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辽夕烟>第二十一章 余睹降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 余睹降金

小说:大辽夕烟 作者:墨翰翁 更新时间:2017/10/18 9:22:15

话说余睹杀了钦差大臣,召集诸将说道:“天祚帝昏愦残暴,滥杀无辜,对奸臣萧奉先偏听偏信。吾等在边疆拼命杀敌,保他在京师享受荣华富贵,他却想将我们赶尽杀绝。我余睹今日决定弃暗投明,你们谁愿意跟我归顺大金,请站左边;”

余睹手下这些将校,大部分是余睹一手提拔起来的,有的还是余睹的亲戚。都是余睹的子弟兵。所以听说天祚帝杀害了余睹的亲戚,又来加害余睹,都义愤填膺,纷纷站在左边。

这时只有耶律里和另外两个卑将仍然站在右边。站在左边的将领见耶律里不愿随余睹降金。都很气愤,要求把耶律里和那两个卑将杀掉。

耶律里和那两个卑将跪下道:“我们都是契丹人,女直是我异类,杀我同胞,夺我州县,其心凶险,今日誘我投降,恐其日后加害。”

余睹道:“你等若要回辽,我不免强。可带本部人马离开长春。”

耶律里知道余睹决心已定,便不在相劝。和那两位卑将,回到营房,点齐了本部人马,离开了长春城。刚走不远就见对面尘土飞扬。一会儿就见萧遐买,萧德恭,耶律蹄里故等率领五六万大军来到。耶律里向他们介绍了余睹要投降金军的情况。萧遐买等人平时都敬重余睹,谁也不愿意与余睹开战。于是来到城下,见城门已紧闭,余睹立于城头。萧遐买在马上拱手道:“都统别来无恙?”

余睹还礼道:“奚王一向可好?”

萧遐买道:“我等奉天祚帝旨意,来帮助将军守卫长春,为何不放我等进城?”

余睹道:“天祚帝听信馋言,已杀害文妃和萧昱,鞑葛里也无罪受戮。又派人来加害于我,我有家难投,有国难奔,只好归顺大金!天祚帝残忍好杀,今天杀我,可能明天就要算计你们几位,请各位将军多加小心。”

萧遐买几个将领听了余睹的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都在想,余睹忠心耿耿,功劳盖世;文妃是皇妃,萧昱,鞑葛里都是皇亲国戚,今日都无罪受戮。我等的身份跟他们相比,就卑溅多了。萧奉先阴险刻毒,下一次被杀害的可能就是自己!

几个人在马上楞了好久,萧遐买道:“主上听信萧奉先一面之词,滥杀功臣,萧奉先视吾等溅如粪土,常怀猜疑之心。余睹乃宗室豪杰,与金人拼命厮杀,还遭萧奉先陷害。我等皆非余睹对手,今日与余睹交战,战败了,萧奉先乘机治咱个败军之罪;若胜了,杀了余睹,萧奉先下一个要杀害的可能就是咱们!”

北府宰相萧德恭道:“奚王所言极是,我们倒不如收兵回去,就说金军大队人马来援,为避免被金军消灭,撤军回防。” 于是几位将领带着本部人马,各回本州去了。

天祚帝听说萧遐买等几个将领,并无攻打长春,就撤军回去了,又编出一套慌言欺骗自己。正想发怒,萧奉先道:“这几个将领掌握大辽半数人马,皇上切不可发怒,若他们知道皇上生疑,都叛变投敌,大辽危矣!”

天祚帝想想,也不敢处理这几个将领。萧奉先道,皇上可给他们升官加职,以釋其疑。于是天祚帝为了稳定人心,反而又把这几位将领的职位各晋升一级。

余睹见萧遐买等人撤了兵,便随同习乃古来到会宁府拜见阿骨打。阿骨打听说余睹来降,喜不自胜,连忙率领文武百官出城迎接。余睹见金主亲自出迎,慌忙下马,拜伏于地。口称:“臣获罪天朝,圣上宽宏大量,收容罪臣,感激零涕!”

阿骨打亲手将余睹扶起道:“将军勇武无双,当世之良将,今日归顺大金,吾军如虎添翼也!”

于是阿骨打带着文武百官,又在朝中大摆筵席,为文赌接风洗尘。这些女真将领都在战场上领略过余睹的厉害。俗话说‘英雄惜英雄,’大家都从心里敬佩余睹智勇双全。因而纷纷前来敬酒。余睹又是海量,来者不拒,饮至半夜面不改色。谈笑自如,众皆叹服。

阿骨打欲封余睹为相,余睹坚辞不受。最后仍任都统之职。阿骨打又在会宁赏给余睹一处府邸,令其安排家眷。余睹的部下仍领旧职。于是余睹心安。其手下将士皆大欢喜。

再说天祚帝听说余睹带着人马已投降女真,他忽然意识到余睹在辽金争战这盘棋中,原来是自己手中惟一有杀伤力的一扞“车”,今日他不仅失掉了这扞“车”,而且给阿骨打增添了一扞“车”,自己抗金最得力的将领,一转言变成了自己的敌人!今后大辽再也没有人能抵挡金军的攻势了。天祚帝越想越觉得可怕,他呆坐在龙椅上,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完了,完了,全完了!”

辽朝的文武官员,闻听余睹降金的消息,都感到辽朝垮台已成定局。一时人心惶惶,都暗暗给自己寻觅退路。时有光禄卿马植,本是幽州汉人,世代在辽朝为官。马植自幼读书,博学强识。深受汉家文化熏陶。因而他虽身在辽朝,心里却时刻想归顺大宋。今见天祚帝昏愦无能,辽朝内忧外患交加。已经是风雨飘摇,行将灭亡。他便想投靠大宋,只是没有机会和大宋官员接触。

再说大宋朝廷也不断听到辽国出事的消息:先是阿骨打建立金国,接着是护步答岗天祚帝败北,接着余睹降金......。宋朝君臣天天议论辽朝的形势。如何应对辽朝的骤变,引起了宋廷大臣门激烈的争议。

原来早在五代时期,晋王石敬塘为借辽兵攻打后汉,把燕云十六州割让给辽国。后来大宋统一了南方,高宗曾出动二十万大军,伐辽,意欲一举守复燕云十六州。不料被辽军击败,宋军全线溃退。宋高宗杂在步兵中逃走,在路上有百姓献了一辆牛车,高宗坐牛车逃回汴京。这一仗之后,宋廷再无人敢言伐辽。

宋真宗景德元年,萧太后和辽圣宗率辽军南侵。一直打到黄何北岸的澶州城下。宋军坚守澶州,真宗亲临前线,慰劳将士。宋军士气高涨,射杀了辽军元帅萧达澟。辽军锐气受挫,才不得不坐下来与宋朝使臣和谈,并订立了盟约。宋朝年年向辽输贡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两国以白沟为界,罢兵休战。辽宋为兄弟之国,辽圣宗年幼,称宋真宗为兄。双方于边境设置榷场,开展贸易。从此边境祥和,没有战事,辽宋友好,已历百年之久。

这日宋徽宗临朝,宰相王黼奏道:“辽皇天祚帝生辰将近,按照惯例,朝廷当派大臣携带礼品,出使辽国,以表祝贺。”

宋徽宗正想派人去辽国打探虚实,于是便令郑允中为使,童贯为副使,出使辽国。

且说郑允中是皇戚国亲,一介书生。胸中并无韬略。童贯虽是宦官出身,但其人极有谋略。久在西北监军,深得军心。多次击败西夏,收复失地,打的西夏节节败退,只得求和。这次出使辽国,童贯一路留心考察,也发现辽地盗贼蜂起,官员腐败。他又会见了天祚帝,见天祚帝面对乱局,并无良策;天祚帝手下的大臣,皆是阿谀奉承之辈。童贯渐渐意识到辽朝灭亡已成不可逆转之势。就产生了乘机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念头。

童贯出使返回的路上,一晚留宿蓟州。他心里在盘算着如何趁辽国衰微之际收复燕云之地。可是他知道镇守燕地的是南京留守,耶律淳。耶律淳待人宽厚,深得军心。他手里有两万骑兵,并没受到金军的打击。更有骁将耶律大石和萧干相佐,宋军要想夺回燕云之地,并非易事。

童贯正在思索,忽报辽人求见。童贯正想接触辽人以观察其内部动向。于是传令请进厅中。童贯端坐椅子上,见来人仪表不俗,忙站起来迎接。并召呼然其坐下。

那人坐下后,童贯问道:“敢问贵客尊姓大名,现在辽朝位居何职?”

来人不卑不亢,从容进道:“卑人姓马名植,现在辽朝任光椂卿之职。但我祖上原是汉人,虽久仕辽朝,但心念故国。穿契丹之服,与异类同处,实属不得已。渴望王师早日收复燕云,遗民重返故国。”

童贯恐其是辽国奸细,来探听宋人的意图。便说道:“你即已入辽籍,又受辽朝封赏,就该格守为臣之道,不要背叛辽朝。”

马植道:“我们汉人文明悠久,是礼仪之帮;契丹乃茹毛饮血之辈,占我汉家疆土,奴役汉民;有血性的男儿,怎能甘心为虏所驱?再说现在辽朝皇帝昏愦无能,亲奸佞,远贤臣,兵备废弛,官员腐败。内忧外患并作。金军不断攻城略地,辽军一触即溃。太尉应当奏明圣上,北结金人,订下攻辽同盟。金击辽之背,宋击辽之腹,辽朝必亡!此乃千载难逢之良机,大宋若不行动,将留下万世遗憾!”

童贯见他言辞城恳,对天下形势分析的头头是道。方信其出于真诚。便道:“先生一片爱国赤诚,说的句句在理。真是我大宋难得的人才!你明日就藏身我随从之中,与我一同回汴京,我荐你面见圣上如何?”

马植道:“我族人尽在蓟北,待我先回蓟北,率领家族人等,另选良机,一起投奔大宋。”

童贯道:“你族中人都在辽朝生活二百余年,他们的心情未必和你一样,千万别走漏了风声,那就危险了!”

马植道:“大人放心,我只与和我志同道合,有生死只交的族人商议,绝不会出事的。”

二人谈到深夜,马植辞去。童贯再三叮咛要慬慎。马植走后,童贯兴奋不已。他正愁宋军独力攻辽难以取胜,没想到遇上马植。马植的‘联金灭辽’之策,确是一条妙计。若金兵出兵袭辽长城之北,耶律淳必然得调大部辽兵去长城设防,宋军乘其南方空虚,直捣南京,辽军必败!童贯以手加额道:“真是天助我成功也!”

童贯回到京师向徽宗禀报了马植献策之事。徽宗大喜,命边防将士,做好准备,一但马植来投,早作接应。

果然过没多久,马植率领族人三百余口,来到边关,宋将开关相迎。又将马植一族护送至汴京。马植先拜见了童贯,又由童贯领着在便殿朝拜了徽宗。徽宗见马植一表人才,礼节周全。便有几分喜欢。便问他为何“投奔大宋?”

马植道:“我虽住辽国,但是汉人。不愿与契丹为伍,因而常怀归顺故国之心。盼望王师,如婴儿之望母乳,枯苗之望甘霖。当今辽帝荒淫无道,政纲废弛,群盗蜂起,又遭金人反叛,攻城略地,履败辽兵。圣上念及遗民炭涂之苦,挥师北伐,辽军不堪一击。王师一举可收燕云之地,百姓必壶浆相迎。如果王师不动,金军抢占先机,据有幽燕,则铁骑南下,千里平原,王师难于阻挡也!”

徽宗深服其论。以为马植是难得的谋士。便采纳他的建议,并赐他姓赵。又改名良嗣。任命他为秘书丞。可是大宋与辽国友好通商已历百载。现在突然联金灭辽,这时国策陡变,来了个急转弯。需要朝廷上下取得共识,才能凝聚人心,调动兵力,把矛头对向昨日的友邦。

于是宋徽宗召开御前会议,让童贯先把赵良嗣的‘联金灭辽计划’公布,然后让大家讨论。徽宗满以为大臣会异口同声的支持联金灭辽之策。谁知大臣门七嘴八舌,有赞成的,有反对的,争论不休。

大臣郑居中道:“辽和大宋结盟已一百二十余年,友好相处,互通有无,兵不识战,农不加役。辽国世代君主尊重大宋,不曾违约。边境祥和,人民乐业。今辽人没有犯界,我们轻启战端,背盟负约,出师无名,将陷国家和边民于灾难之中!切不可听赵良嗣一派胡言。他在辽朝曾遭受貶谪,为泄私愤前来挑拨两国关系。实是祸国秧民之举!”

太师蔡京解释道:“百年来辽宋虽无战争,但我国年输辽白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澶渊之盟实是丧权辱国之举。我大宋历代圣君遵守盟约,是因为辽国军力强盛,政局安稳,出战没有必胜的把握,不得已而为之。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辽国内部乱象丛生,盗贼蜂起,又被金军接连打败,元气大伤,行将灭亡。所以现在大宋面临的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岂能墨守成规,坐失良机?”

梁师成道:“辽国君臣格守盟约,强盛时没有兵戎相见,今日势危,我舍友好邻邦,交一虎狼之国;试想女真是一茹毛饮血,嗜杀成性之邦,他如灭了辽国,与大宋为邻,下一步它兵锋所向,剑指何人?”

大臣邓洵武也附合道:“今日女真就象昔日的秦国,它今天灭韩,明天又灭魏。辽国如被女真消灭,下一个进攻的对象就是宋朝,我今日联金攻辽,实是自杀也!”

这场廷辩异常激烈,最后反对伐辽的主张占了上风。这使得徽宗也没了主张。

罢朝之后,童贯又领赵良嗣夜里拜见微宗。赵良嗣道:“众臣所言不能伐辽者,惧金国灭辽之后移兵向宋也。此事臣已考虑再三,清想,今日宋不出兵抢占云燕之地,金必枪占。若金兵占领了燕云之地,凭借长城,背依燕山,据高临下,以铁骑南袭;我大宋京师以北,一马平川,无险可阻,如何抵挡金兵南下?我劝圣上攻辽,就是趁着金兵尚在长春与辽军厮杀,我先占据燕云之地,以重兵把守长城关隘,凭借燕山天险,金军纵有铁骑千群,也难以入关呀!”

徽宗听了高兴的说:“爱卿所言,正合孤意。那些文臣儒士,不知随机应变,只有你和童太尉才是大宋股肱之臣!只是宋金之间,隔着辽地,出使金国现在还无路可通呢。”

赵良嗣道:“走路路需要过燕京,沈州,一路有许多关隘,都有辽兵把守,是行不通的。但可以派人化妆成商人,从登州乘船,过渤海绕过沈州,抵达金国。”

童贯插言道:“出使金国,必须会说女真话,通过渤海又须会说奚语,我看此事非赵良嗣不可!”

徽宗道:“出使金国化妆成平民,绕道海上,又不能带车马,路途几千,可是十分辛苦呀。”

赵良嗣慷慨陈词道:“良嗣受吾皇大恩,正思报效,再说我久居辽邦,熟悉北地方言,不会引起辽人的注意。某愿赴金国,定不辱使命!”

徽宗大悅,便给赵良嗣配了几个精明强悍的助手,也化妆成商人,带足盘廛,择良辰吉日,密秘启程。

赵良嗣带着几个随从,绕道登州,从登州乘船渡过渤海,进入辽东。又行了一个月,才到金国京城。

再说金国皇帝阿骨打自从占领春州,兵马虽已扩大到六万人,但与辽国相比,兵力还只是辽国的十分之一。辽国当时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疆域东西万里,南抵华北平原,北括贝加尓湖。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女真要吃掉这头骆驼,还非易事。阿骨打也知道辽国南部紧临大宋。宋国曾想收复燕云之地与辽国兵戎相见。但因被辽军打败,不得不签订和约。宋朝如今见辽朝势衰,肯定也想趁机收复燕云之地。如果能联合宋朝,南北夹击,更容易将辽朝这个庞然大物摧垮。可惜与宋国相隔几千里,中间有辽军阻拦,无法与宋国取得联系。阿骨打正为此事发愁。忽报大宋使者来求见。

阿骨打闻信喜出望外,急令召见。只见那赵良嗣穿着契丹服装,满口辽朝官话。便问道:“先生莫非是契丹人吗?”

赵良嗣道:“我本燕蓟汉人,因与契丹人相处日久,故尔会说契丹话。因宋金两国隔着辽邦,信使不通,宋主特令我化妆成契丹商人,来拜见陛下。”

阿骨打见他相貌不俗,谈吐从容,对他很是气重。便慰勉道:“难得你翻山渡海,千里迢迢,来金国传递友谊。真是劳苦功高呀!”

赵良嗣道:“我主虽远在中原,但很欣赏女真民族强悍的民风,女真民族称得上是英雄的民族。可惜被契丹奴役,受尽辽朝官员的盘剥和欺压。今听说陛下神武鹰扬,起义兵欲推翻暴辽。心中非常高兴。特派我前来与贵国结好,并订立同盟,共同起兵反辽。”

阿骨打一听,句句说到他心坎上,自然高兴。便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孤正欲派人去宋国结盟,不想贵国先行一步,可见宋主也是有远见卓识的。”

赵良嗣又呈上国书,阿骨打也粗通汉文,见国书上写明,金国出兵长城以北,宋军出兵长城以南,灭辽以后,燕山河长城复归宋地,长城以北尽归金国。

阿骨打一看和自己的打算真是不谋而合。他便令丞相撒改与赵良嗣共同签订了宋金友好盟约。又举行国宴款待赵良嗣。赵良嗣见诸事顺利,也乐不可支。便兴冲冲告辞了阿骨打回大宋复命去了。

1

第二十一章 余睹降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