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六十六章:稳阵线、枯木逢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六章:稳阵线、枯木逢春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8/9/15 23:40:01

话说炎晋在北量郡击败襄武,拿下了郡城之后,襄武的残部兵马仍然在周围城池据守,炎晋向红城传达战况,休整兵马,便准备继续西进,想要攻克整个北量郡之后,一鼓作气拿下敕阳。

此时的神树荣已经是坐立不安,不利的战报纷纷传到了敕阳,神树荣坐在地图前,神树颜则汇报着近日的情况,说:“陛下,襄凝、恒楚两部退守新郡阻挡肃莫,襄凝的伯阳军损失三百多人,但恒楚的新阳军只剩下七千多人了,余安郡已经被竞宇拿下,树子量将军所部也仅存一万多人,退守新郡;另外,海折的两万人马已经杀到了中连,景王理间出兵五万相助,再有三日的路程,两军便要会师……”

神树荣眨了眨眼,用手比划着地图,说:“一旦中连失守,朕南北二州便被切断,中连绝不能丢。”

神树颜还要继续说:“陛下,最坏的消息还不是中连方向。”

神树荣笑道:“莫不是敕阳要出事了?”

神树颜说道:“是,大将军襄武被炎晋所败,北量郡已经丢失,炎晋的三万人马,已经逼近敕阳。”

神树荣猛地站起来,似乎已经不知所措,问道:“子安和云谋那边怎么样了?”

神树颜说道:“神树安将军被佐鸣牵制,要救敕阳,除非舍弃龙门郡,但如此一来,望雄郡便成了一座孤城,襄成师将军所部就会陷入敌军之中;更兼……昨日有探马来报,海世成命涉冰率军五万出东阳,向望雄郡增援。”

神树荣念叨着:“海蓝玉呀海蓝玉,朕还是慢了你一步,不过,你别高兴太早。”

神树荣沉思了片刻,对神树颜说:“伯美,你速速去传令,一者,快马加急到仪城传令,命襄射率军增援中连,万万不可要景国兵马同木红国兵马会师;二者,大将军襄武兵败,命其即刻返回敕阳,不可停留;三者,派人到靖阳军传令,命佑贡驰火速率军增援龙门郡,务必要击败佐鸣部兵马,然后从侧翼攻打左思亦,解救大参军襄成师,待战胜之后,即刻会师敕阳!”

神树颜领命,说道:“陛下,末将以为,如今的新郡已经是孤掌难鸣,不如要襄凝、恒楚两位将军弃城北上,共保敕阳。”

神树荣说道:“不然,有新郡在,炎晋便不敢轻易西进,你速速你传令吧。”

神树颜刚领命出宫,佐公明匆忙进宫,喊道:“陛下,陛下,丞相大人即将离世!”

神树荣大惊,问道:“丞相大人虽然年老,但身体不曾有恙,为何?”

佐公明说道:“诸郡混战,粮草难支,昨夜丞相大人自敕南催促粮草,受了风寒,如今身体已经难以支撑。”

神树荣听了,火速前往丞相府,见到锦楷,锦楷已经是奄奄一息,锦楷见到神树荣到,说道:“陛下,老臣不能再为陛下效劳,只恨如今是大敌当前,却不能为国捐躯。如今大战在即,粮草兵器,已经妥当,陛下勿忧。”神树荣眼含泪水,说道:“丞相放心,敕阳必不会丢。”锦楷说道:“虽然诸事都安排妥当,但还有一事,愧对陛下。臣即将离去,却不能为陛下举荐继任之人,老臣有罪啊。”神树荣说道:“此事丞相勿忧,朕心中已有合适人选,可继任丞相之职。”锦楷问道:“陛下所说的合适人选,可是佐公明?”神树荣说道:“正是,丞相以为如何?”锦楷说道:“佐公明执法严明,但过于计较,如今大敌当前,须谨慎用之。”神树荣说道:“丞相放心,朕心中自知。”锦楷将长子锦礼呼来,说道:“陛下,老臣幼子锦礼,虽无才学,但也懂得武艺骑射,如今举荐给陛下,愿犬子能为陛下效命。”锦楷说完,便气绝身亡,神树荣站在锦楷身边,沉思许久,锦楷府上哭声一片。

神树荣将锦礼拉起来,说道:“丞相为国殚精竭虑,操劳岁终,朕不忍把你带到沙场,你可先去廷尉府任职。”锦礼说道:“陛下,臣从不懂的治国断案,只是空有一身力气,如若陛下要用臣,便把臣送到军中任职。”神树荣笑道:“初生牛犊,都是想你这般,既然想去军中,你想要何职位?”锦礼说道:“只愿做一名士卒,无功不敢受禄。”神树荣说道:“丞相之子,只做一士卒,成何体统?”锦礼说道:“陛下的禁军校尉神树颜,当年也不过一士卒而已,臣为何不可?”神树荣想了想,笑道:“既然如此,你便去神树颜将军手下任职,朕将来要看你建功立业!”

敕阳的情形已经是万分危急,而中连方面,理间派遣心腹将军成炯为主帅,青贵为副将,发兵五万而来,想要同海折在中连会师。景国兵马从夏王郡南下,一路连下两城,劲头十足,而此时,景国丞相佑博去见理间,说道:“大王,与海世成联合,如同与虎谋皮,即便击败了神树荣,大王也占不了多少便宜。”理间问道:“何出此言?”佑博说道:“海世成的七路大军,已经占领了了敕州大半,大王前去协助,夹击中连,即便能拿下中连,也不过是占了半个郡而已,臣以为,不如趁势南下,攻打南州,得胜之后,还能和海世成平分敕国疆土,岂不痛哉?”理间仿佛恍然大悟,说道:“如此见识,寡人为何没有想到呢?理间利用寡人击败了神树荣,寡人却占不了神树荣的州郡,哎呀,你即可传旨,要成炯速速南下,攻取伯阳。”

成炯和青贵在营中正在讨论进军中连的策略,却不料理间传旨,要二人火速攻取伯阳郡,青贵说道:“木红国的兵马已经在攻打中连,倘若我大军一到,从侧翼出击,必定能拿下中连,现在要我二人南下,这是为何?”成炯说道:“我看,定是那佑博小人进谗。”青贵问道:“将军,那该怎么办?”成炯想了想,说:“大王肯定是想,拿下了中连,必然被木红国占去,不如去打南州,攻下的的州郡,全为我过所有,我看这样也是不错。”青贵说道:“可是,将军,如此一来,木红国还能否拿下中连?”成炯笑道:“如今的神树荣腹背受敌,炎晋也马上攻到敕阳,中连能不能拿下,已经不重要了。既然我王有命,要我二人南下,我等南下便是。”成炯虽嫉恨佑博,却也赶到佑博之言有理,便遵旨南下攻打伯阳,如此一来,中连郡便没有立刻陷落。

话说襄武败退到敕阳,在城外安营下寨,只身去向神树荣请罪,说道:“陛下,臣身为三军统帅,不能料敌预先,反被炎晋所败,臣愿受处罚。”神树荣说道:“兄长说哪里话,此战之罪,是朕之过。如今大敌当前,权且不论功过,炎晋已经占领了北量郡,距离敕阳,也不过两人日的路程,兄长有何计策,可退炎晋?”襄武说道:“炎晋不同于肃莫,也不同于克赫,此人谨慎勇猛,非一战可破之,臣以为,还是要坚守敕阳,炎晋急速行军,求战心切,陛下万万不可与之决战。”神树荣说道:“兄长的看法,和朕相同,你速速将兵马撤到城中,并备足箭矢及滚木礌石,以防炎晋。

另一边,炎晋的战报传到红城,海世成听到后,抚掌大笑,说:“炎晋将军真乃当世虎将,不但攻下了北量郡,还击败了襄武,此乃天助我也!”说这话的时候,肃仪就在旁边,低头沉思,不言不语。海世成问道:“丞相,北量郡已经被炎将军拿下,敕阳也在咫尺之间,为何愁眉不展?”

海世成这话,让肃仪不知该如何回答,在制定战略之时,肃仪便告诉炎候说,襄武是北国大将军,身经百战,从未有败,除炎晋之外,无人能与之对抗,这话是说对了,但肃仪的目的,并非要炎晋去建功立业,而是想让襄武拖住炎晋,他的用意,无非是要让肃莫去拿攻打敕阳的头功。如今肃莫被敕军阻挡在了新郡,炎晋却一路凯歌,眼看着就要夺了头功。

海世成见肃仪不答话,又问:“难道丞相有所担心?“

肃仪便说道:“是,炎晋若急着攻打敕阳,必为神树荣所败。“

海世成问道:“为何?“

肃仪一本正经地说道:“大王,臣与炎候将军,为陛下策划的是,急攻稳守之计。七路大军齐出,以分散神树荣之兵马,如今炎晋虽然攻到敕阳,但兵力只有三万,况且如此急战,已是强弩之末,更兼神树荣子啊敕阳集结了数万精兵,炎晋又如何能拿下敕阳呢?”

海世成不知该如何回答。

肃仪又说道:“炎候将军已经亲自率领了二十万兵马,这才是大王的主力,只要那七路大军能稳住战线,炎候将军的兵马一到,便可拿下敕阳。”

海世成说道:“丞相的担忧,不无道理,可是炎晋那边,机不可失呀。”

肃仪笑道:“请听臣说完,炎晋要攻敕阳,而北面的龙门郡,有神树安的数万兵马,倘若神树安弃城南下,炎晋则侧翼受敌;炎晋的南面,襄凝和恒楚的数万兵马据守新郡,两人若也弃城北上,炎晋则腹背受敌,如此一来,非但损失我精锐兵马,还使得神树荣的兵马又合到一处,岂不是坏了炎候将军的计策?”

海世成又不知如何回答。

肃仪说道:“臣与炎候将军所要的是,分其兵马,若炎晋攻敕阳,使得敕国诸将万不得已弃城而救敕阳,我等岂不是白忙活了一场?”

海世成说道:“还是丞相想得周全,那该怎么办?”

肃仪说道:“可命炎晋南下,助肃莫攻打新郡,只要拿下了新郡,炎候将军的二十万大军便能势如破竹一般攻下敕阳。”

海世成大笑:“如此甚好!”

战局瞬息万变,六月十日,炎候的二十多万大军,已经行进到了量都,准备渡江西进。而传令的骑兵,早就先一步到了炎晋的大营。此时的炎晋已经夺得北量郡二十七城,即将兵临敕阳城下,却不料海世成听信了肃仪的谗言,要炎晋南下攻打新郡。炎晋接旨之后,勃然大怒,手下士卒说道:“将军,定是那肃仪小人向大王进谗,末将以为,不必理会,将军即刻率我等拿下敕阳。”炎晋说道:“万万不可意气用事,先王在时,多处偏向于我,如今大王宠幸肃仪,我若有半点违抗,必然肃仪加害于我。”士卒说道:“肃仪算什么,怎可与将军相比?”炎晋说道:“东阳的传言,说克赫将军暴病而亡,我看,必然是被肃仪所害。如今我等在外,务必谨慎小心,速速南下吧。”

神树荣在敕阳已经是心急如焚,此时,神树颜入宫,说道:“陛下,末将得到前线军报,看来算是不错的消息。”

神树荣问道:“是何消息?”

神树颜说道:“陛下,据探马来报。理间派成炯攻中连,不料成炯率军南下攻打伯阳郡去了;另外,炎晋也没有来攻敕阳,而是向新郡方向进军。”

神树荣很是奇怪,问道:“这是为何?”

大将军襄武说道:“陛下,以臣猜测,理间是想和海世成平分我国土,因而不远与虎谋皮,所以便想将南州据为己有,如此一来,中连算是少了一面强敌。”

神树荣说道:“的确呀,伯美,你派人火速传令到南州,告诉襄射,且战且退,到守伯阳岭一线阻挡成炯,若伯阳岭守不住,便退守仪城,仪城丢了,便退守广云沃,总之,为朕拖住成炯,不可使其北上。”

神树颜领命下去,神树荣总算松了一口气。

襄武说道:“炎晋不攻敕阳,反而去新郡方向,臣猜测,必然是肃仪向海世成进谗,怕炎晋夺了肃莫的头功。”

神树荣笑道:“即使海蓝玉先了朕一步,这木红国内部不和,必然为朕所败呀。兄长,你且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襄武说道:“炎晋南下了,固然是好事,但他与肃莫等部合兵一处,加起来也有十余万人,不可轻视。以臣愚见,陛下可兵分两路,一路东进,趁炎晋南下,速速夺回北量郡;另一路到敕南郡镇守,只要能稳住北量郡到敕南郡一线,我军便算是站稳了脚跟。之后,可命襄凝、恒楚、树子量三人放弃新郡,退守北量郡到敕南郡一线,如此一来,我军便可首尾相顾。”

神树荣说道:“大将军此言,正合朕意。”

0

第六十六章:稳阵线、枯木逢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