可命炎广将军持烈霆兵符,诈称是龙门郡的败军,骗开城门,拿下北量郡。”

时烈铭称东王,迁都烈阳郡,消息传来,说山穹攻破龙门、北量二郡,便将大将军烈云、右将军禾翻召来,对二人说:“去年山穹还在晟州与余恪决战,如今突然兵出望雄,夺取我龙门、北量二郡,实在可恨,孤欲亲率大军与之一决生死,你二位以为如何?”烈云说道:“大王,北国兵马强悍,臣以为应该联合神树荣,共同攻打山穹,独我一家,实在难以抗衡。”烈铭说道:“即便神树荣答应出兵,也不过是隔岸观火,所以,孤准备与北国打持久战,时日一久,余恪也会趁机北上。”刚说到这里,突然有人来报说:“大王,戟成治起兵十二万,发兵攻打延池郡。”烈铭大怒,说道:“戟成治老贼,竟然乘人之,我必要生啖其肉”烈云说道:“大王,眼下我国腹背受敌,必不能两线作战。神树荣欲占量州,如若使人求救,约神树荣发兵攻打戟成治,大王便可全力与山穹一战。”烈铭说道:“求救于人,无异于引狼入室,孤命右将军禾翻率军三万北上,支援东阳郡,与烈霆合兵一处,只许守不许战。大将军烈云率军十万南下,孤要先破戟成治,再北上与山穹决战。”

0

第三十章:谋深算,远交近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