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国尊严系列之半岛风云演义>第9回 因投契盼儿得佳妇 为抚孤家梁断宿情(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9回 因投契盼儿得佳妇 为抚孤家梁断宿情(1)

小说:大国尊严系列之半岛风云演义 作者:野狼 更新时间:2017/9/24 8:05:07

方正绪的妻子杨氏收到刘家梁捎来的二十五两银子,交给方正纯做生意,一家出本钱一家出人力,利润对半分。卫家集紧靠着永济渠,是个有一定规模的水陆码头,方家的生意做得不错,杨氏母子三人的生活有了着落,方正纯家的日子也比以前宽裕多了。这样过了一年多,方正纯不再满足于只在卫家集小买小卖,想到涿郡城找找机会,看能不能从涿郡城进一些本地缺少的货物,运到卫家集贩卖。刘家梁曾经跟他说过在丁掌柜那里做工的事,方正纯就来找丁掌柜。

方正纯自我介绍之后,丁掌柜猛然想起来:“噢,您就是家梁给送银子的那家的人吧?你住在雍奴县的什么什么集?”

“卫家集。”方正纯说。

“对对对,是卫家集。”丁掌柜想了起来,请方正纯坐下,让伙计端上水,问:“您光临寒舍,有什么事吗?”

方正纯把来意说了一遍,丁掌柜想了一会儿,建议道:“你们那边都是平原,我觉得不妨做一些山货生意,像什么核桃、栗子、松子什么的。涿郡西北东三面都有山,出产不少山货,你要是感兴趣,咱们可以联起手来干,我负责收,你负责卖。”

方正纯对这个建议非常感兴趣,跟丁掌柜探讨了一些细节,当即达成协议。凭空增加了一条赚钱的路子,丁掌柜很高兴,留方正纯吃饭。

饭间闲聊之际,自然谈到刘家梁送银之事,丁掌柜笑道:“方掌柜,您可是不知道,当时家梁的样子别提多狼狈了,衣服上满是补丁,要不是因为还算干净,谁看见他都会把他当成叫花子。他要去送银子,身上一文钱盘缠都没有,连吃的都没有,就带着一个小铺盖圈儿。实在没办法,他来找我,向我借二百钱当盘缠。后来他才跟我说,家里遭了灾,一点粮食都没有,他寡嫂的娘家接济了一些黄豆,他没脸吃,要是借不到钱,他打算要着饭去。是我跟他说,你穿得这么破破烂烂地去送银子,知道的人说你是个君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故意向人家哭穷呢。就这么着,我借给他五百钱,让他从头到脚换了一副行头,这才像个样子了。”

听了这番话,方正纯大惊道:“我听他说家里遭了灾,猜到他们的生活会很困难,可实在没想到困难到那种地步。咳,我是被他那一身衣服骗了,觉得他穿成那样子,总不至于连饭都没得吃。唉,真是的,当时我那弟妹要分十两银子给他,他说什么都不要,我就没坚持,现在想起来,实在是太亏欠他了。本来我就想去他家看望一下,这回更得去了。丁掌柜,你说我送他些什么东西好呢?要不干脆送他十吊钱,他需要什么就买什么,最实惠不过。”

丁掌柜摆摆手:“千万别送钱,这个人的脾气我了解,送他钱他肯定不要。你想想,当时他那么困难都不要,现在已经好多了,他能要吗?这两个冬天,他在我这里做工,差不多也挣了十来吊钱了,据说去年的收成还不错,日子应该比以前好过多了,他也不是非常需要钱。依着我,你以朋友的身份前去拜访,该带什么礼物就带什么礼物,用不着太贵重。过于贵重的礼物,一来他未必肯收,二来对乡下人来说太奢侈。对了,他对他嫂子和侄子是没得说,你送礼物给他的嫂子和侄子,他肯定会收。”

就这样,方正纯给张彩凤和盼儿各备了一份价值不菲的礼物,又买了两坛子酒和一些熏鸡酱肉之类的吃食,雇了头毛驴驮着,来到刘家集。于三叔正在村口大树下乘凉,方正纯向他打听路,他便领着方正纯来到刘家。

刘家梁正在地里忙,张彩凤打开篱笆门。听完方正纯的自我介绍,张彩凤赶紧往院子里让:“你就是方大哥呀,快快请进。”她又对于三叔说:“三叔,你跟着陪陪客人吧,让大奎兄弟去喊一下家梁。”

大奎是于三叔的儿子,于三叔隔着院墙冲着自家院子大喊:“大奎,赶紧去地里找家梁,就说雍奴县卫家集来客人了,让他赶紧回来。跑着去啊。”

张彩凤请方正纯在堂屋落座,端上水来。于三叔把驴拴在枣树上,拎了桶水饮上,进屋陪客人聊天。

还没进院门,方正纯就在观察刘家。刘家只有三间土坯房,另外搭了一个没门的草棚子,里面有炉灶,看样子是厨房。院墙是篱笆墙,院门也是篱笆门,只在中间有一段不到一人高的土坯墙,把三间正房分隔在两个院子里。院子里除了几样农具、一群鸡、几只羊和一些柴草外,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堂屋里只有一张八仙桌和几个木凳,做工一般,木头都是白茬儿,没有刷漆。看上去比较新,应该是不久前才打制的。

丁掌柜说得不错,推想起来,当初刘家梁送银子的时候,刘家肯定是家徒四壁,一无所有。方正纯感到有些心酸,对张彩凤说:“大妹子,当初家梁兄弟去给我们送银子的时候,我见他穿戴的还算可以,实在没想到你们这么困难,不然的话说什么都得分给他几两银子。我早就想来上门表示感谢,因为刚开始做生意,哪儿哪儿都不摸门儿,实在抽不出功夫来。这次我是到涿郡寻找生意机会,才听丁掌柜说起你们家的情况。我心里这个难过呀,想送给你们十吊钱补贴家用,可丁掌柜说家梁兄弟绝对不会收钱,我就略备了几样薄礼。大妹子,你可一定得收下。”

张彩凤谦逊道:“方大哥,你千万别这么说,那些银子是方二哥用命换来的,是方二嫂和孩子们的救命钱,我们家再困难,也不能分一丝一毫。家梁跟我说了,方大哥一家人都是好人,待他像亲人一样,你能来家里做客,我们就很高兴了,还带什么礼物哇,你还是带回去给方二嫂吧,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比我可难多了。”

方正纯在心中感叹道:“好一个通情达理、能体谅人的女人,待人接物拿得起放得下,只可惜年纪轻轻的就守了寡,老天爷真是不长眼。”他真诚地说:“大妹子,你千万别客气,我跟家梁兄弟一见如故,拿你也没当外人,我这次来就当是走亲戚的。走亲戚也不能空着手吧,礼物你一定得收下。我弟妹一家你不用担心,这两年用那些银子当本钱做生意,他们的日子好着呢,连我都跟着沾光。”方正纯又扭头对于三叔说:“三叔,麻烦您搭把手,把驴背上的驮子卸下来。”

于三叔和方正纯一起把驮子卸下来,方正纯把酒和吃食放在草棚里,把礼物交给张彩凤。礼物都用纸包着,张彩凤不知道有多贵重,略一推辞就收下了。

方正纯问:“盼儿快三岁了吧,怎么没看见他?”

张彩凤说:“跟一群大孩子在外面玩儿呢,不到肚子饿的时候从来不回家。”

“男孩子都这样。”方正纯笑道。

三个人重新落座,张彩凤关切地询问杨氏母子的情况,方正纯一一作答。

于三叔心里一直有件事想问,又不好意思打断张彩凤和方正纯的谈话,等二人刚一停顿,他马上插言问:“方掌柜,你刚才说家梁给你们送银子是怎么回事,家梁怎么会有银子?”

方正纯闻言一愣,不解地反问:“怎么,您不知道这件事?我看你们于刘两家走得挺近的,家梁兄弟没跟你们说过?”

于三叔摇摇头:“我们两家确实走得很近,除了姓不一样,跟一家人没什么不同,可我确实没听家梁说起过。”

方正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最后感叹道:“家梁兄弟在辽东一路逃亡,有好几回差点就没命了,可他一直没把那锭累累赘赘的银子丢掉,家里穷得叮当响,可他没有把银子留给自己用。我昨天才听丁掌柜说,要不是他借给家梁几百钱,家梁会要着饭去给我们送银子。三叔,您这么大岁数了,见过这么仁义的人吗?说心里话,家梁去我们家的时候,我就认定了这个兄弟。”

于三叔捂着胸脯叹息道:“家梁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这孩子从小就仁义,还特别聪明,在我们村念书念得最多,学问最好,老一辈的人没一个不夸的。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他做事这么仁义,好,这孩子给刘家村长脸,我也觉得脸上有光。”

正在这时,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儿走进屋,看见屋里有生人,马上停下脚步。

张彩凤说:“盼儿,到娘这儿来。”

盼儿怯生生地走到张彩凤跟着,张彩凤把他拉到方正纯面前,说:“盼儿,这是方大爷,叫大爷。”

盼儿抬起眼皮看了方正纯一眼,又垂下眼皮,小声叫道:“大爷。”

方正纯摸了摸盼儿圆乎乎的脑袋,赞道:“虎头虎脑,白白胖胖,真招人爱。盼儿,是不是饿了?”

盼儿没说话,看了张彩凤一眼,张彩凤把盼儿抱在怀里,安慰道:“今天有客人,饭晚一点才能吃,忍一下吧。”

方正纯起身把一包礼物打开,从里面拿出个点心盒,拿出一块点心,递给盼儿:“盼儿,大爷给你买好吃的了,来,拿着。”

盼儿的眼睛一亮,但没接,抬眼看了看张彩凤,随后两眼盯住点心就再也没离开过。

张彩凤说:“大爷给你你就接着吧,谢谢大爷。”

盼儿伸手接过点心,用脆生生的童音说:“谢谢大爷。”

“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方正纯又摸了摸盼儿的脸蛋儿。

张彩凤放下盼儿,说:“出去吃吧,看看你二叔回来没有。”

2

第9回 因投契盼儿得佳妇 为抚孤家梁断宿情(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