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国尊严系列之半岛风云演义>第20回 以少胜多赢得赞赏 巧计渡辽初露锋芒(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0回 以少胜多赢得赞赏 巧计渡辽初露锋芒(1)

小说:大国尊严系列之半岛风云演义 作者:野狼 更新时间:2017/10/26 8:19:06

演习双方为了取得胜利展开争分夺秒的比赛,到底方天戟部是早就计划好的,而且一保持着高速冲击,邢长生部在发现方天戟部行为异常后,把情况上报邢长生,邢长生下达作战命令,左翼人马接到命令才开始行动,耽误的时间比较长,方天戟部抢先绕到了右翼背后。

邢长生部的右翼本来就处于苦撑的状态,突然遭到来自背后的强大攻击,略作抵抗就被击溃。刘明马上指挥部下反身迎击邢长生部左翼的人马,方天戟则带人向邢长生杀去。

刘明让三个队正分别指挥自己的人马,背靠背组成三角阵形,迎击邢长生部的进攻,尽可能多地吸引对方的兵力,减轻方天戟部的压力。方天戟也让三个队正分别指挥自己的人马,组成三个楔形队形,从左、中、右三个方向杀向邢长生。邢长生部仗着人多,一面拼命围攻刘明部,一面拼命阻击方天戟部。

李勣站在高坡之上关注着演习的进展,见只过了一刻钟,方天戟团就跟他的人马打成了平手,不由地暗自心惊。不过在他看来,方天戟团的招数也就这些了,战局已经稳定下来,接下来的战斗全靠力拼,方天戟团再也玩不出什么花样,他的人即使不能取胜,也不至于落败,这场演习的结果应该是平局。

双方处于胶着状态对方天戟团不利,刘明要改变这种局面,他单人独骑从邢长生部的包围圈中杀出,找到方天戟,大喊一声:“大哥,跟我直取对方的指挥官。”

方天戟正在拼杀,听到喊声,一刀把一个邢长生部的士兵拍下马,拨马向刘明靠拢。刘明杀开一条道路,跟方天戟会合。弟兄二人并肩作战,看准了邢长生的大旗杀过去。负责保护邢长生的人正分成三路,分别阻击方天戟团一、二、三队的攻击,方天戟和刘明从对方两路人马的结合部杀了进去。一来他们太过勇猛,邢长生部的士兵招架不住,二来他们只有两个人,目标小,等邢长生发现他们杀过来时,他们已经冲到近前。

调兵增援已经来不及,邢长生只能把身边所有的人集中起来,前去拦截方天戟和刘明。眼看着对方的指挥官已经成了光杆司令,方天戟精神大振,大吼一声:“兄弟,我拖住他们,你去斩将夺旗。”

方天戟把青龙偃月刀舞成一个巨大的刀球,刀球带着风声在人群中滚动。虽然刀头上包着棉花,可那么重的刀,就算是拍在身上,也能把人拍个骨断筋折,邢长生部的士兵没人敢上前阻挡,只是把方天戟团团围住。

利用这个机会,刘明抖动丈八蛇矛,把几个士兵打下马,杀开一个空子,向邢长生杀过去。邢长生几乎成了光杆司令,身边只有两个亲兵和一个掌旗手。见刘明杀过来,他只得带着两个亲兵上前迎战。刘明注目打量邢长生,见他使一杆马槊,知道是员猛将,不可力敌,眼珠儿一转,有了主意。

刘明拍马直奔邢长生冲过去,邢长生拍马迎上来,举槊就刺,刘明用丈八蛇矛拨开邢长生的槊,双方擦身而过。刘明并没有兜马回来,他一枪把跟在邢长生后面的一个卫兵挑下马,双腿用力一夹马肚子,直奔掌旗手。掌旗手见状吓坏了,本能地想逃跑,可怀里抱着大旗哪跑得动呀,万般无奈,他只好把大旗扔掉。刘明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他无心追赶掌旗手,大声呼喊:“敌将已死,敌将已死……”听到刘明的喊声,看到敌将的大旗已倒,方天戟团的士兵跟着一起大喊:“敌将已死,敌将已死……”

邢长生从刘明身边冲过去,勒住马,兜马回来,准备跟刘明再战一合,却发现刘明正冲向掌旗手。掌旗手吓得扔掉大旗、刘明大声呼喊、方天戟团的士兵跟着大声呼喊,知道刘明这是要瓦解他的军心,气得肚皮直鼓,他也大声喊:“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离他近的手下看得见他,跟着一起喊:“将军还活着,将军还活着……”离着远一点的士兵看不见邢长生,听到两种矛盾的说法,不知道该相信谁的。看不见将军的大旗,很多士兵心里发虚,斗志下降。方天戟团的人自然相信对方的大将已死,越战越勇,李勣的部下渐渐不敌。

话说邢长生,他喊了一阵子“我还活着”,气哼哼地杀向刘明,恨不得一槊把刘明挑下马去,以报夺旗之恨。他这一通乱喊,引起了方天戟的注意,方天戟见他使一杆马槊,担心刘明敌不住他,催马过来,二话不说,抡刀就来了一记横扫千军。邢长生正要催马去刺刘明,忽听背后风声响起,本能地往马鞍桥上一趴,稍微慢了一点点,头盔上的红缨被大刀削掉。邢长生回头一看,吓得倒抽一口冷气,在心里骂道:“狗日的,你小子可够黑的,真砍呀。得亏我躲得快,稍微慢点,我的脑袋就被砸成烂西瓜了。”邢长生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抡槊还了方天戟一招,趁方天戟躲避之时,回过马来,与方天戟战在一起。怀着对方天戟的愤恨,邢长生招招都直取方天戟的要害部位。

方天戟缠住了邢长生,刘明趁机调动部队,按照原计划对邢长生部进行分割穿插,把邢长生部的队形完全打乱,然后集中优势兵力,一块一块地予以围歼。

再说邢长生,他恨不得一槊把方天戟刺死,使出吃奶的力气跟方天戟拼杀。无奈他的武功原本就比方天戟差一等,看到部下被对方围剿,心里发虚,正常的水平也不能充分出来,勉强支撑了二十个回合,拨马就跑。

李勣在山坡上看着,心里暗自称赞:“邢长生也是员虎将,可在方天戟面前只走了二十来招就招架不住了,这个方天戟确实武艺高强。刘明更厉害,他对人马的调度使用极其得当,刚刚半个时辰,三百人就彻底打败了一千人。”

为了不让邢长生败得太难看,李勣对崔知温说:“崔大人,胜负已分,鸣金收兵吧。”

一阵铜锣响起,刘明和方天戟收拢部下,排着整齐的队伍来向李勣和崔知温复命。

李勣高兴地对刘明和方天戟说:“怪不得薛仁贵在皇上面前极力夸赞你们,果然是两员猛将,尤其是刘明,智能双全,实乃大将之材。我任命你们为此次征辽的正副先锋官,你们这个团命名为征辽先锋团,我还要给你们制作特别的团旗。”

邢长生狼狈不堪地来到山坡上,听到李勣对刘明和方天戟的赞扬,不服气地说:“启禀大总管,说好了要演习攻和守,这才演习了一场,我部还不能算输。”

李勣笑笑说:“好哇,今天先到此,各部回营休息,明天上午你来进攻。”

负责监督演习的监督官前来报告演习结果,刘明部伤亡二十九人,邢长生部伤亡三百八十七人,刘明部大获全胜。

一千人惨败给三百人,邢长生感觉很没面子,回营之后,不服气地对李勣说:“大人,今天这一仗不能算,刘明和方天戟真杀真砍,根本不是在演习,末将太吃亏。”

李勣说:“事先本大总管已经说过,这次演习是为了考较你们的真功夫,要当作实战来对待,你是不是没听明白呀?”

“不是,末将不是这个意思。”听李勣的话头不对,邢长生赶紧解释:“末将的意思是,虽然是以实战的状态对待这场演习,可总不能真的下死手吧。方天戟那个狗日的,在末将背后一刀就砍了过来,末将要是躲得稍微慢一点点,脑袋就被他打碎了,实战演习它也是演习,不能要对方的命吧?”

李勣问:“你的手下有多少人受了重伤?”

“这……好像没有。”邢长生回答。

“这就对了嘛。”李勣说:“方天戟要真是像你说的那样下死手,你的手下怎么可能没人受重伤?”

“这……”邢长生一时无语。

李勣告诫道:“输了就是输了,技不如人没什么丢脸的,知耻而后勇,以后好好练兵,赶上人家就是了。输了还不认输,找这理由找那理由,那样才丢脸。实话告诉你,要不是我看到你不行了,及时鸣金收兵,你会全军覆没。”

邢长生刚想说:“你怎么能向着外人说话。”转念一想,没说出来,因为他并不是李勣的内人。

唐初实行的是府兵制,军队平时归全国六百三十四个折冲府管辖,战时根据需要命将发兵,军队才归将领统帅。邢长生乃是一个折冲府的折冲都尉,此次征辽临时归李勣调度,所以李勣不偏向他。邢长生满肚子的气得不到发泄,对方天戟怀恨在心,连带地对刘明和方天戟团的所有人都看不顺眼。

气哼哼地回到营帐,邢长生把手下的几个校尉叫到一起,对他们说:“今天这一仗输得太惨了,我脸上无光,你们脸上也没光。明天那一仗必须给我打好,要是再输,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他们分成六队,你们正好有六个人,我给你们每人一百人,分别对付他们的每一个队。不管他们摆什么样的阵形,你们都要把各自的对手给我缠住,让他们的六个队无法相互支援。我带领剩下的四百人,猛攻他们最薄弱的环节把他们一口一口地吃掉。”

0

第20回 以少胜多赢得赞赏 巧计渡辽初露锋芒(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