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乾谕>第二章:征人倏惊四座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征人倏惊四座起

小说:乾谕 作者:花下眠客 更新时间:2017/9/11 9:15:22

邀鹤阁,三楼。阳春里,淮水格外的温柔,连带着她的“呵气”都是那么温暖馨香,吹皱了那银炼隔帘,另外包厢里,似乎已经有其他贵客落座,只是不知是哪些踩着万骨堆砌的权贵马车的人......

辛管事的举动,如寻常百姓,给穆公子在介绍糕点时,面未色改。只是那眼神透着的调侃气息,使的眼前的穆公子稍有诧异,寻思道自己似乎没他说的那么回事吧?然道是说给有心人听的?

“感情好,能够尝得辛大管事和庖壬师傅的手艺,当然非常开心,这里本公子却之不恭了,多谢!”

摇扇收,拱礼,嘴角微扬:“我这正跟烟城书院的一个学生在闲聊,有没兴趣坐坐?”

“是吗?怎么有空来当这易国学术首府学生的老师?起了收徒之心?”一旁的辛管事,自是打趣应道。

“呵呵,‘独赏新柳宴游人,曾记明皇君民悦’啊!”这位自唤穆朦的公子,说着自顾挥扇,小酌淡茶,貌似在等着陶子然的回答!

听着穆公子的感慨,辛管事也是心里微叹!随即入座,摆衣角,挥锦袖,手掀杯盖,缓捋清茶。着眼打量了下这眼前的烟城学院的学生,然后眼神若有所思望向沐羽台...

此刻陶子然的心里是翻涌着的,这回自己算是遇到了真正的人物了。穆公子跟辛管事的简单寒暄,这种寻常,是他所未曾见过的。于是对着辛管事:

“在下烟城学生陶子然,师从温尚大学士,曾听老师提到过对您的推崇,心甚向往。今天学生得见真颜,能有幸聆听教诲乃学生之福。”

身形恭敬,言辞大方,温尚的学生,礼为先!而后者亦颔首以礼示回应,仅此而已!这陶子然也未感意外,与其师尊同辈之人,又岂是他能悱恻的?随即微笑一礼,接着转向那穆公子道:

“刚才穆公子所问,学生没猜透那主上的谜底,窃以为那弄臣估计是当初怂恿主上作这不义之人,主上寻思找个机会敲打群臣,顺便杀鸡儆猴。”

此时辛管事微眸了眸对面安坐的“穆公子”,见其依旧不动如山,内心不禁一阵触动。罢了!还是桌前的茶,品起来更自在。

听着这面前的温尚的学生的回答,穆公子心理对其也有了几分认识,以问识人,闻言知人。心中自有判定!

“看你年纪不过二八之际,能有这番见解不枉师从温尚了。不过你的答案,我并未如意。所以,我已经提前为你做好了准备,回去跟你那学弟学妹说,看在我请他们吃庖壬掌厨的手艺的份上,不再为难你就是!”

惊人一语,怕是忝了某人的脸啊,这穆公子还真是,让人难堪呐!这不:

‘学妹?然道...这穆公子从何看穿了我那沐羽台的小学妹?背心发凉。’学生陶子然暗自心忖;且先谢过穆公子对小子的化解,再对自己之前的冒失表示歉意!连着两揖,再揖道:

“学生再次请教穆公子,这个问题您的见解!穆公子所言,犹如家师之教诲,学生倍感受教。”

这小子三番两次的提到自己的老师,让穆公子心有不悦,俗话说假虎威不如自威,借其才不如自才。

穆公子眉头微蹙,这一瞬间似乎辛管事抬了下眼...

“你的老师看来教学还是沿袭古圣人那一套,因类施教。温大学士不愧儒林礼碑。看来你要得其真传,还得继续努力啊!”话毕,穆公子扇摇,捧茶细呵。

“是的,穆公子教诲的是。学生谨记!”说着继续恭敬聆听,等待下面的答案。

“至于你说的问题答案,这么说吧...那主上不过把一个‘墨’字写出来,黑土之,白水为,谜底为‘泉’!那弄臣之所以说出了真实答案,但还是逃不了杀生之祸,无非他太过聪明。”

话一出,意有所指,只不过这穆公子稍微瞥了下这小公子陶子然,或许是初见面的缘故,稍微敛了敛场氛,继续解释道:

“因为他太聪明,至少他表现的太聪明,让这权利得来本就不怎么手段光明的主上,起了忌惮之心,这才是杀他的原因。同时亦如你所说,他为了杀鸡儆猴,敲山震虎!”话到此处,说话者再次凝眸于这陶子然。

“那么,小子明白了吗?人不光得有聪明,还得有智慧!所以你回去跟你几个院友们就说自己输了就是,我的赔礼都为你准备好了,你说呢?”说完,别有深意的看着他。同座的辛管事,似乎若有所思,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心理不免想起了,那曾经的权利腥风血雨中的刀尖舞者...

“顺便提一下,你那位小学妹的鞋子,出自‘名媛绣房’的玉燕老板的做工。本公子记得玉燕老板基本不亲自做工了,多年前曾经有幸见到她的掌上明珠,一身玉燕老板手工作品!”

这穆公子轻描淡写,似抹去最后一丝疑云。面前的陶子然释然,看来高人不只是因为高明,更因为那从未马齿徒增,而凝炼的智慧。

此话一出,辛管事心里突然感觉到了年轻的气息,那回味的岁月...而陶子然,却是五体佩服,若不是几个院友在,估计得行拜师礼了。同时也是一阵后怕,自己的妄自揣测,看来引起了对方的不悦。看来此次的谈话,估计得就此打止了。

“学生陶子然,多谢穆公子的教诲,遵之必如师命,小技巧通事,大智慧通世。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小子受教了!”

话落,礼已上,恭然一鞠,脸上的真诚,却能衬出其内心的惭愧。

“同时在这里也向辛管事托个忙了,下次您与家师喝茶时,请别忘了,家师那忌热的肠胃,家师平生很少跟旁人说起,上次家师应酬回来,学生特地去了天医馆请杏林国手孙老,给家师开了个方子,抓了点药。所以烦请辛管事您个忙了。就此告辞。”

这尊师重教之心性,倒让场面的两位长辈,对其稍微添了点好感。只见这陶子然话毕,躬身后退三步,然后转身离去。

辛管事眼帘微阖,似是对这提示了记于心,而穆公子,手捧玉杯,端正细品,似是在回应陶子然的离去。

辛管事,这如老僧入定般,不表一态,不语一辞,细眯窗外。碧空下,星洒银河般的淮水,岸边柳色盎然,柔摆如舞谱新篇。这两人此刻情景的搭配,看似尴尬,却让人没有感丝毫的不自然。

“江山不改人易改,柳色长缀新柳牵”。辛管事,眼神深邃如空,似乎想起了什么。

“这次回来,去那边看看?”辛管事首先打破了这和风中的沉静!并未改变自己的身形,好似对着空气说话。

“看看吧,这回来了,本公子先去淮水游个泳,看看水多深先。”辛管事的话,让穆公子放下了玉杯,颔首以顿,抬眼顾明窗,回到之前陶子然未过来之前的视线焦点上,那繁华的淮水码头...

听到穆公子的回应,辛管事岂能不知其意?只是他那端茶的双手,在碰到杯子的那一刻,似乎有点用力过大,而显现的青筋,在彰示着他内心的一丝不平!

“灯船,邀鹤阁还是可以提供的。”辛管事此一话机中,像是暗语,似有所指,想来这听者应是理会。果然...

“不用了,会游,游过,这淮水也就这么宽。就算淮水江中自有乾坤,但我何尝不知其暗礁所在之处呢?”

这次回来城变了,水变了,人未尝不变啊?穆公子心中自有锦绣,若袒于人前,必会让面前之人,难以接受!

辛管事,已经不能如之前那般真正的古井不波了,心里的涟漪,犹如淮水的星星点点,远看水面如铜镜,实则有了些许模糊!虽未理清穆公子回来的真正用意,不过他对“他”的承诺,该做到的还是要做到。那个“他”,那个自己曾经的长辈。

“小辰,这些年来,你们南宫家里也不平静啊,你可得好好游游,这淮水你自当再次熟悉它!”说到这,辛管事略带点温慈,说不出的味道...

眼前这个儒雅的年轻人,就是传承古老的南宫家族的人,现任当家的三弟南宫辰。这块土地上有那么几个真正的隐世家族,亦无人能撼动的存在。这南宫家就是其一。辛管事此刻略带深邃的眼神,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十年前,年介弱冠的你,让你过早的学会了你不该背负的东西,十年后的今天,希望你没有忘记,那成年礼上,我们的把酒月夜...”年近半百的辛管事,眼中包含着沧桑,面上慈温逾胜。

“辛巳大哥,有心了!”这位穆公子,邀鹤阁辛大管事口中的‘小辰’,此时也面露久违了的一丝率真,不过只是一刹。

一提到十年前的那些事,南宫辰的内心是无法宁静的,还好有这烟城风光,予以抚慰。

辛巳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不禁思忖道,你为什么要回来?你可知道你的回来,这烟城估计又得经历一场洗礼...微叹!提起凤漆玉茶壶,为南宫辰斟上茶,自己稍续了点儿...

“这凤漆玉壶,在制作过程中,需要把璞玉镂空,再点上香漆,经高温烘烤,再低温熨帖方成。不知为了制作这样一件作品,可是得有多少玉石被废弃掉。”辛管事右手拇指,按揉着壶身贴花道。

“嗯,玉飨坊有道菜品需要取熊掌的掌心的半寸肌筋为主食,一碗这样的菜品需要上百只熊掌,而被取后的熊掌皆扔掉,因为取过的熊掌,已经失去了它的嚼劲和最美味的掌心鲜美。这样一道菜品,就如你手中的这玉壶。只是庆幸自己虽是名贵菜品熊掌,更是熊掌的掌心筋。”

南宫辰似乎也没想到,辛巳大哥会如此来寓理于此,心中自是一番斟酌,接而以烟城名楼玉飨坊的一道绝品制作为回应!自己不过回来一趟,怎么会让辛巳大哥这样提醒自己?轻捋了下衣角,抱扇环胸,看着面前这位辛巳大哥,这个曾经快意恩仇的侠者,依旧是神态自若,入定远眺。然道...

“秦将军班师回朝了,陛下钦命在京畿安都城外摆驾相迎。”此时听到楼下传来这样一个消息。

此时,本比较安静的邀鹤阁,有了些许躁动。刚刚过去的陶子然,领着自己几个院友过来了,似乎有点小匆忙。

“穆公子,辛管事,两位有没听到秦将军班师回朝了,听说当今圣上准备为其大办庆功宴,祝贺其凯旋。小子还听说这次秦将军的这次雁北之战,带回了几位大才,到时候会在京城安都举行一场文武赛事,而且彩头是秦将军之女的婚嫁花落,此次小子倒觉得是秦将军之女的招婿赛。这等喜事定要传达于辛管事以及这位穆公子。唐突了,还望谅解一二,小子先行告辞!”此子眼中的兴奋昭显无余,果然年轻气盛。

这之前退去的礼貌后生陶子然,此刻突然的出现并有此之言,似乎并没惹到南宫辰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没生气,是因为陶子然他们顺道经过这里下楼,并没过多在意。估计这小子是准备去安都看热闹了。不过他的那个小学妹,倒是颇为有礼的,对着南宫辰微微一福,然后跟着下楼去了。

南宫辰颔首微笑。猜想,莫非这小姑娘认出自己了?之前没跟陶子然说的就是,他认得那小姑娘腰间的玉佩,因为那玉佩的主人,曾经就是他南宫辰。

“秦云将军那颗弱冠明珠,这是她的第三次招婿了,那丫头太皮了!”辛巳提到秦家那个丫头,嘴角微咧。

“是吗,这小姑娘都这么大了,岁月不饶人啊!”南宫辰说着,心里却回荡起了‘辰哥哥,辰哥哥’.....那银铃般的存在!似乎有了点放松的回忆,不禁眉头轻扬。

“眼下,秦云将军回来了,估计京畿安都那边会有些许动作了,估摸着这几天,这邀鹤阁的生意会好些了!”说到这,又恢复了,邀鹤阁第一掌柜辛管事的气势!

“正好,这几天我熟悉淮水的时候,相信同游者会不少。”南宫辰想到这,开始对未来几天的精彩表示些许期待了。

“不知道小辰,在那边有没听过,此次秦云将军的战事?”辛管事不经意一提。

“听过。也知道些许其中的道道,你得相信一点,敌人永远最了解他的对手!”说到这南宫辰眼帘低垂,略微带点心了!手里把玩着茶杯,似乎在观察些什么。

辛巳的眼神飘忽了下,视线在南宫辰把玩的茶杯上扫了扫!

“这次,秦将军的凯旋,估计得很多人坐不住了,只是曾经的老人们,他们有没闲着,若也在这棋盘里指点了一二的话那就更有意思了!”辛巳这话看似说给南宫辰听,其实他是在说给隔壁包间的客人听,那里有今天辛巳需要服务的贵客,或者说是不得不的服务!

南宫辰眼神微敛,似在思考辛巳的话语,但总觉得哪里似乎不对劲。渐渐的,接近午时,邀鹤阁里对秦将军凯旋的事迹讨论的愈发多了,这平常战事不断的年代里,稀疏平凡的事,如今却像是风平浪静的外表下,掩藏着各种汹涌暗流!

突然,南宫辰的眼睛微眨,自己摩挲的杯口似乎有点异色,这是阳光折射下的成果,真是应了那句话,光天化日下,何处能藏污秽?此刻,南宫辰似乎已经明白了辛巳今天的一切醉翁之言呐!看了看自己右手小拇指上那面向掌心的那小段银饰戒指,上面也是有些许同样的异色。果不其然。看来自己的回来,也是带动着暗流啊!

淮水的风,微拂而过,这倦意似乎也不情愿。

风,依旧干净,希望这位自己曾经看重的大哥,也如淮水的风。

人生如戏,接着演...

隔壁的包间里,那里的沉气,让辛巳也有点意外,心里默计时间也差不多了!

随着乍起的清风刮进窗帘,若不经意间,还真会犯困。果然,南宫辰犯起了困,微摇了下头,但终究抵不过困意,随之倒榻于八仙桌上!在外人看来,这春困是很正常的事,可谁又知道,这位公子过去十年是干什么的呢?除非他愿意,否则他不可能于此时犯困!

辛巳平静的看着这一幕,屏息闭眼感知了下,感觉南宫辰气息匀和,是入睡的征召,稍微松了口气。

“来人,将这位公子扶下去。”随着辛管事的一声命令,接着上来两个下人.....

隔壁包间此时走出来一个雍贵华人,神态非凡,气势逼人,一张看似平凡的脸,却隐有锋芒!缓缓几步走过来。

“辛管事,非常高兴见到你,闻名不如一见!”说着,就坐到了刚南宫辰的位置,看着那只玉杯!

“想必你就是贾先生了,幸会了!小辰的事,辛某当自会会处理的!麻烦贾先生知会下荣府!”辛巳心里已有了打算.....小辰委屈你了!

0

第二章:征人倏惊四座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