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辽夕烟>第十七章 护步答岗之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护步答岗之战

小说:大辽夕烟 作者:墨翰翁 更新时间:2017/10/10 20:31:25

话说天祚帝胜了金兵一阵,正踌躇满志,准备一举消灭金军,平定叛乱。可是突然从上京来了一个人,呈上一封书信。天祚帝打开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是萧敌里之父告发其子勾结耶律章奴欲谋废立之罪!天祚帝的灭金雄心,一下子烟消云散。他感到命运一下子把他抛进了波涛翻腾的大海,面临灭顶之灾!拿信的手都颤抖起来。

但他很快还过神来。想到耶律章奴手中只有处处二千兵力。自己手中掌握着几十万大军,要回师平定叛乱亦非难事。当下首要的问题是要保护好自己的爱妃和皇子不要落入叛匪之手。于是他立即召来驸马萧昱,令其带五千轻骑,火速驰援广平淀行宫。保护好皇妃和皇子。

天祚帝又派一大臣伊逊,前去南京,警告燕王耶律淳不要与耶律章奴沆瀣一气,犯下灭门之罪,身败名裂,后悔莫及!

然后又与萧奉先商议平叛之事。萧奉先因家属尽在上京。惟恐被耶律章奴杀害,便极力劝天祚帝,火速搬师还朝,平定叛乱。他对天祚帝道:“现在军中不知废立的消息。如果走露了消息,军中会有不少人拥戴耶律淳,军队如果再发生哗变,那局面就不好收拾了!倒不如趁现在军心不乱,今夜就偷偷撤军。大军一到上京,叛匪自然逃窜,待平定了内乱,再来征讨女直不迟。”

天祚帝也怕燕王耶律淳比他先到上京,登了皇帝位,并下诏废了自己,那时手下这些军队一哄而散,甚至把自己捉住送到上京,向耶律淳请赏,那可就惨了!想到这里,天祚帝就下令,连夜撤兵。

辽军众将,因白天打了一个胜仗,都准备明天攻打驼门金营。三更半夜忽然接到撤军的命令。都问萧奉先为何撤军?萧奉先深知燕王耶律淳在全军威望很高,不敢提耶律章奴立他为帝,只说耶律章奴在京师作乱,主公要回师平叛。

众将道:“耶律章奴处处几千兵力,待平了女直,再回去收拾他不迟,岂能在此节骨眼上撤军!”

萧奉先怒道:“此乃皇上旨意,你等但遵旨撤军便是,不得多问。有怠慢者,按军法处置!”

众将无奈,只好各自率领本部人马拔营而去。

再说上京多有女真细作,早把耶律章奴行废立之举禀报阿骨打。阿骨打料辽军必然回师。这天阿骨打一早上城观望,见辽营中虽然遍插旌旗,却没有号角之声。他令栏子马去查看祥情,一会儿栏子马回来禀报,辽营虚插旌旗,营中已空无一人。阿骨打就令全体金军饱餐一顿,每人怀里揣上一块羊肉。出城追击辽军。

且说天祚帝急急如丧家之犬,马不停蹄日夜兼程往上京撤退。金兵追了两天两夜,终于在护步答岗追上了辽军。

天祚帝见金军尾随而至,便令大军停止前进。排列阵势,迎战金兵。

辽军虽号称七十万,其实各部都不满员,充其量也不过四十万人。其中以余睹部约五万人战力最强,天祚帝令其居中;萧特抹和萧察剌率领二十万步兵,五万骑兵居右;萧胡靓姑和柴士宜率领的番汉杂牌军居左。

金军也列好阵势,阿骨打见辽阵中军有耶律余睹的旗号,对将士道:“辽中军是余睹旧部,战力最强。两翼军兵皆弱,我军先击破其左右两部,然后从两翼夹击辽中军,辽军必败!“

当下阿骨打命宗弼宗翰率一万步兵攻击辽中军;令娄室率五千铁骑攻辽左军;领斜也率五千铁骑攻辽右军。调度停当,一通鼓响,宗弼宗翰各挥兵器,奋勇争先杀入辽中军。正遇辽将余睹和部将萧勇,陈通迎头截击。五员将在阵中龙争虎斗,斧来刀往,战有两个时辰,不分输赢胜败。

这时娄室的五千铁骑杀入辽左营。辽将柴士宜拍马抡刀来战娄室。二将战有二十余合,柴士宜力怯,拨马便走。娄室拈弓搭箭,一箭射去,正中柴士宜后身。坠马而亡!辽军见主将战死,吓的四散逃窜。萧胡靓姑见军队溃败,也不敢恋战,猖惶逃奔。娄室把辽军左阵摧垮,又领铁骑从左边杀入中军。

再说斜也领五千铁骑,与辽军右翼交战,正遇萧特抹和萧察剌一齐杀来。斜也力敌二将,战有一个时辰,金将斡鲁古前来助战。萧特抹和萧察剌抵敌不住,败阵而逃。斜也和斡鲁古指挥金兵穷追猛打,把辽右军团杀得落花流水,兵士抱头鼠窜。斜也见辽右翼已经跨掉,便和斡鲁古领兵从右侧杀入辽中军阵中。

天祚帝和萧奉先都在中军阵中,娄室望见黄罗伞盖,便领兵冲撞过来。这时中军将士见左右都有金兵杀来,已经乱了阵脚。又见娄室挥动大斧,如同猛虎下山,那个敢挡?娄室飞马直扑天祚帝。吓的天祚帝下令弃了黄罗伞盖,杂入乱军中奔逃。

余睹正率军在阵前与宗弼宗翰厮杀。忽听身后杀声四起,原来娄室和斜也的军队已截断自己的退路。余睹不敢恋战,和萧勇.陈通领兵杀开一条血路,往南撤退。可是金兵死死咬住不放,穷追猛打。这时那从各路调来的辽兵,见大势已去,四散奔逃。半天功夫,几十万辽军,已作鸟兽散。只有余睹一支残军,紧紧护着天祚帝和萧奉先且战且退。

辽军逃了一天,人困马乏,又饥又渴。正要停下来埋锅造饭,谁知又听人喊马嘶,金军又追了上来。辽军吓的丢下锅灶,又猖惶逃窜。奔走了一夜,辽兵个个饿的头懵眼黑。身体虚弱晕倒在地者,不计其数。正要稍事休息,人还没坐下,追兵又至。辽兵个个胆颤心惊,顾不得疲劳,慌忙又上路逃窜。如此连续逃奔三百里,到了春州,天祚帝急令紧闭城门。扯起吊桥,严加防守。

余睹捡点人马,只剩两万余人。

再说金兵追了两天一夜,怀里揣的羊肉已吃完。个个也累的眼涩腿肿,有不少金兵累死在路上。阿骨打才传令收兵。

天祚帝在春州歇了一宿,他掂记着爱妃和子女,还怕耶律淳抢先到了上京,万一受群臣拥戴,称了皇帝。把自己废为俗人......。想到这里,天祚帝像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好容易熬到天亮,他便令余睹领一万辽军守春州,自己带领一万人马又往广平甸进发。

天祚帝日夜兼程,来到广平甸见皇后和爱妃以及子女都安然无恙。心里稍安。这时有人来报:“燕王耶律淳来参见圣上。”

天祚帝问道:“燕王带领多少人马?”

萧奉先回道:“只有燕王一人,现在跪于殿外。”

天祚帝方准其进殿参见。只见那燕王耶律淳手中提着两颗人头,进殿伏于地上奏道:“耶律章奴逆贼,欲行不轨,企图假借臣的名誉行篡权夺位之奸。并派萧敌里和萧延留二人前往南京欲挟持臣入上京。臣已将二贼斩首,来向圣上请罪!”说完放声痛哭。

天祚帝见其大义灭亲,已杀其妻舅萧敌里和妻侄萧延留,不但不赴上京,反而单人独骑来请罪,深感其忠诚。便道:“卿已杀反贼,足证忠心。你不必害怕,朕恕你无罪。你可仍回南京镇守。防止宋金勾结,侵略边疆。”

耶律淳谢了恩,又回南京去了。

再说耶律章奴率二千叛军占住上京。其手下有一骁将名叫耶律故,他在京城横行霸道。抢掠大臣家的财宝。闹得民怨沸腾。一日耶律故闯入北院枢密使萧奉先家中,见萧奉先的女儿生得俊俏,便抢回军营,纳为小妾。

耶律章奴全凭手下这几个武将支撑局面,因而也不敢约束。可是心里着急。只盼耶律淳能快点赶到上京,登基称帝,才能稳定人心。

这时朝中有一武将名叫萧达不也。是留守京师的节度使,掌管着一千辽兵。他是萧奉先的心腹。对耶律章奴篡权极端痛恨。可是他眼见耶律章奴兵多势大,又不敢声张。表面上顺应着耶律章奴,内心却在等待时机,准备反戈一击。

一日入朝议事,耶律章奴声言,燕王已经在来京路上,不日就要来到,众大臣都有扶立之功。待燕王登基之后,皆有升迁。

只见那些大臣虽然无人反对,却都默不作声。萧达不也见此光景,知道大家对耶律章奴并不信任。所以既不反对,也不表态赞成。其实是观望。

从议事厅回到家。萧达不也心想,现在留在朝中最有威望的大臣是都部署陶苏斡。天祚帝出征前令其暂理国事。委以重任。又见他这几天常常称病,不与耶律章奴合作。知其心中对耶律章奴不满。

萧达不也便在夜晚,换了便装,悄悄来到陶苏斡的家中拜访。

陶苏斡见其夜间来访,已知其意。便迎进客厅。令丫鬟献上茶。

萧达不也低声说道:“我有一大事要与都部署商量。”

陶苏斡便屏退左右,问道:“将军有何紧要的事情?”

萧达不也道:“耶律章奴无法无天,竟敢谋废立之事,若天祚帝率兵还朝,我等皆成叛党同谋,恐惹杀身之祸!”

陶苏斡道:“我已派人去启奏天祚帝,等天祚帝大军一到,你领本部人马与天祚帝里应外合,共讨逆贼。可成扶危之功。到时天祚帝必然论功行赏,又可洗附贼之名。”

萧达不也听了高兴道:“都部署在朝中威望最高,你可以劝阻群臣,不要附和叛贼,以免惹灭族之祸。”

陶苏斡道:“此事不宜声张,万一走漏风声,讨贼不成,反被贼伤!”

当下二人计议半夜,萧达不也方才回府。

且说这陶苏斡,向来对天祚帝不务政事,专事畋猎;又重用奸佞,罢黜贤臣,弄得朝纲废弛,民怨沸鼎,非常气奋。他从心里也想拥立燕王耶律淳为帝。可是他考虑天祚帝手中掌握着几十万大军,即使战败,剩个几万残兵,也足以击败耶律章奴。同时他又深知燕王耶律淳为人老成持重,没有把握的事他不会干,何况这事万一失败,那可是灭门之灾!因而估计燕王耶律淳必不肯来上京即位。如果燕王不来,耶律章奴,的计划落空。立即陷入天下共讨之的困境,追随他的人将死无葬身之地。因此陶苏斡便托病不起。不参与废立之议。他又知道萧达不也是萧奉先的死党,在他面前表示反对耶律章奴正好洗清自己与耶律章奴妥协之嫌。

第二天耶律章奴也派大臣来劝说陶苏斡,让他表态,支持燕王即皇帝位。陶苏斡却称病重,不予接见。

那大臣回报耶律章奴,耶律章奴知其心中害怕,不敢出面,故意装病。这时耶律章奴已感到骑虎难下。可是废立之事已经公布于众,人人皆知。他就是半途而废,再投降天祚帝也免不了死罪。他已别无选择,只有苦苦支撑,等待燕王耶律淳的到来。

结果耶律章奴等了几天非但没有等到耶律淳来登基,反而听说耶律淳已杀死萧敌里,萧延留,亲自提着两颗人头,前来广平淀向天祚帝请罪!这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下子把耶律章奴惊呆了!他顿时感到孤立无援,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他又一想,京城这些辽兵听说这消息后,谁还追随他?如果手下的士兵也背叛他,那可就危险了!

于是他和部下商议,骁将耶律故说道:“燕王不敢来即位,是害怕天祚帝誓力还比他大,恐怕事之不谐,反受其害。咱如果将天祚帝杀了,则燕王无所顾忌,必欣然前来登基。”

耶律章奴道:“当下只有此法可行了,事不宜迟,咱今晚就出兵偷袭广平淀,杀了天祚帝,大事就成功了!”

其它几个将领也表示别无良策,只有跟天祚帝拼个鱼死网破!

于是耶律章奴连夜起兵,悄悄向广平淀杀来。耶律章奴刚离开上京,萧达不也就集合本部人马,占住了城池。然后亲自带几百兵士向耶律章奴的家中杀来。谁知耶律章奴的管家很有心计,他害怕萧达不也加害,早有准备。集合家兵数百人看家护院。萧达不也带着士兵来到大门前,想撞开大门冲进院内。却见院墙上箭如雨下,不能近前。正在僵持不下,却听一阵梆子响,几百家丁冲了出来,杀退了辽兵,竟打开北门,保着耶律章奴的家眷撤到城外去了。

萧达不也并不追赶,只在城中把另外几家参与谋反的大臣及其家属抓了起来。

再说天祚帝闻报耶律章奴率叛军前来攻打行宫。急令萧特抹率军出城迎敌。

萧特抹点了一万辽兵,出城摆开阵势,就见耶律章奴的叛军已杀奔而来。两阵对圆。萧特抹立马阵前高声喝道:“当下女真作乱,攻州掠地,杀戮辽民,圣上为了天下黎民免遭金兵残杀,不辞劳苦,御驾亲征。你耶律章奴贼子,世食国禄,位居上卿,却勾结金贼,趁我契丹人与金人血战之时,率兵叛逃,阴谋篡权。使我契丹大军腹背受敌,数十万契丹精壮被金寇杀戮。章奴犯下滔天之罪,天地不容。你等军士不要再跟他同流合污,如能反戈一击,投降朝廷,可以免死。如执迷不悟,将遭灭门之灾!”

耶律章奴也高声喊道:“天祚帝即位以来,不理政务,专事狩猎。重用佞臣萧奉先,排斥忠良。以至天下离心,盗贼蜂起。金人乘机作乱。我等忠直之士,不忍大辽二百年江山葬于昏君之手。为保契丹天下,扶助燕王登基,燕王德高望重,天下归心,必能治理好国家,消灭女直;凡大辽有识之士,都拥护燕王为主,以继大统。我劝你辈,以天下国家为重,弃暗投明,同保燕王,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黎民。将来青史留名,不枉为人一世!”

萧特抹呵呵大笑道:“好个叛国篡权的逆贼!你自己想篡夺帝位,还假言扶助燕王。可是燕王已经杀了你的同党萧敌里和萧延留,前来向天祚帝请罪。尔等跳梁小丑,已经原形毕露,如过街之鼠,人人喊打。你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自称忠直之士,实则无耻之极!”

耶律章奴这帮人的精神支柱是燕王耶律淳,萧特抹一提燕王已经杀了萧敌里和萧延留,并向天祚帝请罪。这等于给这帮人当头棒喝,来了个釜底抽薪,使他们丧失了废立的法理依据。令耶律章奴及其同党,一下子心都凉了!

耶律章奴深恐军心有变,不敢再和萧特抹阵前辩论。急令骁将耶律故出战。耶律故得令,拍马抡锤直取萧特抹,萧特抹身后战将萧察剌飞马挺枪来迎。二人大战三十余合不分胜败。

萧特抹见萧察剌战耶律故不下,便一声令下,一万官兵一起杀了过来。耶律章奴也指挥叛军迎战。

两军混战有一个时辰。萧特抹见叛军人数很少,便令部将耿焕和秦功各领两千军从叛军左右两翼包抄过去。

叛军渐渐抵敌不住,败下阵来,萧特抹指挥官军追杀十余里,方才鸣金收军。

耶律章奴领着败兵往上京撤退。走到半路碰上他的管家领着家丁,保护着他的家眷逃出上京。管家告诉他,上京已被萧达不也占领,并把追随耶律章奴的几家大臣尽行杀戮。

耶律章奴听了后悔莫及,讨伐天祚帝不成,又把老巢丢了!原以为占据京师一来可以震动天下,二来可以作为根据地,向四周扩展。没想到自己刚一出城,达不也这小子就背叛了自己。耶律章奴现在如丧家之犬,没有藏身之处了。他怒道:“达不也这小子手下只有一千兵力,我们还有近两千军马,今日就去攻打上京,拿住达不也,把他碎尸万段!”

部将耶律弥里直劝道:“达不也虽只有一千兵力,但是上京城高池深,易守难攻。我们又无攻城器械,如果兵困于坚城之下,天祚帝再派追兵来袭,内外夹攻,我军危矣!”

耶律故道:“祖州离此不远,我军可先占领祖州,再做计议。”

耶律章奴别无良策,只好引领军队向祖州进发。行至祖州,城中守军只有五百余人,卑将耶律豪在此镇守。耶律豪平时最恨萧奉先兄弟当权,天祚帝不务政事。以至天下大乱。因而从心里拥护耶律章奴废掉天祚帝。今见耶律章奴率兵来到城下,便大开城门,迎接耶律章奴入城。耶律章奴受到耶律豪的拥戴,心里稍安。

这时手下将士,因在广平淀战败,又丢失了上京。特别是听说耶律淳杀了萧敌里和萧延留向天祚帝请罪,心都凉了半截。失败的空气弥漫军营,人心思散。一路上有不少士卒开了小差。

耶律里直向耶律章奴献计道:“当下军心浮动,多有逃亡,恐生变故。元帅不若率领将士去祭拜太祖庙,陈述您为挽救大辽社稷,不避刀斧,废掉昏君,扶立明主。使将士知您忠心为国,一心重振大辽。以感动军心,凝聚士气。”

原来这祖州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发源之地,因而后世在祖州建有太祖庙,历代辽朝皇帝都来此朝拜。于是耶律章奴就率领将士来到太祖庙,献上牺牲,然后高声朗读祭文曰:“我大辽基业,由太祖百战而成,今天下土崩,窃见兴宗皇帝孙燕国王淳,道德隆厚,能理世安民。臣等欲立以主社稷。会淳适好草甸,大事未成。尔来天祚惟耽乐是从,不恤万机。强敌肆侮,师徒败績。加以盗贼蜂起,邦国危于累卵。臣等黍预族属,世蒙恩渥,上欲安九庙之灵,下欲救万民之命,乃有此举,实出至诚,冀累圣垂佑。”

读毕,耶律章奴又率领将士在太祖庙前起誓,:“定要推翻天祚,拥立燕王,挽救契丹!”

当下僚属无不痛哭流涕,纷纷表示愿意随耶律章奴战斗到底!

耶律里直又道:”元帅本出正义,欲扶燕王登基,振兴大业。此举本应受天下追捧,只因燕王不肯就位,元帅没有传檄各州县。世人皆知元帅反叛,不知元帅义举,故响应者稀。为今之计,元帅应传檄天下,历数天祚昏愦之行,并号召天下豪杰,共尊燕王为帝。号令一出,天下轰动,响应者众,然后可复夺上京,以成大业!“

章奴从其计,便令牙林李信起草檄文。号召天下有识之士,共扶燕王,振兴朝纲。

那李信本是科举出身,善于舞文弄墨。当下取出文房四宝,凝神屏气,一挥而就。耶律章奴看了檄文,果然满篇正气冲霄汉,一腔热血盈乾坤!义正词严,酣畅淋漓。

耶律章奴就派出几十人分赴各府县城,张贴檄文。

0

第十七章 护步答岗之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