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六十九章:袭红城、瞒天过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九章:袭红城、瞒天过海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8/10/8 22:34:26

炎晋既已归降神树荣,新郡危机得以化解,此时,海折、肃先两部的数万人马尚被围困在新郡城池之南,神树荣派遣炎晋、树子量二人率军三万前来。肃先、海折两人列阵迎战,海折先骑着马上前去,指着炎晋问道:“炎晋,大王待你不薄,为何谋反?”炎晋说道:“肃仪老贼本就与我有杀父之仇,如今又处处害我,我必将其杀之。你二人与我原本无冤无仇,看在往日矫情,可饶恕你等,速速投降,免你等一死!”海折怒道:“反贼休狂……”海折正要上前去战炎晋,肃先止住,说道:“将军不可冲动,炎晋武艺高强,非我等所能敌,可采取守势,等待炎候将军来救。”

敕军这边,树子量说道:“公子,敌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可一战而破之。”炎晋说道:“不可,肃先稳住阵脚,是等待我军进攻,此乃是困兽之斗,虽可破之,我军必也损失惨重。既然敌军已经断水断粮,围困数日,敌军不战自溃。”

炎晋并未进攻,遂使大军在周围下寨,与神树颜、恒楚两部将肃先、海折围困在核心。

是夜,海折与肃先密谋,海折说道:“将军,恒楚绝我去路,炎晋又挡住我军退路,时间一久,我军不战自溃,即便炎候将军能杀到,也难以破敌,不如趁敌军不备,我等趁夜突围?”肃先说道:“我早有突围之意,只是四面都是敌军,突围不远,便被敌军堵住,如何是好?”海折说道:“将军,末将已死断后,保我大军突围。”肃先做了做思考的样子,说:“还,既然如此,有劳将军了。”

当晚午夜,海折点选了三千兵马,准备重盾短刀,在肃先之后,肃先则丢弃辎重粮草,轻装突围。肃先从新郡城外树林中寻道而走,还是被炎晋部兵马发觉,手下向炎晋报告,树子量对炎晋说:“公子,肃先趁夜突围,海折只带着三千兵马断后。”炎晋说道:“肃先贪生怕死,断后之人必是海折,我率兵马缠住海折,你带八千轻骑在肃先之后掩杀,小心行事。”

炎晋、树子量遂带兵追击,追了十余里,追上了海折的断后兵马,海折列阵,使盾牌在前,亲自提着大刀,在盾牌之后。炎晋上前来,海折说道:“炎晋叛贼,先过我这关!”炎晋看了看海折的阵势,对树子量说:“将军,你即刻绕道去追肃先,海折归我了。”树子量提兵而走,炎晋指挥兵马缓慢上前,边走边说:“海折将军,海世成乃是无能之辈,肃仪素来阴险狡诈,将军怎可执迷不悟。你我虽没有太多交情,但我素知将军是忠义之人,所以劝将军归降。”海折吼道:“既然知我是忠义之人,便不与你这反贼同流合污,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炎晋遂使大军上前,和海折两部混战在一起,交战许久,海折部全军覆没,最后,炎晋所率人马将海折一人围住,炎晋上前来,说道:“将军,这是何苦?”海折笑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哈哈哈哈……”海折笑了几声,便拿大刀自刎,炎晋叹了叹气,走到海折身边,说道:“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将军莫怪。”

新郡战役之后,海世成的七路兵马还剩两路,被神树安阻挡在龙门郡,而襄成师所部也迅速南下,与神树荣会师新郡。此时的神树荣兵马聚集,准备攻破木红国。当夜,神树荣在大帐秘密召见神树颜,说道:“伯美,此战你大展宏图,朕甚欣慰。如今朕欲攻破木红国,你可有良策?”

神树颜说道:“自古擒贼先擒王,左思亦、佐鸣二路人马大可不必担忧,我军前面只有炎候大军阻拦,但海世成急于求胜,已经是倾全国之兵,国中空虚。以臣愚见,陛下可派五路人马,每路只需五千人足矣。第一路出北量,绕双城、占骄山,断炎候粮道;第二路渡沧水、取平灵,绝东州之往来;第三路出新郡、走汉山口,威慑炎候之左翼;第四路从南森郡东进,攻百下,分散其兵马;而第五路,从锦南郡秘密出发,取道量红山,直取红城,如此,只需三五万人马,便可攻破红城。红城一破,炎候不战自降。”

神树荣看着地图,笑道:“伯美,你给朕的策略,是与敌军的策略针锋相对,分兵而攻之,可取胜否?”

神树颜说道:“炎候攻取敕阳之策,乃是上策,只是敌军诸将多有不合,敌国内部又三心二意,所以失败;臣之计,多点开花,使敌军不明我军真意,而秘密攻取红城,自然与炎候之策不同。”

神树荣说道:“如若朕手下校尉将军,都与你一般勇猛,此计固然可行,但普天之下,只有你一个神树颜,此计尚有不足之处。”

神树颜说道:“臣有大意之处,望陛下见谅。”

神树荣笑道:“不,你倒是提醒了朕,攻取红城之计,便在于瞒天过海。朕欲正面与炎候避战,而派遣一支奇兵,如你所言,取道量红山,秘密攻取红城。”

神树颜说道:“陛下,请让臣去,臣一定夺取红城!”

神树荣说道:“此路兵马,非你莫属。”

当夜,神树荣便使神树颜挑选了精锐骑兵五千人,又以锦礼为副将,备足弓箭及辎重,带十余日口粮,从小路秘密出发,朝量红山而去。神树颜出新郡十余里,便对锦礼说道:“可使军士脱下衣甲、隐藏旌旗,到前面树林休息,从今日起,我军白日便在隐秘处睡觉,黑夜再行军。”锦礼听从神树颜之命,遂使手下兵马照做。

次日,神树荣在新郡召集诸将,说道:“新郡危机已经化解,敌军溃败,只是炎候尚在量都,手下兵马二十余万,朕欲与之持久战之,诸位以为如何?”大将军襄武说道:“陛下,臣以为,可乘胜追击,一鼓作气击败炎候,此机若失,悔之晚矣。”大参军襄成师上前说道:“陛下,臣以为大将军之言有理。”神树荣说道:“炎候,眼下可不必担心,而理间趁机攻打南州,可先退之,此事,交与大将军去办。”襄武说道:“陛下,理间不足畏,但炎候……”神树荣说道:“大将军不必担心,朕自有安排。诸将听旨,大将军襄武、右将军恒楚,你二人率五万兵马到伯阳驻扎,先将成炯、青贵二人逐出南州,然后乘胜追击,给朕拿下景州,生擒理间;大参军襄成师、左将军炎晋、后将军树子量,你三人率军十万出新郡,到大路阻拦炎候,不可急战,只需将其阻挡便是。”

神树荣注意已定,退了诸将,留下襄武、襄成师二人。

神树荣看着襄武一脸忧愁,笑道:“大将军何故如此?”

襄武说道:“陛下,如今木红国新败,可乘胜而破之,陛下为何如此?”

神树荣笑着,又看看襄成师,襄成师也是一脸不悦。

神树荣指着地图,说道:“二位请听朕一解,昨夜,朕已经派遣左将军神树颜秘密出发,取道量红山而攻打红城,所以,朕必然要做出避战的样子,使炎候大意。只要神树颜拿下红城,大参军便可一鼓作气,击败炎候。”

襄武、襄成师听了这话,才面露喜悦。神树荣说道:“这下,你二人放心了吧。”

襄武说道:“陛下,臣一定生擒理间!”

襄成师说道:“陛下的意思,臣明白了。”

神树荣笑道:“既然如此,朕可放心返回敕阳了。”

且先说理间得知襄武率军南下,便问景国丞相佑博,说:“不想神树荣竟然解了敕阳之围,还击败木红国数路兵马,这下如何是好?”佑博说道:“大王何必担心,只要我军能稳守战线,再与炎候夹击,必然能击败神树荣。”理间说道:“先前与海世成合谋,已经惹怒了神树荣,此时再不退兵,他必然迁怒于我。况且,据探马来报,神树荣使襄成师避战,不与炎候交兵,必是集中兵马攻我,孤再不退兵,必被神树荣逼死。”佑博十分无奈,说道:“大王,如若当初不与海世成合谋,哪有今日,如今既然打了神树荣,便一战到底,岂有退兵之理?”理间怒道:“你这是责备孤王?”佑博说道:“微臣岂敢,只是大王一旦退兵,前功尽弃啊。”理间说道:“你不必再劝,可派人前去与襄武媾和,保国为上。”

理间派人到成炯军中传令,成炯也是恼怒不堪,说道:“大王也真是,此时竟然要我等退兵。”青贵说道:“难不成又是佑博在进谗?”成炯说道:“佑博虽然狡诈,但还不算糊涂,大王惧怕神树荣,所以才命我等退兵,只是如此一退,前功尽弃。”青贵说道:“将军,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不如我等与襄武一战?”成炯说道:“为将者,岂能不战而退,今日我等不可再任人摆布,可使兵马列阵,迎战襄武!”

襄武在伯阳,得知成炯并未退兵,便对恒楚说:“成炯狂妄自大,竟然要和我等决一死战。”恒楚说道:“此人向来不自量力,此战不需大将军出马,末将只需带两万兵马,便可将其斩杀。”襄武说道:“与狂妄之人交战,也是要小心为上,可派人去仪城传令,使襄射率军在侧翼,伺机而动,你与我一同去会一会成炯这个狂妄之徒。”

次日,成炯、青贵率军五万,与襄武约战伯阳河畔。襄武、恒楚率军到达,看到成炯的阵势,襄武说道:“此人竟然背水而战,是要与我一决生死呀。”恒楚笑道:“哈哈哈哈,背水一战,看来成炯也不是等闲之辈呀。”襄武说道:“你可稳住阵脚,不可妄动,我前去会一会他。”

襄武拍马挺枪,上前去,说道:“成炯小儿,你真是不自量力,本将看你年轻,姑且饶你一命,快快下马投降!”

成炯与青贵立马阵前,说道:“襄武老儿,今日我必取你项上人头!”

襄武哈哈大笑,说道:“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成炯说道:“我二人非你对手,不必叫阵。”

成炯拔剑,命道:“放箭!”

襄武一边躲箭,一边拔马而退,不料左臂被射了一箭。

成炯见襄武中间,使大军上前而去,襄武退回到阵中,恒楚便使盾牌在前,弓弩手纷纷放箭,止住了成炯的攻势。

青贵对成炯说道:“将军,如此难以取胜,不如全军压上?”

成炯说道:“襄武身经百战,若全军而上,必陷入阵中而不胜,可命军士等候。”

两军对垒有半日,都不上前进攻。恒楚已经无奈,对襄武说道:“大将军,这样下去如何是好,不如让末将率军直取之?”襄武说道:“好,不过,先派人到襄射军中,使其从侧翼出击!”

此时襄射在两军阵之东面二十里处,襄武军令到,襄射便使大军齐出,朝成炯这边杀来,恒楚也点齐了七千兵马,盾牌撤开,恒楚带头便进攻成炯。成炯见襄武出兵,遂列好弓弩阵,迎战恒楚,之间万箭齐发,箭头坠地处,敕国兵马纷纷倒下,恒楚左手举着盾牌,右手提着点钢枪,带头冲杀。成炯只发了两轮箭阵,恒楚便杀到了阵前,冲出成炯军中,杀出一条路来。青贵见状,提着大刀便去战恒楚,交手只一个回合,青贵被恒楚刺死。恒楚越战越勇,朝着成炯杀来,成炯见军阵被恒楚冲散,拔马便逃。乱军之中,恒楚追上成炯,一枪将其刺死。

襄武见恒楚杀了成炯,遂率军缓慢合围,将景国兵马逼到河边。恒楚看下成炯的人头,说道:“成炯已被我杀,还不速速投降?”景国兵马见到成炯人头,纷纷放下武器、撂倒旌旗。片刻,襄射率军杀到,见景国兵马尽降。恒楚、襄武对视着哈哈大笑,襄射拍马上前来,问襄武:“大将军要我从侧翼出击,我刚刚杀到,为何大将军已经取胜?”襄武笑道:“此人背水列阵,故而本将高估了他,哈哈哈哈。”

0

第六十九章:袭红城、瞒天过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