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四十五章:延池山、料敌决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五章:延池山、料敌决胜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10/5 12:27:40

北国四年十月,襄成师、海蓝玉屯兵双城郡,准备向东州进军。

时两军营寨安在一处,某日,襄成师与十余骑到营外勘探,正遇上海蓝玉和克赫等人,襄成师问道:“木红王,敕王命在下协助木红国攻打烈铭,而我两军屯兵此处已经数日,不知木红王何时发兵?”海蓝玉说道:“孤以为,你我可分兵两路,敕国走西路,如今龙门郡尚在烈铭手中,而此郡并非是东州管辖,将军自然可以取之;孤自率军走东路,使烈铭分散兵力,不知将军怎么看?”襄成师说道:“你我两家合兵一处,实力强大,也好互为接应,烈铭必然可破,分兵攻打,恐怕难以攻克。”

两人且说且走,到山顶上,时部下距离二人较远,海蓝玉说道:“孤曾竭力争取将军,可将军偏偏要效忠敕王,冷落于孤。既然将军辜负了孤的好意,为何要再与孤一同进兵?”襄成师盯着海蓝玉,轻声说道:“木红王英武不凡,又兼国色天香,在下确实仰慕。”海蓝玉不禁发笑,说道:“将军是爱慕孤王,又何必不敢说呢?”襄成师作揖道:“在下不敢。”海蓝玉笑道:“孤毕竟是女子,所欣赏者,正是如将军这般有经天纬地之才的人,木红国与敕国已经结盟,如若靠着将军联姻,又有何不可?”襄成师说道:“在下受敕王知遇之恩,虽死不能报万一,请木红王恕罪。”海蓝玉不再笑,说道:“我木红国也是人才济济,如克赫将军这般人物,数之不尽,既然将军不肯赏脸,就此作罢。”说完,转身而走,襄成师在后面叫道:“木红王,请问……”海蓝玉说道:“进兵一事,休要再议。”

襄成师回到帐中,向神树荣奏明:“敕王,木红王海蓝玉戒备之心常有,不肯与我军一同北上,臣以为,可依从她,我军自西面攻取龙门郡,分散烈铭兵马。”神树荣看完书信,对锦楷说道:“不知道她海蓝玉又再打什么主意,不肯与我军一同北上。”锦楷说道:“敕王虽然答应不占东州一尺一寸土地,但海蓝玉还是信不过敕王。在海蓝玉看来,如若两家一同北上,胜则平分东州,倘若她败,则我军趁势攻取东州,所以不肯一同进兵;如若分兵北上,我两家胜了,海蓝玉便会让敕王履行诺言,让出东州,假如一家被击败,另一家也孤掌难鸣,这便是海蓝玉的主意。”神树荣说道:“海蓝玉这点心眼儿,都用到自家人身上了。无妨,孤只要击败烈铭,东州之地不占也罢。”锦楷说道:“敕王,龙门郡属于敕州,如今还在烈铭手中,此郡乃是敕阳东面门户,不可不夺。”神树荣说道:“此郡自然要占,请丞相给襄成师回信,就说孤命其率军向西,攻打龙门郡。”

襄成师得神树荣命令,拔营西进。海蓝玉得知,对诸将说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东州之地,孤势在必得,绝不会让神树荣所占。”绝寇将军炎晋进言道:“大王,臣以为可命人联络北国英举,与我军夹击烈铭,北国如若南下,烈铭必然倾全力北上,我军可趁机攻取东州,至少能占领东津河以南之地。”海蓝玉笑道:“孤刚遣走了襄成师,为何还要引来英举?东州已经是孤嘴边的肉,岂能与他人分享?”克赫说道:“大王说的是,我军打了胜仗,士气高昂,可速速进军,先夺延池,再取东郡。”海蓝玉说道:“无妨,且待大将军海宏兵马到时,一同进军。”过了数日,海宏率八万兵马到,海蓝玉遂率十二万大军,北上东州。

时烈云在延池山安营,及烈铭率军赶到,合兵一处,召集众将,说道:“海蓝玉引木红国大军十二万,欲夺我东州,此战关系国家存亡,务必取胜,孤欲使大军与之决战,诸位以为如何?”烈云说道:“大王,襄成师已经向西进军,欲攻打我龙门郡;北国兵马虽然都在西南,但不可不防。大王如若与海蓝玉决战,则西面、北面之敌,必然趁机犯我。”烈铭又问炎谙:“丞相怎么看?”炎谙说道:“臣以为大将军多虑了,先前臣还担心,如若襄成师、海蓝玉一同北上,我军必危,可如今襄成师西去,必然是两家生隙,彼此互相猜忌。臣料定,襄成师攻打龙门郡,势必围而不攻,如若我军被海蓝玉所败,则趁机拿下龙门郡。如若我军胜,则襄成师便不敢进军;北国也是如此,英举虽然对我东州虎视眈眈,料他势必待我军败后,方可进军,所以,我军此战必要得胜,如胜,三面大敌皆退,如不胜,则身死国灭。”烈铭笑道:“丞相之言有理。”烈云说道:“大王,虽然如此,但万一……”烈铭说道:“不,没有万一。三面皆敌,唯有此计可行。”炎谙进言道:“大王,延迟山乃是我国屏障,我军在此据守,只能确保无忧,但不可破敌,必须主动出击。”烈铭问道:“丞相有何良策?”炎谙说道:“臣大胆猜测,海蓝玉小看了大王,如此正好,大王可以故意求败,诱敌深入,同时派一军断其粮道,到时,木红国军心涣散,我军全力出击,必然可胜。”烈铭笑道:“丞相的猜测确实大胆,海蓝玉能否轻易上当?”炎谙笑道:“海蓝玉毕竟是女流之辈,任她拥兵百万,其御人之道,不过是以美色诱之。木红国骠骑将军克赫,爱慕海蓝玉久矣,此战必然尽力表现,这便可让我军有机可乘。绝寇将军炎晋,骁勇善战,克赫必然妒忌,臣以为,如若炎晋来犯,我军死战不退,但若克赫来犯,我军则诈败后退,使克赫轻视于我,则我军必胜。”烈铭笑道:“哼哼,海蓝玉、克赫之心,已经被丞相掌握,看来,孤必然得胜。”

十月十日,海蓝玉命炎晋为前部,率两万兵马到延池山下叫阵,炎谙对烈铭说:“大王,无论如何,都要击退炎晋,即便不能击退,也要坚守。”烈铭遂命烈云守营,亲自上马,带着禾翻、烈霆二将及一万兵马杀下山去,见到炎晋,说:“炎晋,你如此年轻,便来孤面前送死吗?”炎晋笑道:“敕王神树荣比阁下年轻,当年不也曾战胜过阁下?我虽不才,但敢断言,比起敕王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烈铭笑道:“好个炎晋,谁去将他擒来?”禾翻举着长矛,说道:“末将愿往。”烈铭嘱咐道:“将军多加小心。”禾翻拍马而去,直取炎晋,烈铭对烈霆说道:“炎晋勇猛,禾翻未必是其对手,你可前去相助。”炎晋与禾翻刚打了三个回合,烈霆挥着狼牙棒助阵,三个人对战了二十个回合,炎晋丝毫未占下风,烈铭看到禾翻、烈霆二人将近乏困,便挺着方天戟,直取炎晋。炎晋端着两头钢枪,左右对敌,打了四十回合,拍马回撤十几步,说道:“东王,你既然小看我,为何三人齐上?”烈铭笑道:“此战关系国家存亡,不管你能耐如何,孤都势必杀你!”说着,拍马上前,禾翻、烈霆二人也跟上去,炎晋挺枪来战,又战了三十回合,体力下降,勒马撤退,烈铭率军在后追杀二十多里,炎晋损失惨重。

炎晋败退回营,向海蓝玉请罪,海蓝玉说道:“烈铭在木都郡消耗数月,已经是强弩之末,今日难不成回光返照?”炎晋说道:“烈铭等三人围攻末将,因而不敌,末将愿再去挑战。”海蓝玉还在思索,克赫说道:“大王,臣多受大王赏识,未曾立功,今日请命前往,必然攻破延池山,击溃烈铭。”海蓝玉见克赫自告奋勇,笑道:“孤知道将军智勇双全,你可率三万兵马,前往破敌。”炎晋进言道:“大王,烈铭虽然有所消耗,但兵马甚多,更兼延池山地利,不宜攻打。末将以为,可诈败,引其出战。”克赫笑道:“炎将军,你是在为自己战败找借口吧,本将可以取胜,为何要诈败?”这时,肃仪进言道:“大王,臣有一弟肃莫,力大无比,现在后军中任职,臣力荐肃莫,与克赫将军同去。”海蓝玉说道:“军中竟然有能人,为何不早告于孤王?可让肃莫与克赫同行。”

肃仪之弟肃莫,早年也在炎甫手下,后来炎甫被烈金所害,肃仪投奔海阔后,便写书信告知肃莫,肃莫遂来红州。此人骁勇,善于用双锤,能耐不亚于当年成植,肃仪见炎晋战败,又见克赫有自信能胜,所以才力荐肃莫,使其立功。

克赫、肃莫率三万兵马到延池山下叫阵,烈铭得知克赫前来,对烈霆说:“克赫前来,我等不必取胜,但也不要太故意战败,对阵二十回合就撤。”烈霆领命,挥着狼牙棒杀下山去,肃莫见到,对克赫说道:“将军,请让末将前去立功!”克赫说道:“将军可将此人击杀。”肃莫抡着双锤,直取烈霆,烈霆一狼牙棒砸下来,肃莫双锤一挡,烈霆感觉手被震麻了,还没反应过来,肃莫便一锤砸来,正砸到烈霆前胸,烈霆吐血,落马而死。禾翻进帐说烈霆战死,烈铭说道:“孤让他力战片刻便败回,他竟然不听孤的命令。”禾翻说道:“大王,烈霆将军下山去只一个回合,就被敌将肃莫所杀。”烈铭大惊,说道:“孤要前去看看,究竟是何人。”烈铭带着炎谙、禾翻二人到半山腰,看到木红国兵马阵前,克赫、肃莫两人叫阵,炎谙指着烈铭说道:“大王,山下持双锤者,便是肃仪之弟肃莫,此人曾经是炎甫的部下,后来投奔红州。”烈铭看着肃莫,说道:“此人骁勇,我军正好诈败,孤要亲自去会会此人。”炎谙说道:“大王,不可,肃莫如此英勇,大王还是不要亲自去。”烈铭说道:“无妨,孤亲自去,败得才真。”禾翻说道:“大王,末将愿与大王一同去。”烈铭、禾翻两人杀下山去,肃莫叫道:“烈铭,今日便是你的死期!”说罢,抡着大锤,直取烈铭,烈铭、禾翻两人一同上阵,战了不到二十回合,烈铭对禾翻说道:“此人如此异常,不可恋战,速速撤退。”烈铭拍马而逃,所率兵马也尽皆撤退,禾翻力战断后,丢了武器,才退上山。克赫对肃莫说:“将军,可趁机攻打,夺取延池山。”克赫、肃莫两人率军攻上山去,东州军大乱,四散而逃,烈铭丢弃营寨,朝平灵郡方向撤退。

克赫派人回报海蓝玉,说夺取了延池山,于是海蓝玉拔营前进,到延池山下寨,与克赫合兵一处,克赫见到海蓝玉,说道:“大王,肃莫将军骁勇无敌,斩杀敌将烈霆,烈铭等也抵不过,所以臣命大军掩杀,烈铭便败退了。”海蓝玉斜眼看着炎晋,笑道:“到底还是将军指挥有方,明日可速速进军,追杀烈铭。”

第二日,克赫、肃莫率前军追杀烈铭,烈铭又败,退二十里下寨;第三日,木红国又战,烈铭败退二十里,如此这般,数日后,烈铭让出平灵郡三十座城,已经撤退了八十里。

过了几日,探马回营报告海蓝玉说:“烈铭命烈云断后,大军已经向东郡撤退。”海蓝玉得知,说道:“看来孤取东州,指日可待。”炎晋进言道:“大王,末将以为有诈,烈铭兵马与我国相当,为何一败再败,请大王谨慎行事,稳扎稳打。”肃仪说道:“克赫将军指挥有方,更兼肃莫勇猛无敌,烈铭自然败退,是将军敌不过烈铭,恐怕克赫将军立功,才这样蛊惑军心吧。”炎晋说道:“烈铭势大,夺取东州,非一日之功。”肃仪笑道:“今年我军便可夺取东州,如若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恐怕要等到明年,将军可知道我军粮草是否充足,国力是否能支持到明年?”炎晋欲要反驳,海蓝玉说道:“你两人不必争了,炎晋前日战败,本不该由你说话,既然克赫得胜,孤命大军齐上,全力进攻。”

十一月一日,木红国兵马分作三路,海蓝玉自领中军,克赫为左军,海宏为右军,向东州进发。时烈铭据守东郡,对禾翻说:“孤之计策已经奏效,海蓝玉冒然进军,战线拉长,孤命将军率军五万朝烈阳郡方向行军,绕道去延池郡,断木红国后退之路,到那时,孤趁机掩杀,必然破敌。”禾翻说道:“请大王放心,末将定不辱使命。”

东郡城下,烈铭坚守,克赫、肃莫率军血战,东州兵马丝毫没有退却,克赫回报海蓝玉说:“烈铭退兵,只是死战不降,作困兽之斗,大王若命全军攻打,必然可破。只要东郡一破,东州便为大王所得。”海蓝玉说道:“孤就按将军的意思,全军攻打,不过,本月定要攻克东郡,如此今年才可夺取东州。”

自十一月五日到十日,木红国大军兵临东郡城下,全力攻打东郡,城下死尸如山,炎晋多次劝谏海蓝玉谨慎,海蓝玉没有听从。十一日,城下激战正酣,突然,探马来报说:“东国大将禾翻率军攻取延池郡,断我军后路。”海蓝玉得知,大惊失色,问道:“这难道就是烈铭的诡计?”克赫说道:“大王,看来是臣疏忽了,不如退兵吧。”海蓝玉说道:“不能退,延池郡被夺取,孤还可以从许山郡回国,况且军中粮草足矣支撑一月,孤要你攻克东郡。”克赫说道:“大王,烈铭既然占了延池郡,我军已经腹背受敌,怎可再攻打东郡?”炎晋说道:“请大望三思,否则,非但不能取胜,我国亦当不保。”肃仪也进言道:“大王,看来烈铭是故意战败,我等中计,再不退,必然全军覆没。”海蓝玉怒道:“都是你等狂妄自大,不可饶恕!孤命全军调头,炎晋为前部,击退延池郡之敌,克赫、海宏为左右军,肃莫断后,朝双城郡撤退。”

烈铭得知禾翻得手,又见海蓝玉退兵,对诸将说道:“破敌就在今日,众将士随孤杀出城去!”烈铭、烈云等率军杀出城来,诸郡兵马也一同反攻,木红国兵马大坏。烈铭、烈云二人追杀海蓝玉,正遇上肃莫断后,烈云说道:“大王,肃莫之勇,不亚于当年成植,须多加小心。”;烈铭说道:“大将军与孤齐上,看看到底是肃莫厉害,还是成植厉害。”烈铭、烈云二人拍马上前,肃莫抡着双锤来战,三人厮杀五十回合,肃莫败退而走,烈铭笑道:“看来肃莫比起成植还差了一截,况且大将军带伤出战,孤与大将军合力还能将其击败。”烈铭击退肃莫后,挥军齐出,炎晋虽然突破延池郡防线,但东州军兵力甚多,更兼海蓝玉冒然前进,战线拉长,所以损失惨重。

到十一月十八日,木红国兵马尽数撤退到双城郡,克赫、肃莫所部及海蓝玉中军多有损失,唯大将军海宏损兵最少。

0

第四十五章:延池山、料敌决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