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五十三章:围蒙城、转守为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三章:围蒙城、转守为攻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10/16 23:53:47

余明、佑顺率军出城后,余恪对诸将说:“既然英举佯攻赤汉,吸引朕大军来援,朕便要做出个样子来。朕欲先发制人,到倾礼寨前挑战,不知谁愿往?”成鹰首先站出来,说道:“臣愿往。”偏将军同光达说道:“陛下,以往出兵,都是他们为前部,臣自认还是有些本事,为何总在后方,臣愿前去挑战!”余恪笑道:“光达果然有胆识,你可率六千兵马前去倾礼大营挑战。”同光达领命而出,余恪又对成鹰说道:“成鹰将军率一万五千人在赤汉城外十五里,准备随时接应同光达将军。”成鹰也领命而出,余恪又命道:“理云、天论二位将军,各引三千兵马到赤汉城北十里处,随时听朕调遣。”二人领命而出,帐内将军只剩下余非和理笑二人,余恪便对二人说道:“余非、理笑二位将军各统领本部兵马在城中,以防不测。”余非说道:“陛下,臣自跟随陛下,每一战都冲锋在前,今日为何要将臣等置于城中?”余恪笑道:“将军勇猛,朕难道还不知,只是朕尚有疑虑,倾礼虽然佯攻,但也不得不防,待反攻之时,必有用到将军之处。”

同光达,字明德,本是东州延池郡人士,力大无穷,使一口七十二斤大刀,当年与丹秋人交战时,曾一日力斩三十六人。后来投奔余恪,只因余恪部下大多是西州人士,所以很少被重用。今日同光达有幸为前部去破敌,心中异常兴奋,率六千兵马出赤汉,直奔倾礼大营外叫阵,倾礼只知道余恪手下的猛将,不过是余明、理通、成鹰、余非四人而已,此四人况且不放在眼里,又如何会重视同光达?不过倾礼谨慎,为振奋军心,亲自出战,想要一战击溃来敌。倾礼到营外,问道:“来将是何人?”同光达立马举刀,叫道:“我乃同光达,特送你归天!”倾礼笑道:“我乃北国上将,不杀无名小卒,你快快回去吧,换个上将来!”同光达叫道:“我虽无名小卒,但还不惧怕你!”说着,拍马举刀,冲向倾礼,倾礼接了三招,试探下同光达的本事,于是欲一击制胜,谁料方才同光达也没有出全力。于是两个人又厮杀了一阵,竟然不分上下,两军擂鼓助威,激战正酣。倾礼与同光达交战到八十多回合时,心想:“陛下要我前来佯攻,如若不能退眼前之敌,如何能兵临赤汉城下。”于是,卖个破绽拔马而逃,同光达且追且叫:“若是上将,何故败走?”倾礼趁机回马偷袭,同光达竟然早有预防,挡住倾礼。两人如此这般纠缠,不分上下。战了许久,倾礼对同光达说道:“同光达,你我战马皆已疲惫,不如换马再战,再有三十回合,我必将你生擒!”同光达听到此言,心中不服,说道:“好,你我换马再战!”倾礼到营中换马时,吩咐左军司马及右军司马说道:“同光达果然勇猛,有此人在,我军无法前进。你二人整顿好兵马,待我与其交战时,从左右二门杀出,将其击溃!”倾礼放下双鞭,提着一杆长枪,率军出营,同光达早就立马于阵前。倾礼说道:“我这回换长枪,必然能将你生擒!”其实倾礼更善于用双鞭,枪法未必能胜过同光达,只是这一言既出,多少让能同光达重视,同光达便忽略了周围。两人交战了二十多回合,仍然不分胜负,同光达也渐渐试探出了倾礼的枪法高低,哪知此时,倾礼部兵马从左右寨门杀出,冲向同光达兵马,倾礼部杀出三万多人,而同光达部不过六千人,所以一时间晟国兵马大乱,单凭同光达一人之力,难以抵抗,于是率兵马撤退。倾礼引大军在后面掩杀,行了十余里,成鹰率军前来接应同光达,倾礼才撤回大营。

同光达因战败向余恪请罪,余恪说道:“将军何罪之有?如若你与倾礼对峙不分上下,朕还担心,你今日败退,正好将倾礼吸引在此,应该是大功一件。”余恪赏赐同光达,然后使诸路兵马撤回,在赤汉城外安营。后几日,晟国诸路兵陆陆续续在赤汉集结。

英举得知,一面使蒙原部渡江增援倾礼,一面将烈燕召来,说道:“恒达,朕之成败在此一战,你可速速率本部兵马走塞南郡南下而夺取蒙城,如此,余恪必败。”烈燕说道:“陛下,臣早就等不及了,请陛下放心。”烈燕到军中,对越文、佑铸二人说道:“陛下命我等三人攻打蒙城,你二人速速整顿兵马,今日便向理城郡进发,大军趁夜渡江,明日在中江南岸集结。”

二月十六日,烈燕率本部兵马,即越文的骠骑天马军一万七千人及佑铸的前卫师一万人,在中江南岸集结,朝蒙城进发。

话说余明、佑顺早就到了蒙城,并且命西都守将理通率本部兵马前来援助,两军共有四万人,屯兵城中。余明对佑顺说道:“军师,从北国到蒙城,有两条路,如若北军来犯,必然走东路来,本将以为可在东路设伏,待北军到时,迎头痛击,然后趁机掩杀。”佑顺笑道:“大将军,在下不才,愿为大将军献一计,必然可重挫北军。”余明看佑顺表情,便得知佑顺又有出奇制胜之法,便问道:“军师请直说。”佑顺说道:“北军既然敢来,必然知道我军并未防备蒙城,不如将计就计,任他杀入城来,然后我等在城内设伏,如此一来,更可大量杀伤北军,挫其锐气。”余明说道:“军师,放北军入城,如此铤而走险,万一有失,你我可担当不起。”佑顺说道:“请大将军放心,如若北军拿下城池,必然使其大军入城,大将军可兵分三路,一路在城内埋伏,待其入城时,突然杀出,居高临下,在暗处射杀北军;第二路在城外埋伏,等北军入城到一半,另一半在城外时,突然杀出,即便不能将其全歼,也可使其大乱;第三路在东路埋伏,北军如若败退,必然从原路返回,那时杀出,北军必然不敢走东路,而朝西路去,在下早已命人打造铁蒺藜,可洒在西路,使其无路可退。”余明听着佑顺之计,说道:“军师高明,而且狠辣之极,万幸你我共效忠陛下,否则,我必然败在军师之手。”佑顺笑道:“大将军过谦了。”于是余明对理通说道:“理通将军,本将已经拿定主意,请将军守城,待北军到时,你可出城迎战,只许败不许胜,将北军引到城中,你便从东门退出,然后到东路埋伏,如若北军从东路败退,请将军务必死战,不可让其通过。”理通领命下去,余明又对佑顺说道:“军师,城内如何布放,全有你做主,尽量多杀伤北军,我自去城外埋伏。”余明战术已定,便使三路兵马分别布置。

烈燕引越文、佑铸二人果然从东路杀来,到蒙城北门,只见城上有数十名士兵把守,越文对烈燕说道:“上将军,末将前去取城。”越文手持双鞭,到城门下,叫道:“城上守军听着,你等已经中吾皇之计,而今我朝天兵杀到,快快开城投降!”守军使人报理通,理通便打开城门,率数百人杀出,对越文说道:“哪里来得鼠辈,竟敢口出狂言,看我部取你头来!”理通挥刀去战越文,越文展开双鞭迎战,两人对战了不到二十回合,理通诈败,向城门逃走。烈燕见越文得胜,命大军冲锋,骠骑天马军首当其冲,直奔城门而来,理通败走,顾不得关上城门,于是,北军杀入城去。

理通逃进城中,便向东门而出。北军两万余人便蜂拥入城,大约数千兵马入城后,佑顺一声令下,顷刻间,万箭齐发,箭头带火,而城中道路两侧尽是柴草,柴草中还灌有火油,火箭射到,大火焚烧,烟炎张天,不知方向;而后,乱箭齐发,城墙、楼房之上,扔下滚木雷石,越文大惊,叫道:“不好,中计了,速速撤退。”烈燕得知城内有伏兵,便命越文即刻退出,这时,余明率两万兵马从西面杀来,佑铸见状,提着长枪便去阻挡余明,两人交战了三十回合,佑铸败走,余明直奔烈燕而来,烈燕挺着点钢枪去战余明,两人交马时,余明所部趁机向北军进攻,烈燕与余明对战四十回合,不能将其击败,而越文部也退出城来,烈燕便使越文、佑铸先撤退,亲自断后,且战且退。退了十余里,余明才停止追击。

烈燕引兵原路返回,见越文满脸都是烟灰,其部下兵马大多也身受重伤,或者战甲被大火烧坏,便叹气道:“我征战三十年,也未曾有过如此大败,二位将军,是我大意了。”越文说道:“上将军说哪里话,是末将急于立功,冒然入城,才有此败。”佑铸对二人说道:“其实余恪早有防备,看来我等是取不得蒙城。”烈燕叫道:“不,我既然对陛下说能夺取蒙城,就定要夺取,你二人切莫灰心,我等暂且退守塞南,整顿兵马,再来夺城,我必要将余明一枪刺死!”

正说话间,两侧山上旌旗晃动,只见理通提着大刀,率军杀来,越文见是理通,便对烈燕说道:“上将军快撤,末将去战此人。”越文说着便挥舞双鞭,率数千兵马迎战理通,理通驾着马,到越文面前,大喝一声,一刀劈下,越文稍有轻敌,拿双鞭架挡,却被震麻了双手,一支鞭从手中掉路。理通却不纠缠越文,直冲向烈燕,越文也顾不得去捡起那支鞭来,于是拔出腰间佩剑,一手持鞭,一手执剑,与理通的兵马厮杀。

佑铸见理通冲来,也挺枪去阻拦,理通又大喝一声,一刀砍死佑铸的战马,佑铸掉下马来,险些丧命,被部下救起。理通挥刀冲向烈燕,烈燕因刚打了败仗,心中憋屈,咬牙切齿,握紧了点钢枪直取理通,理通素知烈燕是北国第一猛将,不敢轻敌,两人厮杀了六十多回合,理通虽略占下风,但仍然死战。这两员将领虽然不分胜负,但北军劳师远征,又在城下战败,逃到此处,理通兵马才杀出,北军早疲惫不堪,而就在此时,余明、佑顺又率大军从后面杀来,越文见状,想要从背后偷袭理通,理通看到了越文,便拔马远去。越文到烈燕面前,说道:“上将军,我军疲惫,不可久战。”烈燕说道:“前有强敌,后有追兵,只能决一死战!”越文说道:“上将军,我军可走西路,向塞州撤退。”烈燕本不想白白战死,但见进退两难,才决定决一死战,这时越文说有西路可退,便说:“既然有退路,你可先退,我亲自为大军断后。”越文引大军走西路,朝塞州方向撤退,烈燕死战断后,北军才得以脱险。

余明不但保全了蒙城,还重创了烈燕,心中欢喜,对佑顺说:“军师,如何?烈燕全靠匹夫之勇,不足为惧也。”佑顺说道:“大将军勇猛,区区烈燕何足道哉。”余明说道:“既然烈燕朝西路撤退,而军师早就在那里洒满了铁蒺藜,不如我军冲过去,全歼烈燕兵马?”佑顺说道:“大将军不可冒然追击,在下在西路洒下铁蒺藜,只是为了拖慢烈燕大军撤退的速度,如若我军追击,烈燕走投无路,必然作困兽之斗,虽可将其全歼,我军不免死伤惨重。”余明说道:“死有何惧,全歼烈燕,必然可使北军丧胆。”佑顺说道:“不,大将军。你我在此是为了保全蒙城,如若你我大军有失,英举再派人来取蒙城,则蒙城必然失守,我等还是以国家大事为重。”余明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听军师的吧,可让大军休整两日,第三日北上,追击烈燕。”

且先说北军撤退,越文及其部兵马在最前,走了十余里,突然前面有十余名骑兵翻身落马,马也摔到地上。越文还没反应过来,后面的几十名骑兵也倒在地上,正要看个究竟,便感觉身体向前倾倒,也翻身落马,摔倒在地时,才看到满地都是铁蒺藜,于是大声叫道:“全军止步!”烈燕见状,拍马上前,越文站起来,叫道:“上将军且慢,不要过来,地上全是铁蒺藜。”烈燕勒马止步,朝地上看时,才发现地上全是黑色的铁蒺藜,又埋在土中,不容易发觉,大怒道:“余明堵住东路,原来他早就有此诡计。”越文走到烈燕面前说道:“上将军,只能下马步行,提防铁蒺藜,只是,如此便减慢了行军速度。”烈燕盯着铁蒺藜,说道:“你可率三千士卒,在前面捡拾铁蒺藜,然后交与佑铸将军。”烈燕又对佑铸说道:“你可率三千士卒,待我军行过之后,将铁蒺藜洒在路上,用土掩埋,这铁蒺藜能扎伤我军,也可扎伤余明,如此,我军可安全退回塞州去。”

突昭王离古得知余明在蒙城击败烈燕,烈燕逃往塞州,便将左右都尉骁缪骏、度城儿召来,说道:“本王命你二人兵分两路,骁缪骏引五万铁骑走东路,去蒙城与余明会师,一同北上;度城儿引六万铁骑走西路,直接去塞州,如若烈燕弃城而走,你便取城,如若烈燕坚守,你便安营,不可与其交兵。”度城儿问道:“大王与余恪早就有约,战胜之后,土地归余恪,牧草归我部,大王为何要替余恪去攻城?”离古说道:“虽然有言在先,但如若我军占城池在手,更能主动,要是被余恪先夺了城池,他便不需要我等相助,到那时他若违约,我等也无计可施。”于是,度城儿率军朝塞州而去,骁缪骏则朝蒙城而来。

三月一日,余明正要出城北上,突然有探马来报,说:“大将军,突昭王命骁缪骏率铁骑五万,前来相助。”佑顺对余明说道:“大将军,可先与骁缪骏会师,然后两家一齐北上。”于是,余明在城外置酒,骁缪骏在蒙城西面二十里安营,亲自带三十骑到蒙城外见余明。

三月二日,两军合兵一处,一同北上,行进了二十多里,突然有探马来报,说道:“大将军,我军有数千战马被铁蒺藜扎伤。”余明恍然大悟,对佑顺说道:“想必是烈燕收起了铁蒺藜,又来害我军。”佑顺也突然明白,说道:“唉,在下也万万没想到,眼下只能派遣三千士卒沿路挖掘铁蒺藜了。”余明哭笑不得,说道:“也罢,可挑选三千士卒分作三队,在大军前面,轮流挖掘铁蒺藜。”

英举得知烈燕战败,对越武说道:“看来余恪故意集结大军在赤汉,早就命余明到蒙城埋伏去了,朕又小看他了,眼下情况危急,伯威可有良策?”越武说道:“陛下,如今我军与余恪攻守异势,臣以为,一时间,也不可能攻取赤汉,而我塞州危急,陛下应该将倾礼、蒙原两部撤回,据守中江北岸,然后派兵前去塞州支援烈燕将军。还可使人到西丹秋,使拉恒图出兵,共同攻打余恪。”英举说道:“虽然朕首战失利,但尚可扭转乾坤,你可率本部兵马在北岸接应,使倾礼、蒙原两部速速撤回。”

余明早派人到赤汉向余恪报捷,余恪心中甚喜,此时又见北军撤退,便对诸将说道:“大将军余明在蒙城首战告捷,那号称北国第一猛将的烈燕被朕的大将军打得逃到塞州去了,此战,朕已经志在必得。”诸将拜道:“臣等恭贺吾皇!”同光达上前说道:“陛下,请让臣做先锋,掩杀北军。”余恪看向禾黎,禾黎说道:“不可,陛下,北军只是撤退,并非溃退,即便是溃退,也要小心谨慎,穷寇莫追。”同光达说道:“陛下,臣与倾礼对阵,其本领不过如此,愿陛下相信臣,必然能凯旋而归。”禾黎上前,说道:“北军已经撤退,赤汉之围已解,即便追击又有何用?”余恪也说道:“是呀,况且隔着中江,渡江追击,谈何容易?”禾黎又说道:“陛下,臣以为,有一处倒还非同光达将军去不可。如今烈燕退守塞州,而英举后退,实则去救塞州,臣以为,可让同光达将军率军前往,支援大将军余明夺取塞州。”余恪说道:“此计甚好,朕命同光达为先锋,率军三万,即刻出兵,先到蒙城,然后北上与余明会师;余非为第二队,率军四万随后,明日出兵;成鹰为第三队,率军四万,后日出兵。”

0

第五十三章:围蒙城、转守为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