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三十三章:断中原、指点江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三章:断中原、指点江山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21 15:16:58

望雄山,这个天下之咽喉,自摩云天率军南下、英举与夏王政望州会战后,再次陷入兵戈之中。尽管六王共同攻打北国英举,但胜负难料。

烈铭因为在会盟时没有争到统帅的位置,心中很不快活,在离开靖阳后,便星夜到东阳郡,对烈云说道:“诸侯虽然结盟,但是各怀私心,你可带前部兵马到望雄郡下寨,围而不攻,且看余恪等何时进军。若西线战事一起,孤便率军赶到,与你一同攻打望雄郡,只要余恪、神树荣等与北国混战,我军便可一举拿下望雄郡,进而北上,攻取明都。”烈云听从,于是带前部兵马五万到望雄郡下寨。

当时理浩在守望雄郡,后来炎广、援升二人带左右卫精锐也退守望雄,得知烈云率军杀到,炎广对理浩说:“上将军,望雄郡乃是我北国门户,万万不可失守,末将以为,趁烈云立足未稳,可趁机攻打,将其击败,以振军心。”理浩说道:“主公既然已经命你二人放弃北量郡、龙门郡,退守望雄,必然要以退为进,不可轻易出兵,你等听着,无论烈云大军是围城还是攻城,都不可再言出战,擅自出战者立斩,我即刻派人向大将军禀报。”

理浩命人飞马出城,向北方奔去,到山穹大营,告知诸将说:“烈铭命烈云率军五万攻打望雄,如今已经将城池围住。”烈燕对山穹说道:“大将军,末将以为趁东州军立足未稳,先行出击,如若首站告捷,足以振奋军心!”

山穹问报信的人:“理浩将军可曾派兵出战?”信使说:“理浩将军命人坚守不出,并且立军令,擅自出战者斩。”山穹笑道:“敌军众而我军寡,不可出战,你可回去告诉理浩将军,命其坚守望雄郡,可能需要坚守一年半载,不论如何,都不可放弃城池。”信使带着山穹的军令便出了大营,直奔望雄郡。

烈燕问山穹说:“大将军,敌军如此众多,理浩将军如何能坚守一年半载?况且,如若余恪、神树荣等大军也赶到望雄郡,那城池断然是守不住了。”山穹说道:“自古知己知彼,方可百战百胜。六王之中,景王理间、量王戟成治之辈,无非是要浑水摸鱼,最是不足为虑;而东王烈铭,自恃才高,贪得无厌,自以为能做联军统帅,而被余恪、神树荣所奚落,如若余恪等不出兵,烈铭就算围住望雄,最多也不过是围而不攻,倘若余恪、神树荣等于我交战,烈铭才会全力攻打望雄。此人既怕被人拉入泥潭,又想着独享战果,这等人我从未放在心上。兼有望雄郡城高池深,理浩部兵精粮足,足可坚守一年半载,待我军击败余恪、神树荣,便回师杀奔望雄,如此,烈铭必败。”烈燕点头说道:“原来如此。”这时,赤思成站出来说道:“大将军,末将以为,余恪、神树荣大军距此,尚且隔着越阳、定乾两郡,而此时最应该出击,烈铭之辈,本就不足为虑,不如先且破之,夺取东州,然后再图余恪、神树荣。一旦我军占据东州,必然能威胁量州及木、红二州,戟成治、海蓝玉等辈,也能与我军割地求和。”山穹说道:“赤思成将军,东州地势低于敕州,进军多有不便,如此谋划,反而危机。本将早已对你说过,兵出望州乃是为了挫败诸侯,但一统天下,必然是取西北而图东南。”赤思成默不作声,退回座位。

二月七日,山穹起北军二十四万南下,烈燕率赤思成、越颉城两部为前部先锋,自康安郡南下,向望雄山南乌岭方向进军;蒙原率安天师、安地师、安民师走望雄山,进军定乾郡;越武率越州军五万随后,山穹亲率武略军及北国旧军,四路兵马在望雄山一带分别安下四座营寨。

二月十五日,神树荣、海蓝玉两家兵马从袭云岭方向北上,行进五十里,在南乌岭西南七十里处下寨。神树荣先与神树安、襄武二人到望雄山上祭拜神树坚,祭拜完毕后,准备派诸将搜索前进。这时,北军中一使臣前来,要见神树荣,神树荣请见,问道:“北国使臣前来,所为何事?”使臣回答:“回敕王,我家大将军山公达在望雄山置酒,明日请敕王前往叙旧。”神树荣笑道:“看来山公达还记得孤王,你家大将军近来可好?”使臣回答:“大将军无恙,敕王去了便知。”神树荣说道:“你可回去告诉公达,孤明日便去。”使臣出了营寨,树子量对神树荣说:“敕王,恐怕山公达有诈,正如当年烈铭在延池设宴一般。”神树荣冲树子量叫道:“烈铭是何等小人,岂能与山公达相比?你辈不知山公达为人,休要再说!”树子量退了下去,襄武说道:“敕王,即便山穹不会有加害之心,难免北国将军从中作梗,敕王还是小心为好。”神树荣说道:“兄长不必担心,你可在此坚守,明日我与神树颜带护卫前去即可。”

次日,神树荣与禁军司马神树颜带十名骑兵,便前往望雄山山穹处,山穹身穿素衣,站在山丘上,旁边立着七八名护卫,见神树荣前来,便向前走了几步,神树荣下马,命神树颜等在山丘下守候,独自走到山穹面前,山穹作揖道:“敕王,外臣有礼。”神树荣执山穹之手,说道:“你我才十年不见,公达竟然如此见外,莫非对为兄有所成见?”

山穹说道:“在下乃是北王之臣,对敕王而言,自然是外臣。”

神树荣笑道:“看来山公达设宴,并非叙旧,而是另有所图,为兄不便打扰。”

山穹拉住神树荣,说道:“子信兄,方才是小弟的不是,小弟自罚一杯,如何?来,子信请坐。”

两人席地而坐,山穹先自罚了一杯,对神树荣说:“十年光阴,竟然如此短暂,当年你我兄弟二人,在此向师父学兵法韬略,年纪尚小。如今,兄独霸一方,小弟也带甲百万,你我都学有所成,实在是可喜可贺。但是,小弟却想到一事,当年你我在树下以棋子布阵,互相交兵,如今不幸,戏谑竟然成真,真的是造化弄人,不禁让人感到可惜。”

神树荣笑道:“天意如此,公达也不必难过,以往,公并乐、夏王政等,也都是万人之上的枭雄,而今却也深埋黄土、葬身鱼腹。正如天无二日,乱世的诸侯,总要争个你死我活。纵使你我分属两国,正要交兵,我既然手刃夏王政,大仇得报,即便兵败身死,也无悔无憾。况且,败于公达手上,我倒也心满意足。比起命丧烈铭、佐怀等小人手中,要好的多。”

山穹又倒一杯酒,说道:“子信提起烈铭、佐怀之事,说的可是当年延池之宴与锦南之战?子信的命运如此多舛,小弟虽然人在北国,也得知一二。”

神树荣将酒饮尽,说道:“当年我逃出敕阳时,也曾想过去投奔当今北王,但是我兄长襄武说,夏王政以谋反罪名害我父亲,我若去投奔北王,这假罪名就成真了。现在想来,如若你我都为北王效力,击败夏王政,我父亲的冤屈也必然得以申诉。只恨当年我一时糊涂,据守东阳,后来险些被烈铭所害,”说到这里,神树荣低下头来,仿佛一双手正搂在他的腰间,他看了看,沉默片刻,又继续说道“幸得有人相救,唉,我也曾想为海公明效力,只恨委霆政变,夺取政权,我几经漂泊,才在锦南立业……我还曾想,如若斗不过夏王政,便写信告诉公达,与北国远交近攻,定要报仇!”

山穹笑道:“可子信还是靠着一己之力,击败夏王陵,手刃夏王政。子信自锦南起兵,大小十余战,都是以寡击众,以弱胜强,真令人佩服。”

神树荣说道:“公达夸奖了,公达辅佐北王,割据北方,击溃乃亦,制衡丹秋,又先后击败夏王政、烈金、余恪,真是当世英才,我与公达相比,实在不值一提。当年如若不是北王与公达君臣生二心,恐怕,当今天下,大半已经在北王手中了吧。”

山穹笑道:“或许子信所言不虚,不过,北王与小弟,一时有隙,今后再也不会。”

神树荣说道:“公达莫要误会,北王乃是一代英主,为兄也好生佩服。不过自比而来,感觉自己善于决胜沙场,却不敢说能号令一方。”

山穹说道:“子信乃是聪明、智慧、仁义、礼贤之主,南州、敕州之地,深的民心,即便此战小弟能击败子信,也不敢说能拿下敕国。”

神树荣笑道:“公达过谦了,你我师出同门,彼此也多有了解,公达辅佐北王,割据北地图天下,成败之数,十有八九;而为兄占据南方,成败仅二三成而已。”

两人谈古论今,从日出说到日落,时候已晚。最后,山穹站起来,躬身下拜,说道:“子信,此战莫要念及同门之谊,我受北王厚爱,必当竭心尽力,殊死相拼,子信也放开手脚,我若死于子信之手,死而瞑目!”

神树荣也躬身下拜,说道:“此生有公达一知己,不论敌友,都令人欢喜。”

神树荣告别山穹,便与神树颜带了卫队,回大营而去。进了营寨,襄武迎上前去,说道:“敕王还未归来时,余恪部已经与北国蒙原部在定乾郡交兵,现在两方仍在厮杀。”神树荣快速走到大帐,说道:“速速召集诸将到大帐来,看来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0

第三十三章:断中原、指点江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