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四十四章:滂沱雨、血流漂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四章:滂沱雨、血流漂杵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10/2 14:30:22

戟成治退守双城郡后,便开始积累粮草,构建防御,准备抵抗敕国、木红国联军,天兴进言道:“大王,如若两家合力攻城,城池必然不保,臣愿率一支兵马到东南方马角城驻扎,与大王相互呼应,如何?”戟成治说道:“如若分兵,岂不是又减少了防御?”天兴说道:“臣担心雨季到来,中江水涨,如若襄成师水淹双城,大王如何抵挡?”戟成治说道:“唯有等烈铭发兵救孤,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天兴说道:“料想神树荣的谋略,怎会不知烈铭会派援兵,臣到马角城驻扎,也是为接应援兵。”戟成治说道:“如此甚好,孤之存亡,全倚赖将军了。”于是,戟成治分两万兵马与天兴,驻守马角城,互为犄角。

时烈云率东州军五万从东阳南下,行军到双城郡北七十里,有探马来报说:“大将军,神树荣之弟神树安在前方安营,阻挡我军退路。”烈云说道:“神树安区区三万兵马,不能奈何于我,且看我将其击退。”烈云率军到神树安营寨前,叫道:“前面可是神树子安将军,我家大王命我南下救援量王,请将军让路。”神树安拍马到营外,说道:“烈将军,兄长命我在此拦截,如若去救援量王戟成治,便不可过去。”烈云说道:“子安将军,你非我对手,何必多言。”神树安笑道:“如若论武艺,我不是将军的对手,但是比箭术,恐怕将军远远不及我。”烈云拿稳了钢枪,大喝一声,直取神树安,神树安取了弓箭,对着烈云便射,第一箭射去,烈云急忙拿枪挡开,这时,神树安第二箭就射来了 ,烈云又挡开了。烈燕哪里知道还没来得及防备,神树安第三箭正对着烈云的胸**来,烈云急忙闪躲,这一箭擦着衣甲划过,没等到烈云喘口气,神树安第四箭便射了过来,烈云闪躲不及,正射中胸口,而此时距离神树安尚有七八丈远。神树安笑道:“将军请率军退回吧,我国与东国久不交兵,何故如此?”烈云捂着胸口,说道:“此次在下败了,但量王是我王盟友,岂能不救。多谢将军承让,后会有期。”说罢,烈云撤军,后退了三十里安营。

戟成治得知烈云被神树安所阻,一面差遣天兴北上援救,一面命人送书信与烈云,约好同时出兵。过了数日,烈云率军到神树安大营,在外面叫阵,神树安到营外,见到烈云,说道:“烈将军,前些日子,将军被我射伤,今日还敢前来?”烈云说道:“子安将军箭术了得,在下佩服,今日即便战死,也要南下,救援量王。”烈云拍马回到阵中,叫道:“众将士,攻破神树安大营,重重有赏!”说罢,东州军排成阵势,向神树安大营进攻,神树安关闭寨门,坚守不出。两军鏖战良久,天兴率兵从南面杀来,神树安得知,说道:“腹背受敌,寡不敌众,敕阳军乃是我国精锐,不可损失,全军放弃营寨,向西撤退。”烈云、天兴攻下神树安大营后,天兴退回马角城,烈云则在马角城北面五十里安营。

神树安吃了败仗,退守量都,向神树荣禀报,神树荣对锦楷说:“不想天兴突然率军北上,与烈云击败了子安,如今,戟成治得到烈云救援,势必难以消灭。”锦楷说道:“敕王,臣以为,当下有两计可行,其一,暂且退兵,等待时机,再将其消灭。”神树荣说道:“退兵万万不可,戟成治受此重创,烈铭又放弃木都郡退守东州,机不可失。”锦楷说道:“其二,可约定将双城郡分一半与海蓝玉。”神树荣问道:“这是为何?”锦楷说道:“海蓝玉本可以支援东线,为何没有去,反而支援我军?臣想,海蓝玉恐怕敕王趁机南下,所以,一是帮助我军,二是防备我军。”神树荣笑道:“海蓝玉非等闲之辈,孤也这样认为”锦楷说道:“敕王准备将双城郡据为己有,海蓝玉虽然出兵,却不出力,如若敕王分双城郡一半与海蓝玉,方可使海蓝玉全力攻打戟成治。”神树荣听了这话,沉思良久,说道:“双城郡虽然归属量州,与量都却隔着中江,不如将双城郡全部分与海蓝玉,丞相怎么看?”锦楷说道:“臣以为不可,当初划分天下为十四州,小州有四五郡,大州则七八郡,东州地方三千里,包含十一郡,而双城郡为东州要害,虽然在中江之东,却归属量州,所以,得双城郡者,必得东州。敕王如若将双城郡分与海蓝玉,日后海蓝玉占了东州,便以中江为界,割据一方,必成敕王后患。”神树荣说道:“眼下顾不得这么多,如不将双城郡分与海蓝玉,此战必然旷日持久。况且,北国最强,孤与海蓝玉,一时也不会为敌。暂且将双城郡分与她,无妨。”于是,神树荣向襄成师传命,说攻克双城郡后,分与木红国;又命神树安坚守量都,随时支援襄成师。

襄成师与海蓝玉相见,说道:“木红王,在下奉敕王旨意来前来相告,敕王决意,灭戟成治之后,将双城郡五十六座县城,全数分与木红王。”海蓝玉说道:“敕王占量州,如探囊取物,为何独弃双城郡?”襄成师说道:“前日敕王夺回了南森郡,未还与木红国,心中有愧,所以,愿分双城郡与木红国,以表心意。”海蓝玉说道:“敕王好意,孤怎能不从。双城郡尚未拿下,而烈云又率军来救,将军可有破敌之计?”襄成师说道:“双城郡虽然坚固,但地势低洼,眼下雨季将临,在下认为,可封堵河谷,掘开中江,以水淹之,待雨停之后,借助木红国水军战船,便可将戟成治击败。”海蓝玉笑道:“将军果然足智多谋,容孤与臣下商议一番,再告知将军。”

襄成师走后,海蓝玉对诸将说:“神树荣既然已经将双城郡许于孤,孤以为,可全力助襄成师。襄成师献计说,以水淹城,然后借助孤水军战船,攻破双城郡,诸位怎么看?”克赫说道:“大王,神树荣欲借我军之力,消除戟成治这个心腹大患,如今已近许我城池,臣以为可行。”肃仪说道:“大王,如此也可以看出,神树荣已经无力持久作战,才不得已分出双城郡。双城郡为东州要害,如不得已,神树荣不会轻易让出。”海蓝玉说道:“既然诸位无异议,孤便答应了襄成师。”

当时正是八月中旬,天气不测,襄成师将伯阳郡分作六队,三队负责防御,其余三队做沙袋填土,在河谷下游、低洼之处建筑土坝,将其全部堵住,海蓝玉也分出两万军士来相助,工程尚未完毕,天已经降暴雨。

雨尚未停歇,襄成师便掘开中江,以水淹城。然后将神树颜召来,说道:“双城郡虽然低洼,能被水淹没,但马角城据山而建,不会被淹。戟成治知我放水,必然遣天兴救援,你可率本部禁军到马角城外埋伏,如若天兴出城,便可将马角城夺取。”

戟成治听说洪水暴涨,上城头观看,只见洪水无边,西到中江,东达延池山,说道:“这必然是襄成师放水淹城,可命天兴将军出城,破坏襄成师土坝。”戟成治派人出城,到马角城见天兴,天兴得知,对部下说道:“双城郡东南低洼,襄成师必然是将东南河谷堵截,诸位可随我前去,将其土坝摧毁。”天兴率军出城,直奔东南,果然见到襄成师土坝,仅有数千人防守,于是下令进攻。敕国兵马见天兴杀来,四散逃走。天兴亲自下马,带头掘土,命全军破坏土坝,这样一来,手下兵马阵型便散了。土坝尚未被摧毁,襄成师率军杀到,对天兴叫道:“天兴,本将恭候你多时了,还不下马投降?”天兴急忙提着大斧上马,率军迎战,但士兵阵型已乱,哪里抵挡得了十里挑一的伯阳军。两军一交锋,天兴便被杀败,急忙向马角城逃走,到马角城时,部下仅剩五六千人。哪知神树颜早就夺取了城池,在城门前列阵迎候,神树颜叫道:“天兴,马角城已经被我所夺,还不下马投降!”天兴提着大斧去战神树颜,身体早已疲惫,而神树颜精力旺盛,不到十个回合,天兴败走,朝双城郡城池逃走。天兴到双城郡七八里时,洪水已经有三四尺深,不能进军,手下一军士说道:“将军,双城已经被水淹了,无法前进,不如去与烈云汇合,再做打算。”天兴无奈道:“也只好如此了。”

烈云大营在马角城北面五十里,却也得知双城被淹,这时天兴败退到此,问道:“大将军,我家大王困在双城郡内,被襄成师水淹,如何是好?”烈云说道:“敌众我寡,又兼大雨滂沱,洪水淹城,暂时不可强攻,我以为,等到襄成师攻打量王时,我二人率军绕行延池山,攻打襄成师、海蓝玉大营,请将军暂且忍受。”天兴说道:“只要将军能救量王于危难,在下万死不辞。”

大雨滂沱、洪水暴涨,到九月初,大水离双城郡城头仅剩三尺,襄成师与海蓝玉汇集一处,说道:“如今进攻,正是时机,请木红王借我军战船,攻克双城郡。”海蓝玉说道:“孤派克赫协同将军作战,请将军放心。”襄成师说道:“虽然戟成治被困,但烈云尚在北方,天兴残部也有五六千人投奔,我料想,在我军进攻时,烈云必然趁虚来犯,神树安将军已经在我军大营外埋伏,请木红王也做好准备。”海蓝玉笑道:“烈云计谋,孤如何不知,孤已经命绝寇将军炎晋在大营外埋伏。”襄成师笑道:“木红王果然英明。”

于是,敕国、木红国联军以战船攻打双城郡,襄成师率军从西面进攻,克赫率军从东面进攻,量国五万兵马,集结在高处,戟成治手持短兵,立于阵前,叫道:“众将士,生死存亡,在此一战!”

木红国战船上竟有抛石机,可在水面进攻,离城墙尚远,抛石机便能抛出火球,砸向城头。量国兵马虽然在城头难以施展,但却有守城器械,投掷火球,这火球落在战船上,便是一片火海。

如若是平时交战,两军对阵,一时间也不可死伤所少人,但如今在水面,两军都依靠器械,尚未见面,就死伤无数。城头被木红国的抛石机砸烂,城墙上烈火焚烧。而水面上,木红国的战船也被量国的器械攻击到,有半数毁坏,军士落水者数千。自早晨进攻,傍晚方止,量国、敕国、木红国均伤亡惨重,血染红水面,上面漂浮着三军的战旗、枪械,还有那残破的战船,真的可以说是血流漂杵。

这边进攻时,烈云、天兴也率军杀到襄成师大营外,天兴对烈云说道:“大将军,在下先行,以防有诈。”天兴进入大营,对烈云大喊:“大将军,营中空无一人。”烈云说道:“不好,速速撤退。”天兴率军出来,与烈云准备后撤,这时,神树安从西面杀来,叫道:“烈将军,今日,我便不再手下留情了。”烈云叫道:“快撤!”

神树安命大军掩杀,烈云败退了十里,还没喘口气,便听到一人叫道:“烈云休走,我乃绝寇将军炎晋!”炎晋率军从东面杀来,东州军又败退一阵。烈云前日被神树安射中,伤口刚好,哪知慌忙撤退,一路颠簸,伤口裂开,流血不止。天兴见状说道:“请大将军先行,在下为全军断后。”烈云说道:“天兴将军,我等已经救不得量王,快快与我逃往东州吧。”天兴说道:“量王若有闪失,在下绝不独生!”

烈云率败军朝延池山退去,天兴率本部兵马断后,正遇上炎晋、神树安两路大军杀来,天兴举着大斧,冲向炎晋,炎晋握住了枪,刺向天兴。突然一箭从炎晋眼前飞过,射向天兴的喉咙。天兴大斧落地,炎晋的枪也早已经刺入天兴腹中。神树安拍马过来,说道:“炎将军,好快的枪。”炎晋笑道:“子安将军的箭,也快得很呀。”

当夜,克赫收兵回营,对海蓝玉说道:“大王,戟成治已经归降与我,请大王受降。”海蓝玉说道:“戟成治之辈,还须孤亲自受降,你去把双城郡占了便是。”至此,戟成治霸业终结,量州五郡,除双城郡外,都被神树荣所占。戟成治投降之后,与家小都南迁到克南郡,三十年后善终。

0

第四十四章:滂沱雨、血流漂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