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三十六章:一触溃、排山倒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六章:一触溃、排山倒海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22 16:10:18

九月二十五日,神树荣、海蓝玉家兵马到稼梅县南面二十里安营,海蓝玉对神树荣说道:“敕王,孤为你坐镇大营,你可放心去攻打。”神树荣说道:“如此甚好,我即刻进军。”神树荣率军到了烈燕大营外,命树子量前去叫阵,树子量拍马到营寨大门外,叫道:“寨内守军听着,我家敕王亲自来取稼梅县,你等早早投降!”只听到寨内一阵大喊,就看到旌旗闪动,树子量退回去,烈燕带着赤思成、越颉城二人,率军两千冲出营寨,两阵对圆。

赤思成对烈燕说道:“上将军,请让末将去生擒此人!”烈燕说道:“去吧,须小心迎战。”赤思成挺着长枪,到阵前,对树子量说:“原来是你,手下败将,今日还敢前来。”树子量说道:“贼将休狂妄,看我来斩你头!”树子量虽善于用双刀,但与北军交战,短兵吃过亏,所以,这回换了一杆长刀来战,他挥舞着长刀,对着赤思成脖子就砍,赤思成用长枪挡开,树子量又砍一刀,又被赤思成挡开,如此这般,连砍了三四刀,都被赤思成不费力就破解,赤思成笑道:“就凭你的武艺,还敢来斩我头?看枪!”赤思成话音未落,一枪就刺着树子量胸口,树子量急忙躲闪,赤思成趁机挑开了树子量长刀,树子量丢了兵器,落荒而逃,北军众将士都哈哈大笑。神树荣正要说话,突然敕军中一将手持双枪,红色披风飘舞,飞马到阵前,叫道:“赤思成休得狂妄,靖阳太守佑贡驰在此!”赤思成不知此人的武艺,所以没有轻敌,双手握枪,来取佑贡驰。佑贡驰立马不动,见赤思成一枪次来,稳稳神色,待枪头到了,才以左手枪拨开赤思成的长枪,右手枪趁机刺赤思成腋下。赤思成见此人拿着双枪出战,早有防备,所以右手紧握长枪,突然左手去抓佑贡驰的枪,竟然抓住。两人都是一手夺枪,另一手执枪攻防,如此这般对战了三十多回合,僵持不下。敕军阵中神树安拈弓搭箭欲射赤思成,赤思成看到,待神树安射箭过来时,急忙闪躲,佑贡驰趁机夺了枪,双枪进攻,又将赤思成的枪挑开,赤思成落荒而逃,敕军也哈哈大笑。

越颉城见赤思成败阵,就拿着方天戟,从军中冲出来,直取佑贡驰。佑贡驰还是立马在原地,待越颉城一方天戟刺来,拿左手枪拨开,用右手枪去刺。越颉城早就有了克制的办法,双手回拉方天戟,挡开佑贡驰的右手枪,便厮杀在了一起,佑贡驰的双枪适合远战,却不利近战。两人打了二十多回合,佑贡驰假装败走,拉远之后,拍马上前去,越颉城横架方天戟,做好左右防守的准备。但是,这一次佑贡驰双枪一齐刺来,一左一右,越颉城正不知如何抵挡时,佑贡驰双枪已经刺到了,越颉城才慌忙将方天戟向上一抬,正好挡开双枪,这无意中却将次招破解了。佑贡驰并未生气,臣越颉城冷不防,一阵强攻,越颉城左右难挡,败退回阵。神树荣在后面叫道:“好一个佑贡驰!”

北军败了两阵,烈燕驾马到阵前,对佑贡驰说道:“看你还有些本事,可敢来战我?”佑贡驰笑道:“有何不敢。”话虽这么说,但他心里却知道自己抵不过烈燕。烈燕手握点钢枪,大喝一声,就刺向佑贡驰,佑贡驰慌忙招架,才七八个回合,就败下阵来,神树安见佑贡驰抵挡不住,急忙对着烈燕射一箭,烈燕早就防备,挡开射来的箭,又刺向佑贡驰,佑贡驰左挡右防,疲惫不堪。大将军襄武在后面叫道:“佑贡驰速速回阵!”襄武挺枪跃马,救下佑贡驰,和烈燕厮杀起来。烈燕是北军第一猛将,襄武在敕国中,也是未曾遇到对手,两人激战甚酣,双方都擂鼓助战,真是不亦乐乎。大概有七八十回合之后,神树安对神树荣说:“兄长,烈燕骁勇,襄武将军未必能将其击败,不如此时全军进攻。”神树荣说道:“好,即刻命全军攻打烈燕营寨。”敕军鼓声一变,神树安叫道:“众将士,拿下烈燕大营!”神树安喊完,就持枪去战烈燕,赤思成、越颉城也率军进攻,帮助烈燕,佑贡驰、树子量二人也纷纷杀来阻挡。烈燕见神树安也杀来,急忙退回营中,下令鸣金收兵,全军坚守营寨,神树荣下令猛攻,双方僵持不下。

余恪得知神树荣猛攻烈燕营寨,便约好理间、戟成治两家同时进军,理间大军在蒙原大寨前据守,戟成治则据守余恪部右翼,余恪猛攻白龙关。

时山穹大营在白龙关后方二十里处,当夜,烈燕遣人来向山穹求救说:“大将军,神树荣大军猛攻我稼梅县大营,烈燕将军难以抵挡,求大将军速发援兵,否则,不出两日,稼梅县便将陷落,烈燕将军只能以死报国。”山穹说道:“你即可前去,命烈燕将军放弃营寨,退守此处。”山穹交待完军令,又命人传唤越武,越武命佑铸坚守白龙关,赶到山穹大帐,问道:“大将军,余恪猛攻白龙关,此时为何要末将离开?”山穹说道:“南军兵多,如此攻打,我军必然战败。我传唤将军前来,是因为有密计,不可让他人知道。”山穹将帐内守卫全部撤去,指着沙盘地图,说道:“六国联军猛攻,我白龙关、稼梅县两处都难以坚守,所以,我决定要所有兵马都退回大营坚守。”越武问道:“一旦我军撤退,六国联军便合围而上,恐怕……”山穹说道:“将军请看,理间、余恪、戟成治、神树荣、海蓝玉、烈铭六家,一线布放,看似严密,实则潜藏破绽。先前我与戟成治约定夹击烈铭,本来两人正要交兵,神树荣却派兵威胁,戟成治无奈撤军,必然对神树荣怀恨在心。更兼此战戟成治乃是被迫前来,所以,六国之中,量国士气最低,请将军率一支兵马攻破戟成治部,戟成治既是余恪的右翼,又是神树荣的左翼,一旦将军将其攻破,余恪、神树荣两部便全部暴露,到时将军便迂回包抄,击溃六国联军。”越武说道:“大将军,末将知道了。”山穹说道:“我可将武略军五万人交于将军,请将军务必取胜。”越武说道:“五万人足矣,请大将军放心。”

越武率军去后,山穹派人传令,命蒙原、烈燕两部退守大营,并且命佑铸放弃白龙关,北军各部便交替掩护,全部退回到山穹大营。如此一来,余恪、神树荣两部便一同北上,兵锋直指山穹大营。

越武带了兵马,趁夜沿着白龙关背后小路,朝稼梅县方向进军,行进三十里,便命大军南下,分作两队,亲自率一队在前,命另一队见火光起时再进攻。南下了二十里,到戟成治大营外,命众将士一齐杀入。戟成治在帐中正欲睡觉,突然听到喊杀声四起,大惊,拿了剑就出帐,只见四面都是大火,叫道:“不要慌乱,速速挡住敌军。”天兴跑过来说道:“大王,山穹命越武攻打我营寨。”戟成治说道:“你速速率军两万,击退越武!”天兴率军出战,越武挥着大斧,直取天兴,两人战了二十回合,越武诈败,天兴率军趁势掩杀,追了十里,越武另一兵马杀来,从侧翼攻打天兴,天兴兵马大乱,越武反杀回来,直取天兴,天兴慌忙迎战,被越武打落兵器,仓惶逃走。越武猛攻戟成治营寨,天兴逃回大营,对戟成治说:“大王,越武兵马有五六万之众,我军才四万,如何抵挡,速速撤退吧。”戟成治怒道:“六国会盟,唯有孤战败,岂不丢人?”天兴说道:“我军战败,防线必然缺漏,料想神树荣也会战败,哪里会丢人呢?况且先前大王攻打东州,神树荣乘虚而入,导致大王罢兵,我军撤退,正好能借北军之手将其杀死。”戟成治听了,笑道:“那就听你的,命大军撤退,请将军为我断后。”

当时诸王都没有防备,以为只要拿下山穹大营,此战便可获胜,神树荣派人请海蓝玉发兵相助,海蓝玉点半数人马出营,朝北方进军,刚离开营寨五六里,就听到背后喊杀声四起,海蓝玉回头看,火光冲天。有飞马来报说:“越武率军数万,攻打我大营,我等没有防备,粮草辎重尽数被越武焚毁。”木红国大将军海宏对海蓝玉说:“大王,越武不知道我等在此,可趁机杀回,将其抵挡,不然,我联军将损失惨重。”海蓝玉说道:“不可,即便我等挡住了越武,损失惨重不说,神树荣等也未必能攻破山穹大营。我木红国远在东南,中原战事,与我等何干,你可命大军速速撤退,到龙门郡安营下寨。”

另一边,余恪、理间两部从西面北上,神树荣部从南面北上,在山穹大营激战正酣。那场面真的算是千年难见,夜深深,战火却照亮了山谷,山谷中本应该是安静寂寥,却被这交战之声震得,恨不得山峰塌落,山谷深陷地中。然而,山还是巍然不动,谷还是固若金汤,山穹的大营,却摇摇欲坠。

山穹在大帐中,只听到一声声的禀告:

“大将军,西寨寨门已经被余恪攻破。”

“大将军,神树荣大军攻入南寨,我军死伤甚重。”

“大将军,理间趁我军北寨空虚,发兵攻打。”

……

山穹看着地图,手握宝剑,不说一句话,他只是静静地等待越武大军,只要越武大军一到,整个战局便可以逆转。

南军、北军激战了一夜,天终于快亮了。

喊杀声停止了,山穹越发紧张,最好不是南军已经拿下大营。片刻,听到军中欢呼,有人冲入大帐,报道:“大将军,越武将军所部已经杀到南军背后,南军已经退了。”

山穹倒在座位上,手里还仅仅握着宝剑,说道:“命诸将到大帐来。”

烈燕、蒙原、赤思成、越颉城、佑铸、佑济世、越鑫达、青含、望文都聚集在大帐中,山穹慢慢站起来,说道:“多亏诸将奋勇杀敌,我已经命越武将军攻打南军后方,南军败退,此时,正好乘胜追击。我命,烈燕率本部人马及佑铸、越颉城两部,从稼梅县南下,追击神树荣败军,占领神树荣大营,如有粮草辎重,可尽数缴获;蒙原率佑济世、青含、望文三部人马追击余恪败军,夺取其大营,收复定乾郡、越阳郡;赤思成将军,你率本部人马,追击理间,理间若败退,必然朝靖阳郡而走,你变趁机拿下靖阳郡。”

戟成治败退后,从龙门郡向量国方向逃走,海蓝玉也南下回国。

余恪、神树荣、理间三家,也都顾不得粮草辎重,纷纷败逃,乱军到处都是。

神树荣逃到南乌岭时,烈燕率军追来,神树荣命道:“大将军襄武断后,其余各部随孤退守靖阳。”襄武率两万人马挡住烈燕,神树荣残兵一直向西而逃,败退了三十多里,看到前方有一支人马,不到百人,身穿土黄色战甲,分明就是余恪部,神树荣率军赶到,竟然是余恪本人,便问道:“大西王为何如此?”余恪衣冠不整,狼狈不堪,说道:“蒙原在后面追杀,不想半路上,又遇到越武的人马,孤损失惨重,仅有百骑随后,其余的,或死或降,不知去向。”神树荣说道:“请大西王先退守靖阳郡,孤来替大西王抵挡一阵。”

余恪率部向西退去,神树荣命大军就地休整,神树安问道:“兄长,情况危急,应该速速撤退,为何要替余恪断后?”神树荣说道:“孤也不想,但如若余恪有所闪失,西州、晟州之地,便可轻易被山穹攻破。此战败,只伤我国元气,而若余恪死,则我国断然不保。”

神树荣估摸余恪已经逃出一百里,才命大军撤退,这时,蒙原率军杀到,神树荣说道:“树子量、佑贡驰将军断后,其余众人可尽快撤退。”树子量、佑贡驰两人各率三千兵马,冲着蒙原大军杀来,蒙原命到:“青含、望文两部去战树子量、佑贡驰,佑济世部随我追击神树荣。”

树子量、佑贡驰两军如同两只臂膀,与青含、望文相互厮杀,而蒙原却率佑济世部从两军中间杀入,追杀神树荣。神树荣见状,顾不得其他,一味驾马逃走,逃了三十多里,人困马乏,蒙原拈弓搭箭,对着神树荣便射,这一箭真的是千钧一发,从背后射来,神树荣浑然不知,竟然从右背射入,正射到神树荣两肋之间。神树荣本来已经疲惫,突然感觉一阵疼痛,低头一看,箭头竟然穿过身子有七八寸,他死死抓住缰绳,卧在马上。神树安大惊,叫道:“兄长!”神树安大怒,回身就是一箭,正对着蒙原射来,蒙原本是个谨慎地人,而且知道神树安善于射箭,早有防备,所以躲开了。

禁军司马神树颜见神树荣中箭,就对神树安说:“骠骑将军,请护送敕王先走,末将断后。”神树颜说完,带着禁军勒马杀来,这禁军本来有百人,但此战伤亡甚多,仅剩下四十多人。神树颜便带着这四十余骑兵,杀向蒙原。佑济世见神树颜杀来,不晓得他的厉害,横握中朴刀,欲将其斩杀,没想到神树颜突然伸出长槊,刺向佑济世小腹,佑济世只感到浑身飘起,却被这一击击落马下,幸亏盔甲坚韧,才没有受伤。蒙原见佑济世落马,心想这小将有些本事,便又射一箭,神树颜毫不畏惧,双手握着长槊,挡开蒙原的箭,已经接近蒙原二十步,飞马即刻便道。蒙原大惊,挺枪去战,没二十回合,便感觉到体力不支,只好下令撤退。

神树荣等人退到靖阳郡地界时,有飞马来报说:“靖阳郡被赤思成夺取。”神树荣卧在马上,神智还算清楚,说道:“不可回靖阳,可命大军到袭云岭集结,然后退守敕阳。”

十月五日,神树荣残败兵马陆续退到袭云岭,十万大军仅剩下三万多人,庆幸手下将领也都只受了轻伤,无一阵亡。山穹趁机南下,将定乾郡、越阳两郡收复,还夺取了靖阳郡。余恪仓皇退守赤汉山,损失八万之众;理间出兵本就不多,略有损失,逃回景州;海蓝玉伤亡两万余,戟成治伤亡三万余,都退回国内。而烈铭还没有将望雄郡城池拿下。

0

第三十六章:一触溃、排山倒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